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是誰?」

「南初小姐,是我。」

沈承主動解開面罩,隨後拿出鑰匙利落的打開地牢的門。

「沈承你怎麼會來,陸司寒和翟薇是不是要結婚了?」

「南初小姐,請您相信先生,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您,結婚只是為了降低議長的防備心,」

沈承解釋道,擔心姜南初在這個時候吵起來。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等先生出來立刻出國!」

「好。」

姜南初雖然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什麼樣的場面,但是沈承的出現足以說明陸司寒根本沒有放棄自己。

此刻議長府主樓三樓上,陸司寒身穿白色西服,看上去更加的丰神俊逸。

「得手了嗎?」

「放心,我的布局圖根本不可能出錯,一部分守衛在管理現場賓客,你從東門走。」

「戰材昱雖然我不知道的目的是什麼,但謝謝你。」

陸司寒說完打開窗戶,他身手矯健,直接從三樓跳落在二樓的陽台,之後順著水管爬下去。

走出議長府的時候外面已經有一輛車在等待著了,陸司寒直接上車就看到姜南初擔心的目光。

一把將她抱坐在大腿上,沈承開車離開議長府。

這還是姜南初第一次見到穿白色西服的陸司寒,高大偉岸的身型,如同行走的衣架子。

反觀姜南初都好幾天沒有洗澡了,肯定很狼狽。

「你別抱著我,離我遠點,我臭了。」

兩人足足半個月沒有見面,陸司寒準備好好溫存一番,沒想到直接遭到拒絕。

「可是我不僅想抱著你,還想親親你。」

「哪裡臭了,明明是香的。」

陸司寒說完吻在姜南初的臉頰上,還非常的樂此不疲。

「別鬧了,你和翟薇訂婚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我們真的要出國嗎?」

姜南初不安的詢問,結婚當天新郎不見,只怕議長府都快鬧翻天了。 “你們有什麼事嗎?”

女孩身材高挑,儀表端莊,微笑着走到近前,不焦不躁的說道。

冷宇見到女孩感到很是驚豔,女孩不僅外貌美麗,那舉手投足間透露出的優雅氣質纔是女孩的關鍵。

“啊,你好。我們就是來打聽個事,趙倩倩以前是不是在你們宿舍住?”

還沒等冷宇說完,剛提到“趙倩倩”三個字的時候,見那女孩的臉就慢慢陰沉了下來。

女保鏢在韓國 不只是她,屋內的其他幾個女孩也一下子消停了下來。互相看着對方,很是躁動,表情各有不同。

“你們是什麼人?”

女孩冷聲問。

“啊,我們是倩倩的高中同學。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們瞭解一下她在這兒的情況”

冷宇解釋說道。

“高中同學?!爲什麼現在纔過來?!”

女孩厲聲,眸子如一把利刀,一下子看出了端疑。

這時候,站在冷宇身後的安然走了出來。

“我們也是才聽說倩倩出事兒了,這才匆忙趕來的。”

安然語氣低沉,很是不自然。

看來撒謊對於安然來說,真的很困難。

“哎呀!跟你直說了吧!我們對倩倩的死表示很疑惑,就是來調查真相的!”

這時候堯樂跳了出來,活潑好動的他,不耐煩的說道。

這時候見女孩臉色漸漸暗沉了下來,已經有了怒樣。

“警察已經結案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自殺的!你們還有什麼好調查的?!”

女孩厲聲吼道,臉色通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然後雙手捂住了臉,啜泣起來。

衆人一陣愕然。

“哎呀,你們走吧走吧~”

這時候屋內深處,沙發上坐着的一個女孩,穿了條短褲,毫不避諱的站了起來。走向了怒吼的女孩,安慰着,並朝冷宇他們擺手示意。

見到此景衆人不知該說什麼了,冷宇也是一陣語塞。四下只剩下了女孩啜泣和另一個女孩安慰的聲音。

衆人沒有動,這時穿短褲的那個女孩發現衆人都沒有爲之所動,表情也變得煩躁,怒目起來。

“走啊?!還站在這兒幹嘛?!(別哭了,沒事兒,沒事哈!)”

女孩怒吼一聲,並又安慰起了女孩。

聽到這話,冷宇有些站立不住了。作勢就要掉頭出門。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軍人按住了他的肩膀,擋住了他,排衆走了出來。

“你們別誤會,我們並不是懷疑倩倩的死因。我們真的只是想了解一下整件事情的經過~咱們能坐下來好好談一下嗎?”

軍人目光凝重,語氣真誠,真心實意的說着。

見這時,在捂着臉低頭哭泣的女孩,慢慢的停了下來。隨後,慢慢的擡起了頭,看向了衆人。

女孩的眼睛已經通紅浮腫,看似哭聲不大,但看得出來,她實則是在故意忍着6,實則哭的是傷心裂肺。

“你們說實話!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

女孩歪眼看着瞪着衆人,眼角的淚水還在依稀閃爍,語氣悽狠的說道。

聽到這話,衆人一下子頓住了。冷宇目光凌厲,一直在盯着那個女孩,不爲所動。這時,冷宇開口了:

“想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慢慢談。”

冷宇盯着女孩,冷冷說道。

冷雨說完,本來已經稍稍回暖的氣氛一下子又冷了下來。這時,軍人發現見氣氛不對。連忙搶聲說道:

“我們會告訴你我們是幹什麼的,但,到時候,也請你告訴我們那個自殺的女孩的經歷,好嗎…”

軍人急忙圓說着,語氣漸漸低聲了下來。

哭泣的女孩本要回絕冷宇,但當他聽到軍人的話語時,還有看見他那一身迷彩綠色的軍裝,表情漸漸緩和了下來。

猶豫着,最終,點了點頭…

這時其他的女孩都急了。

“周姐,你不能去!”

“對啊!不能去!誰知道他們是幹什麼!”

“對啊! 一刀傾情 舍長,萬一他們對你….”

沙發上坐着的女孩們紛紛表示擔心,勸阻着女孩。見這時候那個女孩回頭看着他們,看她們一臉擔心的模樣,帶着淚眼微微地笑了。

“放心吧,沒事的。”

女孩輕聲說着,接着,旁邊安慰她的女孩開口了。

“我陪你一起。”

女孩低聲說道。

見這時候哭泣的女孩破涕爲笑的笑了笑,搖了搖頭。又轉身看向了冷宇。

“你們等我一下”

說完,擺開安慰她的那個女孩伏在她肩膀上的手,轉身走進了其中一個房門。

衆人在門口等着,過了沒多久,女孩從屋內走了出來。

“走吧…”

女孩臉色的淚痕已經不見了,恢復到了最開始的樣子,她低聲輕呼。衆人讓道,跟着走了出去。

吵鬧的走廊,冷宇來的時候就喧囂不堪,此時還是那樣。

女孩在前,衆人在後面跟着…

“出去!”

“別,別…”

這時,走廊左側的一個房間門口,一個皮膚黝黑的男人被兩個女孩從屋內推搡出來。男人和他們一般大,個子不高,滿臉尷尬的倒退出來。

這一幕引起了冷宇的注意,冷宇慢慢放緩了腳步,看向那邊。

“徐陽!不是跟你說了嗎?!沒回來!都留了電話了,回來了我們會第一時間聯繫你的!你這三番五次的要幹什麼呀?!”

門口一個扎着羊角辮的女孩,很不耐煩的說道。

聽到這話,男生很是尷尬,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

“怎麼,怎麼會…”

他低下了頭,喃喃自語:

“都這麼久了,怎麼可能還沒回來呢…”

“徐陽,我告訴你!你再擅闖我們宿舍!我們就報警了!”

那個羊角辮女孩厲聲說完,“砰”的一聲摔死了門。

男生站在門前,依舊在喃喃說些什麼,絲毫沒有被那巨大的摔門聲驚擾。

冷宇見狀,擡腳走了過去。

“怎麼了兄弟?”

冷宇扶着男生肩膀,輕聲詢問。

男生一陣愣神,被冷宇這輕輕一拍,被嚇了一跳,猛地回過了神來,表情有些驚恐的看着冷宇。

“啊!”

男生驚呼。

冷宇見狀,微微笑了笑,又輕聲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

見這時,男生才漸漸定下神來。

聽到冷宇的話,面目表情又漸漸暗沉了下來。

“哎,她都半年沒有回來了…”

男生唉聲嘆氣的說道。

暮然,冷宇嗅到了一絲異覺。

“她?”

冷宇問。

“唉…她就是躲着不肯見我!怎麼可能半年都不回來呢?!”

男生低着頭好似自言自語的說。

冷宇一陣尷尬,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走了。

“怎麼了?”

安然見冷宇快步跟了上來,轉身細聲詢問。

“哎,沒事!”

冷宇說完,目光看向了前方….

這個男人,讓他想起了自己。是啊,半年了,自己從不曾和小雨他們聯繫過。不知小雨是不是和這個男孩一樣,一直在尋找着自己呢?

“唉…”

冷宇輕聲嘆氣,目光定格在了前頭領路的女孩身上。看着那個女孩高挑的身影,也許,謎團將會在這個女孩身上找到答案…

下了樓,走了沒多久,繞過宿舍樓,女孩把他們帶到了樓後的一個角落。

四下寂靜,水泥制的地面長平無人…

衆人跟隨着女孩的腳步,停了下來。

女孩回過了頭,看向了衆人,深邃的目光定在了前面冷宇的臉上。

星際迷霧 “還沒做自我介紹,我叫周穎”

女孩冷聲,淡淡的道。

“我叫冷宇,剛纔多有得罪。”

冷宇面無表情,淡淡回道。

“說吧,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找倩倩?”

周穎掃視着衆人,語氣很不友好的說道。

“你能不能別這樣,我們不是你的敵…”

冷宇聽後很不舒服,緊接着話就要說出口,但還未說完,就感覺衣服被拽了拽。冷宇回頭看去,見安然正一臉憂色的模樣朝他搖了搖頭。

冷宇頓時將心裏的那口怨氣吞了回去,心情平復了下來,轉頭朝周穎看去。

“我們是什麼人,真的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和你保證的是,我們絕對不是來當偵探的!她怎麼死的,對我們來說毫無關係,但是趙倩倩的情況,對我們來說真的很重要!就是這樣…”

冷宇哽咽了一下,心情平和語氣悠長的說着。周穎臉上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毫無波瀾。

顯然,她並沒有被冷宇搜腸刮肚的一番話打動。

旁邊的軍人看不下去了,站了出來。

“周小姐,我是一個當兵的。本來和他們不會有半點關聯,但是,我們因爲某種原因被聯繫到了一起。我可以和你保證,我們絕不會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我們只是想了解下那個跳樓自殺女孩的情況,這關乎着我們的生命~”

軍人一臉真誠的看着周穎,手不禁的撫着自己的胸口,真心實意的說着。

聽到這話,周穎好似被觸動了。臉色變得不安起來,猶豫着話到嘴邊,遲遲不出口。

“周姐姐,相信他們吧!”

站在冷宇一旁的安然輕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