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馨猛地站起來,衝他大罵:“放你媽的狗屁!”

“嘖。真粗魯,小心君凌不要你,我也不要你!”

馨馨扭頭,直接不看他。

“好了,還真跟我生氣呢?昨天那個害死你的新魂,我帶來了,要殺要剮隨你,而且你手上那個袋子,需要聚靈把,這種有點怨氣,又翻不出風浪的新魂,最適合餵養袋子了。”

“你哪袋子可是好東西,別爲了跟我慪氣,損失了這麼好的機會,乖……”

馨馨轉頭,看見桌子上一個盤子,盤上倒扣透明紅酒杯子。

裏面一全身赤果的女人,盤坐着,身體瑟瑟發抖。

她盤曲在盤子裏的一角,低着頭,長髮遮蓋臉。

即便看不見正臉,頭髮長度,皮膚和體型,馨馨一眼認出是肖曉。

昨天,她囂張如同地獄魔鬼,將自己從101大廈上丟下來。

今天,地位倒轉,她像喪家之犬,抱着身體盤在盤子裏,害怕全身發抖。

看見這一幕,馨馨心裏有說不出的暢快。

可,僅僅一秒後,馨馨冷靜下來。

他能將肖曉從活人蠱惑自殺,在由鬼魂的肖曉將自己從頂樓丟下來。

她還能相信他嗎?

或許,下一秒盤子裏的鬼,衝出來掐死自己,或和自己同歸於盡。

“小寶貝,你不高興啊,我都做到如此了。你還不高興啊?”

馨馨冷漠防備的看他。

“別這樣看我,你放心,她被我收拾了一次,鬼氣散盡,你的袋子要是不是死物,一定能吞下。聚靈急不得,只能從這種毫無能力的小鬼開始,一口吃不成胖子,乖了!”

“爲什麼要這樣做?”

“沒有爲什麼,我高興,還有小寶貝,不要覺得我在草菅人命,我替你算了一卦,這個女人在幾個月後,頂替了你大公司的實習名額,一年後,勾引你男朋友,三年後,和你未婚夫有了孩子,五年後……”

“還沒算到那麼久,總之,你要不是和君凌或者我在一起,按照正常人生活軌跡下去,她是你的剋星!” “我替你收拾了你的剋星,小寶貝兒,你非但沒有感謝我,還跟我生氣,這我就不高興了!”

他白皙修長手指,輕輕搖晃着玻璃杯,血紅色的血液就在杯裏一晃一晃的,殷紅的血色瞳孔,含着笑意看馨馨,說:“你看,昨天是我不對,可我已經想辦法擬補了,你就不要生我的氣了。”

馨馨雙目警覺的看他。

他很能說會道,而且八面玲瓏,翻臉的速度比君凌還快。

昨天還喧囂着要折磨死自己,今天好像真要給自己賠罪一樣,就連肖曉的魂魄都帶來了。

如果相信他,那馨馨的智商就是負數了。

馨馨態度冷漠疏離,說:“你不用裝了,我不會幫你取屍身的,以後也不會在幫你做任何事,不要在我身上白費功夫,如果你的目標是君凌,那麼,你直接和君凌鬥好了,我只是個凡人,一個普通的女生,經不起你反覆的折騰。”

完了,馨馨脊背挺立,嚴聲道:“要殺要刮,你看着辦吧,你要是想折磨我,還不如給我一個痛快。”

“哈……哈哈哈!”

司焰烈抑制不住的大笑,手中的紅酒被子晃動頻繁,紅酒好幾次差點散出來。

他反覆無常的情緒,讓馨馨很懼。

馨馨往小沙發邊緣挪了挪幾下,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就這麼看着他,等他笑夠停下來。

好一會,他才收斂笑聲停下,說:“馨馨啊,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信他?

哼,沒那麼蠢!

司焰烈染血的薄脣抿着笑意,整個人像喝醉了般,眼眸露出星星點點,像沒有焦距,又好像深情凝視馨馨。

他似醉酒的聲音,低沉香醇:“你就沒想過,我做這麼多,不是爲了對付君凌,是喜歡你呢。”

呵呵……

馨馨冷笑了兩聲:“這話,估計你自己都不信!我拿着刀子架在你脖子上,說我喜歡你,你信麼?”

他喜歡自己,除非海水倒流,火星撞地球!

無非就是騙她幫他取得身體。

司焰烈眼眸微微半瞌,露出一圈纖長睫毛。

他收回目光,半醉狀態說:“信,只要你說的,我都信呢。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其實啊,我還真羨慕君凌,君無邪待他太好了,他太順了,比起很多人,他得到太多。”

“他不應該得到這麼多的,憑什麼,就因爲他是君無邪的兒子嗎?最寵愛女人生出的孩子?”

“呵,馨馨,你說我妒忌也好,心胸狹窄也罷,我看他很不順眼,嫉妒,瘋狂的嫉妒他……”

他將酒杯裏的酒,一口倒進嘴裏。

紅酒瓶子飛起來,自動往他酒杯裏斟,滿杯後,他一飲而盡。

喝完,酒杯放在桌子上,說:“過來馨兒,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想不想知道。”

馨馨蹙着眉心,問:“什麼祕密?”

“你過來,坐到這邊來,一個君凌都不知道的祕密,我就告訴你一個人,乖乖的。”

他喝酒之後,眼眸脣齒間媚態,更明顯了。

嘴脣邊又落下一滴鮮紅的酒漬,紅的脣,雪白的肌,醉酒後的媚,看起來妖孽無比。

馨馨皺眉,沒動。

“乖,就這麼怕我,都不敢過來坐?”

馨馨搖頭:“很多人,酒後會徹底解放自我。”

“你覺得我會把持不住,對你做出禽~獸不如的事?”

馨馨抿了抿嘴,不說話。

“呵,君凌調教的真不錯,知道和男人保持距離。不過,放心,我不會這麼混蛋!”

“那你想告訴我的祕密是什麼?”

司焰烈半瞌的眼眸,一點點的睜開,血紅瞳孔妖嬈的看馨馨,薄脣勾起蠱惑的笑,說:“你能看得見我,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查了你三世,看你和我有什麼關聯,或許我們上輩子認識也說不定呢!”

“誰知,你知道我查到什麼了?呵,馨馨,說出來連我震驚呢。”

“第一世,你是個世家大將軍的嫡長女,身份貴重,被賜予封號長安公主,還被皇上定爲未來的太子妃。可惜,你的命不好,長到十六歲,還有三個月嫁給太子了,那時,太子已長大成人,爲皇帝了。正欲迎娶你爲爲皇后,你卻突然暴斃,毫無徵兆。”

“當時,人人都說是你命不好,不是當皇后的命。”

該信還是不該信?

不過,信不信都是以前的事,跟自己現在沒什麼關係。

“馨馨,你說是不是很可惜呢,你當時嫁給皇帝就好了,六宮之主,母儀天下!”

馨馨很平靜,說:“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呵,我還以爲你會說,人都是靠自己爭取的,沒想到你會說聽天由命呢。”

不聽天由命,有別的辦法嗎?

就像父母當年的車禍,她能挽回嗎?能逆天改命嗎?

扯淡!

“第二世啊,你的命就更不好了,是一個屠夫的女兒,屠夫是遠近十八村脾氣最火爆的,殺氣最衝的,因爲錯手殺人,躲在家裏,天天毆打老婆孩子出氣,在你六歲,你娘實在受不了,買了一包砒霜,將他毒死了。”

“殺人償命,你娘捨不得你,又將砒霜合着飯,一起逼着你吃下,連帶她一家三口一夜之間暴斃。”

“第三世,就是這一世,馨馨啊,這一世不用我說了。”

他說的都是關於馨馨的事情。

可是,她沒聽見:“你剛纔說都是我的事,你的祕密呢,你到底是誰?”

“馨兒真乖,一語戳中,剛纔我說了,你沒聽清楚。”

他說了??

馨馨低頭沉思。

聽他說的話,以結合他的氣質和風度,只符合第一世!

“第一世,你是個世家大將軍的嫡長女,身份貴重,被賜予封號長安公主,還被皇上定爲未來的太子妃。可惜,你的命不好,長到十六歲,還有三個月,太子長大成人爲皇帝,正要迎娶你爲爲皇后,你卻突然暴斃,毫無徵兆。”

他就是太子?

不對!

馨馨驚愕不已,道:“你是皇帝?”

蜜愛有毒:邪少專寵請勿動 “哈哈哈,沒錯,我是要迎娶你的皇帝,所以,你能看見我,小寶貝兒,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該不該再續前緣?乖,這一世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一世帝尊 說着,他邪笑着身體傾過來,媚眼含笑,眸光帶着蠱惑。

馨馨嚇得一下站起,連忙跳開。

純粹胡說八道。

呸當她是無知少女,說點什麼前世今生,他以爲自己會信嗎?

“小寶貝兒,我知道你不會信,不過沒關係,我也是知道不久,所以立即向跟你道歉,我會好好待你的。”

馨馨警覺看他,滿臉防備。

那坐在椅子上,向馨馨伸手:“乖,過來!”

馨馨站定不動,冷漠的說:“編個故事出來,我就會上當受騙,我告訴你,死了那條心,我是不會幫你找屍。”

他拐彎抹角,不就是讓自己給他找屍體嗎?

司焰烈手頓了頓,嘴角笑漸漸冷清了下來,眼眸微眯着,裏面露出精光,不知在想着什麼。

突然,他猛地收回手,站起來。

房間,一道颶風飃來,一道黑色的影子火光電石之速,朝司焰烈脖子絞去。

司焰烈,像是有防備般,往身後猛地一飛瀟,躲過黑影。

就這一剎那間,猛地消失在房間裏。

黑影沒有追擊,而是停下來。

他站定,轉身!

黑影原來不是別人,而是君凌。

君凌還是穿現代的衣服,跟上午裝扮一樣的,他沒有下冥界,而是不知去哪裏半天。

他回頭,見馨馨站在牆角,驚魂不定,走到馨馨面前,安撫道:“馨兒?怎麼了?有沒有事?”

馨馨搖頭。

君凌將她巡視一圈,確實發現沒事,將她輕輕的摟在懷裏,安撫着。

君凌輕拍她的後背,說:“乖,讓你受驚了。”

馨馨手觸碰他後背,慢慢附上去。

感受到她心境,君凌嘴角輕輕的淡笑。

馨馨突然推開君凌,擡頭說:“你不是去冥界了嗎?”

君凌笑而不語,看了眼房子,目光落在紅酒杯和酒瓶上,馨馨順着他目光往下去,盤子和玻璃杯不見,肖曉的魂魄,司焰烈帶走了。

君凌手袖一飛,桌子上的酒漬,紅酒杯子,酒瓶都不見了。

他說:“馨兒,這房子不能住人了,我們回原來的家好嗎?”

馨馨搖頭:“可我付了押金了,這個房子也方便一點。”

那個房子雖寬敞,但只有一個單間,她和君凌不得不窩在一張牀上,這就算了。

但她要換衣服,有時候想穿吊帶,特別的不方便。

君凌沉眸看了馨馨一眼,沒在逼她。

拉着她的手回到沙發上,坐下去之前,馨馨把他喊住,進房間拿了一沙發布藝出來,覆蓋在沙發上。

兩人坐下!

馨馨又問:“你媽媽不是說冥界積壓了很多事嗎?”

“嗯,不過全被父親處理完了,下去之後發現無事可做,將司焰烈的事情告訴了他,說冥界境地有他的屍身,想派遣鬼衛尋找,被拒絕了。”

“然後你就上來了?”

“不,他讓我上凡間陪母親。”

馨馨:“你爸爸一定對你媽媽很好呢。”

“是,他們很恩愛,雖然恩愛的方式我看不懂。”

“看不懂?”

“經常吵架,就是爲了一點雞毛蒜皮的事情吵,我沒辦法形容,到時候你看他們相處就知了。”

馨馨聽見君凌話,笑了。

龍小幽能保持一顆年輕的心態,可能和君凌的爸爸有關。

他爸爸又是什麼樣的人,跟君凌性格一樣?

君凌順了順馨馨的髮梢,說:“乖了,有機會帶你見我爸爸。”

馨馨正要回話,此時,電話響了。

嘟嘟嘟的,電話聲很急躁。

看來電顯示,是寧寧打來的。

剛一接通。

電話裏,寧寧嗚哇哇的大哭,哭着說:“馨啊,我錯了,嗚嗚真的錯了,求你放過我吧,放我一條生路把,我以後在也不敢了,那筆錢我真沒收,我全部退給紅十字會了,馨啊,你饒了我這一次把。”

“小媛死樂,肖曉也死了,雨熙死了,下一個輪到我了,一定會輪到我,馨馨,我以後真的會好好做人啊,不會在做這種事了。”

馨馨聲音一炸,說:“你說誰?誰死了,在說一遍。”

“小媛在車上注毒,撞死了。肖曉在藍色魅力上班,被學校裏的人撞見,跳樓下來沒死在急救車上死了,雨熙被火燒死了。”

“雨熙被火燒死了?什麼時候?”

馨馨驚愕的轉過頭看君凌。

上午和君凌分開,他下了冥界剛回來,而司焰烈剛纔還見,應該不是他。

雨熙怎麼就死了呢?

“一個小時前,雨熙開車回家的路上,車子突然爆炸起火,火太大,她的車子門窗打不開,連着車子活活的燒死在路上,就連好幾輛消防車對衝,都沒能把火給滅了,班級羣裏有人發了圖片,真的太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