「中醫其實更多的算是無名的英雄!」

「中醫講究的是防患於未然,在你要生病之前,便是讓你調理,所以你不會有生病的困擾,讓你覺得是自己身體棒,而不是中醫的用處。」

秦穆然解釋道。

「是啊!好像真的是這樣!」

男子被秦穆然這麼一提,仔細想想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中醫不是無用,中醫只不過更加喜歡在你的病情在病微之時,便將其扼殺在了萌芽之中,順應二十四節氣,順應四季變化,這才是真的養生之道!」

秦穆然耐心地給男子講解道。

「奇妙!真的是太奇妙了!今天要不是親身體驗了下,根本不知道中醫原來這麼多的學問!無名的英雄,描述的太恰當了!」

男子激動地點點頭,表示贊同。

「先生,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

秦穆然看著男子問道。

「當然,你放心!我回去以後,就發表一個專欄,專門介紹中醫!我一定要為中醫正名,一定要讓這個無名的英雄讓世界知道!」

男子堅定地說道。

「那我替夏國數萬的中醫對你表示感謝!」

秦穆然伸出一隻手來道。

「是我謝謝你們!救了我!要不然,我說不定還會被放在博物館里展覽呢!」

說到這裡,男子還朝著一旁的金正泰,崔士元和高秀恩瞥了一眼,意有所指,羞愧的三人老臉一紅。

「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秦穆然與男子握手在一起,有了這名報社編輯,想必夏國的中醫也能夠靠這件事,真正的讓人知曉,不再讓人誤解了! 趙小川聽到主任的話,衆人再也忍不住了,問道:“你們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因爲我就是華佗的後代,而且當年趙家發生那件慘案的事情我們經過一番詳細的調查之後,發現趙家正是摸金校尉王平的後代,而這座劉莊子便是劉備爲了復辟天下的後手!”

鄭老在一旁幽幽的說道。

“華佗?摸金校尉王平?甚至劉備都出來了?你們不是在逗我吧?”

聽到鄭老的解釋,趙小川沒有立刻相信,而是疑惑的說道。

“騙你對我們有好處麼?”主任輕笑道:“我們這種做應該足以體現我們的誠意了吧?”

“等等,你們說了這麼多,還是和鬼璽沒有關係?最後王平將鬼璽帶到哪裏了?”

趙小川打斷了主任,問道。

“呵呵,早說過讓你讀讀《三國》了,咱們老祖宗可是留了不少的好東西給我們的!”

主任輕笑一聲,然後說道:“《三國》中時局****,諸侯紛爭,其中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應該和六道輪迴有關!”

“又是六道輪迴?”趙小川不由驚叫道。

“哦?你聽過?”

“聽黃大師說過!”

聽到趙小川的的回答,主任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然後笑道:“恩,這樣到生的我解釋了!”

趙小川聽到主任的話愈發的疑惑,但主任似乎並不想講太多,反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當初曹操設摸金校尉,發丘中將,而王平正是其中的摸金校尉!”

“不過王平胸有溝壑,怎麼可能甘於人下,只當一個小小的校尉?終於有一天,他帶着乘着曹操頭疼發作的時候,帶着鬼璽投奔了劉備!”

“劉備有了鬼璽,頓時大喜,果然將王平重用,而王平也以忠心對待劉備,成爲了三國後期的名將!”

“只是等到劉阿斗即位後,王平看出他並不是明君,黯然傷神之下,提出讓他鎮守劉備祖地,也就是今天的劉莊子,直到今天!”

主任說完後,看着趙小川,而趙小川眉頭緊皺的和他對視着,問道:“所以你們現在想要挖出它?”

“沒錯!鬼璽這樣的寶物,自然不可以埋沒在這個小村莊中。何況經歷了這麼多年,鬼璽已經不是當年的鬼璽了,而當年的劉莊子的慘案正是最好的證明。因此我們自然要將這樣的寶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鄭老握緊拳頭,嚴肅的說道,然後看向趙小川,說道:“現在你大概知道鬼璽的來歷了,應該可以告訴我們你是那一夥兒的人了吧?”

原本趙小川還在沉思,但聽到鄭老的話,不由一呆。

“怎麼?莫非你之前的話不過是在騙我們?”主任看到趙小川的樣子,語氣冰冷的說道。

“廢話,我從頭到尾都是在騙你們!”

趙小川心中腹議一句,但表面還是說道:“怎麼會?其實按照你們的實力,想必不用我說,也大概心中有底,知道我是什麼地方來的了吧?”

鄭老和主任看着趙小川自信滿滿的樣子,神情一怔,相互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懷疑。

“你是從那裏來的?”主任猶豫半天,然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趙小川神情一動,並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點頭。

“嘶~”

鄭老和主任倒吸口涼氣,但隨即鄭老變便反應過來,說道:“等等,不要被他騙了,如果他真的是從那裏出來的,怎麼可能精神力那麼低?要知道那裏精神力最低的人也至少是鬼王級別的!”

主任聽到鄭老這麼說,也反映過來,看向趙小川說道:“你到底是哪方勢力?”

趙小川心中叫苦,他本來想要隱瞞過去,但是看現在這種情況似乎要曝光了,但他心中也有一番計量,大笑道:“你們愛信不信?反正我已經該說的都說了!”

“況且我是哪一方勢力,有關係麼?畢竟你們不過是和黃大師抱着相同的想法,想借助我幫你們獲得鬼璽而已,何必計較那麼多?”

趙小川自信滿滿的樣子讓兩人心中又有些打鼓,如果趙小川真的是那裏的人,確實有些不好惹了!

就在雙方正在相互猜忌的時候,李明浩忽然匆忙的從外面跑了進來,臉上佈滿了驚恐。

“明浩,不是叫你送匕首麼?怎麼搞的這麼狼狽?”

魅影隨 鄭老看到李明浩神色慌張的樣子,開口問道,同時遮掩了他臉上疑惑的神情。

“鄭老,匕首已經送過去了!不過我剛回來時,聽到鬼婆婆山那邊有動靜,估計是歐陽蘭若和趙琳兩人出事情了!”

“什麼?哪裏可是最關鍵的地方,怎麼會出問題呢?”

趙小川看到鄭老和主任齊齊驚呼一聲,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不太清楚,但似乎和黃大師有關,因爲我在那邊感受到了黃大師鬼器的氣息!”

李明浩匆忙答道,而鄭老和主任沉思片刻後,鄭老猛然間擡起頭說道:“不行,不能讓那隻黃皮子呆在那裏!必須奪回那裏!”

鄭老說罷,主任也立刻喊道:“沒錯,那黃皮子本來就對鬼璽圖謀不軌,況且當年的事件他是參與者之一,對於我們的計劃他又瞭若指掌,可以說他是這次計劃中的最大變數,所以一定要搶回鬼婆婆山!”

看到兩人緊張的神色,趙小川雖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也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安靜的保持了沉默。

然而就在這時,外面傳了滿上遍野好像女子、小孩嚶嚶的哭泣聲,不由讓房間中的所有人臉色一變。

“該死的,現在是幾點?”鄭老焦急的問道。

“十一點四十五,還差十五分鐘便是百鬼夜行的時刻!”李明浩看了看手腕的表,答道。

“狗屁的百鬼夜行!這滿山遍野的狐狸已經開始召喚養屍地中王平的英靈了!還談什麼百鬼夜行!”

主任暴了句粗口,在房間中來回的走動着,趙小川滿眼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這時,主任頓了下來,咬咬牙說道:“時間已經來不及了,你們所有人苦守着苦兒河吧!一定要堅守着那裏,那裏可是我們最後的屏障了!” 男子被秦穆然醫治好了,便是離開了科室。

答應了秦穆然要給夏國的中醫正名,這件事,他是不會忘的。

秦穆然可是幫他免除了成為「國寶」的危機,這種恩情肯定是要還的,尤其秦穆然的一手醫術真的震撼了他。

男子離開以後,秦穆然看著一旁面色難堪的金正泰等人,淡淡地笑道:「金先生,這一局,算誰的啊!」

「秦隊長,醫術高超。我等慚愧,這一局,夏國中醫代表隊勝了!」

金正泰很是不甘心地說道。

雖然他也不想宣布,但是這眾目睽睽之下,尤其是這麼多人見證著,金正泰也不敢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剛才的事情已經讓寒國棒醫在民眾心中的地位降低了,若是再做出這樣的事情,恐怕大部分的人會對寒國棒醫失望。

輸,不丟人,但是若是輸不起,那就真的丟人了!

「呵呵,金先生,現在應該是我夏國中醫贏了吧?」

秦穆然看著金正泰,神情之中滿是得意。

要不是為了讓其他的人也有點存在感,秦穆然一開始就上場對你們直接碾壓了。

還用等到現在?

「……..」

金正泰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個話,就在金正泰為難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一陣騷動。

「快讓開!快讓開!」

只見幾名身著黑色衣服的保鏢突然竄入,推開了堵在科室門口的病人,然後讓開了一條道路,一群醫生推著病床,將一個病人推入到了科室之中來。

「你們是什麼人?」

金正泰還沒有開始叫號呢,竟然就有人這麼粗魯不守規矩的闖了進來,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金老,您先救救這位女士吧!」

這家醫院的院長擦著額頭上的汗水,焦急地說道。

「怎麼了?她是誰?」

金正泰見連院長都親自出面了,病床上的這個女的,肯定來頭不小。

「是這樣的,這位女士是一位國際友人,這一次來是跟咱們國家談商業合作的,可是上午的時候還是好好的,這不就是休息了一會兒,全身就不能夠動了。」

院長簡單介紹了下病情道。

「那你檢查了什麼了嗎?」

金正泰問道。

軟玉生香 「檢查了!血常規,心電圖,CT都做過了,可是結果顯示她的身體很好,一點毛病都沒有,就連她可能出現的毛病我們都一一仔細排除了,可是她就是全身不能夠動啊!」

院長醫術也是可以的,但是對於這種奇怪的病,還真的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你先送病房吧!這個科室本來就不大,放在這裡像什麼話!」

金正泰瞪了眼院長,怎麼這麼沒有眼睛見識呢?都說了在和夏國中醫代表隊比賽了,你還真的是嫌事情不夠大啊。

「好!」

院長看了看這周圍,這麼多的人,設備也不齊全,確實是有些不太合適。

等到院長將從堅國來的貴客送向病房以後,金正泰看著秦穆然道:「秦隊長,不如最終的決戰,我們就以這個病人為準如何?」

「沒問題!反正贏你們一次是贏,兩次也是贏,無所謂,結果都一樣!」

秦穆然聳了聳肩膀,絲毫沒有感覺到壓力。

「哼!那我們倒要再次拭目以待秦隊長的妙手醫術了!這一次,你是否還能夠治療的了!」

金正泰冷哼一聲,便是帶著寒國棒醫代表隊向著那名病患的病房走去。

「穆然,你幹嘛要再加這一場比試啊,我們明明已經贏了!」

劉逸仙看著秦穆然,有些不解地問道。

「多一場,少一場又有什麼區別呢?反正他們也不能改變結局,正好,這一場下來,讓他們徹底閉嘴,免得再逼逼,心裡不服氣!」

秦穆然淡然一笑道。

「然哥牛逼!」

江南雨自默默 身後的孔一斌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忍不住對他豎起了大拇指,什麼叫做牛氣?這就叫做牛氣!

我就站在這裡,招隨便你出,只要我接不上來,都算我輸!

「低調!本來這一次來,寒國就沒有存著什麼好心思,所以我們根本就沒有必要給他們留面子!既然他們想被打臉,那我就成全他們咯!真的是,誰讓我們是活雷鋒呢!」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邁出步子,跟了上去。

此時,病房之中,肖華躺在病床上面,雙目死死地盯著金正泰等人,他很想動彈,但是無論他怎麼嘗試,都沒有辦法。

一旁,肖華的女助理莫雷洛看起來不過二十歲上下,但是她的臉上卻是寫滿了桀驁。

「我們肖華先生來寒可是代表堅國跟你們寒國談一筆大合作的,沒想到你們寒國的棒醫都是一群廢物,連我們先生的病是什麼都不清楚!要你們有什麼用!」

莫雷洛指著金正泰等人便是罵道。

「我不管你們在寒國有什麼樣的身份和地位,一旦肖華先生出事,你們都要完蛋!」

莫雷洛毫不客氣地威脅道。

金正泰等人面對莫雷洛這般火爆無情的指責,硬是沒有辦法說出任何的話。

因為就在剛剛,知道肖華進醫院,連寒國首府都重視起來,親自打電話來過問,要求金正泰等人務必治療好肖華,而且是不惜一切代價。

原來,這個肖華竟然跟堅國的那個老頭兒是一個家族的,難怪這麼大的生意會便宜他!

同樣的,因為肖華的這個背景,也導致了金正泰等人的萬分緊張。

這要是沒事還好,可是一旦出現了醫療事故,以堅國那老頭做事不計後果的作風,什麼樣的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來。

這下,金正泰等人可就為難了。

「金老,這件事,我看可以讓夏國的那幫中醫來醫治!」

這個時候,高秀恩湊到了金正泰的身旁,小聲地嘀咕道。

「嗯?這怎麼能讓他們來呢?這不是代表著我們寒國棒醫無能了嗎?」

金正泰聽到高秀恩這麼說以後,立刻反駁道。

「誰說他們就能夠治療好的!連儀器,化驗都沒有辦法找出病因,你覺得他們就能夠憑著把脈和針灸治療好?要是真的有那麼厲害,夏國的中醫還會落魄到現在的慘狀嗎?」

高秀恩陰狠地說道。

「可是剛才那個病人我們沒有辦法,他卻有辦法啊!」

金正泰猶豫地問道。

「那是他走了運氣,其實如果那人去做B超,我們也能夠知道不是嗎?」

高秀恩並不覺得剛才自己輸了,只不過是秦穆然走了狗屎運了。

「也是,B超成像,什麼都能夠看出來了,只要不是懷孕,我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是淤血積腹!」

崔士元也是憤憤地說道。

「哎!」

金正泰聽到這兩位老友的話,也是無奈地嘆了口氣,他何嘗也不是這麼覺得呢?

只是,這一切都被秦穆然提前發現了啊! “記住,一會兒你不可以亂跑,我們待會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然的話,哼,你的好兄弟們可不會落得好下場的!”

血月下,苦兒河旁。

趙小川看着眼前被血紅的月光染得苦兒河像是沸騰一樣,“咕嘟咕嘟”的冒着氣泡,想到之前主任陰森森對他說的話,心中不由嘆了口氣。

“看樣子,現在真的沒有選擇的機會了!只能寄希望在白狐兒的身上了,希望她給我消息是真的,不然的話,恐怕不用等到百鬼夜行,單單是身旁這六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都可以將我結果了!”

趙小川的餘光掃視着身邊六個全副武裝,帶着黑色面罩,身上籠着絲絲黑氣,手中抱着冒着黑氣的衝鋒槍,微微搖搖頭。 校花之至尊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