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秦穆然,段念念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她仍然記得秦穆然為了救他們,獨自面對那幾個好像惡魔般的男人。

「我在這裡呢!念念!」

秦穆然知道段念念這個小丫頭想起自己了,走上前,笑道。

「大哥哥!念念好想你!」

看到秦穆然在這裡,段念念立刻鬆開了蘇茹慧,直接張開了雙臂,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熊抱。

「大哥哥也想你!念念真勇敢!」

秦穆然抱著這個小傢伙,很是喜歡地說道。

「真的嗎?大哥哥真的想我?」

段念念聽到秦穆然想自己,一雙閃亮的大眼睛滿是欣喜地看著秦穆然。

「當然!念念是大哥哥見過最勇敢的小朋友!」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太好了!」

段念念被秦穆然誇獎,很是開心。

「大哥哥,念念給你的手串你還帶著嗎?」

段念念看著秦穆然問道。

「哪裡敢不帶著啊!噥!」

秦穆然將自己的袖子微微向上一拉,段念念給秦穆然帶的手串便是出現在了眼前。

「太好了!大哥哥!你真的帶著。」

段念念看到秦穆然隨身帶著,很是開心。

「給你催眠就是不想你找到我,沒想到還是被你這個小機靈鬼給留了一手!」

秦穆然說到這裡就是一陣苦笑。

「嘻嘻!」

段念念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小小的嬰兒肥將她襯托的更加可愛。

「好啦,念念,快下來,你讓你的大哥哥休息下。」

蘇茹慧也沒有想到段念念會跟秦穆然這麼投緣,臉上也是一抹寵愛的樣子。

「哦哦!大哥哥,你快坐。」

段念念聽到蘇茹慧的話,老實地鬆開了秦穆然,然後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面。

「嗯嗯!念念,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大哥哥還要和你媽咪說一些話。」

秦穆然看著段念念,再示意了下蘇茹慧,後者懂得點了點頭。

「好吧!」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段念念也是個懂事的孩子,他知道,秦穆然肯定還有事情跟自己的母親商量,於是也不再糾纏著。

秦穆然引著蘇茹慧走出了特護病房。

門口的保鏢還想跟著蘇茹慧,但是因為秦穆然在,蘇茹慧相信秦穆然的身手,便是沒有讓保鏢繼續跟著。

秦穆然與蘇茹慧站在距離特護病房不遠處的落地窗前,看著蘇茹慧道:「慧姐,這次單獨找你出來,我覺得有件事,還是要讓你知道下。」

「什麼事?」

蘇茹慧有些好奇地看著秦穆然。

「念念這孩子,我看著也很喜歡,很投緣,所以我不想在讓她受到傷害。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關於她被綁架這件事,我覺得是你們段家自己內部的人有關係,你若是想要追究,不妨好好查下段家自己的人!」

秦穆然給了個建議道。 所以說,李肅他這是要爆發了,又或者是要覺醒了,這威力,對鬼魂來說,那就是毀天滅地的,任何鬼魂都經不起李肅他的這一擊,天生陰陽眼,它其實是藏着一個祕密的,它不僅僅只是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它不僅僅只是可以看到鬼魂,它還可以,它還可以看到其它的東西,甚至是,它還可以,看穿真相。

看到李肅的眼睛突然變成是金色的了,伽椰子它一時之間,竟然直接嚇退十米開外,可想而知,李肅他的眼睛對於伽椰子它來說,是有多可怕,是有多麼可怕,當然咯,這可是天生陰陽眼,它專門對付鬼魂用的,專門剋制鬼魂的。

那它如果還不厲害的話,那就沒什麼眼睛厲害了,沒什麼眼睛對鬼魂能造成這麼大的傷害了,伽椰子離開李肅的身體之後,李肅也立刻就恢復了對身體的重新控制權,現在,手、腳都能動了,發現自己又能動了的李肅,隨後馬上。

隨後馬上就迅速的爬出這棟房屋了,哎,終於,終於李肅他還是出來了啊,他還是沒有死,好人有好報,他是個好人,老天爺不會讓他這麼早就死的,他是李肅,他不是短命鬼,他是道士,他並不是鬼,是道士,那就永遠都是道士。

農門福寶小媳婦 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也是不需要去改變的事實,當然,李肅他也是一個好道士,他不濫殺無辜,因爲他不會,因爲他做不出,做不出就是做不出,沒有爲什麼,沒有什麼爲什麼,總之,要相信,要知道,李肅他不是一個壞人就。

就行了,“李肅”,“李肅”,“李肅,你終於出來了”,看到李肅平安無事的出來了,大家還是非常開心的,儘管大家心裏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任務參與者,現在立刻進入下一棟房屋”,李肅出來之後沒過多久,那個詭異恐怖。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也跟着一起出來了,甚至是,李肅他都還沒來得及和大家說說話,不過,也無所謂了,只要李肅沒死就好,只要李肅沒有死,那就代表着還有希望,還有一線生機,這是其他任務參與者們心裏所想的,而不是。

而不是李肅他的心裏所想的,說到底,李肅他並不怕死,怕死的是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像葉黎啊、秦風啊、程陌啊等等,他們纔是真正怕死的,但如果李肅沒死的話,李肅他沒有死的話,那自己接下來活下去的希望就。

就會大很多,就要大很多,所以,李肅他不能死,李肅你不能死,這是其他任務參與者們也希望的,真的,李肅你真的不能死,也只有你纔可以對付它了,如果連你都死了,那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難道,只有等死嗎。

還是自殺算了,不,自殺肯定是沒有勇氣的,那,那等死算了,坐以待斃吧,只希望到時候不要死得太痛苦,死得慘不慘的,那都無所謂的,反正是一死嘛,又沒有活路了,還管它慘不慘幹嘛,只希望痛苦少一點,時間短一點。

時間短一點就行了,其它的,那都是,那真的都是無所謂的了,死,也要有死的覺悟嘛,不然到時候,不然別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死的,死的時候,還以爲自己不會死,那樣就真的是太,太那個了,但願葉黎、秦風、劉美熙等人。

他們不會這樣吧,其實說起來,他們也是無辜的,他們自己其實是並不想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的,說起這個,又說起這個,等下就又有很多的話要說啊,很多的話想說了,所以,還是打住吧,打住算了,接下來看看下一棟房屋。

下一棟房屋是什麼樣的任務吧,下一棟房屋,到底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任務,什麼樣的一個恐怖危險任務呢,“我們走吧,去下一棟房屋”,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就趕緊對衆人說道,立刻進入,這幾個字也不是。

也不是鬧着玩的,就怕它到時候玩陰的,然後大家都死得無緣無故,莫名其妙,不明不白,這不是李肅他所希望看到的,他想看到的,他希望看到的,是,大家都能活着離開任務世界,活着離開這個危險、恐怖的任務世界。

就好像是從來都沒有來過一樣,這,不能成爲任務參與者們的噩夢,不能成爲所有任務參與者們的噩夢,李肅發誓,能救兩個,絕不只救一個,能救一個,那就絕對不會見死不救,這是李肅他的原則,這也是李肅他的誓言。

聽到李肅這麼說,大家便馬上動身前往下一棟房屋,下一棟房屋,是兇是吉,那都是命了,那都是運氣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希望運氣好一點吧,不要白白死在這裏了,還有大好的時間,大把的光陰,儘管人最後還是要死的。

還是會死的,但,奇怪,突然,怎麼突然說到死這個字,莫名的有一種憂傷感,難道說,某人也是不想死的嗎,至少現在還是不想死的嗎,哎,問世間誰願意死呢,又有誰是心甘情願想死的呢,沒有無緣無故的生,就沒有無緣無故。

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死,這是沒錯的,就好像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愛恨、生死,愛恨生死,本來就是反義詞,又何必,接着看文吧,再說下去的話,這一章就又沒有了,而沒有說出這棟房屋的任務呢。

它到底是有多麼恐怖和危險,看李肅等人能否活着走出來,李肅,加油,你一定行的,相信你,你是一定行的,相信你是一定行的,“任務參與者們,現在立刻站好一排,從現在開始,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不能回頭,時間爲。”

“時間爲:十分鐘,由於是鬼魂不能主動殺人,所以,任務參與者李肅不能使用道法,十分鐘之後,任務參與者可回頭,可走出這棟房屋,任務算是完成”,當李肅等人全部都走進下一棟房屋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 秦穆然的意思很是明顯,段念念被抓,肯定就跟你們段家的人脫不了干係。

「你是說段德?」

上次秦穆然可是跟自己提到過段德找他要手串的事情,現在被秦穆然這麼一提醒,自然是想到了這些可能。

「嗯!也不能說就是他,但是我感覺這件事跟他脫不了干係!」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若是段德真的是為了段家好的話,在慈善晚宴上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有段家的這個手串,他肯定是會跟家族裡說,讓家族來找他。

而不是他自己偷偷摸摸地過來找自己。

既然他想要偷偷摸摸地將手串拿走,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件事,秦穆然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

至於今天為什麼會特意提醒一下蘇茹慧,主要的原因還是秦穆然看見段念念以後,有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這種感覺很是奇妙,或許是因為當初秦穆然為了救治段念念給她喝過自己鮮血的原因吧!

「這件事我知道了,回去以後我會跟我先生商量一下,段德那邊我們會注意的!」

既然秦穆然這麼跟自己說了,肯定是有原因的,蘇茹慧覺得以後或許將偵查的方向向段德的身上查去。

「嗯!慧姐,我說的就這麼多了,最後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秦穆然看著蘇茹慧,很是鄭重地說道。

「什麼請求?」

蘇茹慧問道。

「是我解開念念這件事,不要外傳,我怕惹麻煩。」

秦穆然說道。

「呵呵,我知道,放心吧,除了我和我先生,還有念念,沒有人知道是你救了念念的!」

蘇茹慧理解秦穆然的意思,他是怕自己被段家的其他人知道以後記恨上。

畢竟段家也僅僅是表面上的團結,其實內地里也是暗流涌動。

這些,只有段家的人清楚,外人不了解罷了。

這次段念念被綁架,段承志和蘇茹慧早就已經在猜測是段家的人動手了,只不過一直在暗中搜集證據,不想打草驚蛇。

「那我就謝謝慧姐了! 寵妻如命 我這個人就是喜歡逍遙,不喜歡惹麻煩!」

秦穆然感謝道。

「這件事應該是我們感謝你!我看念念這丫頭跟你親,若是有機會,你可以常常來看她!」

蘇茹慧笑道。

「那肯定的,我也喜歡念念這丫頭。」

秦穆然笑道。

「慧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替我跟念念說一聲,等我有空了,大哥哥帶她出去玩!」

秦穆然突然想起來,自己還要給陸傾城和莫輕舞煲湯呢,連忙說道。

「不再坐一會兒嗎?」

「不了,今天有些事情。」

秦穆然擺擺手。

「那好吧,下次我和我丈夫做東,請秦兄弟那你吃飯!」

天下第一醫館 蘇茹慧說道。

「好!」

說著,秦穆然便是離開了醫院,向著菜市場開了過去。

買了一隻鴿子,殺好以後,他再買了些藥材,便是回瀧江別墅燉湯去了。

一鴿抵十雞,陸傾城和莫輕舞這段時間這麼忙,正好給她們好好補一補元氣。

一切都準備就緒以後,秦穆然便是回到瀧江別墅。

當他拎著兩隻已經宰殺好的鴿子回到瀧江別墅的時候,突然,整個人都愣住了。

因為秦穆然突然發現,自己出門的比較急,似乎,忘記帶鑰匙了。

這可怎麼辦呢?

秦穆然看了看四周,發現,只能夠用最原始的方法——翻牆!

主任,我知道你的祕密 對,沒錯!就是翻牆!

雖然被人看到很丟人,可這總比中午送不了鴿子湯要尷尬的多吧。

牛皮都已經吹出去了,要是沒有完成,那得多尷尬啊!

想到這裡,秦穆然也是說行動就行動,沒有一絲的猶豫,秦穆然縱身一躍,赫然便是從另外一邊的別墅區中間,爬到了自家別墅的牆壁上面。

突然,秦穆然的身體再一次地僵住了。

因為他感覺到了異樣的目光,穩住身形,扭頭看去。

「啊!」

秦穆然可謂是嚇了一跳,因為在他的身後,赫然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就是之前自己在人工湖遇到的借煙抽的煊赫門的女人!

那個看起來很是孤單卻異常漂亮的美人。

「我去!怎麼是你?」

秦穆然長舒一口氣,看著那個美麗的不像話的女人,問道。

「呵呵,好巧啊!你這是……」

那個漂亮的女人注意到秦穆然問道。

「那個,我說,我沒有帶鑰匙,回不了家才爬牆,你相信嗎?」

秦穆然看著漂亮的女人,臉上尷尬地說道。

「你覺得我信嗎?」

漂亮的女人被秦穆然這個表情給逗樂了。

「雖然我知道,我這樣你是不相信,但是我是真的回家,你看,我手裡還有兩隻鴿子呢!我要回家做飯的!」

秦穆然生怕漂亮的女人不相信自己說的話,甩了甩手中的鴿子,給漂亮女人看了看。

「還真的是啊!噗嗤!」

漂亮的女人被秦穆然這個舉動給逗樂了,也不知道多久她沒有笑過了,但是這一笑,卻是讓秦穆然著迷了。

好美的女人。

「你看什麼呢?」

漂亮的女人也是注意到了秦穆然的異樣,問道。

「看美女!」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我美嗎?」

「美!」

秦穆然連連點頭。

「呵呵,你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漂亮女人被秦穆然逗的笑的更加燦爛了。

「好看的皮囊不如有趣的靈魂,只可惜,我不僅有好看的皮囊,還有有趣的靈魂。」

秦穆然很是自戀地說道。

「真不要臉!」

漂亮的女人見秦穆然這樣,忍不住啐了一口。

「人要臉,樹要皮,但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秦穆然理所當然地說。

「呵呵,小弟弟,你叫什麼啊?」

漂亮的女人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叫秦穆然。你呢?」

秦穆然問道。

「我叫蘇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