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關了?”我攬上了他的手臂。

墨寒頷首:“嗯。”

“恢復的怎麼樣?”

“還不錯。”他頓了頓,牽住了我的手:“帶你去個地方。”

(本章完) 我自然是跟着墨寒走。

然而,走着走着,周圍的景物卻模糊了起來,而陰氣卻逐漸愈發的濃稠。

“怎麼會這樣?”我抓緊了墨寒的手臂。

“別怕。”他寬慰道,“這是陰陽路。”

“爲什麼走這裏?”我不解。

“帶你去的地方,不在陽間。”墨寒道。

“我們去冥界?”我詫異了一下,我記得墨寒是很反對我一個活人去冥界自虐的。

他卻搖了搖頭:“也不算,是陰陽交界處。”

陰陽路就像是一條鋪滿了黃沙的路,頭頂的天空昏昏沉沉的,說不上暗,卻也絕不算亮。周圍模糊的人間景色,此刻已經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目的荒涼。

時不時的,路邊還有幾隻野鬼走過。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突然看見原本一片荒蕪的視野盡頭,竟然出現了一絲草綠色。

“那裏是哪裏?”我問墨寒。

墨寒嘴角微揚:“我們此行的終點。”

草綠色的上方,似乎罩着一片夜色。出於好奇,我的腳步不自覺快了兩步。

墨寒不緊不慢的跟在我身邊,很快,我們便到了那裏。

一棵參天的大樹矗立在夜幕之下,漫天的繁星點點閃爍,彷彿伸手便可以抓到一般。

周圍很靜謐,墨寒牽着我走上前,我這纔看見樹上還結着不少奇怪的果子。

這些果子不過櫻桃大小,但是有兩種黑白兩種顏色,各散發出不同的氣息。

白色的果子散發出濃郁的陽氣,而黑色的果子則相反,散發出濃郁的陰氣來。

“這是陰陽果。” 豪門盛婚:總裁,別亂來 墨寒擡手摘了個白果子放在我手心裏。

白果子通體晶瑩玉潤,捧在手心裏暖暖的,就像我平時抱着小小一般。

“試試吸收。”墨寒道。

我用靈力將白果子包圍,果子沒一點抗拒,很自然的融進了我體內。

霎時,我感覺一股充盈的靈力進入了我身體,並且與我靈力混爲一體。

“好神奇!”我不由得驚歎,“多吸收幾個,不是分分鐘就能變得很厲害?”

墨寒輕輕颳了下我的鼻子:“偷懶也不是這麼偷的。這裏的果子,至多隻能吸收三顆。”

“就說說嘛……”我當然知道這東西不會簡單,不然的話,墨寒肯定早就帶我來了。

墨寒指了指樹上:“這是陰陽交界樹,白果子爲陽果,黑果子爲陰果。”

正說着,一個黑果子從樹上掉落,我正要去接,墨寒攔住了我。

隨後,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黑果子沒有落地,而是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黑煙,繼而消失不見。這裏的陰氣稍稍濃郁了一下,彷彿那黑果子是融入了這裏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我又問。

墨寒解釋道:“陰陽果成果成熟後,便會這樣化作氣息融進陰陽兩界。兩個世界的陰氣和陽氣,都是以這樣的方式維持平衡的。”

我腦洞一開:“那豈不是隻要毀了這棵樹,兩個世界就都會亂套?”

“傻瓜,這裏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找到的。”墨寒寵溺的摟着我。

一路走來,我並沒有經歷什麼驚險,自然不覺得難:“很難找到嗎?我們不是走着走着就到了嗎?”

“你的第一個來到這裏的活人。”墨寒捧着我的臉,輕輕落下一個吻。

我驚訝了一下,自豪了一把:“那除了我們,還有誰來過這裏?”希望就我們!

“還有墨淵。”怎麼哪都有他!我要把這隻討厭的鬼拉黑!

“我與墨淵應冥界鬼氣而生,而冥界鬼氣再精純,也需要陰氣維持其他的陰靈。這裏,算得上和我們同宗。”

墨寒的話說的有點拗口,我聯想了一把,簡單來說,按輩分來看,這樹算得上是他二大爺。

好的吧,看在這也是墨淵二大爺的份上,本夫人不跟那隻鬼計較。

“那沒有其他人了吧?”我又問。

墨寒搖搖頭:“沒有了。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有這裏。”

我轉身打量起這棵參天的大樹來,我和墨寒站在樹下,仰起脖子到極限,都不能看到樹頂。

黑白的果子交錯生長在樹冠間,無風自動,相撞發錯清越的聲響,聽的人心曠神怡。

一個奇怪的想法突然竄進了我的腦海:“墨寒,這樹叫陰陽交界樹,是在陰陽兩界交界的地方吧?”

墨寒頷首。

我又問:“那,爲什麼陰果和陽果不各自長在一邊呢,這樣白果子全在陽間這邊,黑果子全在陰間這邊。剛剛融入空中的那個黑果子的陰氣,好像最後流入陽間了。”

“陰陽兩界都需要陰氣和陽氣。”墨寒道。

我不解,他繼續解釋:“陽間有陰靈,所以需要陰氣。而陰間若一絲陽氣都沒有,通往陽間的通道便無法打開。是以,陰陽果錯落生長,各自流入陰陽兩界。”

“那我剛剛吸收了一個,還能再吃兩個嘛?”我問墨寒。那果子的靈力精粹,融入體內比大冬天泡熱水澡還要舒服。

墨寒又給我摘了一個陽果,遞給我時,囑咐道:“若是無法自然融入體內,就不要強行吸收。果子吸收因人而異,至多是三顆,有的卻連一顆都無法吸收。”

我點點頭,好奇的問了一句:“要是強行吸收會怎樣?”

墨寒頓了頓,才道:“爆體而亡,魂飛魄散。”

後果好嚴重!

我託着那枚白果子,有點心慌,期待着我一定要自然吸收掉這果子。

再次用靈力將果子包圍,那陽果很自然的融入了體內,我鬆了口氣。

“能吸收兩個果子的已經算得上是極高的資質了。你是靈體,再試試第三個。”

第一次被冥王大人這樣讚賞,我還有點小虛榮。

墨寒又摘了第三個白果子給我,同樣囑咐了一句不許勉強。

輕而易舉的,我吸收掉了第三顆果子。

茉莉香屑 “要不然試試第四個?萬一有奇蹟呢?”我覺得我有點小貪心。

墨寒禁不住我磨,給我摘了第四個陽果,着重囑咐:“稍微試試就好,千萬不能勉強!”

“好噠,冥王大人!”

我將靈力覆蓋在果子上,還沒來得及收緊,

就被果子內的陽氣彈開了。

墨寒見狀,立刻拿走了我掌心的果子。

沒能創造神話,我有點小挫敗。

墨寒把玩着那顆陽果,沒能吸收掉,我覺得有點浪費:“這果子怎麼辦?”

“我正好有用。”墨寒打量着滿頭的陰陽果,對我道:“要不要摘摘看?”

我早就手癢了!

“摘幾個?”我問墨寒。

“各九個。”

果子長得有點高,我得跳起來才能摘到。

墨寒跟在我身邊,一來是接住我摘下的果子,二來則是爲了防止我摔跤。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白果子觸手生溫,黑果子卻是冰冰涼涼。

我將摘好的果子遞給了墨寒:“要這麼多陰陽果乾什麼?”

“煉個東西。”墨寒道。

他朝着一塊空地上一揮手,出現了一個小火爐一樣的東西。同時,還有一整套野營裝備。從燒烤架道帳篷一樣不少。

“墨寒,這是幹什麼?”不會要在這裏露營吧?

“這裏有陰陽交界樹,煉出來的東西品質最好。所以我要在這裏煉器,會花費一段時間。那些是給你準備的,上次陪你出去玩,結果進了桃花源。後來說要野營,也一直都沒有陪你去。這次,補上。”

冥王大人都記着呢!

誰再敢說我們家冥王大人有健忘症我跟誰急!

“那你煉器需要多久?”我問。

“大概一天一夜。”大概是覺得時間太久,他怕冷落了我,又特地補充道:“我會陪着你。”

“嗯,這次換我守着你!”

“好。”他寵溺的答應了。

他端坐在一邊開始煉器,用的是那藍色的冥火。

十八個陰陽果被他一個隔着一個的依次排放成圈圍在小火爐邊,有點想吃火鍋。

藍焰不斷的灼燒着十八個果子,我看得出,墨寒是在將陰陽果裏的陰氣和陽氣不斷壓縮。

不知道他這回又要煉出來什麼好寶貝。

墨寒的野營裝備準備的很足,連各色烤串都沒落下。

我一邊烤着羊肉串,一邊喝着鮮榨橙汁,享受無比的坐在野營椅子上欣賞着墨寒的美色。

這裏沒有天黑天亮之分,我看手機上的時間差不多是午夜了,和墨寒說了一聲,便搬了個睡袋在他身邊睡着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墨寒依舊保持着原來的姿勢,藍焰也沒有滅掉過。

我這才知道煉器是多麼耗費功夫的一門手藝。

下午的時候,我無聊的爬上了樹。以前寒暑假的時候,爸媽沒工夫照顧我和昀之,就會把我們倆送股鄉下奶奶家。

在鄉下,這種事我沒少幹。

現在在樹枝上如履平地的走着,發現自己的身手還不錯。

“慕兒。”墨寒的聲音忽然響起,我朝下望去,見他已經收了藍火,擡頭望着我。

“下來了。”他舉起雙手,朝我伸出了懷抱。

“我跳下去,你接住我好嗎?”我起了玩心。

墨寒自然是同意:“好。”

高高的樹冠少說也有十幾米,我望着墨寒,腳上用力一蹬,張開手就朝他跳了下去。

墨寒的身影在原地一動,躍入空中接住我,抱着我一個漂亮的轉身,輕盈的落在了地上。

“調皮。”他的額頭抵在我的前額上,墨色的眸子裏滿是寵溺。

我嘿嘿一笑。

他忽然鬆開了我,動作生疏的單膝跪地,手中卻多了一枚鑽戒。

“我們的婚事,因爲我沒能及時衝破封印而有些倉促。我聽說活人都是要有這樣的求婚,纔可以結婚的。我不能委屈你。”墨寒真摯的望着我,眼中閃着亮光。

“慕兒,你願意嫁給我嗎?”他問我。

我的心情激動到無以復加,被喜歡的人求婚纔是驚喜!藍天佑那個,只有驚嚇!

“我願意!”我雀躍的心感覺一下子似乎回到了七八歲。

墨寒拉着我的手,將手上的鑽戒戴在了我的無名指上,低頭又落下了一個吻。

我急忙拉起了他。

平時都是別人跪他,這一次,估計打出生以來,第一次下跪吧。

我可捨不得他跪太久。

墨寒抱緊我,手上的鑽戒在星空下熠熠生輝,上面一個碩大的鑽石上,瀰漫出濃郁的陰氣和陽氣。

“這鑽戒……難道說,你這一天一夜就是在煉製這沒戒指?”我詫異的問。

墨寒頷首。

冥王大人還點亮了生活技能!

不過,這戒指上的氣息,讓我想起了那些陰陽果:“是用我摘的那十八個果子煉製的嗎?”

墨寒頷首:“中間的鑽石是用陰陽果煉的,戒託我在別墅用雷玄鐵煉好了。”

原來他這幾天閉關,也是爲了這戒指。

幸福感爆棚的我!

“慕兒,這一天一夜辛苦你陪我了。本來想直接把戒指煉好了給你,但是,你在身邊,戒指對你的親和度會更高。”墨寒的手輕輕摩挲着我的臉,眼中似有心疼。

我才心疼他呢:“我玩了一天一夜,辛苦什麼呀!你才辛苦呢!”

“爲了你,沒有辛苦。”他抱緊了我。

我的眼睛總是不自覺的落在手上的戒指上,墨寒送的東西,肯定非同凡響:“墨寒,這戒指用了那麼多果子,還是你親手煉製的,有什麼法力嗎?”

“九陰九陽爲極數,加以有陰陽交界樹的氣息交融和雷玄鐵,戴着這戒指,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情況,都可以保住了你魂魄不損。”

他說着眼中閃過不快,“我還沒有弄清楚附在你身上的那道魂魄是怎麼回事,只能這樣先保住你。”

剛剛爆棚的辛福感現在要衝出宇宙了!

你體驗過在一棵大樹下滾牀單的感受嘛?

那就是滾完一覺睡醒後,一睜眼,滿目都是飄飄蕩蕩的果子。盯久了,你就會覺得那果子似乎要掉下來……掉下來……下來……來……

真的有個掉下來了!

朝着我連掉下來!

我急忙伸手去接,怕果子咋疼手,還在手上覆上了一層靈力。

黑果子落入掌心,沒有疼痛,只有輕微的觸感。

我真要拿給墨寒看,突然發現掌心

裏那枚黑果子,似乎自己融進了我的體內。

我坐起身,看到掌心果然只剩了半顆果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