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雲天痛苦着搖着頭。

他真的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現在他也不曉得要怎麼辦了?

“爺爺,櫟兒把所有的修爲傳給孃親,孃親還會在出現。”蘇櫟跪在地上,痛哭着問莫雲天。

“櫟兒,沒用的。”莫雲天搖了搖頭。

蘇櫟一聽,絕望的癱坐在地上。

“陌兒。”穆欣妍和君子兮他們奔跑着進來。

“陌兒,不可以?”

當穆欣妍目光觸及到那把匕首的時候,差點一口氣上不來。

“陌兒。”穆欣妍搖着頭,這把匕首,似乎比庚樂羽的天烏更讓她覺得可怕!

南司前輩急步走進來。

“命呀!一切都是命。”

衆人聽到南司前輩的聲音,猛的回頭看向他。

“南司前輩,求求你,救救陌兒。”沐雲軒回過頭,一臉心痛的乞求着南司前輩。

“大家不必失意,天地萬物有一定的循環,只能等了。”

南司前輩緩緩說道。

“等,師父,那要等多久?”穆欣妍聲淚俱下!

“妍兒,陌兒的命星早就滅了,什麼都算不到,除了等。”

南司前輩的一句話,讓所有人剛剛升起的一抹希望瞬間破滅。

“陌兒,對不起,都是爲夫不好,是爲夫沒有保護好你!”沐雲軒痛苦的趴在水晶棺材上,他一臉絕望!似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孃親,孃親,你聽得到齊兒在叫你嗎?你若是聽得見,就應齊兒一聲,好不好?”

蘇齊跪在地上,小小的身影顫慄着。

悲痛的聲音並沒有換回任何的迴應。

月朗星晴的夜晚,突然一聲驚雷當空炸響。

轟隆隆!

震得連山洞裏都跟着顫了幾顫,卻不見雨。

這詭異的現象讓衆人的身子也忍不住一顫。

南司前輩快速的走到洞口看了看。

“天相異動……”南司前輩自言自語的念着。

莫雲天的手微微一顫:“天相異動。”

目光順着山洞的方向看去,洞外驚雷狂怒,電閃雷鳴。

“南司前輩,這是爲何?”莫雲天不知道這天相異動是何道理?

朗月驚雷在雲城周圍不斷的驚現。

蘇紫陌只覺得腦袋嗡嗡一陣亂響之後,總算是清醒過來。

可一睜眼,映入眼簾的是衆人悲痛的臉又把她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她眨眨眼,走出水晶棺材。

回頭瞅瞅自己的身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明明記得自己在青麟山,胸口一痛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雲軒,別哭,我回來了。”

只是沐雲軒沒有任何反應。

“嗯!”怎麼回事?

雲軒怎麼聽不到她的聲音呢?

蘇紫陌一看自己的兩個兒子,哭得兩個小淚人一樣的。 轟隆隆!

傳入山洞的雷聲讓蘇紫陌覺得非常的奇怪。

“齊兒,櫟兒,別哭,孃親沒事!”

蘇紫陌蹲下,只是他們誰也聽不見她的聲音。

蘇紫陌又回頭仔細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那匕首插在她胸口的樣子讓她大吃一驚!

在青麟山的時候,她那心痛的感覺就是來自這把匕首?

是誰將匕首插入她的心臟的?

“櫟兒……。”蘇紫陌又叫了幾聲。

可痛苦的蘇櫟絲毫沒有反應。

蘇紫陌的心瞬間跌入谷底!她這是又死了一次了嗎?

她看了看痛苦的衆人,走到水晶棺材的旁邊。

手伸向她身體上的匕首,這一碰,讓她驚喜若狂,她居然可以碰到匕首。

蘇紫陌重重一握,快速的拔出身體裏的匕首。

離得最近的沐雲軒激動的看着這一切。

“陌兒,是你嗎?”

沉痛的衆人被這一聲激動的聲音拉了回來。

看着蘇紫陌被匕首傷了的地方,瞬間被大紅色的迷迭之翼掩蓋。

“陌兒,是你嗎?”莫雲天也激動的看着四周。

南司前輩走了進來。

看着那背拔出來的匕首,他微微一笑。

“大家不用擔心,那丫頭不會有事了,只是我們很有可能在也看不見她了,現在只能等她自己醒過來。”

蘇紫陌聽着南司前輩的話,突然覺得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

“他們看不到我了,也聽不到我說話了。”

蘇紫陌癱坐在地上,她的世界就只剩下她自己了。

“丫頭,你若是聽見了,就告訴大家,你此刻好好的。”

南司前輩知道那天相異動,一定與這丫頭有關係。

蘇紫陌一臉無奈的將手中的匕首丟了出去。

咣噹一聲!

衆人清楚的聽到聲音,看着匕首被扔出去的位置。

“陌兒,你在這裏,對不對?”

沐雲軒激動的憑着自己感覺去找蘇紫陌。

蘇紫陌脣角微微顫抖着!

她滿眼傷痛!

看着沐雲軒仍然絕望的俊顏,她突然覺得剛纔那一把匕首扔得有些後悔!

還不如讓衆人都知道她已經死了,大家現在會很痛!

可是時間會抹平一切痛苦,時間就是最好的療傷藥。

“陌兒,你在哪?陌兒。”沐雲軒伸着大手,在蘇紫陌前邊晃動着。

蘇紫陌看着他沉痛的俊顏不知道要怎麼辦?

上天爲何要這樣對她,最難的她已經走過來了,還要和她開這樣的玩笑。

可是回頭想一想,世人貪婪,總想尋找兩全,但這個世間難尋兩全之策,如何取捨,百年之後也不一定能學會!

她,捨不得他們!

“陌兒,你在哪裏?你出來,好不好?我知道你此刻在想什麼?你不能這樣做,知道嗎?就是看不到你,只要你在我的身邊,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沐雲軒痛苦的雙手不停的捶地。

那砰砰的響聲很快讓他的拳頭上沾滿了血跡。

蘇紫陌被他這猛烈的動作嚇了一跳。

“雲軒,不要。”

蘇紫陌看着他,泣不成聲,有的時候,做了很多決定,硬生生的把眼淚憋回肚子裏,可往往會敗給一句簡單的安慰。 “陌兒。”沐雲軒聲淚俱下,痛苦不堪的神情滿是絕望之意!

蘇紫陌咬着紅脣,輕輕伸出手去握緊那不斷拍打着地面的沐雲軒。

感覺到那真實的觸感,沐雲軒身子猛的一怔!

俊顏上狂喜不已,“陌兒,陌兒,我能感覺得到你,謝謝你,陌兒,謝謝你!”

沐雲軒聲淚俱下,絕望之意淺淺褪去。

他心裏剛剛有多擔心,他怕她永遠都不想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這一刻,全場變得異常的寧靜。

所有人都看着沐雲軒的方向,即使什麼都看不到,可是他們知道,有一個他們都愛的人在哪裏。

蘇齊和蘇櫟破涕爲笑,兄弟兩人都跑着過去。

蘇紫陌握住他們兄弟的雙手,熟悉的感覺讓兄弟兩人的心裏特別的激動。

蘇紫陌拉着沐雲軒起身,身上剛剛的疲憊也漸漸消退。

若是她那樣做了,雲軒真的會失去活下去的意志的。

可以無聲無息的伴隨在他們的身邊,也是一種幸福。

“這樣的事情在人類的世界裏難得一見。”

南司前輩驚訝無比!

陌兒居然可以以這樣的方式出現。

這就是這丫頭一生所積攢的善緣。

連上天都在幫助她。

衆人一聽,微微放心了許多!

不知不覺,外邊的驚雷停止了,朗月的星空,暮色繚繞,朦朦朧朧的籠罩着大地。

不遠處的天際邊,漸漸升起的紅光有些詭異,但也漸漸變成一團火球,照亮了整個大地,遠遠看去,有一種嬌豔的美,周邊的雲也被染成了紅色。

衆人也失而復得,心情無比激動。

蘇紫陌雖然不能在出現在衆人面前,卻能碰到周圍的物體,這讓她心裏似乎踏實了很多。

蘇紫陌爲了能讓沐雲軒能看到她所在的位置,她在自己的手上綁了一株迷迭之翼。

這樣衆人都知道她在的地方了。

蘇齊和蘇櫟看到迷迭之翼,伸手過去,卻能碰到孃親。

這比看得見又碰不到讓他們更加開心。

至於怎麼會出現這種詭異的現象,就連南司前輩也說不清楚。

天色亮明以後,衆人離去。

只剩下沐雲軒在裏邊。

青楓和敬淮重傷。

沐雲軒又讓錦程和子默過來保護蘇紫陌的肉身。

“陌兒,陪我去吃早膳。”沐雲軒拉着蘇紫陌的手往雲霄殿走去。

蘇紫陌還能說什麼呢?爲了能讓他安心,她也只能跟着他去了。

出了山洞,天際邊舒雲緩緩移動,猶如爲蔚藍的天空披上了一層白紗,在晨光中,帶着美麗的光澤。

暖洋洋的感覺真好!

蘇紫陌伸出手,感覺到暖洋洋的感覺讓她感覺很真實。

“這樣似乎是有了活着的感覺了。”

蘇紫陌絕美一笑,心裏也安心了很多。

沐雲軒雖然看不到她,可是能真實的觸摸得到她,這讓他的心情舒暢多了。

“陌兒,這樣真好!”

沐雲軒看着她的方向笑了笑。

“你都看不到我,聽不到我說話,有什麼好的?”

蘇紫陌緩緩一笑,一股甜甜的感覺在心裏流淌,其實,她也覺得,這樣能觸摸到對方的感覺真的很好! 皇宮裏,感受到黑羽死去的魔靈痛苦的毀了整個永泰宮。

“黑羽,朕一定會爲你報出的。”魔靈瘋狂的大吼大叫道。

他看着窗外,“哼!”魔靈冷冷的哼了一聲。

去青麟山的人也撲了一個空,這讓他更加生氣。

“吾皇!”林普達緩緩走進來。

滿地的狼藉讓他小心翼翼的往裏邊走,這魔靈發起瘋來,比君臨天還要可怕。

“說!”魔靈轉身,陰沉的看着林普達。

林普達斟酌了一會,還是據實回答。

“吾皇,昨夜黑羽闖入雲城,在蘇紫陌的胸口刺了一刀,被雲城的人一怒之下殺了。”

一想到莊主的胸口被黑羽插了一刀,他的心就狠狠的揪着痛。

那黑羽死了是很好,可惜讓魔靈更加憤怒了。

“你說他去殺那個女人了,那個女人不是死了嗎?”魔靈震驚的看着林普達。

黑羽和他談完話以後就去雲城了。

這個混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