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還真的沒開玩笑……」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不信,她去了三樓看了看樂包,這小子正和顧小冷說話呢。

「包子……你過來一趟。」蘇紫萱喊道。

樂包過來了,他看了看蘇紫萱。

「紫萱姐……」

蘇紫萱點點頭。

「包子,我聽說你和樓下的老道士打架了?」他問。

樂包眨了眨眼。

「沒有啊,樂天哥攔著呢。」他小聲地回答。

「你不喜歡那個老道士嗎?」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包搖搖頭。

「我非常的不喜歡……我看到就有一種想殺死他的衝動!紫萱姐……能不能別讓這個人住在別墅?」他急忙問道。

蘇紫萱一愣,這是什麼情況?

樂包這個孩子可是非常懂事的,居然想殺人?

「這個……我和你樂天哥商量一下。」她也是莫名其妙。

來到了二樓卧室,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點了點頭。

「你沒和老道士談談?」她問。

「我和他談什麼勁?你是他的徒弟你去和談吧。」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無奈,只好自己去了,來到老道士的房間,她瞬間就覺得渾身不舒服,因為這個房間的溫度實在太高了,高到了一種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也不知道這個老道士為什麼喜歡呆在這樣的地方!

「師父……你在做什麼?」蘇紫萱看著老道士。

這個老道士居然坐在地上,手上拿著他那已經禿嚕毛的拂塵,一副打坐的樣子。

「你回來了。」老道士睜開眼。

他招手示意蘇紫萱坐下說話。

蘇紫萱坐了下來。

老道士突然伸出手指,重重的點在了蘇紫萱的額頭,蘇紫萱渾身一震,她只感覺一股奇怪的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腦子裡,一時間她有點頭暈腦脹的感覺。

老道士只是點了一下,就馬上收回了手,蘇紫萱暈了幾十秒鐘之後就恢復了。

「你做了什麼?」她疑惑的問。

「我活不了多久了,通靈師這個職業現在幾乎已經絕跡了,你是我唯一發現的一個繼承人,我已經將通靈師的要訣給了你,你自己慢慢的研究吧。」老道士吐了口氣。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他,聽這個老道士的語氣,這傢伙怎麼像是不想活了的樣子?

「師父……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她小心的詢問。

老道士搖搖頭。

「我缺了幾輩子德……但是也攢了幾輩子德,死了倒也就死了!可是我居然死在那個遭雷劈的王八蛋前面……這才是讓我最不爽的!」他看起來居然幽怨的很。

「什麼死呀活呀啊?遭雷劈的是誰啊?不會是樂天吧?」蘇紫萱奇怪的問。

老道士看著蘇紫萱。

「乖徒弟,有些事情……能不知道你就不要知道!有時候做一個普通人其實是很幸福的。」他笑了笑。

蘇紫萱看著老道士,她眼中的那個缺八輩子大德真人慢慢的變成了另一種形象,一種慈父一般的感覺從蘇紫萱的心中騰起。

「師父,你和樂包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他只是個小孩子,你為什麼要仇視他呢?」蘇紫萱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老道士突然哈哈大笑。

「我仇視他?我怎麼可能仇視他……這個孩子,嘖嘖嘖……我是真沒料到我會遇到他,這可真的是閻王讓人三更死,你就不能活到五更天!」他說道。

「什麼意思?」蘇紫萱不懂。

「沒事……這都是一些命數,是命里註定的東西!這個孩子其實我早晚都會碰到,現在碰到他對我來說還是一件好事呢,給我留了不少的時間!」老道士模稜兩可的說道。

蘇紫萱看著老道士,他和樂包之間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兩個陌生人會有什麼秘密呢?

蘇紫萱一直在老道士的房間內呆到了晚飯時間,兩個人一起走了出來。

今晚的晚飯非常的豐盛,這是樂天吩咐施紫竹做的,這個女人的手藝還是不錯的,老道士看了看這一桌子菜,他的笑臉就出現了。

可是隨著樂包也下來了,他的臉又變黑了,惡狠狠地看著樂包。

樂包的表情也不太好,他烏溜溜的大眼珠子也在瞪著老道士。

「你個缺八輩子大德的老東西……你該死了!」樂包突然大喊。

老道士的手一哆嗦。

「包子!你說什麼?坐下……」蘇紫萱眉頭一皺,低聲呵斥。

樂包看了看蘇紫萱,這才坐了下來,埋頭吃飯。

樂天看了看老道士,又看了看樂包,他的神色一開始有一些疑惑,但是看著看著,疑惑變成了瞭然……

「師父,我敬你一杯……謝謝你教給我許多的東西。」蘇紫萱舉起酒杯。

酒是上一次剩下來的,還有許多。

老道士擺擺手。

「戒了戒了……以茶代酒!」他舉起一旁的水杯。

蘇紫萱看了看,也沒有在意,兩個人喝了一杯,其他人毫無反應,樂天自然不會去摻和老道士的事,施紫竹四個人就更加不會了,顧小冷一邊吃飯手裡居然還捧著一本書,看起來完全是一副痴迷的狀態。

一頓晚飯就在這樣奇奇怪怪的氛圍中結束了。

「你叫樂包?來我的房間一趟……」老道士哼了一聲。

樂包看了看樂天,樂天點點頭。

「不會有事吧?」

蘇紫萱看著樂包的背影。

「不會……能有什麼事?」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你確定?我可以明顯的看到包子眼中的殺意!這是一個小孩子,哪來的這麼重的殺意?」蘇紫萱簡直是不能理解。

「樂包這個小子……看來我也低估他了!他居然有如此大的淵源,將來的成就真的是無可限量了。」樂天嘟囔著說道。 蘇紫萱盯著樂天左看右看。

「你說的淵源指的是什麼?」她問。

「傳承!」樂天回答。

蘇紫萱想了想,她還是不能理解,對於一個連自己老本行都沒有了解的新人,實在不能和這些變態討論過多的這樣的奇葩話題。

老道士的房間!

樂包看著老道士。

「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嗎?」老道士開口。

樂包搖搖頭。

「你是不是很想我死?」老道士繼續問。

1627崛起南海 樂天點點頭。

「你也算是半個大仙了,你難道什麼都沒看出來?」老道士眯了眯眼。

他的手裡擺弄著那個砂鍋,看起來他真的很寶貝這個東西。

「我應該看出來什麼?」樂包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老道士笑了笑。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說起來這一次我真的是不該出來,你說我出來做什麼?完完全全就是為了成全別人!我一共有兩樣拿的出手的本事,一個是風水秘術,另一個就是通靈師! 劍靈同居日記 現在全都要給別人了。」他居然還能一臉委屈的說話。

樂包看著老道士,那一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還是給了他不小的衝擊!

「不可能!沒有人可以長生不死……你居然不轉世?」他的小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哈哈……我幹嘛要轉世,我八德真人想什麼死就要什麼時候死!」老道士哈哈一笑。

「你想死了?」樂包極其煞風景的問。

「哎……有些話,其實無非就是說說而已,我就是個老道士,怎麼能控制得了自己的生死?其實活著無非就是遭罪罷了!來來來……這個東西送給你。」老道士招呼樂包。

樂包走到老道士的面前,他伸手接過這個老道士遞過來的砂鍋。

「這個土鍋你給我幹嘛?」樂包看了一眼,完全沒有興趣。

「土鍋?你特么懂個屁!等我死了你自然就知道這個東西的用處了!」老道士眼睛一瞪。

樂包點了點頭,這個砂鍋已經被把玩的非常的光亮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東西是一個古董無疑。

「小子……記住了!所謂風水秘術是由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懾、鎮、遁、物、化、陰、陽、空!這十六部分組成!它幾乎包含了風水術、陰陽術、還有各種墓葬形制、結構、布局的所有描述……」

老道士開始慢慢的說著。

樂包眼前一亮,他對這些東西的興趣遠遠的超過了中醫,而且奇怪的是,這些東西老道士只是說了一遍,自己居然就記住了。

不但記住了,自己甚至還能理解一二!

老道士完全沒有停息的意思,一個小時之後,這一老一小居然還在面對面的坐著。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包子還沒有回去嗎?」蘇紫萱躺在床上問。

她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包子今晚不會睡覺了。」樂天回答。

「為什麼?」蘇紫萱奇怪的翻了個身,她看著自己枕頭邊的這個傢伙。

「我無法解釋……快點睡覺,明天還有葬禮要參加!」樂天嘟囔了一句。

蘇紫萱睜大眼睛,葬禮?

真的假的?誰要死?

很明顯樂天不會給自己解答,蘇紫萱翻來覆去了好長時間,終於是睡著了。

午夜!

樂天睜開眼,他幽靈一般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來到了別墅的陽台上。

他看著天空的月光,圓圓的滿月看起來非常的清晰,月亮上的陰影都看的很清楚。

突然樂天身形一震,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靈化狀態開始了。

樂天看著自己慢慢消失的手,小臂、大臂……

整條右臂都消失了……

果然不出乎自己的預料之外,這一個月內樂天經歷了許多自己有能力阻止卻無法阻止的事情,這讓他難免陰德大損,雖然他也做了不少的大事,破了幾個大案,幫助了不少的人,但是依舊難以補回缺失的陰德!

他的目光落到自己的左手上,樂天微微一愣。

自己的左手中指指尖居然也出現了靈化現象!這讓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起來自己的靈化遠遠的超出了自己的預期!

如果這樣下去,不出一年,自己可能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一想到這個後果,樂天的心就沉重了許多。

在這個漆黑的夜晚,他一個人默默地站在別墅的陽台,一直到黎明馬上要來臨的時候,樂天突然扭過頭,他看了看身後。

老道士出現在樂天的身後。

樂天反倒是毫無意外的表情。

「我走了。」老道士說道。

「不送。」樂天回答。

「好可惜……不能讓我送你一程。」老道士嘆了口氣。

「有機會的。」樂天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說這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自己和老道士非常的熟悉,彷彿在數不清的歲月之前,兩個人就有了一些別人無法想像的關係一般!

一絲光亮出現在遠處,樂天的靈化現象結束,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長長的吐了口氣。

老道士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蘇紫萱睜開眼,天已經大亮。

豪門恩怨 樂天已經不見了,一旁的浴室裡面傳出水流聲。

蘇紫萱爬起來,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後快步的走到樓下,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樓下老道士的房間。

「咦?包子你在做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包正在將一些白色的灰燼往一個瓷碗裡面裝,蘇紫萱看了看,這個碗有點眼熟,是自己廚房的。

「他去了。」樂包說道。

他將地上的灰白粉末都裝好了,然後抬頭看著蘇紫萱。

「誰?」蘇紫萱突然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老道士。」樂包回答。

樂天下來了,他看了一眼,伸手揉了揉樂包的腦袋。

「我幫你請假,今天將他安葬了。」他說道。

樂包點點頭。

「老道士死了?為什麼……這……昨晚到底發生么什麼?」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和樂包。

這可是出了人命啊!

「他讓我告訴你!不要找他了,他到了該去的時候了……讓你好好的練好通靈術!」樂包看著蘇紫萱。 他居然是那天在墓地我遇見的,那個陰陽先生。

我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裏遇到他,但隨即一想,也就明白了,他本來就認識趙老闆,而且趙老闆還是通過他,才找到的許師傅,他能來這裏,自然順理成章了。

“那現在怎麼辦?”我開口問他,這傢伙是陰陽先生,本事肯定比我強,而且那天許師傅都差點被他擺了一道,現在要對付那個女鬼,估計輕鬆得很。

只是我不知道,他既然有這樣的手段,爲什麼還要趙老闆去找許師傅呢?

“讓她自己醒悟吧。反正我已經給她設下了封魂陣法,她就這麼轉悠到天亮應該也走不出去。不過,如果她現在能主動放棄復仇,對她而言其實是個好事。”

他說着話,擡頭看着已經漸漸發白的天邊,喃喃道:“可惜,很多人並不明白這個道理。”

我看了看“唐經理”,他就像中了鬼打牆一樣,在一個小圈子裏不斷的繞來繞去,臉色很是難看,不住的顫抖着,眼神遊移不定。

天已經快亮了,我知道,這或許是他給那女鬼最後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