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和吳老互視一眼后,嘴角都揚起一絲不屑的笑意,區區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實力?

「既然如此,那就先讓老夫領教一下吧!」

周老起身,步伐沉穩,尚未出后,渾身已經勁氣涌動,猶似洶湧滔天。

「秦兄,你先不必出手,還是讓我先來領教一下這位老先生的實力吧!」

上官雷闕淡然說道。

秦穆然神情一愣,沉默幾秒,並未反駁。

「也好。」

秦穆然說道。

自己現在畢竟坐在華僑會第一把交椅上,輕易出手,豈不是讓外人嘲笑華僑會無人嗎?

而上官雷闕的雷雲劈,秦穆然是親眼見識過的,實力非凡,未必會敗。

上官雷闕起身,走到周老面前。

圍觀者紛紛後退,在會客廳內,讓出一片空地,雖然不大,但足夠兩人切磋一番。

「周老,我是華僑會副會長,上官雷闕,就讓我先替我們秦會長向你討教一番吧!」

上官雷闕恭敬說道。

對方畢竟年齡比自己大,最基本的禮節,上官雷闕還是把握的很好,不失風度。

「雷闕副會長,不是老夫自誇,你實在太年輕了,跟老夫切磋,你實在太嫩。」

周老自信說道,雖未出手,卻已勝券在握,成竹在胸。

「還沒有交手,怎麼知道輸贏?」

上官雷闕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

周老言罷,雙手微動,渾身強大的勁氣,已經在手掌間形成一團熾熱火焰。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圍觀者紛紛露出一副驚訝神情。

「赤焰拳!」

「這可是周老畢其一生練出的絕技,以強大勁氣御火,這種實力,對付一個年輕人,真是有點兒殺雞用牛刀了。」

四周一片議論,在他們看來,周老的赤焰拳,幾乎可以瞬間秒掉上官雷闕。

「哼哼……」

「赤焰拳,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實力不凡。」

上官雷闕笑道。

「年輕人,老夫下手,可沒有輕重,趁現在我沒有出手,你還是不要逞強了。」

周老自信說道。

「你的赤焰拳確實厲害,可是,未必能輕鬆勝我吧!」

上官雷闕言罷,雙手間同樣勁氣涌動,形成一道道藍色電弧,灼人眼球。

四周再次響起一片驚愕聲。

二十餘名高手,都被上官雷闕的雷雲劈所震撼。

「勁氣生電,哇靠,這小子果然有幾下子呀!」

一人驚訝道。

「看來,咱們有點兒低估華僑會了,這個雷闕副會長,還是有幾把刷子的嘛!」

吳老笑道。

雖然他嘴上誇了幾句,內心卻仍舊沒有放在眼裡。

此刻,看到上官雷闕雷雲劈,周老不禁眉頭一皺,同樣感到有些意外。

「小子,有點兒實力,那老夫可就不客氣了。」

「隨便!」

話音落下,周老踏步而出,揮起火拳,強大的勁氣,在空氣中燃燒出陣陣火焰,朝上官雷闕迎面而出。

上官雷闕劍眉一橫,目光之中,瞬間多出几絲犀利。

只見他身體微斜,快速躲閃火焰,與此同時,身手敏捷,速度極快,周身射出一道道電弧,朝周老四下進攻。

兩道身影,瞬間膠戰一片。

會客廳內,電火交織,形成一幅幅耀眼的戰鬥畫面,驚的其餘高手,瞠目結舌。

在這群高手中,周老和吳老兩人的實力,無疑是最高的,只要搞定他們,其他人自然心服口服。

秦穆然端然坐在位置上,翹著二郎腿,夾出一根香煙,悠然點上。

在他看來,不過都是些花架子罷了。

「秦會長,這名周老的實力,確實非同凡響,雷闕副會長他能堅持住嗎?」

李伯低聲焦急道。

「小雷的雷雲劈和周老頭兒的赤焰拳,旗鼓相當,至於誰勝誰敗,現在很難說。」

秦穆然回道。

此刻,兩人已經交手幾十回合,一切如秦穆然預料一般,兩人的實力,幾乎旗鼓相當。

雖然戰力相同,但周老的年齡,足足長了上官雷闕幾十歲。

憑這一點,周老就得感到慚愧。

兩人在鬥了幾十回合后,雙方都開始實力全開,拚命一搏。

雷雲劈。

赤焰拳。

隨著兩人的幾番搏鬥下來,整個會客廳的空氣,都被燒的有些焦灼。

雙方雖各有攻守,但卻都很難輕鬆取勝,足足戰了百十餘個回合后,仍舊勝負難分。

「這個年輕人,果然有點兒實力,年紀輕輕,居然就能和周老斗個平手,實在難得。」

一人低聲驚嘆道。

「不錯,而且他還僅僅是華僑會的一個副會長,那名還沒出手的秦會長,實力肯定更高一些。」

另一人回道。

「後生可畏呀!」

在一片議論聲中,十幾分鐘后,上官雷闕和周老,已經快速交手幾百回合。

此刻,雙方都開始有些焦躁不安。

只見兩人,個個後退幾步,調整氣息,都使出了渾身勁氣,整個地面,都開始被強大的勁氣震動的微微發顫。

看樣子,他們是打算使出全身勁氣,做最後一搏。

一招定輸贏。

雙方暗中醞釀勁氣,幾秒鐘后,一道刺眼的電弧,一擊灼熱的火拳,迎面而出,隔空碰撞。

砰!

一聲劇烈爆炸聲后,餘波四下散開,所有人都不禁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身體。

雙方腳步,都不禁後退幾步。

周老目光抬起,雙眼中流露出几絲驚訝的神情,雖然他並沒有敗,但和一名年輕人打成平手,其實和失敗沒什麼兩樣。

這至少說明,上官雷闕的天賦,要遠在周老之上。

「年紀輕輕,便能靠勁氣和老夫斗個旗鼓相當,難得,實在難得……」

周老連連讚不絕口言道。

「過譽了。」

上官雷闕回道。

「雷闕副會長確實天賦異稟,老夫佩服,但是,你我實力最多算個平手而已,所以,我也並不算輸。」

周老言道。

「周老,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上官雷闕問道。

「哈哈……雖然你天賦異稟,可畢竟沒有打敗老夫,所以,我還是不服。」

周老言道。

這時候,秦穆然將手中煙頭兒掐滅,不禁深深嘆息一聲。

看來,要想馴服這群高手,還得他秦穆然親自出手。 佛教雲人生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

胡籽自創的魔音八苦,分別從中領悟,同時此時的趙小川從與李若曦、蔣舟舟的愛別離苦中領悟了悲傷的意境。

不過此刻魔音顫動,隱隱使他的血氣不斷翻騰,從那古劍中他又感受到一股深深的不甘,而且這種不甘到達了一種極致,化爲了憎惡,不斷的影響着自己的思維。

“殺殺殺殺!殺天,殺地,殺進天下可殺之生靈,殺出個朗朗乾坤。”

那古怪的聲音漸漸清晰,不斷地在趙小川腦海中盤旋着。

趙小川體內愛別離催生的悲傷意境似乎感受到了威脅,主動運轉,和那股不甘纏繞在一起。

趙小川臉色漲紅,裸露的皮膚青筋暴起,渾身被一股紅色的蒸汽所覆蓋,那是趙小川身上汗水蒸發後,在紅色光芒下所造成的景象。

身後那男子和周圍的怪物們驚疑不定地看着趙小川,都不敢靠近他。

老者在剛纔靠着木杖,躲過趙小川的劍氣,如今正惱羞成怒,見趙小川靜立不動,那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只見他漆黑的瞳孔中閃過一縷烏光,衝着周圍大聲嘶吼。

那些還在遲疑的怪物們紛紛衝向趙小川!

“嗖嗖嗖~”

空中掠過幾道殘影,那些怪物衝向趙小川,身後的男子大驚,連忙喊道:“大人,它們衝來了!”

男子話音剛落,趙小川猛然擡頭。

他的眼睛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猩紅,掃過天空中的殘影后,手中的古劍再次揮動。

劍光閃動,紅霧瀰漫,空中的那些殘影消失,怪物顯現了聲音,在空中一頓。

乘着這個瞬間,男子看到這些怪物的臉上的猙獰都化爲了痛苦。

男子好奇,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剛纔發生了什麼。

正當他驚訝間,那些怪物的身上各自出現幾十條黑線,然後黑霧如泉涌。

砰砰砰!

那些空中的怪物紛紛在空中爆開,化爲黑霧消散在空中。

男子臉色蒼白,震驚地望着趙小川的背影。

萌寶密令:影后媽咪,別想逃 趙小川回頭瞥了他一眼,男子看到他腥紅的眼睛,腿一軟,竟然倒在地上。

趙小川收回目光,看向老者,此刻場中只剩下了他們三人。

老者喪失了理智,看到趙小川望來,立刻衝着他咆哮起來,隨即腳下一蹬,瞬間衝向趙小川。

同時手中的仙桃發出耀眼的五彩光芒。

那五彩光芒似乎是鬼物的剋星,老者身上升起了一縷縷黑煙,顯然已經傷了自己,而原本臉色蒼白的男子被光芒照到,臉上竟然出現一抹紅光。

趙小川一挑眉,他感受到了古劍被仙桃照到以後,其中的那股不甘的情緒漸漸的平復了下去,不由暗暗心驚。

不過隨即他便在心底冷笑一聲,眼前的仙桃雖然剋制鬼物,但是似乎對於人類構成不了什麼威脅,而他可不是鬼物。

老者越來越近,趙小川手中古劍震顫的越發厲害,反而成了他的累贅。

“借住他!”

趙小川將古劍拋給男子。

男子一愣,這古劍的威力剛纔他可是親眼看到的,可是對方卻毫不猶豫地讓自己保管?

這隻能說明兩點,一是對方對着古劍不屑一顧,但男子不相信有人會捨棄威力如此巨大的古劍。

還有一點就是對方信任自己…….想到這裏,男子心中有些感動,並且心中做下一個決定。

融合了胡籽殘魂的趙小川是不會那麼容易相信別人的,他此刻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他之所以這麼做,是相信男子不可能在自己的眼皮地下逃跑,還有那古劍有些影響自己正常發揮。

當趙小川將古劍扔給男子時,那老者也衝到了趙小川的眼前。

趙小川輪迴境強者的肉身發揮出了效果!

那老者的速度雖然在夠快,不過在趙小川的眼中卻好像被放慢的電影,甚至連對方的髮絲擺動的狀態都清晰地呈現在了自己面前。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體內的輪迴之力高速運轉起來。

“喝~”

趙小川輕喝一聲,舉起手掌,五個指尖上和掌心中各自顯現出一個微小的血色漩渦。

老者的獰笑僵住,變爲驚恐。

趙小川手掌快速下落,重重地拍在老者的臉上。

“啪~”

老者的身體並沒有像是其他的怪物那樣變成黑煙消散在空中,而瞬間在空中崩裂,化爲幾十塊大大小小不同的碎片散落在地面上。

“啊~”

男子看到滿地的內臟和是碎屍塊和滿身血污的趙小川尖叫一聲。

趙小川回頭看向男子皺起眉頭,而他的手中已經多了剛纔老者手中的仙桃。

“你叫什麼?”趙小川問道。

男子哆嗦了一陣,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趙小川搖搖頭,剛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大地一陣震盪,打斷了他的思緒。

“大人,你看四周!”

男子指着遠處的天空,只見五六道黑影踏着濃厚的黑霧向着他們衝來。

趙小川臉色微變,雖然和老者的戰鬥很短暫,但實際上對於他而言卻拼盡了全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