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知道就好,別拿你的小伎倆對付熾烈!”,敖烈寒了眼眸望向凌寒,“要殺他,只得由我敖烈來殺!你懂嗎?!”

原本還以爲敖烈時兄弟情深才救下的熾烈,卻沒有想到說出這麼一番話,我還真是無語了。

“初五,把陰胎打掉,離開那個鬼!”,凌寒望了熾烈一眼,說出這麼一句話便轉身離開。

“哇!好帥啊!”,我一把鬆開熾烈,花癡一般的走到了敖烈的面前,伸出手便去摸他身後的翅膀,一臉的豔羨。

“帥吧!?跟我沒錯吧!”,敖烈得意洋洋。

“嗯嗯!”,我連忙點頭。

其實,我根本沒有聽清敖烈剛剛說什麼,只是一味的欣賞他漂亮的翅膀,可是還沒有摸幾下,手卻被一把打開。

“死女人!跟我回家!”,熾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眼睛中盡是憤怒。

“幹嘛?很痛的!”,我擡起手不停的吹氣,這個混蛋下手太重了。

“你要是再這麼色眯眯的望着敖烈,我讓你更痛!”,熾烈這一句帶着濃重的警告意味。

“要你管!?”,我瞪了熾烈一眼。

“我就管!”,熾烈大吼。

“憑什麼?!”,我一把推開熾烈,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瞬間升騰。

“因爲,我是你男人!我是孩子他爸!”,熾烈一把將我拽進了懷裏,蹙緊眉頭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因爲我摟着你會心動,因爲我見不到你會想念,因爲我看到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我會生氣,我會嫉妒!因爲……因爲我喜歡你!”

什麼!等等!等我呼吸平穩了再說!熾烈剛剛說喜歡我?!我的耳朵沒有問題吧?!慘了!我的世界裏面怎麼到處都飛着桃花

啊?!完了完了,桃花朵朵開!我好激動好興奮腫麼辦?!我頭暈腳軟啊!

“你……你喜歡我啊?別開玩笑了!”,我結結巴巴的打着哈哈,我斷定我是出現幻覺了。

“初五,字字真心!”,熾烈認真的望着我,握住我的肩膀。

熾烈的眼睛裏面像是有中帶着魔力的漩渦一樣,瞬間將我吸了進去,無法自拔。這不就是我所期盼的嗎?!幸福來得太突然我招架不住啊!可是……可是剛剛他還親過青嫙,這個我忍不了!

想到這裏,我妒火中燒,而後一把推開熾烈。

“我不要你了!你已經不純潔了!”,我低着頭,一臉的委屈。

“什麼不純潔?!我除了你,沒有碰過別的女人好不好?!”,熾烈一把抓住我的手,急不可耐。

“你都親過青嫙了!你親過別的女人!我就不要你了!”,想到那個畫面,我的心又痛了起來,絞痛的厲害。

咦,貌似我之前才被敖烈和凌寒親過也!這算不算不許百姓放屁,只許州官拉屎?!

“天地良心!我根本沒有親她好不好?!”,見我不去看他,熾烈一下子捏住了我的下巴。“聽到你和我說遊戲結束,我心亂如麻!看到你和敖烈走了,我徹底失去了主張,丟下青嫙就來找你了!”

初五,堅持住!不能被這個男人的花言巧語所動搖!他先前是怎麼對你的?忘記了?!不許開心,不許甜蜜,不許笑!

可是,我控制不住啊!

“真的沒有親過嗎?”,我歪着頭笑眯眯的望着熾烈。

“沒有!絕對沒有!我發誓!”,熾烈一把將我摟進懷裏,“該死的我只對你又感覺怎麼辦?你要對我負責!”

“好!好!我負責!”,我伸出手摟住了熾烈的腰,將臉埋在他的胸膛上。

這個男人,原來也是愛我的!

“咳咳咳!你們絕對這樣在我面前打情罵俏真的好嗎?”,正當我和熾烈擁抱的忘我之際,敖烈的聲音突然打斷了這份甜蜜。

……

(本章完) 聽了這話,我有些羞澀,離開熾烈的懷抱,熾烈卻順勢握住了我的手,徑直將我拉到身後,神情警惕的望着敖烈。

“不關你事!”,熾烈口氣極度不屑。

“哈!不關我事?我才救了你,你都不知道感謝的嗎?”,敖烈抱着雙臂,似有一股居高臨下的王者霸氣。

“如果我記得沒錯,你以前打的比這個還嚴重吧!”,熾烈冷眼望向敖烈。

“那是你沒用!啊!”,敖烈趾高氣昂的這句話在我的一隻鞋丟在他的臉上之後戛然而止。

“哇!你這個女人要不要這麼粗魯啊?!”,敖烈捂着眼睛,怒氣衝衝的指着我。

“誰叫你欺負我男人?”,我扶着熾烈的手,盛氣凌人的望着敖烈。“我不管你以前怎麼欺負他,可是現在有我,就絕對不許!”

“哼!倒是找到靠山了!”,敖烈眯着眼睛望向熾烈,“這個女人比你那兩對不爭氣的翅膀可靠多了!可是,有些事你該比我清楚吧?!”

敖烈的這句話說完,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下,而後握住我手的大掌收縮些許。

“我知道該怎麼做!”,熾烈淡淡道。

他們兄弟兩在打什麼啞謎?明明看上去水火不容的兩人,實際上去隱約透着濃濃的手足之情。就像熾烈所說,敖烈是他哥,他永遠不會殺他。而敖烈也說,這個世上只有他可以殺熾烈。也許,他們兄弟二人便是用這種方式相互疼愛、相互存在的!

“好了好了!我給你召回翅膀!”,敖烈對熾烈揮手。

“哎,不……”

熾烈似乎要阻止,可是敖烈卻比他更快一步的煽動起一對巨大的白翼,當白翼繚繞出金黃色的光芒,熾烈的身體突然間起了一道旋風閃的我睜不開眼睛,等我眯着眼睛艱難的擡頭望去,卻看到熾烈的背後有一對翅膀正扇的歡脫。

“臭小子,你的翅膀一直都在,那你還裝什麼柔弱?!”,敖烈瞬間收了自己的翅膀,皺眉冷哼。“浪費我的表情!”

蝦米?!熾烈的翅膀一直都在?!那麼…



想到這裏,我眯着眼睛望向熾烈還沒有說話熾烈卻一把將我抱了起來。

“不這樣,怎麼又理由賴在你的身邊呢?”,熾烈邪魅的對我揚起脣角。

“所以,剛剛你明明可以打過凌寒,卻是裝着不堪一擊?”,我有些不悅。

“不那樣,我怎麼知道你心不心疼我?”,熾烈輕笑出聲,“留在你的身邊,是想印證我對你的感覺,故意受傷是想證明你對我的感覺,現在好了,皆大歡喜!”

討厭!這個男人真的好討厭!我最討厭別人騙我了!可是,爲什麼這種欺騙卻讓我如此的甜蜜?!果真中毒不淺!

擡起手佯裝要打,可是熾烈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打吧打吧!若是下得了手,你便打!反正心痛的是你,不是我!”,此時的熾烈完全是一副地痞無賴的模樣,叫人哭笑不得。

“我纔不要打你!”,我捧着熾烈的臉,徑直在他的下巴上落下一吻。

這個吻雖然是我主動,可我卻羞澀不已,可是熾烈錯愕之後卻一臉的憤怒。

“女人,主動權該掌握在男人的手上!”,說完這句話,熾烈埋下臉在我的脣上印下一吻。

我是冰,堅硬冰冷,可是熾烈的這個吻卻似將我融化。

“秀恩愛,死的快!你們夠了吧!”,就在吻的纏綿之際,敖烈打斷了我們的甜蜜。

“我本來就是鬼,不怕死!”,熾烈溫柔的眼神在觸到敖烈之後立馬變成不屑。

“沒錯,你是鬼,死過一次不怕死!可是,你不要忘記,她還是人呢!”,敖烈指指我,“想清楚怎麼辦吧,我是不會幫你!”

“不想理你!”,熾烈將我把我往上面託了託,“我什麼時候求你幫過我?”

“本事沒有,還挺有骨氣,哎喲!”,當另一隻鞋子砸在了敖烈的臉上,他的頭上似乎已經燃起了熊熊怒火。“初五!你能不能稍微溫柔一點?!”

“我喜歡她粗魯,你能怎麼樣?!”,熾烈寵溺的望了我一眼,“女人,我允許你粗魯

,越粗魯越好!”

“哎,得令!”,我笑眯眯的伸出手勾住了熾烈的脖子。

“臭小子,我告訴你!有本事連咱大美人也別去求!”,敖烈使勁的揉着眼睛。

“開玩笑,大美人一見到我就是又親又抱的,想掙脫還不敢,煩躁死了!”,熾烈說到這來,眼中有些無奈。

大美人?!還又親又抱?!其中必有隱情!對於美人的投懷送抱居然不拒絕?!好,必定是老相好!這個殺千刀的男人!

想到這裏,我掙扎着想要跳下熾烈的懷抱,卻被他緊緊的圈住。

“女人,你是猴子嗎?!蹦來蹦去!”,熾烈有些不悅的望我。

見此,我一下子擰住了他的耳朵,痛的他齜牙咧嘴。

“痛痛痛啊!你現在懷了我的孩子,感染了他的能量,這樣扯我會痛的!”,熾烈皺眉喊道。

“哼,你也知道痛嗎?!說!那個大美人是誰?!你和他交往多久了?!”,見熾烈痛苦的表情,我心裏一疼,隨後鬆開了手,可是語氣還是咄咄逼人。

“哈,那可久了!”,還沒有等熾烈說話,敖烈插嘴道。“應該有十多萬年了吧!“

“這麼久?!”,我望着敖烈大吼起來。

“恩恩!”,敖烈昂頭望天,似乎在思索。“他們不僅認識很久,在以前還同吃同住,同睡同一張牀呢!那個親熱喔,我都看不下去了!”

同睡一張牀?!尼瑪,這貨還騙我是處男!

“混蛋混蛋!你騙我!我最討厭別人騙我!混蛋!”,我揚起拳頭便雨點般的落在了熾烈的胸膛,“我不要當小三!我要和你分手!”

“冷靜!冷靜!我們還沒有開始就要結束嗎?”,熾烈一下子捉住了我焦躁不安的手腕,急切的望着我。“你是我的第一個!真的,我……”

“我不聽!我不聽!我要和你分手!”,我掙開我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好了好了!大美人她是我媽!”,熾烈拽開我的手,提高音量大喊。

……

(本章完) “你媽你媽!是你媽!呃……”,我突然停止了喊叫,而後小心翼翼的望着熾烈。“你剛剛說什麼?”

“那個和我同牀共枕的大美人是我媽啊!哎,你這個女人!”,熾烈輕輕搖頭,無奈的嘆息。

“你……你……你媽?”,我有些囧了,亂吃飛醋啊我這是。

“不然呢!我要不是爲了一口母乳,我能跟她同牀共枕嗎?!”,熾烈輕輕拍打我的腦袋,低下眼瞼淺笑。“不過,懂事之後我可沒有了!我現在,只喜歡和你睡一牀!”

這句話很輕很柔,像是一根軟綿的羽毛一樣輕輕劃過我的心尖尖上,惹得我一陣羞澀欣喜。哇,這就是幸福的感覺吧!我初五何德何能,直接跨過了戀愛和婚姻一下子擁有了一個這麼完美的男人和在腹中就已經牛逼哄哄的男人!好幸福啊!

“女人,我們回家可好?”,熾烈認真的望着我,突然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回家做什麼?”,我嬌羞道,眼睛卻不好意思望向熾烈。

“做愛做的事情嘍!”,熾烈邪魅的挑起脣角。

“嘖嘖嘖!我恨死了我這對順風耳!你們可以再肉麻點嗎?!我說熾烈,你本事沒有學到多少,卻和大美人學會了膩歪!整天在家裏看到大帥哥和大美人膩歪還不夠,現在還要看你們膩歪!受不了!”,敖烈有些鄙夷的在我們前方大吼。

看着我又有要攻擊的架勢,敖烈哈哈大笑起來。

“砸啊!砸啊!兩隻鞋子都沒有了!我看你用什麼東西砸!”,敖烈皮笑肉不笑的望着我,“有本事,把內衣脫下來砸我!不過,我估計你這扁平的身材,該是不用穿內衣的!”

這句話讓我又羞又惱,尼瑪在刺激老孃是不是?!你當我不敢是不是?!老孃這就把內衣脫下來,分分鐘砸花你的臉!

想到這裏我擡起手,可是被熾烈一把抓住。

“淡定淡定!”,熾烈好聲好氣的安撫我,“等下次我帶你回去,讓大美人在你面前折磨他!包你過癮!乖,乖啊!”

“恩!你什麼時候帶我回家

啊?”,我羞澀的望着熾烈,有種醜媳婦就要見公婆的即視感。

“隨時都可以!可是,你是不是還有事沒有辦完?!”,熾烈突然正色,“你不是還要去金陵小區嗎?!”

哎呀!熾烈要是不說,我都忘記了!我還要找高霞呢!

“去去去!熾烈,我要鞋子!”,我趕緊指了指掉落在敖烈腳邊的鞋子堵着嘴巴道。

熾烈輕笑點頭,只是望了那鞋子一眼,那地上的鞋子瞬間飛了過來,自動套進了我的腳下。

“好了,放我下來,我要去辦正經事了!”,話雖這麼說,我卻捨不得離開這個得來不易的懷抱。

“乖,我喜歡抱着你!我抱着你去!”,熾烈在我的脣上印上一吻。

“哦!你們這對奇葩!”,見膩歪了我們,敖烈痛心疾首的捂住了腦門。

就在熾烈抱着我轉身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張極度陰寒的臉,看到青嫙憤恨的望着我,我沒由來的害怕,而後跳到了地上,正想躲在熾烈的身後,卻被他握住了手拽到了身旁。

青嫙望着我的眼神,似和我有殺父之仇一般,若是眼神能殺死人,估計我早已屍骨無存了。

“看樣子,你是不打算娶我了嗎?”,青嫙望了我許久將冰冷的目光挪到了熾烈的臉上。

“對不起青嫙,我喜歡初五!”,熾烈坦然的望向青嫙,眼神沒有絲毫的躲閃。“若是你置氣讓我娶你,而我又爲了那個所謂的求而不得而去娶你,我們都不會幸福的!”

是!青嫙自始至終愛的都是敖烈,至於那愛是否純潔無暇我不知道,可是兩個不是彼此相愛的人勉強在一起,便又是一出悲劇。

“很好,我早就告訴你,我不愛你了!”,青嫙突然輕笑出聲,“看到你能找到心頭所好,我爲你開心!”

說到這來,青嫙的眼神突然間溫柔的落在我的腹部。“初五,你要好好的‘保護’好孩子!”

青嫙話中‘保護’那兩個字好似特意加重了,而與此同時熾烈的手勁突然加重,捏的我指骨生疼。

青嫙

輕輕的點頭,而後走到了敖烈的面前,而敖柳已經昂着頭,目光落在旁處。見此,青嫙的目光中有淚光閃動,不過她的脣角卻上揚一絲無奈。

“敖烈,熾烈終成眷屬了,你何時才能和我成爲有情之人?”,青嫙聲音顫抖,像是極力隱忍悲哀。

“哦,抱歉!我想從一開始我就跟你說的很清楚,我是一隻沒有腳的小鳥!”,敖烈終於淡漠的望向青嫙,“縱使我有腳,我也不會爲了任何人而停留!”

“那讓我成爲你衆多女人中的一個好不好?!”,青嫙可憐兮兮的抓住了敖烈的袖子,滿眼的淚水。“我不求獨寵,只求你可以在雨露均沾的時候想到我,好不好?縱使你不願碰我,也請你在我估計到快要放棄的時候給我一個擁抱!吝嗇你的擁抱,給我一個眼神也好!只要你迴應我,我願意無休無止的付出、愛你!”

聽到這些話,我不由自主的唏噓起來,這青嫙到底有多愛敖烈,才能做到與那麼多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啊?!到底是青嫙太過無情,還是敖烈太多無情呢?!此刻,出於女人的同情,我開始心疼氣青嫙來。縱使,之前她扇過我一個巴掌,可是換位思考一下,我會原諒。

青嫙的話,字字揪心,可是敖烈似乎依舊不爲所動,他淡淡的望向青嫙,而後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敖烈這輩子註定縱橫情場,我寧願去碰那些歡場女子,卻不願碰你,是不想傷你!因爲,我註定無愛,若是給你希望,就是讓你絕望!”,敖烈收回手,倒退幾步。“所以,青嫙!還是找到屬於你自己的緣分吧,以後不要再執着!”

“敖烈!”,青嫙的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我不動情可以嗎?!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不動情!”

“可是,你已經動情了!”,敖烈的翅膀突然扇動起來,“我要走了,別再跟着我!”

敖烈說完,一下子凌空飛起,青嫙奔跑着想要抓住,卻一下子摔倒在地。

“敖烈!我會讓你們後悔的!”,青嫙惡狠狠的對着消失在天際的敖烈大喊。

……

(本章完) 對於青嫙,我只有同情,因爲沒有人能左右敖烈的感情,所以愛上一個無情的男人註定一生孤寂。可是,還好我的熾烈不是這樣。

青嫙大哭一場之後,徑直消失,儘管消失之後,空氣中依舊殘留悲傷的味道。

“我不會和敖烈一樣的!”,熾烈在我失神之際,突然悄悄在我耳邊說道。

見熾烈眼神認真,我會心的微笑。

“我也不會!”,我望了望地上的塑料袋,“陪我去金陵小區好不好?”

“當然,以後你到哪我就到哪!”,熾烈揉了揉我的頭髮,一手牽着我一手拎起塑料袋便徑直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好巧不巧,那個司機正好是吳強。

見到熾烈,王強的眼中顯出敬畏和懼怕,可是熾烈無視,只是打開車門讓我進去,而後徑直坐到了我的身邊。

“金陵小區!”,我對着倒後鏡裏面的吳強笑了一下,見他點頭啓動車子我便接着問道。“你回去看過李紅和孩子了嗎?”

“恩恩!我去過了!”,吳強趕忙點頭,“謝謝你!我以爲他們會害怕,可是沒有!那天晚上一夜沒睡,我們一家又團聚了!這些日子,我一直陪着他們!”

“真好!”,我有些欣慰,想象着明明和李紅他們得而復失的笑容,我自己也跟着開心。

“對不起!到時間,我就會回去的!”,正想的出神,吳強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以爲他是對我說的,剛想搭腔,熾烈卻開口了。

“人鬼殊途,陰陽不容!”,熾烈淡淡的說完這句,便將目光落在和我十指相交的左手上。

“我知道!我……我只是想要和他們再相處幾天!等,等我好好的陪我兒子去遊樂園玩一次,替我妻子過完生日,我就去投胎,可以嗎?!”,吳強的語氣近乎哀求,倒後鏡裏面的眼睛泛着淚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