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吧!」

水老頭忽然怒吼一聲,三人同時爆發出強橫的力量,見唐宋給逼得往後倒飛。緊隨其後,三人飛身衝過來,三把長劍整齊的撕破空間。

眼瞅著劍氣已經刺穿唐宋的防護,卻在此時,唐宋突然消失不見了……

水老頭三人大驚,慌忙收招的往後翻轉,快速拉開距離。唐宋躲到自己的世界內,微微喘息,然後繼續跳出去。

猜得到空間壓力會很大,卻沒想到會這麼大,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感覺就像是全身被壓迫,調動力量的難度加大很多,還不如之前靈聖的實力。

不過唐宋也清楚,不管有多難,現在必須讓水老頭他們知道自己有多橫,要不然回頭麻煩只會更多……

再次出現在空中,唐宋翻轉著墨俠盯著已經退出去很長距離的水老頭三人,撇嘴道:「你們三個就這點實力?那等下我可要把你們打死了。」

三人緊咬著牙互相對望,又一次整齊的攻擊過去……

「哼!」唐宋冷哼一聲,右手的墨俠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拳頭砸過去。巨大的拳影將空間灼燒,強勢的迎上三人的攻擊。

轟!

一聲巨響,對面三個老頭同時往後倒飛,唐宋也不自主往後倒退了一步,手臂有些發麻。跟前能量互相泯滅而引發空間顫動,帶來的空間壓力要比之前強得多。

吐了口氣,唐宋氣沉丹田的大吼:「來啊,我就不信打不死你們這些丫的!」

轟……

伴隨著怒吼,周身籠罩一層濃厚的金色防護,強大的威壓順勢蔓延而出。

顯然,他已經能掌控自己的力量。畢竟是四段靈神的力量,只要適應,水老頭三個根本就沒機會!

一看到唐宋周身迸發的金光,水老頭三人竟然趁著倒飛趕緊轉身,呼的一下消失在下方山林,跑得比賊都快。

草,真特么不要臉!

唐宋心頭暗罵,轉過身看著後方。龍門主等人已經沒再攻擊天華他們,而是紛紛散開,一個個帶著驚悚的盯著他。

這都打不死,這小子也太強了。三個靈神偷襲,而且是在他沒能嫻熟掌控力量的情況下,這都打不過,還能說什麼?

扭動著脖子,唐宋冰冷的盯著龍門主:「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抽你?」

龍門主咯噔一下,警惕的往後退,吞咽著口水:「你……你我都是參加天丹大道,是受保護的……」

沒等把話說完,唐宋已經閃身過去,強勢的用威壓將他鎖住。龍門主臉色發白,想要掙扎可是根本就動不了。

他的實力跟唐宋差距可不小,雖然之前也吃了天地果,可龍門主提升並不大,只是受傷痊癒而已。再加上唐宋對他的力量了如指掌,想要控制就跟玩兒似的。

一步一步朝著龍門主逼近,旁邊幾人早已經飛走,一個個臉色發青,就怕唐宋把自己給控制住。

走到龍門主身旁,唐宋鄙夷道:「真以為我傻呢,當然知道你們會偷襲。可惜啊,你那個老祖打不過就跑,根本就不管你。」

總裁大人關燈吧 緊咬著牙,龍門主傲氣十足的昂著頭:「有本事你殺了我!哼,如今天靈境考驗還沒開始,你若殺了我,到時候你也得死……」

啪!

話沒說完,唐宋一巴掌抽過去,抽在他那張老臉上,頓時火辣辣的疼。

龍門主一抽,火冒三丈大吼:「有種你殺了我,如此羞辱,算什麼……」

啪!

又是一巴掌,抽得相當清脆,龍門主感覺自己的臉都變形了,腦子一陣眩暈。

遠處圍觀的一般人看呆了,要說剛才的打鬥還算可以接受,畢竟都知道他們有仇。可這打臉,實在太羞辱了!

龍門主無比的憤怒,緊咬著牙關死死的盯著,雙眸都快冒火了。要不是身體動不了,他一定會拚命。

唐宋反倒笑起來:「是不是很氣?有沒有想死的衝動?」

龍門主的嘴唇剛顫動,都還沒等發出聲音,唐宋已經再次揚起手果斷抽過去,同時破口大罵:「囂張個球啊,老子一巴掌就能抽死你,現在打你是給你面子。我讓你偷襲,我讓你囂張,我讓你受保護……」

啪,啪,啪……

一連串的巴掌,抽得遠處一幫人發毛的往後退,就連天華等人都看呆了。 我打開房間的門,陳柏走了進來,他看着我二話不說,就讓我趕緊收拾東西,跟着他出去。我問他去哪,他說趁這段時間,他要親自訓練我,爭取讓我的實力在提升一些。

“現在你師兄師姐的傷還沒完全好,雖然知道了救人的地點,但是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才行,不然根本沒辦法把人救出來。”陳柏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微微皺起眉頭,問他那還要等多久才能去救人,我怕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等不了這麼久。

陳柏想了一會,然後開口說道:“至少也需要十天吧,肖龍還要趕回去給我們準備丹藥,算起來最快也要十多左右。”

十天左右,對我來說這也太長了,這也只會讓我越來越擔心陳柏和我父親而已,這麼拖下去真的沒問題嗎?我很是擔憂。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着急模樣,陳柏也清楚我心裏是怎麼想的,於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不要着急,女厲鬼他們抓人的目標是爲了引我上鉤,所以一定會給我發來消息的。

此時那邊要我去的消息還沒傳來,說明我們還有一點時間,趁這段時間我們一定好好的準備準備,不能浪費。劉宇和李慕顏就留下來專心養傷,等明天肖龍回去後,就以最快的速度準備好丹藥,找人給我們送過來,而我就必須要抓緊修煉。

“好,那我去準備一下,馬上出來。”沒辦法,我只能答應。

這時,一直在一旁聽我和陳柏談話的小黑貓,對着陳柏喵喵喵的叫了幾聲,像是在詢問些什麼,過了一會就和陳柏一起下樓去了。“老三快點。”下樓的時候,陳柏還喊了一句。

“知道了,馬上就來。”

等我下樓的時候,陳柏已經在門外等着我,卻沒看到小黑貓的蹤影。我問他小黑貓去哪了,他說小黑貓被她叫去辦其他的事情了,而且這次我和他要離開幾天的時間,小黑貓必須留在家裏保護受傷的劉宇和李慕顏。

陳柏開着車,不知道是要帶我去哪裏,不過看車子走的方向好事是往市區外走。“師父,你這是要帶我去哪修煉?”我心裏好奇,忍不住問道。

跟了陳柏這麼長時間,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提出來說要帶起去修煉的,我心裏還是蠻期待的。

“去山裏,這次我們修煉的主要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提高你的肉搏能力,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體術。”他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讀我們術士來說,光是有厲害的術法還不行,還好掌握強悍的體術,體術在有些時候會讓我們在戰鬥中得到很大的優勢,而且很多強大的術法要配合着體術才能很好的施展出來。”

“我之前的看的術法書裏面的確有說過體術這回事的,沒想到體術還這麼重要。”我想起自己前不久看的一本術法書,回道。

陳柏點了點頭,說那是自然,這也是爲什麼我術士在體能會優於普通人的緣故。他說在我們年輕一輩中,除了劉宇是體術的佼佼者之外,就是龍天也就是冰窟窿的體術最爲厲害。

他說的這一點我是肯定的,因爲我和冰窟窿一起待過一段時間,每一次戰鬥他的表現毋庸置疑,雖然和他用的武器斬鬼刀也有關係,但是沒有厲害的體術,也無法做到他那樣。

現在想想,冰窟窿離開四處去找封印斬鬼刀邪性的方法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找到,此時在哪裏,正在做什麼。

沒多久,陳柏就開着車帶着我來到了郊外,然後把車停在了一個比較隱蔽的,離公路近的地方。停好車,我倆就開始往山裏走去。我問陳柏能修煉體術的地方很多,爲什麼他偏偏要帶我來這裏。

“當初我修煉你師兄師姐的時候,就是在這座山裏,這裏還留着當時我帶着他倆修煉時用過的不少東西,所以來這裏會好一些。”陳柏說道,而且他還特別告訴我說這次他能訓練我的時間只有那麼幾天,比當初訓練劉宇和李慕顏時花的時間少了不少,但現在的情況也沒辦法,所以我一定要加倍努力才行。

就這樣,我和他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終於來到了山裏陳柏說的那個地方。

這裏有一座瀑布,瀑布邊上有一個很大的空地,空地上立着幾個木樁,還有用木頭簡單搭建起來的簡易訓練器材,看起來在這裏放了很長的時間。

“師父,這就是之前你們訓練的地方麼,這些東西也都是你們做的?”我看着那些東西,驚訝的問道,這裏看着就是一個訓練基地。

陳柏點頭說沒錯,這些東西都是當時他們做的,他們在這裏待了很長時間。“你師兄和師姐都在這裏取得了不錯的修煉成果。”

來到了這裏,陳柏讓我先放下東西,休息一會吃點東西,然後就開始安排我的訓練,先是讓我從基礎的繞圈慢跑、俯臥撐、下蹲等等之類的訓練開始,昨晚之後,天已經黑了,我也已經累得要命。

又休息了一會,吃了點東西,接着開始了新的訓練,就是站在瀑布底下,讓瀑布的水流直接衝唰在身上,看看我能堅持多久。我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帶着很大的決心走進了瀑布底下。

不過還沒堅持幾秒,我就跑了出來,感覺身體裏的骨頭都快要被瀑布給衝散架了,而且瀑布的水流落在身上很痛,火辣辣的,我現在渾身上下都紅彤彤的。

“不行,這也太痛了,根本堅持不了多久。”跑出來後,我搖着頭,說道。

陳柏無視我的話,拿着棍子在我身上打,讓我別廢話,趕緊繼續。無奈,我只能咬牙繼續,就這樣我艱苦的體術訓練開始了。

我和陳柏總共在山裏待了一個星期,最後收到了劉宇的消息,我倆才收拾着出山了。說真的,這一個星期的訓練,對我來就如地獄一般,每天都是累到起不來了才能休息,而且陳柏給我的訓練一天比一天重。

一個星期的時間想要把我的體術訓練到像冰窟窿他們那樣的高深厲害的地步,是不可能,但是以前的我來說,那是一個十分巨大的進步,要是配合着術法和蠱術的話,相信自己在戰鬥的實力有很大的提升。

劉宇來消息說肖龍派人帶來的丹藥已經帶到了,他和李慕顏的傷勢也恢復的差不多了,讓我和陳柏回去商量一下我們何時出發,最主要的是女厲鬼他們那邊已經向我發來了信息。

信息的內容大概是如果想要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沒事的話,我就要一個人到百鬼洞窟去,不能告訴陳柏他們。消息是一個鬼魂帶來,因爲我不在家裏,劉宇剛好抓到了那隻鬼魂。

冷豔校花:少爺,別這樣 回到家裏,劉宇看上去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李慕顏也能下牀了,不過看上去氣息還有些弱,沒有完全恢復。劉宇把肖龍派人帶來的丹藥交給了陳柏,還把一個養蠱盅遞給了我。

“這是師父讓我去取的蟲蠱,是楊前輩給你的,這些都是沒有認主的蟲蠱,所以正好能給你用。”劉宇說道。

我愣住了,沒想到陳柏和楊立安還給我準備了蟲蠱,太好了,這下我的手段又多了一些。

“好,既然這樣,我們就再好好的準備一天,後天出發去救人,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很兇險,希望你們都做好心裏準備,不能大意,誰也不能出事,明白了嗎?”陳柏一臉認真的看着我們,說道。 抽了一連串的巴掌,唐宋總算感覺解氣了,這才停下來。龍門主依舊動彈不得,兩邊臉頰被抽得紅腫,腦子嗡嗡的。

場面極度安靜,一雙雙眼睛瞪大。雖然不是靈神,可好歹也是個靈聖高手,而且還是一門之主,竟然被人這般羞辱,太殘暴了!

看龍門主那豬頭一樣的臉,唐宋很是滿意,甩著手撇嘴道:「這次先放過你,等真正進入天靈境,我把你打得爹媽不認識。」

「我,我要殺了你!」龍門主雙眼徹底血紅,腦仁嗡嗡生疼,氣得渾身元氣迸發。

唐宋不屑斜眼:「幹嘛,想自爆啊?你倒是爆啊,反正傷不到我,你自殺跟我可沒關係。」

「你,你……」龍門主憋不住,竟是氣血翻騰,直接噴了一口鮮血,隨後兩眼發黑。只是身體還是動不了,只能原地暈過去。

見威壓收回,看著龍門主往下落,唐宋並沒有接住,反而是一副無辜的攤開手:「是他自己氣死,跟我可沒關係。」

那欠揍的樣子,讓周遭眾人更是發毛。這小子發狠起來確實有點恐怖,當中打臉,誰扛得住?

眼瞅著龍門主要落到地上,唐宋剛要閃身衝下去,周遭環境嗡的一下變化,讓他及時停住。

周遭的山巒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白茫茫一片,跟他的世界差不多。顯然,這是一個幻境!

不等多想,跟前忽然出現一個人影,嚇得唐宋本能往後退,墨俠閃現在手中。定眼一看,心臟差點沒蹦出來。

跟前站著的是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至少外表是一樣的,感覺就像是在照鏡子!

瞳孔驟然緊縮,唐宋保持著警惕:「你是誰?」

「我是你,你是我。」那人帶著微笑,「這一輪,對你的考驗就是,殺了我。」

唐宋額頭頓時飄過幾道黑線,這特么都什麼考驗,製造出個假人讓自己殺了,有意思?

只聽那人繼續道:「你不要高興得太早。我說了,我是你,你是我。在這裡,我死,你死。所以,想殺我,你只有一個辦法,殺了自己!」

唐宋臉色更是難看,鏡像?

不信邪,唐宋猛地將墨俠劈砍過去。跟前的人往後退了半步,手中也出現一把墨俠,恰到好處擋住攻擊。

沃日,還真是鏡像,完全相同的墨俠,完全相同的能量!

神色緊繃,唐宋沒有繼續攻擊,而是把墨俠收起來。看著對方,沉吟著:「其他人也都是這樣?」

「是的。」那人坦然回答,「想要進入天靈境,就必須把自己殺死。也許是真死,也許是假死。那些被困在這裡的靈神就是因為不敢,所以一直進不去。當然,留在這裡也不錯,這個空間挺大,他們在這裡落腳也挺好。」

好個屁,如果一開始在這裡還好,現在知道後邊有個世界,前邊還有個更神秘的世界,誰坐得住?

盯著跟前的「自己」,唐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那人也不說話,只是面帶微笑看著他。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彼此,一個笑一個不笑,很是怪異。要是其他人碰到,肯定會嚇得半死……

沉默許久,唐宋腦子靈光一閃,忽然往後倒飛,同時抬起右手。三叉飛上天空,天罰之力啪的劈下來。

然而,對面那人在他倒飛的時候也跟著倒飛,而且同樣的動作,同樣是調用天罰之力!

啪啪!

兩股天罰之力在天空交織,唐宋差點沒吐血。連天罰之力都能鏡像,不愧是天道之外的地方!

「我說了,想要殺了我,最好的辦法是殺死自己。」那人平淡的說道,「當然,你可以想別的辦法。我每五年會出現一次,每次五天。五天之內殺不死我,你只能等五年後。」

「所以他們有些人被困在這幾百年也出不去?」唐宋綳著神色問道。

那人微微聳肩:「是的。所以我說,這個空間也還不錯。留在這裡的人並不在少數,前面還有一座城池。」

這一波操作可真是夠狠,有多少人敢自殺?

尤其是那些老頭,好不容易修鍊到靈神,更不可能把自己殺死。即便知道是幻境,可萬一不是呢?

誰也不知道,自殺之後會是什麼樣子,也許那些所謂進入天靈境的人都是假的,其實是已經死了……

心頭盤算著,唐宋不由閉上眼。冷靜,一定會有什麼破綻,不可能只有自殺這個辦法。

對面那人也不動,兩人隔著有兩百米左右。空間很平靜,周遭的靈氣沒有絲毫波瀾。

五年一次,有些人只怕這輩子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掙扎卻始終沒敢下手。難怪他們都說,留在這裡的人都是失敗者!

沉默,空氣安靜得有點讓人煩躁。

絞盡腦汁,唐宋都沒想到有什麼好辦法。鏡像最可怕,尤其現在他還沒辦法確定殺死對方會帶來什麼後果,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才能殺死自己。

誰沒事會想著怎麼打敗自己?

「你不用著急。」對面那人又開口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在第一天就成功,最好的記錄是五天。很可惜,那個人真死了。」

那還說個毛啊!

棄受翻身逆襲記 傾城妖姬戀上我 唐宋越發不爽,自殺之後的不確定性根本就是賭,而且是把命交給其他人。這種事他可做不出來,必須要想辦法掌握主動權。

打敗自己,快想想,自己該怎麼打敗自己……

媽的,不管了,先打再說!

實在是煩躁,唐宋豁然蹦起來,二話沒說朝著對面那人攻擊。那人真是一模一樣的招式,力量也完全相同。

嘭嘭嘭……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對轟,白茫茫的空間晃動,雙方一直都是實力均衡,完全沒有任何破綻。

緊咬著牙關,唐宋不停的加大力道,像是發泄一樣狂轟濫炸。能用上的技能全都用上,對方卻都能接下來活脫脫的就是對著鏡子打架。

不過唐宋堅信,只要是幻境就一定會有破綻,不可能完全鏡像。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只能是打,不停的對轟,讓對方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嘭嘭嘭……

唐宋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多久,反正是打得渾身發軟,氣喘吁吁的。偏偏,對面的鏡像根本沒有任何破綻。

他的力量損耗,鏡像就損耗;他修復,鏡像就修復。

在不自殺的情況下想要把自己殺死,那可真是難!

對轟了一次,唐宋不由往後退開。喘著氣看著對面的鏡像,可真是苦不堪言。打了這麼久,破綻沒看到,自己的打鬥經驗倒是肉眼可見,這都什麼事啊!

再這麼打下去,五天就要過去,又要在這裡等五年。他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裡損耗,必須得儘快想辦法出去。

呼,呼……

努力的深呼吸,儘可能讓自己冷靜下來。看了一眼對面的鏡像,唐宋還是選擇閉上眼。

打鬥這條路已經是行不通,得想想別的辦法。如果打這麼容易,不可能會有這麼多人留在這個世界。

破綻,到底是什麼?

回想著從見面到現在的場景,唐宋忽然皺起眉頭。先前鏡像說,最好的辦法是自殺,卻不是說唯一。而且他說,自殺之後,有的人活著,有的人死了。

難道……

猛地想到什麼,唐宋不由睜開眼。盯著對面同樣平靜的鏡像,忽然露出了笑容:「我沒猜錯的話,天靈境內的人,不死不滅!」

轟!

周遭環境頓時改變,白茫茫瞬間消失,變成了一個正在飛梭的通道。

對面的鏡像微笑道:「你答對了,恭喜你成功進入天靈境。」說完,人也消失了。

一眨眼,周圍環境變化,變成了一片寬廣的草原。沒等唐宋來得及反應,強大的靈氣洶湧而來,伴隨的是增大的空間壓力。

終於到了另一個世界!

唐宋喜上眉梢的閉上眼,耐心等待著身體改造適應。這個世界的靈氣非常濃厚,世界快速吸收著外界的力量,實力不停的增長。不過因為空間壓力增大,爆發力肯定沒有之前那麼強悍。

不死就是死,死就是不死。再聯繫之前女童子跟他說的,唐宋就明白了。

這裡是一個過渡世界,天靈境是法外之地,不受天道法則限制,那不就是不死不滅?

當然,是否真能做到不死不滅,唐宋就不知道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裡的人只要不折騰,應該都不會死。

再加上現在感受的靈氣濃度和空間壓力,唐宋更是斷定,這裡時間不值錢,估計動不動多少千年甚至多少萬年!

好一會,唐宋才感覺身體適應了環境,這才睜開眼慢慢落下。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寬廣的草原,看不到盡頭,空氣倒是很清新。

四處看了一下,唐宋順著東方走去。進入天靈境,下一步就是找天丹。只是怎麼找,這是個值得好好考慮的問題。首先任務是,找個人了解一下天靈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