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要小心一點,牢牢的抓緊我,畢竟你未婚夫現在的人氣可是很高的。」

「你敢,你敢亂來,我就找一堆小鮮肉氣死你!」

姜南初瞪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的說。

陸司寒索性之間將姜南初抱坐在了大腿上。

「我保證不管再好看的女人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都不會多看一眼,這樣可滿意?」

「那還差不多。」

「我記得明天是禮拜天,你沒課。」

「嗯,怎麼好端端的問這個了?」

「來集團陪我。」

陸司寒是完全不給姜南初拒絕的機會。

說起來姜南初的存在簡直就是在不斷地讓陸司寒打臉。

從前陸司寒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辦公室打擾他,但如今完全相反,巴不得姜南初多黏著他一些。

「嗯,再說吧。」

姜南初含含糊糊的說,誰讓他每次都在辦公室變著法子的欺負她呢。

陸司寒看出姜南初的抗拒也不著急,他有的是辦法讓她乖乖送上門來。

翌日,姜南初一覺睡到中午,床頭柜上面的手機振動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是陸司寒的電話,姜南初立刻接了起來。

「司寒,怎麼了?」

姜南初那還沒睡醒的慵懶聲音從話筒里傳出來,陸司寒只覺得渾身一酥。

「昨天不是說過讓你來公司陪我嗎?」

「我想睡覺。」

「我的辦公室內也有休息室,來我這邊睡。」

「家裡睡著舒服。」

姜南初開始沖著陸司寒撒嬌。

「陸先生,咖啡為您準備好了,不要太累,有任何需要請找我。」

「剛才是誰?」

一道甜蜜的聲音傳來出來,姜南初立刻沒了睡意質問道。

「秘書咯,她怕我無聊陪我解悶。」

「好,我明白了。」

姜南初說完直接掛斷電話起床。

「陸先生,我剛才演的還可以嗎?」

秘書戰戰兢兢的問,換做平時就是給她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勾引冷麵總裁。

「不錯,下去吧。」 想明白這些,墨衣再次嘆氣,轉身朝着張昊天家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一進門,花妖就看到了墨衣,急匆匆的上來打招呼。

“你回來了啊。”花妖儘量展現着自己最可愛的笑容,希望墨衣不要因爲自己的言行不當生氣,再者說來,同在一個屋檐下,鬧得太尷尬了也不是太好。

“嗯。”墨衣也這麼想的,也就隨意的應和了一句。

本來墨衣就是個冷血動物,現在不用任何語氣的說話,也都是很正常的,從前也都是一直這麼說話,所以也沒什麼特別的。

花妖之前就聽周瑩瑩說過,這個墨衣一直對誰都是冰冷的,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也全都是看起來冰冷的,但是還是很熱心腸的。

要不是因爲熱心腸,墨衣都不會捲進來這些事兒,或者說,就算是真的捲進來了,也有辦法直接離開,根本就不會選擇留在這裏的。

花妖知道,墨衣是條巨蟒,從前在山裏的時候,也是跟那些蛇打過交道的,雖然沒有墨衣這樣的,但是那些普通的蛇也確實是冰冷的,不管自己怎麼相處,那些蛇也還是不會乖乖的聽自己的話。

所以現在花妖根本就沒什麼太大的壓力了,只要是跟墨衣表面上過得去也就好了,至於成爲特別好的朋友這種事兒,一切就只能看緣分了。

本來花妖還想再說些什麼的,但是墨衣根本就沒給她這個機會,直接去找了張昊天了。

他們本來就計劃好了,說是今天就要去那邊看看,順便找找那個女鬼,看看她能不能配合一下。

雖然現在的時間比較早,但是墨衣還是決定去找張昊天商量一下這個問題。

就算是不商量,墨衣也想避免和花妖單獨相處,能去張昊天的房間裏對付一下,也是好的。

張昊天這會兒還沒睡醒呢,聽到開門的聲音,張昊天也沒搭理,翻身繼續睡覺去了。

但是好半天也沒聽到聲音,張昊天就覺得奇怪了,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發現墨衣這會兒正坐在牆角,像是正在思考着什麼。

“你怎麼了?這麼早?”張昊天順嘴一說。

蛇不是很能睡覺嗎?爲什麼墨衣就是個另類?爲什麼他就能起這麼早?

但是這個想法剛一出現,張昊天瞬間意識到不對。

“不對,你回來了啊!”張昊天猛的瞪大了眼睛,心說墨衣這不是起的太早了,是根本就沒睡覺!

“嗯。”墨衣應和了一聲,其他的,也是一個字沒說。

“這一晚上你去哪兒了?”張昊天覺得奇怪,墨衣不是個不靠譜的人,他要是有什麼事兒,肯定會跟自己說一聲的,好歹也有個商量。

但是昨天晚上出去的時候,他根本就連個招呼都沒打,然後還一晚上都沒回來,現在回來了,還是這個樣子。

算下來,自己認識墨衣的時間也不是太短了,這麼長時間了,也見過墨衣各種表情了,但是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墨衣這樣,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很嚴重的事兒了?

張昊天開始擔心墨衣了。

但是不管怎麼問,墨衣就是不吭聲,就連一個字都不說。

這反倒是讓張昊天更加擔心了。

但是墨衣不肯說,張昊天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只能默默的看着,甚至連從哪兒開始開導都不知道。

“行吧,你要是想說呢,我是最好的聽衆了,你要是不肯說呢,那我就等着你想說的時候再跟我說,還有,你要是真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就直接開口就行了,咱們的關係在這兒呢,你也不要跟我客氣。”

張昊天一點點的開到着墨衣,睡在旁邊的周偉光也已經被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周偉光看着墨衣和張昊天,也就沒吭聲,這個事兒,這些話,張昊天既然都已經說了,自己也就不用費勁了。

回頭要是真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自己也是義不容辭的。

墨衣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本來在回來之前就想的好好的,一點也不能露出自己的情緒,可現在,爲什麼會是這樣?

爲什麼自己就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爲什麼自己活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沒進展?難道自己真的要渡這麼一個劫嗎?

墨衣不想接受這個事兒,但是自己的內心,總還想朝着這個事兒走。

“我想出去一段時間。”墨衣覺得自己應該出去轉轉,也許出去幾天,就可以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丟出去。

或許等到自己再次回來的時候,一切也就變得不再重要了。

“出去?你要去哪兒?”張昊天好奇的看着墨衣,想知道他這是什麼情況,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兒,不然爲什麼要出去幾天?

“沒事兒,我就是想出去轉轉。”墨衣不知道應該怎麼說,說謊話一直不是他擅長的。

“不可能,你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你爲什麼就不能直接說呢?”張昊天着急了。

墨衣好好的要出門,加上這樣的情緒狀態,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但是爲什麼他就是不肯說呢?

“你也別猜測了,我就是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過幾天我就回來了。”墨衣從地上站起來,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多說的好,自己本來就不擅長說謊話,要是說的越多,也就越是麻煩,還不如不說了。

“那你……”張昊天后面的話還沒等說完呢,墨衣就已經從窗口離開了。

本來墨衣也是不放心張昊天他們的,也不想就這麼離開的,但是剛纔看到花妖的時候,墨衣意識到子真的沒辦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所以,還是趁早離開的好。

只有自己能淡漠的和花妖相處了,再回來也不遲。

張昊天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想着墨衣大概是真的出現了什麼事兒了,不然也不會走的這麼着急。

貌似從認識墨衣開始,要不是有什麼很着急的事兒,他都不會這麼離開的,他曾經說過,既然到了人間,就要學個人的樣子,能走門口堅決不走窗的,但是今天他竟然走的這麼匆忙,肯定是有問題的。

張昊天心裏好奇,但是既然墨衣都走了,也沒辦法問了,只能等着看,什麼時候墨衣回來了,再問也來得及。

原本張昊天還想再休息一會兒的,但是剛纔出了這檔子事兒,張昊天也睡不着了,乾脆收拾了一下,準備去給周瑩瑩準備吃的東西。

只是這一開門,周瑩瑩看着只有張昊天和周偉光,根本就沒有墨衣的身影,周瑩瑩覺得奇怪了。

“墨衣呢?”周瑩瑩問。

“走了。”張昊天回答。

“怎麼走了?”周瑩瑩朝着門口看了一樣,想來,自己一直是在客廳跟花妖說話的,根本就沒看到墨衣出來,所以他肯定是走了窗戶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回來就是來告訴咱們一聲的,說是要出門幾天,過幾天就會回來了。”張昊天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纔好了。

周瑩瑩沒再吭聲,只是覺得,這個墨衣又怎麼了?

本來還以爲是花妖矯情了,但是現在看來,矯情的不僅僅只是花妖自己了,就連墨衣也跟着矯情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周瑩瑩實在是想不明白,腦袋裏也覺得混亂成了一團,甚至就連蛇和花兒的相處都想到了,貌似他們兩個沒什麼衝突的地方吧!

花妖一直聽着他們的話,再加上知道墨衣已經走了,花妖就又開始覺得是自己的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昨天的事兒,還是因爲什麼其他的事兒。

本來想跟周瑩瑩解釋一下的,但是花妖還是閉上了嘴。

這事兒有什麼好解釋的?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該道歉的自己都道歉了,墨衣不肯原諒自己,那也沒什麼辦法了,這原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兒了,非要弄成這樣,真的好嗎?

想明白這些的花妖,默默的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想着自己不能這麼矯情,還有,之前控制周瑩瑩的那個傢伙,興許會在墨衣不在的時候來找麻煩,自己要是繼續這麼矯情的話,到時候,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不朽女 再者說來,自己來人間也不是來矯情來的,是要看世界,是要經歷很多事兒來的。

周瑩瑩和張昊天全都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但是墨衣既然已經走了,還什麼都不說,那就真的只能順着墨衣了。

興許他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也就回來了,再者說來,墨衣是誰啊,活了那麼多年,還有什麼事兒是想不明白的?

張昊天和周瑩瑩都覺得墨衣問題不大,無非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簡單的吃了一些早飯,吃完收拾好了,張昊天就張羅着要出去看看了。

那家的男主人是要工作的,所以這個時間基本上已經出門上班去了,所以現在要是去的話,就不用擔心那個男主人的存在了。

這個事兒原本也不需要去那麼多人,但是周偉光擔心真的出現什麼狀況,張昊天自己再有什麼危險,執意也要跟着去。

周瑩瑩是沒什麼意見的,本來周瑩瑩也想跟着去的,但是這會兒家裏還有前世,還有花妖,要是自己也跟着去了,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了。

還有就是,張昊天和周偉光還在擔心周瑩瑩的身體,她的身體狀況雖然一直很好,但是這一次將軍下手也夠狠辣的,所以周瑩瑩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好了。

與其出去給張昊天和周偉光添麻煩,周瑩瑩直接就選擇了在家裏休息。

張昊天又交代了幾句之後,轉身跟着周偉光一起直接離開。

當大門關上的那一瞬間,花妖也警覺了起來,“你放心好了,現在到我來保護你了。”

這房子裏暫時就剩下這三個了,前世額的本事很明顯的沒自己大了,所以,保護周瑩瑩的重任,也就真的只能落在自己身上了。

花妖說的十分認真,這讓周瑩瑩覺得有些好笑了。

“你是要保護我嗎?”周瑩瑩微笑着說。

這個花妖自己都矯情的要命,並且她自己還很虛弱呢,怎麼就能來保護自己了?

但是這些話周瑩瑩沒直接說,這要是真的直接說了,豈不是傷害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呵呵,是啊!你不相信我嗎?”花妖微微笑。

想來,自己的能力還是有的,但是因爲之前動力過猛,所以現在還沒徹底的恢復。

但是就算是能力差一點,想要保護個周瑩瑩,也是問題不大的。

再者說來,之前墨衣就說過了,那個什麼將軍現在也在休養生息,所以,人家來不來都兩說呢,就算是自己等着保護,也不見得真的有這個機會。

花妖心裏盤算着,但是這一次,花妖的臉上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了,一隻保持着那種天真活潑的微笑。

想來,在人間生存,也許就要戴上這樣的假面具吧。

時光不如你美 周瑩瑩根本就不知道花妖的變化能這麼快,在周瑩瑩看來,這花妖還是十分單純的,畢竟還沒接觸過這個世界,很多的事兒,還不是很懂。

這會兒的花妖就像是一張白紙一樣,上面都沒有。

周瑩瑩十分羨慕花妖現在的樣子,但是周瑩瑩也很擔心,要是花妖一直這樣的話,真的很容易上當受騙,就算是自己沒忽悠她,沒套路她,但是誰保證外面的那些人也好,鬼也罷,甚至是其他的東西不會忽悠她?

花妖看着周瑩瑩還是一臉擔憂的樣子,以爲她是在擔心張昊天,“我看啊,你也別擔心了,真的沒什麼事兒的,他們這次也不是去闖龍潭虎穴的,無非就是去看看,不會有事兒的。”

“嗯。”周瑩瑩隨意的吭了一聲,雖然這個事兒自己也知道,但是也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就是擔心,還是那種停不下來的擔心。

實際上這會兒,張昊天和周偉光已經到了那家門口了。

還是跟上次一樣,張昊天按了按門鈴,只是這一次跟上次不一樣的是,這次開門的是那個“女主人”。

大門剛一打開,那隻女鬼看到是張昊天他們兩個,臉上的表情瞬間複雜了。

“你們怎麼來了?”女鬼儘量保持着微笑,但是這臉上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

第一眼看到張昊天和周偉光的時候,臉上很明顯的是那種開心,還有滿滿的期待。

但是幾乎就是一眨眼的時間,這臉上的表情就變成了一種想要掩飾什麼的樣子。

張昊天這麼聰明,很快就明白了這女鬼的意思了。

想來,她期待自己和周偉光能早些來,完全是因爲現在真的只有自己和周偉光才能解決她現在的麻煩。

花都超品仙醫 但是這人間的一切真的是太吸引她了,這是她最想得到的東西,現在到手了,自然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雖然這個享受的時間不見得會很長,但是總好過於從來沒有過。

“你們,你們別站在門口啊,快進來。”女鬼看着很熱情的招呼着張昊天和周偉光進門,還像模像樣的從冰箱裏給他們兩個拿來了飲料還有水果,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樣子。

但是這個樣子看在張昊天和周偉光的眼睛裏,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這傢伙不會真的很享受這個樣子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還就真的不好辦了!

她原本就是野鬼,原本也最嚮往人間的這種生活,不然她爲什麼會跟着這家人從外面回來了?

之前她就很想得到這個女主人,然後作爲這家的女主人繼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她纔會有那麼強烈的念頭,甚至都已經混淆了她自己原本的身份。

所以,弄不好她現在已經想明白了,想要繼續留下了。

很多野鬼的結果,要麼就是等到轉世的機會,要麼變成慘厲的厲鬼,除此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路可以走了,所以現在能以這種身份在人間玩兒上一段時間,真的是太完美了。

想來,這個事兒換做是其他的鬼,肯定也會想這麼繼續下去的,畢竟能在人間這麼走一遭,就算是最後魂飛魄散了,也相當的值得了。

“那個,不用這麼客氣了,我們來找你,是有些話想跟你說。”周偉光開門見山,他實在是不想磨磨唧唧的。

“你們說。”女鬼微笑着坐在對面的椅子上,想要知道張昊天和周偉光到底是能說出來什麼話。

“有兩件事要和你說,第一件事,我們想確定你自己的心意,你是真的想離開嗎?”周偉光斜着眼睛看着那隻女鬼,想知道她現在的真實想法。

要是這隻女鬼真的很想趕緊離開這裏的話,那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直接幫忙就是了。

但是如果這隻女鬼已經有了其他的心思了,那她肯定是不會很好的配合這邊的計劃了,所以,也只能把她列入計劃當中了,總也不能眼看着她一起作惡啊。

周偉光忽然覺得有些後悔了。

當初自己發現問題的時候,真的也是着急了,所以就沒仔細的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