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清理工具,然後起身出去。剛準備開車,方雅的叫喊傳來:「喂,等一下,我也去。反正沒我啥事,我去看看我的地盤!」

唐宋也沒多想,讓她上車。雖然是周日,可街道上的車輛並不少,車速比較慢。

安靜了一會兒,唐宋忍不住側頭看了方雅一眼,輕聲道:「心情好些了嗎?」

「你猜?」方雅抿著動人的笑容。

唐宋哭笑不得,看樣子已經沒什麼事了。遲疑著,還是繼續道:「你不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嗎?」

「不要!」方雅搖著頭,「待在家很無聊,還是讓我忙起來吧。要不然到時候就我一個人在家,很難受的。」

幾乎是本能的,唐宋接過話:「你姐不也在……」

話沒說完就後悔了,這時候提到方怡,豈不是自找尷尬?

然而,方雅並沒有表現出不滿,只是抿著微笑直勾勾看著他。笑容很動人,眼神很溫柔。

唐宋被看得有些心虛,實在猜不透她心裡在想什麼。似乎,她跟方怡的關係已經好轉,可他又不太確定……

車子到了雲華高中,校門外就停了好多私家車,外邊還有好多人在圍觀。保安把大門關得嚴嚴實實,絲毫不敢放鬆。

車子開不進去,唐宋只能停在外邊。保安一見到他過來,立即焦急的湊上前:「唐校醫你來了,裡邊熱鬧得很,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

唐宋沒有絲毫緊張,微笑道:「放心,他們不會打起來的,無非就是折騰一下而已。」

進去之後,遠遠地就看到食堂方向圍著一大群人。有學生有家長還有老師,熱熱鬧鬧的就跟炸天了一樣。

方雅擰著眉頭:「這學校,都這麼亂嗎?」

唐宋笑道:「貴族學校,你想象一下。現在可都是閑得蛋疼的家長和學生,能不熱鬧?」

「好吧,代溝!」方雅撇著嘴,心裡隱隱有些擔心了。這些學生這麼鬧騰,會不會影響自己當校醫?

剛到人群後邊,眼尖的學生髮現了他,趕緊讓開,同時大聲喊著:「唐校醫來啦,裝逼犯來啦!」

唐宋黑了一臉,掃視人群,鄭重的說道:「瞎說啥實話!」

那嚴肅的樣子,讓一幫學生反倒忍不住笑起來,一時間更加熱鬧。

人真不少,基本上半個學校的人都來了,草坪都踩滿了人。當然,黑乎乎的食堂樓上也站了不少人。

陳英跟一幫老師在最裡邊,在他們前邊是一幫老師,估計得有三十個,一個個都是很不滿的樣子。

啪啪……

用力鼓掌,一邊往前走一邊大喊著:「鬧啥呢鬧啥呢,是不是回去兩天皮癢了,不知道裝逼是什麼滋味……哎喲,這麼多家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沒注意。」

這話說得眾人紛紛翻白眼鄙視,這麼明顯都看不見嗎?

走到一幫家長跟前,唐宋咧嘴訕笑:「各位家長有失遠迎,不知有何指教?哎哎,我說你們這些學生也是沒禮貌,光圍觀啊,不給家長們拿椅子。你們這些熊孩子,咋就這麼不懂事捏!」

外邊一幫學生抽了抽,好多人都低下頭,相當尷尬。

一個戴眼鏡的中年家長皺著眉頭,沉聲道:「椅子就不用了,我們只是過來看看。沒想到,你們學校現在已經腐敗到這種程度!」

周圍的家長立即附和:「就是啊,我們交了這麼多錢,現在就給我們的孩子吃這種垃圾東西。拿這麼多錢,你們良心就不會痛嗎?」

「你們學校有什麼難處我們可管不著,當初入學的時候就說好了,伙食一定要到位。要不是看在你們學校伙食處理比較好,我們怎麼會把孩子送到這裡來……」

一個接一個,雖然都沒有說得很大聲,可明擺著就是充滿了質問和不滿。

唐宋沒有動怒,面帶微笑的看著人群。前邊的陳英等人臉色尤為難看,都已經跟他們說過多少遍,現在只是臨時處理,畢竟食堂被燒了,他們還能怎麼辦?

更何況,現在吃的東西很差?為了安排這頓飯,陳英他們沒少忙碌,跟周圍好多店面以及醫院那邊聯合起來。往後還有好多天,都得這樣呢……

等他們說得差不多了,唐宋才抬起手壓了壓:「別激動別激動。家長們的意見,我們肯定是要聽的。畢竟,確實是我們學校的失誤,沒有備用食堂……你們看要不這樣處理行不行?」

停頓了一下,笑容極為迷人的掃視,「既然你們嫌棄這裡,我們學校呢全額退還學費,你們讓孩子退學去更好的學校,如何?」

嘶!

這話一出,外邊好多學生瞬間倒吸了口涼氣,暗暗慶幸自己爸媽沒來。當然,爸媽在場的學生,臉瞬間黑了。

戴眼鏡家長綳著臉色,低沉冷哼:「你這是趕我們走?你有什麼權利趕我們走?」

「對啊,交了錢,你們就打算這麼不負責的轟走?門都沒有!」

「現在退學,讓我們上哪去找更好的學校,你們這是不負責的表現,都什麼態度……」 自從與螺旋塔正式敵對以來,地球軍隊還從沒有打過這麼酣暢淋漓的戰鬥。大家都在這一戰中急着驗證自己上升的實力。一邊是地球機甲戰隊毫無保留的全面發揮,另一邊是不知爲何實力大減的螺旋塔戰隊,此消彼長之下,整個戰場局勢完全一邊倒。

螺旋塔的艦船一艘接一艘地被迅捷地圍攻、消滅。每一艘艦船消失,螺旋塔的戰線就被迫後退一點,雖然每次都只有那麼一點點,可是放眼全局,螺旋塔的戰線在節節敗退,甚至敗退的速度越來越快。

這種強度的對抗,對現在的蘇華來說簡直毫不費力,他還能分出心思關注着己方艦船的動向。沈中上校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將,在看到眼前一面倒的局勢,果斷改變了戰術,把艦船從防守轉爲了攻擊,跟着機甲戰隊的圍攻轉移着攻擊目標。這樣一來,螺旋塔艦船的消失速度又快了許多。

蘇華關注着沈中上校所在旗艦的位置,小心地讓自己的身影始終處在能被旗艦艦橋直接看到的位置。冷靜地調整着自己的速度,比大家都要快,都要迅捷,出手都要狠,消滅的艦船都要多,蘇華儼然已經成了戰鬥的主導。

可惜,大好局勢很快在遠處出現了另一隊機甲戰隊之後,出現了轉折。其實這次螺旋塔的隊伍中的機甲戰士數量並不少,可是水平卻完全沒法和這次的地球戰隊相比。反而是後面遠處出現的紅黑相間機甲戰隊讓人關注,他們一進入視野,就令蘇華他們感到了明顯的壓力。

紅黑軍團的速度很快,他們似乎早就擬定了戰術,在靠近戰場之後迅速分散,一人找上一架地球機甲,飛快的速度、乾脆的戰術讓他們順利截住自己的目標,整個戰場的局勢頓時開始微妙起來。

蘇華面前是領頭的那兩架機甲,一架蘇華有些熟悉,全黑的顏色像是要徹底融進這個冰冷的宇宙一般透出冷冽的氣息,另一架則是涇渭分明的紅黑兩色,顏色毫不交雜,左邊黑色右邊紅色,筆直的分界線從頭頂一直到胯部。蘇華眯起了眼睛,沒能看見記憶裏的那架全紅色的機甲讓他有些意外,不過這樣也好,計劃中的事還遠遠沒有起色,現在見了也只不過是比比誰的實力更強罷了。

帕迪和墨匪靜靜地站在藍白色機甲面前,他們是奉命出來的,雖然他們恨不得尤爾金和昆頓旗下的軍隊就此被地球軍抹殺,可是逼人不能太甚,兔子急了還會咬人的道理他們還是懂的,伊恩殿下的命令一到,儘管不情不願,他們還是來了。

蘇華看着眼前的兩架機甲沒有先動的意思,輕輕閉上眼很快再睜開,眼底已經有了狂熱的戰意。既然螺旋塔這麼看得起自己,一來就是兩架,那怎麼好意思辜負他們的一片好意。蘇華慢慢地舉起身側的激光長刀,斜斜地指向對面的兩人。

瘋狂的戰意和強烈的威壓從蘇華簡簡單單的這一個動作中毫無保留地宣泄出來,不用絲毫動作,就完完全全地表示出自己的強大。帕迪和墨匪表情凝重,全身戒備。他們不禁慶幸,因爲伊恩殿下的神祕受傷,導致大家都對這架藍白色機甲戒備無比,現在兩人才會做出聯手的這個決定。對面的這個人很強!

可是蘇華註定要對這次戰鬥失望,還沒等他動作,通訊頻道里沈中上校的聲音傳了出來。

“全體注意!撤退!”

蘇華頓了頓,忽然利落地一收刀,加速器方向改變,就着面對兩人的姿勢飛速向後退去。後退的時候蘇華用上了全速,小鐵皮的進化讓蘇華的反射神經異於常人,同步狀態讓他對機甲的控制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這一連串的動作,從進攻忽然改爲撤退,做得行雲流水、順暢無比。

帕迪和墨匪擺着準備迎接攻擊的戒備姿勢,眼睜睜地看着蘇華以匪夷所思的動作飛速撤退,變招不及,目瞪口呆。

地球戰隊的所有機甲都在同一時間飛速撤退,剛剛各就各位的螺旋塔紅黑軍團機甲戰士們根本來不及阻攔,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對方揚長而去。

已經被打得氣焰全無的螺旋塔艦隊,看着對方終於開始撤退,從最高指揮官的昆頓到最下層的後勤小兵,全都鬆了一口氣,沒有人下令,但卻不約而同地停止了攻擊。整個戰場一片靜默,地球軍團的撤退沒有受到絲毫像樣的阻攔。

“上校。”埃蒙和蘇華回到了一號艦上,埃蒙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沈中上校的面前。蘇華不慌不忙地慢慢跟在後面。

“埃蒙中校,你們太厲害了!”埃蒙的身影剛剛出現在控制室,凱文少尉就一臉崇拜地衝了上來,亮晶晶的眼裏滿滿的全是興奮的光芒。

“呵呵,是這次的敵人太弱。” 逑婚 埃蒙看着眼前少年漲紅的臉,心情大好地忍不住揉了揉少年的頭頂。

埃蒙開心了片刻,很快轉身面對上校,收起了笑容:“上校,爲什麼撤退?我們明明佔足了優勢,就算來了增援又如何?戰鬥纔剛剛開始,我們可不怕他們的機甲戰隊!”

沈中上校笑着摘下了嘴裏叼着的菸斗,沒有回答,卻笑嘻嘻地反問蘇華:“蘇華少校覺得如何呢?我的命令發出之後,你可是第一個執行的。”

蘇華沒有錯過沈中上校眼裏的那一抹追究的神色,側頭假裝思考,飛快地朝舷窗的位置瞥了一眼,略微斟酌了一番,決定說一半,藏一半,微微翹起嘴角,讓自己的臉上擺出略微得意又要強制壓抑的神色。

“大概是……能量吧。”

沈中上校眼裏驚異的神色一閃而過,大笑着用力拍了拍蘇華的肩膀,轉頭對着埃蒙說道:“還是你的副隊長想得多,你很強,對接時候不會浪費多餘的能量,你的隊員們可不行。不信你去問問,估計他們差不多都要能源告急了。”

埃蒙半信半疑地轉過頭看向蘇華。

蘇華微微翹着嘴角說道:“隊長,我猜的。”

儘管埃蒙和大多數機甲隊員們都對打得正酣暢的時候撤退表示了不滿,但是對這次的戰鬥大家還是很滿意,不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都令人十分愉快。

地球的精銳技術來自於螺旋塔,這導致幾乎每次螺旋塔的精銳都能壓制着地球軍隊,這次己方實力的大增,而對方實力卻出乎意料的弱,佔足了優勢。這讓大家對這場戰爭有了希望。除了蘇華、上校、埃蒙這少數的一些人,大多數人都陷入了狂熱的情緒裏。

戰鬥大捷的消息,早在第一時間就傳回了“母塔”,艦隊剛剛駛進接駁口,艦船的出口剛剛打開,就聽見外面傳來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外面的歡呼聲感染了艦船裏的氣氛,艦船裏的官兵,凱文少尉之類的都是等艦船一停穩,就迫不及待地朝艦船外奔去。

沈中上校也露出大大的笑容,一手攬過埃蒙的肩膀,另一手招呼着蘇華就朝外走去:“走吧,英雄們。”

蘇華點點頭,跟着邁步,忽然就臉色奇異地頓住了,埃蒙和上校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蘇華慢慢地低下頭,小聲說道:“你們先走,我去換件衣服。”

埃蒙和中校順着蘇華的視線看去,纔看到不知何時蘇華的褲腰被劃破了,他一走動褲子就朝下掉,只能尷尬地用手提住。

“哈哈哈。怎麼這麼不小心,那是得趕緊去換一條,我和埃蒙先走了,你去換了褲子再出來,英雄嘛,要注意形象,一出去褲子就掉了那怎麼行。哈哈哈。”上校拉着埃蒙出了主控室。

蘇華一直站在原地沒動,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只是低着頭。等到大家都出了門,主控室裏只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蘇華才擡起頭來,臉上哪有一絲尷尬的樣子,冷靜地一手拎着褲子,幾個大步就竄到舷窗的玻璃前,雙手用力在玻璃上剝下了一個不起眼的東西。

蘇華低頭看了看,嘴角慢慢上揚,露出今天第一個真心的笑容。把東西握緊在手心,轉身朝門外走去。

“蘇華!給你。”埃蒙突然出現在主控室門口,差點和正準備出門的蘇華撞上。

“嗯?什麼?”蘇華有些意外,很快穩下心神,鎮定地回問。埃蒙不是和上校先出去了?怎麼又回來?蘇華暗暗慶幸自己的動作夠快。

“褲子啊。你趕快換上,就你這個怕褲子掉了的磨磨唧唧模樣,等你出去,估計人都走光了。”埃蒙遞過來一條全新的作戰褲,蘇華認得出這是預備在艦船休息室的那條,當下也不推拒,接過來就開始脫褲子。

埃蒙根本沒來得及轉身迴避,蘇華手一鬆,再順帶一拉褲腰,就把自己搖搖欲墜的褲子給完全脫了下來。抖開新褲子依次套上,蘇華快速換完整理好衣服,擡頭髮現埃蒙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奇特,既專注又有些渙散,耳廓還有些紅。蘇華挑了挑眉,這算什麼,看個男人換外褲這麼大反應?難道是那天看了查姆和西村現場版的後遺症?

埃蒙發現蘇華不動了,這纔回過神來,不禁爲自己的失態懊惱不已。輕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偏過頭轉身出門。兩個人並肩走着,一路沉默。埃蒙控制不住地不停回想剛纔蘇華換褲子時看到的那一點春光,同樣是健壯有力的男人雙腿,以前不知道看過多少人,可總覺得蘇華的有些不一樣。埃蒙想不出有什麼不同,非要說區別,無非就是蘇華的皮膚稍微細膩了點,腿也修長了一些,小腿上的毛髮也比一般男人來得稀少。可就算是這樣,那絕對也能一眼認出,是一雙男人的腿。埃蒙的腦子有些打結,恨恨地把自己的失態推到查姆和西村身上,不顧場合的現場秀害人不淺。

蘇華的心思全部集中在手心裏握着的東西上。剛纔換褲子的時候已經很小心了,誰知道埃蒙會一直盯着看,也不知道有沒有被察覺異常。蘇華側眼瞥了埃蒙一眼,慢慢地把手伸進褲袋,把東西小心翼翼地放在褲袋的一角。撤回手,用手掌在褲袋外勾勒着東西的形狀,心裏思索着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兩人並肩走出了一號艦的大門,瞬間響起的熱烈歡呼聲把各懷心事的兩人拉回了現實。

“埃蒙隊長!蘇華副隊長!”

“英雄!英雄!”

“歡迎英雄!”

“歡迎英雄歸來!”

聲浪蓋過了一切,也蓋過了兩人各自不能宣之於衆的心思。埃蒙和蘇華微笑着,一同揮着手,享受着這一刻大家對他們發自肺腑的敬仰和崇拜。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蘇華到底在舷窗玻璃上拿到了什麼東西……

那東西哪來的? 眼見著一幫家長吵鬧得更加厲害,唐宋依舊沒有動怒,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們。越看越想笑,實在憋不住就哈哈大笑起來。

突如其來的笑聲,讓熱鬧的家長們不由停下惱火,一個個驚愕的看著他,就像是看怪物一樣。

然而,外圍的學生們卻是發毛得很,不少人已經本能往後退。

來了,隔著大老遠都能感受得到逼氣,肯定是要裝逼了!

笑了好一會,唐宋才稍稍壓制:「不好意思,我沒忍住。抱歉抱歉,我是受過專業訓練,一般不會這樣笑的,只是,實在控制不住……哈哈!」

居然笑彎了腰,瘋瘋癲癲的,讓一幫家長均是滿臉黑線。這人,該不會是神經病吧?

還是戴眼鏡男家長率先怒喝:「你有病啊,我們在說正經事,有什麼好笑?關乎孩子們的未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考不好……」

話沒說完,唐宋忽然收起笑容,雙眸寒光頓時迸發的盯著他:「考不好,怪我咯?」

犀利的眼神,讓那男家長瞬間窒息了。四周空氣瞬間被抽空,整個人冷得要命!

要知道,唐宋現在可是天象第六層的存在,氣勢不知道比之前強橫了多少倍。心臟不好,就光一個眼神便能讓人咯噔過去……

嘴角勾著冷笑,唐宋擲地有聲的輕哼:「你們來幹什麼,心裡都有點數。既然你們這麼嫌棄我們學校,那就按照我剛才說的,去教務處申請轉學。想去什麼學校那是你們事,我們學校太小,養不起你們高貴的兒子女兒。」

眼見著眾人要反駁,唐宋猛地提高聲音大喝,「怎麼,要我強橫到底嗎?」

聲音極為洪亮,跟前好多人被嚇到了,紛紛驚悚的後退。外邊一幫學生更是心驚膽戰,有些女生都快嚇哭了。

窒息的操作,不愧是裝逼犯!

手指指著地下,唐宋冷冷的盯著一幫家長:「捫心問一下,我們學校什麼時候虧待過你們的寶貝?怎麼,現在學校有點困難了,來找麻煩?好啊,我倒要看看,誰敢比我橫!來,誰想裝逼,上來!」

伴隨著怒吼,殺氣順勢迸發。周圍正好颳起一陣寒風,讓眾人頓時一陣哆嗦。

前邊的戴眼鏡家長臉都綠了,完全不敢呼吸,整個人都木了。

扭動著脖子,唐宋繼續冷笑:「我真不介意送走你們的孩子,反正學校現在人多,不在乎!真要想轉學,可以,明天上午過來,只要是同等級的學校,我保證你們能轉學成功。這學期的學費全額退還,順便還沒個人送一千塊路費,玩不玩!」

沒人敢回答,著實懵了。知道他會裝逼,卻沒想到玩得這麼大。

好一會,唐宋收起威壓,轉過頭沖著外邊的學生撇嘴喊著:「家長在這的學生,想想你們的以後。看看,以後你們是不是跟自己的父母這樣教育孩子,還是有自己的想法。想轉學的,我隨時歡迎。只要你敢提交申請,我一定給你辦到,話就放在這!」

一群學生更加安靜,好多人低著頭都快急哭了。

自從唐宋到來之後,這所學校雖然發生了很多事,卻也讓他們感到安定。事情越多,越覺得學校比以前團結了。

這段時間的改變,其實很多學生都看得出來。雖然並不一定要親身經歷,可唐宋為了學生做的事情,還是讓很多人受到影響……

一個肥胖的男家長忍不住乾笑:「我們也只是關心孩子……」

刷!

話沒等說完,唐宋犀利的眼神鎖定,嚇得胖子渾身肥肉瞬間哆嗦,冷汗順勢翻滾而下,整個人都綠了。

「你的孩子是人,別人家的孩子不是?」唐宋強橫的指著外邊的學生,「你去問問,我們學校有多少富家子弟,有多少有錢人的孩子?他們鬧了嗎?沒有!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家族能傳承,你們卻只能仰望別人!你們的孩子,難道連這點苦都吃不了?那我奉勸你,馬上讓他轉學,因為未來好幾天,可能都要這麼吃。受不了,滾蛋!」

一點面子都不給,就是強橫罵娘,殺氣騰騰的。

這下更加安靜,無論學生還是家長,都是屏住呼吸,心都冷了。

「我話放在這,」唐宋繼續喊著,「這所學校不缺金貴的人,但如果連這點苦都吃不了,以後一定會後悔!連裝逼的過程都不願意錘鍊,還想著以後能裝逼?我呸!不吃苦不努力,註定是辣子雞!」

就這麼橫,當著家長的面就敢這麼罵。關鍵是,一幫家長愣是沒敢吭聲……

別說家長,就連陳英等人都嚇到了。今天的唐校醫,比以前更強勢,更可怕了!

又安靜了一會,唐宋吐了口氣,綳著臉色:「話就這些,愛聽不聽。反正,想鬧就去教務處,保證給你們辦理手續。想留下,抬頭看看天,問問你們自己,敢不敢繼續干!就這樣,完畢!」

說罷,雙手插入口袋,大搖大擺的穿過人群走出去。

眾人就這麼定定的看著他走出去,安靜得呼吸都沒有。

一直等到他走遠,好多學生率先反應過來。

「握草,明明說得很難聽,可他媽我竟然有點,感動!」

「是啊,抬頭看看天,敢不敢幹……媽的,大幹一場,怕個毛啊。」

「丫的,誰說我們富二代就不能裝逼,丫丫個唄的,老子就讓你們永遠看不慣,哈哈……」

莫名的興奮,抬頭看看天,一路干到底!

一幫家長尷尬的相互對望,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場面相當尷尬。

想想也是心虛,自己的孩子見到自己這樣,心裡會怎麼想?

過了拐角,唐宋偷偷回頭瞄了一眼。見到那些家長沒再鬧起來,重重的吐了空氣,低聲咕嚕:「這逼裝得,好像還挺成功。」

「噗……」方雅在後邊按捺不住笑起來,「你在學校,都是這麼裝逼的?」

唐宋尷尬摸著鼻子:「不裝逼哪行啊,這幫熊孩子大多都是出身不錯,你不裝逼,他們可不會聽你的。」

方雅忍俊不禁的翻白眼:「就你有理。不過說真的,你剛才說的真好,讓人有種莫名的振奮……喂,我覺得你應該找個機會動員一下高三的學生。有時候,心態真的很重要。」

唐宋一怔,摸著下巴尋思:「這倒是個不錯的想法,給他們留下一點什麼……」 一時之間,蘇華成了整個基地炙手可熱的英雄人物。以前的他走到哪裏都被人忽視,就算是在機甲戰隊裏,熟人也就查姆西村那麼幾個。幫助大家提高了實力之後,隊員們開始對他有了敬意,也開始承認他、親近他,可也僅此而已。現在的蘇華卻彷彿一夜之間成了明星,無論是誰看見他,無論當時正在做什麼,看見的人都會臉上帶着滿滿的笑容,擺正姿勢恭恭敬敬地行個禮。

蘇華的臉上仍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缺少了情感的推動,讓他覺得要如同以前一樣,無時無刻保持溫和的笑容很難做到,困難程度甚至比連續訓練三天三夜還要高。他只能面無表情地停步,面無表情地接受對方的行禮,再面無表情地離開。可誰知,這反而讓他有了更高的人氣,軍隊中從來不缺乏冷漠,大家固執地把這看作強者的氣質,“冷麪修羅”的外號不脛而走。

“蘇華,我以前真沒發現,你居然有當明星的潛質。”埃蒙笑嘻嘻地,粘在蘇華身旁,陪着蘇華朝食堂走去。

自從那天和埃蒙並肩踏上了基地,接受了衆人的歡呼之後,基地裏的人就把他們兩人默認成了一對組合,埃蒙多年積累的聲望本就很高,加上現在和蘇華兩人,一個隊長一個副隊長,很快“母塔雙雄”這種像是明星組合的稱呼就被崇拜英雄的衆人默認了。

埃蒙似乎很享受,蘇華卻覺得忍耐力快到了極限。不爲別的,就因爲埃蒙聲稱爲了讓這個組合名副其實,這兩天一直黏在身旁,這嚴重妨礙了他接下來的計劃。

“別忘了,你成名比我早得多。”蘇華心情算不上好,說出來的話也冷冰冰的,絲毫不受埃蒙陽光燦爛笑臉的影響。

“別這麼說嘛,現在我們可是雙人組合。組合知道不,那種提起一個就會想到另一個的那種。我和你是一體的。”埃蒙覺得這樣的說法讓他從心裏感到高興,自從上次隱約察覺了自己對蘇華可能抱着什麼念頭之後,埃蒙並沒有刻意去壓抑。他的想法很簡單,自己從懂事起就是一個軍人,人生是由命令構成的,第一次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感覺很是新鮮。更何況像現在這種隨時可能死在戰場上的人生,沒必要去壓抑什麼,順應自己的心情沒什麼不好。這次被人和蘇華擺在一起,他嘴上不說,心裏其實樂壞了。

蘇華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可高興的,他停住腳步,冷冷地看了埃蒙一眼,問道:“這就是你跟着我的原因?”

“當然,雙人組合怎麼可以分開。”

“哦?我還以爲你是因爲博士的命令。”蘇華冷冷的一句話成功打擊了埃蒙,埃蒙的笑容僵硬在臉上,愣了半天沒有回話。

蘇華絲毫不在意埃蒙的臉色,說完繼續朝前走去,就好像剛纔那句話不是他說的一般。埃蒙收起了笑容,這對組合的表情第一次統一了起來。

“蘇華,我不是因爲博士的命令纔跟着你的。何況博士其實並沒有命令我什麼,他只是提了一句。你懂我的意思嗎?”兩個人拿了飯菜,隨意找了個位子坐下之後,埃蒙才猶豫着試圖解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