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你的古武心法,老夫心情好的話,還能夠留你一條小命!」

雷烈俯下身子以勝利者的目光盯著秦穆然,逼迫道。

「我要是不說呢?」

秦穆然問道。

「老夫自然有辦法讓你說!」

雷烈的臉上充滿了自信。

「雷前輩,秦兄是我們龍之守護的人,你這樣,太不把我龍之守護放在眼裡了吧!」

歐陽嘯看到秦穆然被擒拿,立刻站出來,說道。

「呵呵,一個小輩而已,對我化勁大能不敬,我殺了,龍天賜他能夠說什麼!」

雷烈有著自身的傲氣,看到歐陽嘯站出來威脅自己,抬著頭,幾乎用鼻孔對著歐陽嘯說道。

「是的,若是一般的人,你殺了就殺了,冒犯化勁大能,即便是我龍之守護的人,也沒有辦法多言,但是秦兄不一樣,秦兄是天驕榜第一的天驕,也是我師尊十分器重的人,更是我們朝廷的將軍,你要是殺了他,恐怕,崆峒派必滅!」

歐陽嘯直接爆出了秦穆然一些身份,想要以此來震懾雷烈。

「嗯?」

果然,聽到歐陽嘯的話,雷烈眼中閃過一絲的意外。

他原本就是想要仗著自己是化勁之境的大能,抓走了秦穆然,即便他是龍之守護的人,龍之守護也只能夠忍下來了。

畢竟對一個化勁大能不敬,這是不爭的事實,死了也是活該。

可是現在,他沒有想到,秦穆然的背景那麼的大。

不僅是龍之守護的人,更加重要的是,他還是夏國朝廷的將軍!

如此年紀就能夠成為夏國的將軍,可想而知上面對他有多麼的重視,若是就這樣殺了。

雷烈猶豫了!

不過,一想到秦穆然身上所學的那麼高深的古武心法,能夠幫自己踏入沖氣境,雷烈心中的忌憚就更少了!

只要自己成為了沖氣境,哪怕是夏國的朝廷他也不懼怕了!

敢動用原子彈核彈,大不了抱著一起死!除非他朝廷真的喪心病狂了!

「哼!那又怎麼樣!敢惹我,今天我要是不拿他正法,以後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可以無視我們了?以後化勁之境大能的地位放在哪裡!」

雷烈冷哼一聲,身上爆發出氣勢,將歐陽嘯向後一震。

歐陽嘯一口血從他的嘴角滲出。

光是雷烈的氣場壓迫,就讓他受了內傷。

「雷前輩,你真的要對秦穆然出手嗎?」

雷曉捂著胸口,一雙眼睛盯著雷烈道。

「呵呵,我要做什麼,誰能夠擋的住我?今天,誰都不能!」

雷烈相當霸氣地說道。

「是嗎?」

就在雷烈很是囂張地看著周圍的人,說出如此霸氣的一句話的時候,一道平靜的聲音從身後的碧雲殿里傳了出來。

「誰?」

雷烈臉色一沉,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道劍光破空而來,向著雷烈衝擊而去。

「轟!」

雷烈運轉勁氣,將這道比閃電還要快的劍光給震碎,但是強大的衝擊力,卻是讓他後退了幾步,腳掌自然也是離開了秦穆然的胸膛。

「嗖!」

至暗人格 一道黑色的身影驟然從每個人的眼前閃過,即便是雷烈都沒有看清,便是有一人出現在了秦穆然的身前。

「葉老!」

秦穆然看到那熟悉的背影后,激動地說道。

「葉老!」

歐陽嘯和上官飛燕看到葉孤城出現以後,也是欣喜。

在這個最為關鍵的時候,葉孤城終於出現了!

「是你?」

雖然雷烈不知道眼前眾人口中的葉老是誰,但是從剛開始在碧雲殿里的爭鬥來看,這個默默無聞,一聲不吭的孤僻老頭子竟然隱藏了實力,而且實力還是如此的強大。

「……..」

葉孤城抬起頭,手持著長劍,看著雷烈,沒有回應。

「你們龍之守護的人惹了我,作為化勁大能,你應該清楚,化勁大能不可辱,辱之必死!」

雷烈看著葉孤城,眼中閃過一抹忌憚道。

「我知道!」

葉孤城淡淡一語。

「但是,你就是不能殺他!」

「你一定要保他?」

雷烈盯著葉孤城問道。

「是!」

葉孤城點點頭。

「哈哈哈!龍之守護還真的是霸道啊!」

雷烈突然大笑道。

「雷老怪,你為難一個小輩,未免有些不顧身份了吧!」

同時,碧雲殿中再次傳來了一聲響。

只見峨眉派的天啟道人和道門的李長生二人也是飛了出來,落在一旁。

他們兩個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傷。

碧雲殿之中的情況遠比他們想象的要艱難,若不是葉孤城出手,恐怕他們兩個都要身受重傷。

尤其是雷烈這個不要臉的老陰貨,竟然在裡面趁機發難,陰了他們一波。

「天啟老道,李長生,你們兩個竟然出來了!」

雷烈有些意外。

「托你的洪福,要不然,我們還就真的出不來啊!」

天啟道人和李長生臉色陰沉地看著雷烈,說道。

「天啟老道,李長生,這件事跟你們沒有關係,你們非要插手?」

雷烈警惕地看著天啟道人和李長生,若是他們兩個人再加入其中的話,面對三個化勁,雷烈沒有一絲的勝算。

「路不平,有人踩,我們啊,年紀大了,就是見不得有人仗勢欺人,以大欺小,自然要管一管了!」

李長生臉上露出笑容,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鬍鬚,盯著雷烈,一副老子就是針對你,不服你來咬我的樣子。

「你……..」

雷烈看到李長生這個樣子,氣的不知道說什麼。 “閃開!”

門口傳來一聲爆喝,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看到黑暗中閃過一簇耀眼的火花。

“砰~”

巨大的槍聲在幽靜的夜裏不停的迴盪着,那一瘸一拐的人身體明顯一顫,舉起的砍刀“噹啷”一聲掉在地上。

那人影轉過身看向來人,不甘的大吼一聲,向着對方衝去。

“李大哥!”

趙小川等人看着來人,驚喜的大叫一聲,眼中都閃過劫後餘生的慶幸。

李明浩沒有迴應他們,因爲此刻那道人影已經向着他衝去。

弓步上拳,後退踢腳,李明浩的動作一氣呵成,那道黑影橫飛了出去。

趙小川驚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充滿了震驚。

“這李明浩也太厲害了,簡直就是秒殺啊!”郝大寶驚訝的叫道。

“秒殺?看我不秒殺了你們!”

郝大寶話音剛落,一個女聲從遠傳傳來,衆人發現在李明浩的身後浮現出兩道人影,真是趙琳和歐陽若蘭。

“歐陽老師.”

郝大寶看着來人,臉色有些尷尬,而之前的聲音顯然是她發出的。

歐蘭若蘭不管三七二十一,衝上前來,擰住郝大寶的耳朵,怒道:“你們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大半晚上敢出來,萬一你們出了事情讓我們負責怎麼辦?”

郝大寶一邊發出慘叫,一邊哀求道:“歐陽老師,你快點放開吧!我的耳朵都要掉了!”

“像這麼不聽話的耳朵早掉了好,要不是李明浩發現了你們的異常,這不就出大事了麼?”

歐陽若蘭大聲的叫道,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幾分。

“等等,若蘭,你看!”趙琳制止了歐陽若蘭,然後指了指郝大寶身旁的劉子豪。

歐陽若蘭一聲驚呼,看着劉子豪的胳膊,怒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出來就流血了?而且還這麼嚴重。”

“小心!歐陽老師!”

歐陽若蘭還想繼續說些什麼,郝大寶一聲驚呼,將歐陽若蘭抱在懷中。

歐陽若蘭感受到郝大寶寬體溫,怒道:“郝大寶,你要做什麼?”

“砰!”

地上的黑影衝向郝大寶,狠狠地一腳踹在他的背上,郝大寶立刻嘔出一口鮮血。

另一面,沒有了郝大寶支撐,蔣舟舟支撐不了劉子豪,滾倒在地上,杭冕頓時亂作一片。

“該死的!”

一旁的趙小川低吼一聲,和趙琳一起撲向黑影,黑影瞬間地上一滾,跳進了苦兒河中。

“啪,啪,啪!”

三聲槍響,憤怒的李明浩追到河邊,扣動扳機,但除了潺潺的流水聲,根本得不到任何的迴應。

“好了,別開槍了,引來別人就不好了!”

趙琳來到李明浩的身邊,淡淡的說道。

李明浩憤憤的點點頭,然後和趙琳回到趙小川的身邊。

“小川,你這是怎麼回事?”

李明浩回來後,看到趙小川捂着自己的腦袋,不解的問道。

趙小川尷尬的笑了笑,他總不能說自己剛剛沒留意,撞到一塊石頭吧!

所以,他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大事。

就在這時,他身體一頓,死死地盯着地上剛纔他撞到頭的地方,然後喊道:“你們看,這是什麼?”

原本衆人還在檢查着郝大寶的傷勢,尤其是歐陽若蘭焦急的看着郝大寶,聽到趙小川的聲音後,立刻圍了上來。

郝大寶幽怨的看了趙小川一眼,然後和蔣舟舟扛起劉子豪也走了過來。

電筒的光芒打在那石頭上,石頭上明顯有着人工雕刻的痕跡,而且上面明顯有着文字的痕跡。

“只是什麼?”蔣舟舟探頭探腦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我感覺剛剛的人似乎和這塊石碑有關係。”

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衆人想起了剛纔那人瘋狂的舉動,心中閃過一絲寒意。

“挖開它吧!”趙琳提議道。

歐陽若蘭看了看,說道:“這塊石碑似乎埋的很深,恐怕不好挖吧?”

“不!這裏的土質鬆軟,而且看樣子這塊石碑似乎是有人故意掩埋住,不想讓人發現,所以它應該很好挖開!”李明浩蹲在地上,用手摸了摸地面,然後對着衆人說道。

幾人相互對視了一會兒,開始挖起石碑來,不一會兒,一個寬約半米,長約一米的石碑出現在衆人面前。

“愛妻王二丫愛兒趙小樂之墓”

看到石碑上血紅的字跡,周圍的人倒吸口涼氣,相互對視一眼,感覺到背後出現了一層冷汗。

“小川,這是一塊墓碑啊!我們這算不算挖人墳墓?”

蔣舟舟眼神驚慌看着眼前的墓碑,小聲的說道。

“應該不算,畢竟我們都不知道,正所謂不知者無罪麼?”

蔣舟舟聽到郝大寶的話,長出了一口氣,轉過頭剛想問兩句,去發現郝大寶正一臉關心的看着歐陽若蘭,說道:“歐陽老師,沒事的,只不過是一塊石碑而已。”

看到郝大寶見色忘儀的行爲,蔣舟舟瞬間無語,而原本身體顫抖的歐陽若蘭也微微點點頭,猶豫了一會兒,看着郝大寶道:“那個,你剛纔的傷沒事吧?”

郝大寶大樂,這還是第一次他聽到歐陽若蘭關心他的話,剛想說兩句‘自己沒事’之類的話和歐陽若蘭增進一下友誼。

趙小川的聲音再次響起,打斷了郝大寶的話。

“你們看這是什麼?”

趙小川指着石碑下端的一行小字,驚叫道。

衆人的目光望去,又發現了一行小字。

“愚夫趙天成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所著”

“看樣子,這是一個叫做趙天成的男子爲自己兒子和妻子所著的!這裏應該以前是一座墳墓,不過年久失修,倒在了地上,被淹滿了!”

李明浩打量了一會兒,緩緩說道。

“你是說這裏是一座墳墓?”

李明浩話音剛落,歐陽若蘭顫聲說道,聲音中已經帶了一絲哭腔。

“墳墓而已!很正常了,像一些村子中很多人以前沒人下葬,都是草蓆子一卷埋在山上的。就別的不說,我們駐紮的埋骨山,聽說以前就是亂葬崗,到了晚上還可以看到很多鬼火滿山的飄呢!”

李明浩毫不在意的說道:“這些都算是小事情,要是你遇到了狐仙,那.。”

李明浩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是歐陽若蘭發出了一陣低低的哭泣聲。

趙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讓他收住了嘴巴,尬尷的撓撓頭。 三大化勁大能一出現,頓時,形式成了一邊倒的樣子。

原本秦穆然幾乎已經是雷烈到手的魚肉了,可是現在突然冒出一個葉孤城,李長生和天啟道人,那麼局勢瞬間就不一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