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還沒說話呢,劉易看着我說道:“你不用解釋了,這個鏡子有古怪,年頭不短了,看樣子是民國時候就留下來的鏡子吧?”劉易說完以後看了一眼黃大哥。 075 鏡中女鬼

黃大哥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小兄弟果然是有眼力勁。”

劉易沒有繼續理會黃大哥,而是走到了那個鏡子的四周打量了一下這個鏡子,跟着劉易伸出手摸了摸這個鏡子,隨後劉易看着黃大哥說道:“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個鏡子裏恐怕是藏着什麼東西。”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我昨天從這個鏡子裏確確實實看到了東西,一個穿着旗袍的女人從這個鏡子裏面走了出來。”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情,緊跟着開口說道:“而且那裏面的女人頭髮特別的長,看着特別滲人。”

想到昨天晚上的時候我都是忍不住一陣的毛骨悚然,實在是太恐怖了,我長這麼大見過很多鬼,但是沒有見過一個能從鏡子裏面來回穿梭的鬼,而且還是穿着旗袍,想到這之後我忍不住的打了個激靈。

劉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昨天還看見了什麼?”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走進了洗手間,我跟着摸了一下,發現我昨天摸得地方並不是開關,我跟着開口說道:“昨天就是在這裏洗臉的時候,透過鏡子看見她的,然後當我回過神出去的時候,發現她已經走進了那個鏡子裏面,而且那個鏡子好像連接着另一個空間,但是我不知道爲什麼就是進不去。”

劉易聽聞以後,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鏡子分爲兩極,你應該知道吧?”

我跟着點點頭,劉易跟着開口說道:“而這兩極分別鏈接的兩個世界,所以冤鬼靈魂能躲在這個鏡子裏面也是正常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四處打量了一下黃石任的房子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家房子位置不錯,但是你從來都不拉窗簾,所以自然陽氣就會少了很多,外加上你家裏這種古色古香的東西應該不少吧?”

黃石任聽完以後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確實不少。”說到這的時候黃石任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這都是我妻子,她平時喜歡沒事淘一些東西,所以我家裏這種古色古香的東西都有很多,不過基本上全部都被放在了雜物間。”

劉易聽完黃石任的說法以後點點頭說道:“那就對了,這種古色古香的東西放久了會有陰氣,陰氣加重了,這些鏡子裏藏着的東西自然就可以出來了,換句話說就是,你家陰氣太重了,所以纔會看見了這個鏡子裏面藏着的女鬼。”

我聽完劉易這麼一說以後頓時感覺挺對的,因爲我當時來黃石任的家裏的時候也感覺到了,確確實實有一股非常重的陰氣,而且這陰氣彷彿已經很久遠了一樣。

劉易看了一眼黃石任說道:“黃大哥,你早點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兩個就行了。”

黃石任有些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劉易,我跟着笑了笑說道:“黃大哥,你儘管放心吧,我倆今天肯定給你解決了這個事情。”

黃石任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吧,那我先去休息了,你們晚上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叫我就行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

說完這句話以後,黃石任便點頭離開了,回房間了,整個客廳裏就剩下了我和劉易,劉易這個時候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看着我問道:“你知道昨天她是幾點出現的嗎?”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昨天好像是十二點多吧,因爲我記得我十二點多去洗臉的時候她就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劉易聽聞以後,笑了笑說道:“那行,我明白了。”說完以後劉易跟着便把房間裏的燈全部都關了。

我跟着劉易倆人就這樣坐在黑漆漆的客廳裏面,不過好在劉易今天在這裏了,我心裏也就沒有那麼害怕了,相反比昨天平靜了很多很多。

到了十一點多的時候,劉易打了個哈欠,說道:“這樣,你在這裏看着他,我有點事情需要做。”說完以後劉易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往門口走了過去。

我一看這劉易走了,緊跟着開口說道:“你幹嘛去?”

“我去抽支菸,你放心吧,我會有辦法的。”說完以後劉易跟着便轉身出去了。

我心裏忍不住的罵了劉易幾句,這廝讓我一個人在這裏呆着,說不害怕是假的,尤其是昨天晚上已經見識過那個女鬼了,不害怕纔怪呢,想起來昨天那個女鬼的樣子我心裏忍不住就打了個寒顫。

也不知道等了幾點的時候,漆黑的客廳裏,我隱隱約約的聽見了“咔噠”“咔噠”高跟鞋的聲音,這個聲音在客廳裏異常的響亮,我整個人頓時如同被冷水澆了一遍一樣,頓時清醒了許多,我跟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這個客廳裏,我環視了一圈什麼都沒有看到。

跟着我把目光轉向了廚房的時候卻發現,廚房的門口一把頭髮,黑色的頭髮,我拿着手機的亮光照了照以後,看着這個頭髮,我心裏有些發怵,我記得那個穿着旗袍的女人就是長頭髮,她,她不會就在廚房裏面吧?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跟着擡起腿,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而我順着地上的頭髮望了過去,只見一張陰森煞白,極其恐怖的臉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整個人頓時被嚇了一跳,那張臉沒有一點血色,反而顯得異常的詭異,跟着我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也不知道碰到了什麼,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跟着呼喊了起來“劉易,我糙你大爺!快來救我!”

而這個時候那女鬼聽見我的呼喊以後,跟着就準備轉身離開了,而這個時候劉易突然開門走了進來,那女鬼順勢就想鑽進鏡子裏面的時候,劉易拿着手裏的符紙跟着嘴裏唸唸有詞的說道:“急急如律令!”

說完這個口訣以後,劉易直接將符紙貼在了鏡子上,那女鬼果然還想在再一次藏進鏡子裏面的時候,卻死活都鑽不進去了。

而這個時候劉易趕忙跑到了我的身邊,一把將我扶了起來,我看見劉易來了以後,整個人長長的出了口氣,劉易跟着開口說道:“妖孽!你到底是何物!爲什麼要躲在這鏡子裏面!”

那女鬼跟着狠狠的一甩頭髮,我和劉易直接被那女鬼的頭髮迷住了眼睛,我和劉易在睜開眼的時候,那女鬼卻已經消失不見了,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問道:“那女鬼呢?”

劉易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臥室裏傳來的一陣尖叫聲“啊!”

這個聲音非常的熟悉,是黃石任,跟着我倆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衝進了臥室裏面,而黃石任指着自己的妻子,回過頭看着我倆說道:“小,小道兄弟,有,有鬼!”黃石任此時說話都有些說不清了。

我緊跟着問道:“鬼在哪?”

“剛剛,剛剛就在這裏。”說完以後黃石任指了指這個房間的門口,繼續說道:“剛剛就在那裏站着來着,我親眼看見的。”

惡魔老公,請節制! 我看了劉易一眼,劉易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想來應該那女鬼就在這個房間裏面。”

說完以後我和劉易開始四處打量的這個房間,可是看了一圈什麼都沒看到,而唯獨讓我和劉易感覺到意外的是黃石任的妻子,黃石任的妻子此時依舊是那麼安靜的躺在chuang上睡覺,這不禁讓我和劉易感覺到怪異了。

因爲剛剛黃石任那麼大的叫聲,他的妻子不可能聽不見的,想到這以後我劉易看着黃石任說道:“黃大哥,你的妻子怎麼還在睡覺呢?”

黃石任這個時候跟着推搡了一下她的妻子,只見黃石任的妻子依舊是躺在chuang上並沒有什麼反應,我跟着開口說道:“該不會是鬼上身了吧?”

黃石任一聽我這麼一說頓時就有些慌亂了“小道兄弟,那你可得救救我媳婦啊!”說完以後黃石任便坐了起來。

劉易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跟着拿出來自己手裏的符紙,隨後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去廚房那兩支筷子。”

我聽完以後頓時就明白了,看來劉易是想勇哥土辦法,想到這以後我衝着劉易點點頭說道:“那行,我去!”說完以後我轉身小跑,走進了廚房以後,找到兩支幹淨的筷子便轉身回到了臥室裏。

好在黃石任的妻子都穿着衣服呢,我們也不至於太尷尬,跟着劉易看着黃石任說道:“黃大哥,你待會按着點你妻子,然後我會用這個筷子夾他的中指,讓那女鬼從他身體裏面走出來。”

我聽見了以後衝着劉易點點頭說道:“行,沒問題。”

劉易跟着擡手遞給了我一張符紙,看着我說道:“把這符紙貼在門上,省的她待會跑了在!”

隨後我點點頭以後,拿着手裏的符紙順勢貼在了我是的門上,貼好了符紙以後,我衝着劉易狠狠的點了點頭。 076 劉華生

劉易見我已經把符紙貼好了,衝着黃石任使了個眼色,跟着劉易便走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黃石任妻子的手,黃石任跟着在邊上按着她妻子,而這個時候我準備上手幫忙的時候,黃石任的妻子像是發了瘋一樣的開始拼命的掙扎了起來。

一邊掙脫這黃石任的雙手,一邊用腳使勁的蹬着牀角,劉易跟着拿着手裏的筷子衝着黃石任妻子的中指處就準備夾上去的時候,突然間黃石任的妻子一腳就將劉易踹到在了地上。

劉易直接摔了個踉蹌,一邊捂着肚子一邊一臉痛苦的樣子,而這個時候黃石任跟着開口說道:“你們快點啊,我快沒力氣了。”

我跟着點點,從地上撿起來了兩支筷子,我看着劉易開口說道:“劉易,你去按住她的雙腿,我去夾她的手指去!”

我慌忙的說完這句話以後便直接將劉易從地上攙扶了起來,劉易衝着我狠狠的點點頭,一把按住了她的雙腿,而她還在拼命的掙扎着,臉上極其痛苦的樣子,我看着有些不忍,跟着心一橫,一把抓過來她的手,拿着筷子狠狠的夾了上去。

而這個時候黃石任的妻子痛苦的慘叫了起來“啊~”這聲音聽得非常的刺耳,掙扎的非常的厲害,好在劉易和黃石任,兩個人的力氣比較大,也能按的住她,但是劉易和黃石任兩個人臉色明顯也不太好看,明顯這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而這個時候黃石任的妻子還在痛苦的慘叫着。

我的手還沒有鬆開,跟着黃石任的妻子身體頓時冒出了一股青煙,隨後黃石任的妻子腦袋一歪便暈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我整個人也放鬆了不少,我跟着便將手裏的筷子扔到了一邊,黃石任的妻子臉色此時漸漸的也紅潤了起來。

黃石任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又擡起頭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這就沒事了?”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應該沒什麼事情了。”說完以後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因爲那女鬼已經離開了黃大哥妻子的身體,但是她應該跑不出去。

隨即我和劉易轉過身以後,只見那女鬼站在門口,靜靜的看着我們,而劉易這個時候已經將自己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看着那女鬼說道:“妖孽!說,你爲什麼要藏身與那古鏡之中。”

我不知道爲什麼看見她的眼神的時候我有些心軟了,好像這個女鬼也沒有害過什麼人,而且如果她要是害人的話,恐怕早就出來害人了,沒必要等到這個時候。

那女鬼擡起頭看着我們,又看向了黃石任,跟着開口說道:“我不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就在這鏡子之中了。”

我看了一眼黃傑問道:“會不會是她有什麼心願未了?”

劉易看了我一眼跟着聳了聳肩繼續問道:“那你有什麼心事嗎?”

“有,我想起來了,我想見一個人。”說到這的時候那女鬼擡起頭看着我劉易繼續說道:“我想見一個叫劉華生的人。”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女鬼以後緊跟着開口問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藏在這個鏡子裏面的?”

“我去世的時候是民國28年,現在是什麼年代了?”女鬼看着我問道。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緩緩的開口說道:“現在是21世紀了,2009年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擡起頭看着那女鬼繼續說道:“你想見得那個人可能已經去世了。”

“那離民國38年到今天有多遠?”女鬼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我和劉易。

劉易跟着開口說道:“六十多年了吧。”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擡起頭看着她說道:“如果你的那個朋友還活着現在也得有八十多歲了。”

“我要見他一面!”女鬼一臉堅定的樣子說道。

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衝着那女鬼搖了搖頭說道:“恐怕你見不了了,現在都過去了這麼久了,你真的不一定能見到他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看你也沒有害人,也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可以送你去投胎。”

“不!我一定要見他,華生。”說到這的時候女鬼的語氣都是那麼的堅定。

劉易思索了一下擡起頭,跟着便將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看着那女鬼說道:“如果你還要藏身與那鏡子之中,那我只能讓你灰飛煙滅了!”

女鬼看見了劉易手裏的符紙絲毫畏懼的樣子,顯然這女鬼並不害怕灰飛煙滅,我跟着趕忙開口說道:“你怎麼這麼傻呢,灰飛煙滅了你就什麼都沒有了!”

“見不到華生我是不會離開的。”女鬼說完以後看了一眼劉易。

劉易跟着回過頭看着我,拿着手裏的符紙,回過頭以後便開始念口訣了,我看着眼前的女鬼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起了一絲憐憫之心了,我跟着一把抓住了劉易的手臂,衝着劉易搖了搖頭。

劉易推開了我以後,看着我說道:“你要知道,天有天道,鬼有鬼道,無論如何她都不能留在陽間,無論是對誰這樣都沒有好處的。”說完以後劉易拿着符紙就已經準備在了手裏。

我一把抓住了劉易的手,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說道:“她只是想見一個人,我們幫幫她又能怎麼樣?”說完以後我回過頭看着那女鬼說道:“你還記得那個人的模樣嗎?或者他叫什麼?他多大的年齡了,你都還記得嗎?”

“我記得他,他叫劉華生,民國38年那年他去參軍了,我答應過華生我要在這裏等他,那年他19歲,按照你們的日曆算來他應該是79歲了。”女鬼說完以後看着我。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可是如果他去參軍了,也許已經死在了戰場上呢?這些誰也說不準的。”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說道:“那你還記得他住在哪兒裏嗎?”

“河東市,北城樓南苑,我是在這裏等他的。”女鬼說道。

我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拉着劉易走到了一邊,劉易擡起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不會真的想幫他吧?”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爲什麼不能幫她呢?她只是想見一個人而已,我們可以幫幫忙的。”

說完以後我回到了房間,看着那女鬼說道:“我可以幫你,但是你說的那個北城樓南苑,我是真的不知道是哪兒裏,年代實在是太久遠了,我可以幫你問問。”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但是你要答應我,如果他已經死了,或者沒有他的消息了,我希望你可以安心的上路去投胎,我會讓他超度你離開的。”說完以後我衝着那女鬼指了指劉易。

那女鬼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好!”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三點多了,劉易白了我一眼,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我能看得出來劉易還是願意幫我的,緊跟着劉易遞給了我一個瓶子。

我看着這個瓶子,看着眼前的女鬼開口說道:“你鑽到這個瓶子裏來吧,你放心吧,我們會幫你的。”

女鬼衝着我感激的點點頭說道:“謝謝你!”

我搖了搖頭,看着女鬼說道:“沒事的。”

女鬼跟着化成了一縷青煙鑽進了瓶子裏面,而這個時候劉易遞給了我一張符紙,我接過符紙以後,將符紙貼在了瓶口處,想來這樣女鬼應該就不會跑掉了。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黃石任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整個人還有些呆呆的樣子,我看着黃石任開口說道:“黃大哥,黃大哥!”說完以後我使勁晃了晃黃大哥。

這個時候黃石任在回過神,看着我倆說道:“兩位小兄弟,你們真是神人!”說完以後黃石任一臉敬佩的樣子看着我和劉易。

劉易衝着黃石任搖了搖頭說道:“行了,你家的這個事情解決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至於你家的那些個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是不要再收了,那些東西指不定上面沾染了什麼呢,所以我奉勸你一句,想要活的久一點,以後就別碰那些東西了。”

黃石任緊跟着感激的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劉易擺了擺手,看着黃石任說道:“那行了,我們兩個就先離開這裏了,你們早點休息吧。”

我也跟着點點頭,黃石任看着外面的天色還有些黑暗呢,跟着開口說道:“你們就在這裏休息會吧,等天亮了再回去吧!”

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衝着黃石任點點頭說道:“那行,那我倆就在沙發上坐會吧。”

黃石任此時肯定也睡不着了,經過剛剛那樣的事情,肯定也清醒了許多,我和黃石任的情況差不多,倒是劉易顯得有些疲態了。

隨後我和劉易坐到了沙發上,黃石任給我倆倒上兩杯熱茶以後,看跟着坐在了我倆的對面,跟着開口說道:“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這件事情我黃石任都記在心裏了。” 077 尋找劉華生1

劉易衝着黃石任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了。”

而這個時候黃石任衝着我倆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倆說道:“你們先坐着,我去看看我媳婦去。”

我倆點點頭以後黃石任便轉身回房間去了,我看着劉易問道:“他妻子應該沒什麼事情吧?”

劉易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應該沒什麼大事。”說完以後劉易遞給了我一支菸。

我跟着接過煙以後擡手點上了,抽了口煙以後,不禁想到了今天的事情,多少還是有些麻煩劉易了,雖然和劉易關係很好,但是畢竟用劉易幫忙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看着劉易說道:“今天的事情麻煩你了,回頭我請你吃飯。”

劉易笑了笑,看了看四下無人,隨後壓低了聲音對着我說道:“小道,我不得不勸你一句,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你管不了的,你也沒法管的,所以沒什麼事情別多管閒事,而且這種事情吃力不討好的,沒有人願意做的。”

我跟着點點頭,稍稍思索了一下,其實也怪我當初多嘴,不過我想,既然我看見了,總是要說點什麼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但是事情都發生在眼前了,真的能放手不管嗎?”

劉易看着我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做咱們這行的,拿的是這份的錢,沒有這份錢誰會出這份力氣?”

前妻首席要復婚 我聽着劉易的語氣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想和劉易做什麼無謂的爭吵了,總之黃石任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其他的爭吵也就沒有必要了,而這個時候黃石任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看着我倆笑了笑,臉上帶着一絲感激的神色看着我倆說道:“剛剛我媳婦讓我給你們倆的錢,也不能讓你倆白費力,而且小道也不容易,萍水相逢的,昨天晚上還在樓道睡了一晚上,怪不容易的。”說完以後黃石任從兜裏掏出來一沓錢遞給了我們。

我不禁有些詫異,難道剛剛我和劉易的談話他們聽見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詫異的看着黃石任,黃石任手裏沒有多少錢,看那樣子應該也就是幾千塊錢。

劉易看了我一眼,我看了劉易一眼,趕忙搖了搖頭說道:“黃大哥,這錢我倆不能要。”

劉易沒有說話,臉色非常的平淡,而這個時候黃大哥好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跟着笑了笑說道:“我這錢也不是謝你們倆的,我知道,你們這行有你們的規矩,這錢就當是我這個做哥哥的,給你們的一點心意,你們看成不?”

我趕忙搖了搖頭,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劉易跟着笑了笑說道:“黃大哥,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以後劉易很快便從黃大哥的手裏接過了錢。

我看着劉易把錢收下了,也不好說什麼,隨後黃大哥看着我倆笑了笑說道:“你們也別嫌少,就是我倆的一點心意。”

我跟着點點頭,坐下來了,劉易跟着笑了笑說道:“黃大哥,你放心吧,不會的。”

劉易坐下來以後,黃石任點點頭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你們這行也不容易,小道纔剛剛大學畢業。”說到這以後黃石任頓了一下,看着我問道:“小道,你大學畢業是不是就打算跟人做這行呢?”

我趕忙搖了搖頭說道:“不是的,我畢業了,學校會分配工作的。”

而這個時候劉易的眼神裏閃過一絲奇異的色彩,看着我和黃大哥笑了笑說道:“黃大哥,小道畢業以後肯定還得跟着我幹。”

“那不一定。”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劉易呲牙的笑了笑說道:“一定得很。”

我實在懶得和劉易拌嘴了,而這個時候黃大哥拿起來杯子喝了口茶,點點頭說道:“那挺好的,也是個本事,不像我,除了會給人開車什麼都不會,在家連飯都不會…”

從凌晨三點多聊到了七點多天色微涼了,黃大哥的妻子都起牀了說要給我們做飯,但是我和劉易拒絕了,畢竟劉易已經收了人家的錢了,我也不好說什麼了,在吃人家的飯,顯得非常的不好看了,同樣通過那天晚上的聊天,我們才知道原來黃大哥這個人也聽不容易的。

一個人養活着媳婦和孩子,跑個出租車一年也就是能掙個兩三萬,挺辛苦的,而且我通過談話才明白,原來黃大哥的妻子,王妍妍是一個大戶家的閨女,因爲當初黃大哥和王妍妍都在一個學校裏,本來王妍妍在那所學校就是暫讀一年,然後第二年會被送到好的學校,可是那一年裏黃大哥喜歡上了王妍妍,黃大哥開始追王妍妍,倆人慢慢的也就在一起了,只是黃大哥的家裏並不是特別好,因爲黃大哥只有一個母親,父親也去世了,而王妍妍的家裏明顯是個有錢人家的女兒,人家當然不會同意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但是王妍妍這個女人的脾氣比較倔,就是願意和黃大哥在一起,最後倆人偷偷拿着戶口本領了證,辦了一場酒席,但是這酒席的時候王妍妍的父母以及家裏的親人都沒有來。

而黃大哥卻知道王妍妍不容易,跟了自己,所以黃大哥不讓王妍妍工作上班,爲的就是不讓王妍妍吃太多的苦頭,黃大哥也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得到岳父岳母的承認,畢竟兒女的婚姻最希望的還是得到父母的祝福,但是王妍妍並沒有,王妍妍心甘情願的嫁給了黃大哥,黃大哥也是一心一意的對待王妍妍,兩個人在一起還算是幸福。

而我和劉易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劉易也堅持要把錢退給黃大哥,但是黃大哥搖頭拒絕了,他說這是他們的心意,如果劉易不拿這錢,他心裏也不好受。

所以沒辦法,劉易也就只得收下了這錢。

而我和劉易出了黃石任的家裏的時候,天色已經微亮了,泛起了魚肚白,冬天的早晨亮的都比較晚,不過街上都已經有賣早點的了。

劉易看了我一眼問道:“要不一起去吃點早點吧?”

我想了一下倒是也沒什麼事情,只是有些犯困,隨後我衝着劉易點點頭說道:“那行吧,走,先吃飯去。”

說完以後我和劉易便去吃飯了,我和劉易吃過早點以後已經是八點多了,太陽也已經升起了,我打了個哈欠看了劉易一眼問道:“時間不早了,你家有人不?”

劉易跟着搖了搖頭,點了一支菸叼在嘴上,看着我說道:“走吧,這邊步行往我們家走估計得半個小時,不過比你們家近,去我家睡吧,睡醒了還得幫着女鬼找人呢。”

我聽見劉易說幫着女鬼一起找人以後,心裏還是感覺劉易這人不錯的,雖然剛剛收錢的時候劉易有些冷漠的態度,但是想想,其實打心底的來說,劉易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人,值得深交的一個朋友。

人無完人,金無赤足。

而我一邊走一邊盤算着幫那女鬼找那個叫劉華生的人,不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呢,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李叔,李叔不是在警察局工作麼,戶口什麼的他一定都能查到,想到這以後我心裏稍稍的放心了一些。

到了劉易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快九點了,我躺在chuang上,蒙着被子倒頭就睡下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劉易把我叫醒了,我揉了揉眼睛以後,看着劉易問道:“現在幾點了?”

“起來吃飯吧,已經快一點了。”劉易說道。

我跟着打了個哈欠“這一覺睡得是真舒服。”說完以後我就從chuang上坐了起來。

我拿着手機,一看已經沒電了,爲了防止李菲菲給我打電話我接不到,索性又跟劉易接了個充電器,便充上電了。

我吃完飯以後,拿着手機給李菲菲打了個電話,依舊是關機,李菲菲突然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我又給高薇薇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高薇薇,高薇薇說她也聯繫不上李菲菲。

我心裏反而有些擔心李菲菲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

劉易看了我一眼,說道:“行了,你別嘆氣了,趕緊想辦法找到這個女鬼要找的人吧,這個事情不能耽擱的。”

我的少女時代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找到李叔的電話打了過去,李叔那邊很快就接了電話了,我跟着開口說道:“李叔,是我小道。”

“哎喲,你小子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這一晃好幾個月都沒跟我聯繫了吧?” 懶愛 李叔忍不住在電話裏調侃了我一句。

我跟着笑了笑,並沒有拐彎墨跡,很直接的說道:“李叔,我有事情找你。”

李叔一聽就知道我肯定有事情,跟着對着電話問道:“說吧,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