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這些賣麵粉的混蛋!老子早晚要宰了他們!」

樂天突然罵了一句,他慢慢抬起頭。

目光落到賈小樹的身上,賈小樹有些驚訝,因為她看到了這個男人目光中的慾望。

「走!」樂天哼了一聲。

「做什麼?」賈小樹站起身。

樂天走出了浴池,躺在了按摩床上!

「既然你是個女人……就要做點女人該做的事情!按摩你會的吧?」

逆襲者之水晶皮王 賈小樹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這到底是什麼思想,別人看到自己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這個傢伙居然還一直想玩自己?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賈小樹冷眼看著樂天。

「什麼人?無非就是個伺候人的女人罷了……」

樂天趴在按摩床上,哼哼著。

賈小樹眯了眯眼,這個傢伙……是不是話裡有話?

「如果你下次自己做不了主,就讓你的主子親自過來!老子比較煩磨磨唧唧的,這一次就算了……給老子捏捏,捏完了給你錢。」樂天慢慢的說道。

賈小樹吸了口氣,她看了看旁邊,這裡面各種高級精油都是有的,她拿過一樣,倒在手上,開始給樂天按摩。

樂天安靜的趴著,也不知道是在享受還是在睡覺。

賈小樹打量著樂天的身體,這傢伙的身體幾乎沒有肌肉,這也就是說……這傢伙是個真正的養尊處優的人,她的目光落在不由得落到了樂天的屁股上。

「唔……力氣不錯!」

樂天嘟囔了一句。

「謝謝。」賈小樹聲音平靜。

「帶了多少貨?」樂天問。

「四十包!」賈小樹回答。

「不夠啊……」樂天吐了口氣。

這個賈小樹也不知道是不是學過,整個油推的極其專業,該重的地方重,該輕的地方輕,樂天倒是好好的享受了一回。

「我們會馬上回去開始製作,四十包足夠你消耗一段時間了吧?」賈小樹說道。

「夠個屁!你知道老子有多少朋友嗎?」樂天罵了一句。

「支撐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吧?」賈小樹也不在意。

她現在連按摩女都做了,別的面子要不要無所謂了。

「我只給你們十天時間,剩下的都給我弄過來!」樂天翻過身。

賈小樹愣了一下!

「繼續啊!」樂天閉著眼睛。

他算是豁出去了。

賈小樹的目光不免往下看了看,她居然有點心跳加速。

  賈小樹站在樂天的頭頂,身體前傾的情況。

「十天時間……太短了。」賈小樹說道。

   一直手抓住了賈小樹的手,賈小樹看著樂天。

樂天抓著賈小樹的手,他微微一笑。

「怎麼了?想要了?」

他問。

賈小樹的臉色微紅,她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好歹她也不是一般人,不會被一個花花公子徹底攪亂了心神。

樂天低頭看了看,一把將賈小樹拉到了按摩床上,按摩床上都是按摩油,滑滑的……

「既然你想要,老子就讓你爽一把……也不枉你來一次。」

樂天慢慢的說道。

「不要!」

賈小樹急忙抵住樂天的身體!

這傢伙如果折騰自己一下,自己估計就真的亂了分寸了。

樂天彷彿愣了一下,他看了看賈小樹。

「怎麼了?不願意?」

賈小樹點點頭。

樂天看了看她的眼睛,慢慢地坐起身,再次回到溫泉內。

賈小樹長長的鬆了口氣,每一次和這個傢伙在一起,自己都被壓制了,要不是這個混蛋有的是錢,她都想馬上宰了他。

樂天看了看走過來的賈小樹,她的手上拿著一塊浴巾,跪坐在樂天的身邊,給他擦了擦身後的油漬。

樂天哼了一聲。

「將自己洗乾淨了,把貨拿上來!」

他起身離開了。

賈小樹看著樂天的背影,快速的將自己清洗乾淨!

蘇紫萱看著穿著浴袍走出來的樂天。

「老闆……」她喊了一聲。

樂天點點頭,蘇紫萱心中大定。

賈小樹出來了,她倒是將自己的衣服穿好了。

「不好意思了,我累了!就不留你吃夜宵了……給她轉錢,四十袋,四百萬!」樂天慢慢的說道。

賈小樹看著蘇紫萱。

「網路轉賬!」蘇紫萱說道。

賈小樹點點頭,她提供了自己一個賬號。

蘇紫萱將錢轉出去,這些錢可都是樂天的私有財產,這個傢伙愛財如命,不知道會不會心疼……

賈小樹有些意外的看著到賬的消息。

「果然是痛快……貨在下面的車上,你們……」她看了看蘇紫萱。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跟著賈小樹下去了。

樂天看著兩個女人的背影,眯了眯眼,蘇紫萱的身上有竊聽器,她會將這個東西找個機會放在這個賈小樹的車上!

他快速的換回了自己的衣服,準備一會跟上去瞧瞧。

孫浩南突然回來了,他知道了樂天來了,急忙過來看了看。

「你的車我用一下。」樂天看到這傢伙,倒是高興得很。

「就在樓下,鑰匙。」孫浩南一點猶豫都沒有。

樂天拿過鑰匙,就在等蘇紫萱的消息。

「有事嗎?」孫浩南奇怪的問。

「沒事,等我的妞……」樂天笑了笑。

蘇紫萱回來了,她看了一眼孫浩南,居然毫不猶豫的挎著樂天的胳膊離開了,孫浩南看著打扮入時的蘇紫萱,他雖然一開始沒認出來,但是結合樂天的話,他還是分析出了,這個女人就是蘇紫萱。

「牛逼啊!」孫浩南吐了口氣。

蘇紫萱的手上提著一個小盒子,兩個人走出來的時候,賈小樹已經離開了。

「上這輛車。」樂天說道。

蘇紫萱一愣,不過看到樂天晃了晃鑰匙,她也就跟著上車了。 現在方大師和冷叔鬼婆都被那江南五鬼牽制住了,只剩下我一個人跑的比較慢,還沒有加入到他們的佔圈當中。所以我現在是唯一那個能夠延緩她行動的人。

“葉子。阻止她,趕快。” 地球圖騰 方大師看到老鬼婆子的動作之後。立刻焦急的朝着我喊道。

我現在也不管那麼多了。提着拍魂尺,就朝着老鬼婆子那邊衝了過去。

就在她剛要對其中一個跳下來的“乘客”動手的時候。我正好撞在了她的身上,瞬間把她撞的飛出去了兩三米遠。老鬼婆子雖然看上去陰森森的而且實力很強,但是身體卻很虛弱,想想一個小老太太被一個小夥子全力撞一下,就知道當時的情況怎麼樣。

不過她並沒有我想象當中的那麼虛弱。瞬間就站了起來,對着我怒目而視。

“你真的想要跟我作對嗎?”老鬼婆子的語氣充滿了威脅。眼睛卻僅僅的盯着那越來越慢的列車。

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列車越來越慢,這樣一來。車上往下跳的人就更多了,而且跳出來之後眼前的老鬼婆子的機會顯然也更多。

就在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她已經趁着我不注意。再次朝着火車那邊跑了過去。火車已經有一半進入了另外一側的隧道當中,但是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看到這種情況,我現在都不知道該祈禱火車慢一點還是快一點。如果慢一點的話,老鬼婆子完全有時間多抓幾個跳出來的人,那麼他們肯定必死無疑。如果火車快一些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帶着小洛一起離開這邊。

但是,火車速度在變慢是個不爭的事實。我立刻全速朝着老鬼婆子跑了過去,但是那個老太太的速度出奇的快,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火車旁邊,伸手準備去拉從火車上跳下來的人。

我看着來不及了,伸手就把手中的拍魂尺朝着她扔了過去。

本來我和她的距離也不算遠了,扔拍魂尺的時候還扔的勢大力沉,正好砸在了她的胳膊上。瞬間,剛纔被她抓到的那個人消失不見了,再次回到了火車上。

火車慢慢的速度越來越慢,幾乎就要停下來。

看到這情況,我心裏也是一陣焦急。正當這時候,我看到小洛正在火車上急速奔跑,在把所有的窗戶都關上。見到她這樣,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如果是之前火車上的小洛,肯定沒辦法短時間內完成這事兒。

但是現在的小洛可不一樣,她可是比厲鬼還要厲害的鬼物,速度更是快的驚人,而且讓她給關上的窗戶,車上的那些人根本就打不開。

不過讓我有些驚訝的時候,小洛在車上根本就沒有看外面一眼。不光是她,就連那些跳下來的人,也好像是看不到我們一般,一直在不停的往下跳。

那趟火車我上去過一次,想起來當時在火車上看到外面的情況,好像一直都是在隧道當中,只有偶爾一兩次見到的時候,是在隧道之外的。但是,在火車上的時候,是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情況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所以,現在小洛她在火車上是根本看不見外面的情況的,她之所以關窗戶,是不想讓那些人在火車停下來的時候跳出來。因爲火車停下來之後,他們都有重生的機會。要是火車停下來的瞬間,他們跳出來了,或者就可能回不去了。

老鬼婆子被我拍魂尺打的那一下可不輕,如果是一般的鬼物或者普通人的話,早就魂飛魄散了。而她竟然只是魂魄有些動搖,最後勉強穩住。然後抱着胳膊,一臉憤怒的看着我。

見到拍魂尺竟然這麼厲害,我就有些後悔,之前應該在那邊撞她的時候就直接拍上去,現在也不至於出現這種情況。

“火車停下了。”正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張叔他們都過來到了這邊隧道的洞口。

江南五鬼再一次被冷叔他們給弄到陣法當中去了,一時半會兒還出不來。所以現在我們的情況就是,老鬼婆子一個人對上了我們這邊,但是我們這邊的所有人都沒有心思看她,而是都放在了停下來的火車上。

我們都在等待,等待着火車開門,從裏面走出來第一個活人。

在火車停下來之後,我們能夠從車窗看到裏面的情況,那些人還是亂做一團,裏面的場面比之前更加混亂,很多人正在用力的拍打着車窗,想要從裏面出來,而他們後面更是有一些人臉上帶着殘忍的笑容,準備做更加兇惡的事情。

之前窗戶開着的時候,那些人還能從窗戶跳下去,而現在窗戶被小洛關上了,他們更加的肆無忌憚。

正當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拿着水果刀,準備要割掉兩歲小孩兒的耳朵的時候,小洛像是一陣風一般的出現,直接一拳頭打在那個男人的身上,男人瞬間癱倒在座位上,沒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

接下來我才發現,小洛竟然是車頭打到車尾的。幾乎那些只要是性格扭曲準備傷害別人的,都被小洛打的癱坐在椅子上根本就動不了。

這樣一來,整個火車上總算是安穩了下來。

“小洛,開車門,讓他們下車。”鬼婆用力的拍着車窗戶,朝着裏面喊道。

可是,裏面的小洛根本就聽不到外面的喊聲,所以我們也十分的着急。現在,只有讓那些人從火車裏面走出來,才能夠斷定這次能不能成功。

www▲ Tтká n▲ C○

“楊叔叔,有沒有辦法讓裏面的人聽到外面說話?”我焦急的看着旁邊的楊叔叔,朝着他問道。

不過讓我失望的是,楊叔叔搖了搖頭說:“我只能讓火車停下來,但是沒有辦法讓裏面的人聽到外面說話。現在,就得看裏面那個丫頭的了。”

就在我們殷切的目光盯着小洛的時候,她開始朝着車門那邊走了過去。雖然她並沒有車門的鑰匙,但是對於她來說,這個門還真不是什麼大事兒,只要一拳頭下去,肯定能夠讓門打開。

見到小洛朝着門口過去的時候,我們所有人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她先是試了兩下,車門已經有些變形,正準備再次出拳朝着車門砸去的時候,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在車廂裏。

這個時候我們才意識到,火車竟然再次動了起來,而且速度非常的快,幾乎在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甚至於,我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就這樣,我們眼睜睜地看着火車把小洛一起帶走了。上一秒鐘還在期望着奇蹟的出現,可是下一秒鐘,竟然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當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旁邊的老鬼婆子一臉壞笑的看着我們。

“嘿嘿嘿,讓我得不到,你們也休想得到。”說完後之後,老鬼婆子想要逃走,再次被我用拍魂尺狠狠的砸在了身上。

這回砸的比上次更加嚴重,夾雜着所有的怒氣,幾乎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泄在了她的身上。只不過這回的拍魂尺,只不過從她的肩膀擦了過去,但是僅僅這樣,也已經讓她受了不輕的傷。

“楊叔叔,火車不都已經停下來了嗎,怎麼又走了?”我有些埋怨的朝着楊叔叔問道。

“我們都忘記防備她了,是她做的手腳。火車是停下來了沒錯,但是火車已經瀕臨空間斷層當中,只要稍微施加一點作用力,火車就會繼續前進。”楊叔叔指了指那邊的鬼婆。

“可是,她可推不動火車吧?”我看來看那個已經受傷的鬼婆,有些不可思議的繼續問道。

“仔細看,她身邊的那些小白瓷瓶。”

我再次朝着鬼婆那邊看過去,果然,在她身邊有不少的小白瓷瓶子,這都是她用來養鬼的東西。看來,剛纔的火車是被她養的鬼物給推動的。

“回去吧,下次出現在半年以後了。”楊叔叔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轉身離開了,聲音顯得異常的落寞。

不光是楊叔叔,我們所有人的情緒都不是很高。老鬼婆子被冷叔用那條鐵鏈子綁上了,那鐵鏈子還是我第一次跟着方大師去做單子的時候,冷叔找到的,沒想到之後第一次用卻是在這種情況下遇見的。

至於江南五鬼,我們根本就沒有去管他們。

等我們把老鬼婆子帶到那個荒村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副局長看到那個老鬼婆子,一臉的遲疑,在他想來,能夠做出那麼大逆不道的人,不可能是這樣一個小老太太。

不過當老鬼婆子把所有的事情都供認不諱而且還說出了所有的細節之後,副局長整個人嚇的臉色蒼白。

對於副局長把老鬼婆子到底該怎麼處理,這些都不關我們的事兒了。 主持婚事的男人 我們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朝着回去。半年之後的地方,我們還不知道,這些還得靠楊叔叔來給計算。

“葉子,小洛肯定沒事兒的,你別在意。你知道,小洛爲什麼執意要上車去嗎?”方大師開口朝着我問道。 兩個人坐在車上,蘇紫萱第一時間就遞給了樂天一個耳麥,樂天帶了上去。

不過裡面現在並沒有聲音,只能聽到汽車的發動機聲音。

蘇紫萱打開了手中的盒子,裡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四十包KLD!

「你這是打算販毒嗎?」她看了看樂天。

「你傻啊,我販什麼毒?」樂天莫名其妙。

「你把所有的KLD都買了過來,你想做什麼?」蘇紫萱問。

「嘿嘿,我都買過來,別人不就買不到了?這樣的話可以將危害性降低到最小,這些人明顯也知道KLD的製造過程很複雜,我說十天交貨,他們都辦不到!」樂天笑的很猥瑣。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個傢伙的智商還是可以的。

「可是這是花你的錢買的……四百萬,真金白銀!」她說道。

樂天眨了眨眼,他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有點心疼……

「別和我提錢的事了,大不了我再賺一點……」

蘇紫萱笑呵呵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守財奴的性子還是沒變。

「你來開!」樂天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