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浩目不轉睛的盯着趙小川額頭上的鬼臉,面色凝重的看向葉楓,莫名奇妙的問了一句話:“他是被詛咒的人?”

雖然成浩問的沒頭沒腦,可是葉楓似乎聽懂了他的意思,微微點點頭。

“難怪我的降頭對他根本沒有用,也難怪他的力量會這麼強!”

得到葉楓的肯定,成爲倒吸口涼氣,喃喃自語,然後看向葉楓,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葉楓沉吟片刻,看着懷中的崔美美,伸出手摸了摸的她的額頭,長嘆了口氣,悠然道:“或許美美說的沒有錯,這個趙小川說不定真的可以幫到我們。”

成浩聽到葉楓再次這麼說,轉頭看向趙小川,盯着他額頭的印記看了好久,微微點點頭,似乎默認了葉楓的說法。

明亮的房間,潔白的牆壁,條紋的衣服,還有一股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

夜未央 當趙小川醒來後立刻通過周圍的東西辨認出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了,我不是和崔美美在一起麼?還有稱號說要給我種降頭,怎麼種降頭種到醫院來了?”

趙小川心中記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心中不由一驚,想要知道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他疑惑不解時,一個粗狂的聲音從走廊中響了起來。

“憑什麼不讓小爺看小川,小爺可是他的兄弟,小爺有這個全力,哎哎,你們幹什麼?大家文明人,別動手動腳!”

“不是給你們說了麼?裏面的病人還在昏迷狀態,你們現在這麼貿然闖進去,萬一打擾了他怎麼辦?李明浩,你快點把他帶出去。”

“帶出去?開什麼玩笑? 謹以今生許予你 我還想弄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本趙小川聽到郝大寶的聲音,心中一喜,但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這樣勸阻着,立刻急了,叫道:“大寶,我在這裏!”

趙小川剛出聲,感覺喉間一陣刺痛,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嗓子,不敢再繼續叫喊。

外面的聲音一頓,然後一陣焦急的腳步聲傳來,“哐”的一聲,大門打開。

郝大寶,蔣舟舟,李明浩,還有趙琳和一個陌生的美麗護士出現在趙小川的眼前。

“你小子可終於醒過來了!”

郝大寶看到趙小川坐在牀上怔怔的望着自己這幫人,大笑一聲,走上前來,對着趙小川胸口擂了一拳。

趙小川不由一陣呲牙咧嘴,顯然牽動了身上的傷口。

“你幹什麼?他可是重病員,你這樣子加重了他的病情怎麼辦?”

一旁的護士看到郝大寶的舉動,連忙上前擋住了郝大寶,像是保小雞一樣將趙小川擋在了身後。

郝大寶臉上有些尷尬,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舉動確實有些魯莽了,然後小心翼翼的說道:“小川,你沒事吧?”

“哎呀,我不行了!完蛋了,剛剛你那一下子,我感覺我的心臟咬碎了!你說你怎麼賠我?”

趙小川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臉笑意的姣喊道。

郝大寶一滯,然後哈哈大笑道:“沒問題,等你傷好了,我們就去喝酒!”

“這是你說的!我讀書上你別騙我!“趙小川眼前一亮,大聲說道。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對活寶,眼中都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們小點聲,這裏可是醫院!”

美女護士剛想要說些什麼,趙琳攔住了將她拉到了一邊,說道:“都是孩子,昨天晚上他們經歷了很多,你就讓他們放鬆一下吧!”

美女護士聽到趙琳這麼說,嘟囔了幾句,但確實不在說什麼了。

蔣舟舟看到後,立刻加入其中,三人玩鬧起來,而趙琳和李明浩對視一眼,和美女護士一起退出了房間。

三人一陣玩鬧後,趙小川暮然發現身邊竟然沒有了劉子豪的身影,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大寶,耗子呢?你知道他去哪裏了麼?”

“昨天晚上他就被鄭老叫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不過聽李明浩說似乎是爲了匕首的事情,因爲沒什麼大事!”

聽到郝大寶這麼說,趙小川鬆了口氣。

蔣舟舟立刻插嘴道:“小川,昨天晚上你不是追出去了麼?找到那人沒有?還有你怎麼和學生會的外聯部扯在一起?另外你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趙小川聽到蔣舟舟連珠一般的問題,張張嘴,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不知道應該回答哪一個好。

可是很快他便抓住了蔣舟舟話語中的消息,問道:“外聯部?是不是崔美美、葉楓、還有成浩?是他們送我來到這裏的?”

“不知道!”蔣舟舟搖搖頭,說道:“他們來到這裏把你交給護士就離開了,也沒有留下一個名字,只是說你是從山裏面撿來的!”蔣舟舟搖搖頭說道。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不明白他們爲什麼不露面,同時心中還有許多問題想要問問他們。

“小川,你在想什麼?怎麼這麼入神?”郝大寶看到他半天不說話,皺着眉頭遲疑道:“你不會還在擔心李若曦吧?”

“對了,若曦!若曦她有消息麼?”趙小川聽到郝大寶這麼說,連聲問道。

郝大寶和蔣舟舟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異口同聲道:“你猜呢?”

看到兩人的表情,趙小川心中一喜,連聲道:“是不是有消息了?是不是若曦有消息了?”

“呵呵,別擔心了,今天早上李若曦回來了,現在她在宿舍裏面!”

郝大寶笑着對着趙小川說道,趙小川送了一口氣。

“不過.。”蔣舟舟忽然出聲,趙小川疑惑的看着他,蔣舟舟咬咬牙說道:“李若曦回來後似乎變得非常奇怪,自己把自己鎖在房間中,誰也不肯見!而且已經鬧了一大早上了!”

“什麼?若曦怎了麼?”

趙小川聽到蔣舟舟的話,急聲問道,但隨即他身體一僵,臉上閃過一絲落寞,嘆道:“我知道她現在還在生我的氣!” 關乎到夏國中醫界的生死存亡?

秦穆然聽到葯岐這麼說,頓時愣住了,同時,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心底迸發出來。

似乎,自己又要有事情做了?

「那個,葯老,什麼事,你直接說,你這打馬虎眼的,我有點方。」

秦穆然看著葯岐,他從葯岐的神色之中看出了那麼點道道。

「哈哈,秦小友,你不要這麼警惕,這說起來,對你還真的不值一提,甚至還是舉手之勞!」

葯岐笑了笑說道。

「什麼事情?能夠讓葯老你親自來中海跟我說,肯定不是小事,還舉手之勞,葯老,我年紀小,你別忽悠我!」

秦穆然忍不住露了個白眼,這群老人怎麼都這樣,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人與人之間,還能不能有一些誠信了。

「我忽悠你幹什麼,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葯岐看到秦穆然這樣,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像還真沒有。」

秦穆然想了想,自從認識了葯岐以後,他好像就真的沒有騙過自己。

「對嘛!我怎麼可能騙你呢!」

葯岐笑了笑說道。

「秦小友,這一次,是發生了一些事情,需要你親自出馬,而且這件事還和你有關係。」

葯岐接著說道。

「和我有關?」

秦穆然更加的懵了。

他可什麼都沒做啊,怎麼就跟自己有關了呢?

「你還記得當初寒國的棒醫代表團嗎?」

葯岐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有點印象。就是他們來想要申請棒醫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那次?想要踩著我們夏國中醫上去的?」

秦穆然對於這件事有些印象,當初若不是自己強勢出手,很有可能寒國的那群棒醫就真的得逞了,現在或許棒醫已經成功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了。

「是,就是他們!」

葯岐點點頭。

「怎麼了?這次他們又想要玩什麼花樣?」

秦穆然聽到葯岐這麼說,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寒國的那群棒醫覺得心裡憋屈,不願意就這樣放棄,畢竟謀劃了這麼多年,寒國的棒醫就是想要踩著夏國的中醫上位的,原本以為唾手可得了,誰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秦穆然。

「他們說年輕一代的醫術交流算不得數,不代表寒國整體棒醫的水準,他希望我們夏國這次也能夠派出中醫代表團前往寒國,進行醫術交流,重新來進行一次比試。」

葯岐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呵呵,小的打不過,老的就出來蹦躂了?見過不要臉的,也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啊!」

秦穆然鄙視地說道。

「不過他們這個舉動符合他們一慣的作風,這群傢伙不一直都這樣嘛!臉,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在跪舔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節操,再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后便是展現出他們所謂骨子裡的驕傲!」

秦穆然對於寒國的那群人看的很是透徹。

不光是因為那次中醫大比,還有就是之前被驅逐夏國的時候,秦穆然與寒國的不少人也都有接觸,他的手中也是殺了不少寒國的人。

一個東瀛國,一個寒國,這兩個都是秦穆然很不喜歡的國家。

「呵呵,沒想到秦小友竟然將他們看的這麼透徹。」

葯岐看著秦穆然有些意外。

「之前跟他們沒少打交道,他們做的事情,真心讓人不喜歡!」

秦穆然一想到那些事情,目光之中便是閃過一道寒光。

「秦小友,這一次前往寒國,我們中醫協會希望你能夠帶隊。」

葯岐也不說其他的了,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我帶隊?咱們夏國不是有葯老你,還有姜素問姜老嗎?論資排輩也排不到我吧!」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話是這樣說,但是我和老薑兩個人最近要去給朝廷里的一位大佬看病,這個病有點嚴重,而且我們都老了,折騰不起。」

葯岐雖然沒有說是朝廷里的哪一位大佬,但是能夠同時請得動葯岐和姜素問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誰。

當今的一號首長年輕力壯的,而且上次秦穆然也看過,他的身體很好,唯一能夠解釋的,便是前任的一號了。

說起前任一號,那也是一位傳奇人物,算起來,現在也將近百歲的高齡了。

「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帶隊,沒問題!」

秦穆然想了想,此次去寒國的事情非同小可,關乎夏國中醫的影響,而且秦穆然也知道,這其實不僅僅是寒國棒醫界的一個挑釁,其實更多的是一個機遇。

夏國的中醫一直都沒有辦法走出去,那是因為全世界的人們對於中醫不了解,若是能夠藉助這次的機會,讓中醫走出去的話,那是個難得的機會。

正好借著寒國這件事,讓中醫的名聲響徹世界,同時也告訴世界上的人們,中醫並不是無用的!

「太好了!哈哈哈,我就知道秦小友在國家大義面前,一直以來都是責無旁貸的!」

葯岐聽到秦穆然答應了很是開心。

「呵呵,葯老嚴重了,我只是想為我們夏國中醫略進綿薄之力。不能什麼事情都讓你們幾位前輩扛著,我們年輕一代的中醫其實也不是沒有實力突出的,未來,也需要他們來肩挑大旗!」

秦穆然說道。

「對!如今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這一次,老夫其實還有一件事,務必秦小友答應。」

葯岐在秦穆然的身旁小聲地說道。

「什麼事?」

秦穆然有些好奇。

「那就是我那個孫女兒,你也認識的,林薇她這次說什麼都要出去見世面,這次秦小友你答應帶隊,我正好對你也放心,請你幫忙照看她下,別讓她闖禍就好。」

葯岐小聲地說道。

「林薇挺乖的一個女孩子,應該不會出什麼岔子吧!不過讓她跟著也好,同行的都是一群不認識的,有個認識的也挺好的。」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穆然啊,去寒國交流就勞煩你多多費心了,等你們回來,老夫在京城為你們接風洗塵!」

葯岐聽到秦穆然答應,整個人都很開心地說道。

「好!那到時候我可等著喝葯老你珍藏的藥酒呢!上次我們可是說好的。」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沒問題!等你回來,我一定將所有的珍藏佳釀都拿出來,讓你喝個夠!」

葯岐爽快地答應道。

機會他已經創造了,至於接下來的發展,就要看葯林薇這個丫頭的了。

哎,為了自己的這個寶貝孫女,葯岐也是拉下自己這張老臉了。

「那到時候葯老可不要心疼哦!」

秦穆然笑了笑,葯岐的那些珍藏藥酒,就算是自己都眼紅,既然他都這麼說了,要是不喝個夠,說的過去嗎? “不行,絕對不行!”

沈菲兒眉頭倒豎,叉着腰對着眼前包紮好像木乃伊一般的趙小川大聲地喊道。

趙小川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回頭看向郝大寶和蔣舟舟,卻發現他們正在仰頭望天。

“這幫不講義氣的混蛋!”

趙小川心中暗暗咒罵,但臉上卻笑得和朵花一樣,說道:“沈護士,你看我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現在我真的是有急事,你就讓我回去吧!”

沈護士,沈菲兒正是之前在病房中的美女護士,也是鄭老特意派來照顧趙小川的。

當他看到趙小川時,原本對他還有些好感,但是當趙小川之前說要拖着受傷的身體出院時,她頓時怒不可遏。

當然要是平時,她也會平心靜氣的勸勸病人讓他安心靜養,畢竟她可是仁心學校畢業的高材生,雖然說是實習,但是這點職業操守還是有的。

總裁你大爺的 可是一看到趙小川的這一張不算帥,還卻一臉欠扁的笑容,還有響起他之前見到自己時的稱呼,沈菲兒就不能忍。

實際上對於每一個年輕女孩來說,被一個比自己年齡差不多大小的男生以一種認真的口吻稱呼爲‘阿姨’的時候,都是不能忍受的,尤其是對於大美女沈菲兒來說更是如此。

“阿姨?我連男朋友都沒有,他居然叫我阿姨?他的眼睛是長屁股上了麼?要不是他是我照看的病人,我就把他..。”

沈菲兒心中想了一萬種將眼前喋喋不休的趙小川折磨的方法之後,大手一揮,說道:“沒用的,醫院規定,你的傷勢如果不好的話,絕對是不可以出去的!”

趙小川看着沈菲兒翹起的高高的下巴,心中升起一團火氣,暗道我都這麼客氣對你,甚至都叫你‘阿姨’了,要不是你是女人,我就把你..”

帝國總裁的寶貝寵妻 趙小川心中咒罵了沈菲兒一萬遍後,心中的火氣慢慢地降了下來,然後冷冷的看着她,說道:“當真不能讓我出去?”

“不能!”

沈菲兒看到趙小川一臉的火氣,心中一陣痛快,同時心中想好了各種理由來應對趙小川的其他理由。

可是趙小川問完這一句後,立即轉身離去,完全不再理會得意洋洋的沈菲兒。

沈菲兒看着趙小川乾脆的離去,向着郝大寶和蔣舟舟走去,臉上一僵。

她原以爲對方會堅持一會兒,卻沒想到走的如此乾脆,心中想好的話語無處發泄,頓時冷哼一聲,也轉身離去。

“小川,怎麼樣了?看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兒啊!”

“別提了,那娘們兒一點情面不通,我們還是想想其他的方法吧!”

醫院的走廊很靜,回聲很大,兩人的對話清楚地傳到了沈菲兒的耳中。

她的身體一僵,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氣的鼻子都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