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的觀衆席突然沸騰起來,杜文龍擡頭一看,原來是陳沖終於選好食材,推着小車回到了工作區,正開始做一些準備工作。

杜文龍心中冷笑,算算時間,這小子已經落後自己至少五分鐘了。

在他大量陳沖的同時,後者也似有所感的看了過來,但那眼神..分明是一種感激之情!

“哼,裝腔作勢。”

杜文龍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能嘀咕一句,點火起鍋,再倒油入鍋。

接下來,他需要把鱔魚在鍋裏過一下油,鎖住肉汁,然後放入火腩、冬菇、陳皮與鱔魚重新回鍋炆煮。

所謂‘炆’,其實是烹飪手法的一種,就是用沒有火焰的微火慢慢將鍋裏的食物悶熟。

這一過程很慢,將佔用這道菜的大量時間。

……

另一邊,收回目光的陳沖立刻馬不停蹄的將所有選取的食材放在桌面上清點。

一大塊紅豔豔的羊肋肉、一條活蹦亂跳的鱖魚、一塊熟火腿、幾片香菇、幾根油菜心,接着是食鹽、老薑、料酒、花椒、八角、陳皮。

陳沖對照了一下記憶配方,確定沒有任何遺漏之後,立刻將羊肉洗淨,放進鍋里加入清水煮。然後把鱖魚敲暈、刮鱗、去內臟清洗、剔除骨翅,再用鏽刀把魚肉片成大片,魚頭、魚尾、魚骨單獨放在一邊備用。

鱖魚這個名字對大多數人來說非常陌生,但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桂花魚。

鱖魚魚身體較高較扁,背部隆起,嘴巴很大,下頜明顯長於上頜。表面爲黃綠色,腹部灰白色,側身能看見不規則的暗棕色斑點與斑塊,並且有一條几位狹長,自吻端穿過眼眶至背鰭的黑色帶紋,很好分辨。

這種魚的特點是肉質細嫩,沒有細刺,味道鮮美帶有清甜。因爲這一特點,它常被用來清蒸,而若是用其魚頭、魚雜配上絲瓜或者豆腐製成魚湯的話,更是營養豐富,實屬湯中上品!

由於在尋找食材的過程中浪費了太多時間,所以陳沖的動作很快。

不過,儘管快,但他整個人卻處於一種極度興奮的狀態,臉頰之上隨時隨地都帶着無法掩飾的笑容,給人極不協調的感覺。

就好像一場十分重要的百米決賽中,當所有對手都跑在前面時,吊在最後一名的選手不僅不慌,反而樂在其中..

這畫面,細思極恐,宛如變態!

將魚片裝入碗中,陳沖切下一大塊老薑洗淨,放在菜板上‘啪’的一聲,用刀身將其拍扁、切碎,然後放在紗布中用力擠出薑汁。

廚師的手勁本就很大,可何況陳沖了。

只見他握住紗包後微微用力,大片大片的薑汁就順着小指流進碗中,很快就裝了小半碗。

再根據記憶往薑汁中加入少許食鹽調勻之後倒入魚片中,用手輕輕抹勻,最後放在一旁醃製備用。

做完這一切,陳沖稍稍緩了口氣,時不時與另一邊一頭霧水的杜文龍對視,恨不得衝過去抱着後者狠狠親上一口!

沒錯,陳沖的確有這樣的衝動!因爲在杜文龍的‘幫助’下,他獲得了一道史詩級的菜品..

羊方藏魚!

說起這道菜,可謂來頭驚人,其歷史淵源之深厚,史無前例!

它被稱爲傳統古典菜中的第一名菜,距今,已有四千三百年的歷史了..

要知道,上一次李生輝做的那道失傳名菜‘蟹釀橙’距今才兩百多年而已!

“四千三百年,嘖嘖..”陳沖雙眼放光,心想杜文龍表面上看着冷冰冰的,其實他的真實身份分明就是送財童子!

四千多年前,有個名叫‘籛鏗’的人因爲擅長烹飪野雞湯,得到帝堯的讚賞受封,隨後建立大彭氏國,故稱彭祖,也是我國烹飪界公認的始祖,而他的菜系風格製作考究、風味獨特、自成體系,幾乎每一道菜都有一個動人的傳說。

‘羊方藏魚’同樣如此。

相傳彭祖的小兒子夕丁從小喜歡下河捕魚,彭祖害怕他溺水,便嚴令制止。某一日,夕丁下河捕魚回家,正巧彭祖不在,又害怕事情暴露被責罰,於是夕丁讓母親將魚藏進正在烹煮羊肉的罐內。

彭祖回來吃羊肉,感覺異常鮮美,當弄清原因後不僅沒有責罰夕丁,更是如法炮製,細心改進,於是便有了‘羊方藏魚’這道古典名菜!而更不可思議的是,據傳漢子中的‘鮮’,便來源於此!

所以,這道菜的特點只有一個字,‘鮮’!並且是超越所有認知的‘鮮’!

而更加巧合的是,‘羊方藏魚’如今也叫做套菜、二套菜,與‘套四寶’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陳沖有理由相信,‘套四寶’應該也是由‘羊方藏魚’經過數千年的演化後形成的現代菜!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舔了舔嘴角,但看在杜文龍眼中,卻是毛骨悚然。

咕嚕咕嚕..

鍋裏的水開了,陳沖終於收回了‘邪惡’的目光,趕緊打開鍋蓋,只見裏面的羊肉已經變色,正在沸水中起起伏伏,翻騰不休。

他先將羊肉撈出來瀝乾水,又用勺子清除鍋裏的浮沫,接着轉小火,慢慢熬煮。

煮過羊肉的湯稍後會用到,所以保持水溫是關鍵。

剛起鍋的羊肉很燙手,陳沖等了兩三分鐘後,才用鏽刀將羊肉四面修齊,切成一個四四方方的大方塊。然後用鏽刀從‘方塊’的側面剖開,留出一個大缺口,給之後放魚做準備。

最後把剩下的姜鹽汁均勻的塗抹在羊肉表面,和魚片一樣,放在一旁醃製備用。

這一過程和杜文龍炆煮鱔魚一樣,都需要一些時間,急也沒用。

趁着這個空檔,陳沖又把火腿蒸熟切片;

香菇去梗;

菜心清洗乾淨焯水備用。

現場嗡嗡的議論聲不知何時消失了,因爲絕大部分觀衆通過大屏幕的轉播畫面內容都猜不出三位選手要做什麼菜。

他們只知道陳沖等人的烹飪手法令人眼花繚亂,將刀功、勺功的功底展現得淋漓盡致。

果然,對於這三位美食界的頂級廚師來說,個人賽前兩輪的比賽根本不是難題,這也打消了許多關於‘運氣’一詞的說法。

“陳老闆在做什麼啊?我完全看不出來。”觀衆席上,李胖子嘀咕一句。

當初跟着陳沖學習‘鮑汁’的做法時,他專門看過陳沖黑板上的菜品,沒有一樣是和羊肉有關的。

“你要是能看出來,你就在下面比賽了。”周查理打趣道:“不過,事到如今,咱們美食街是真的撿到寶了啊..”

聞言,李香等人極爲贊同的點了點頭。 美食比賽並不像競技比賽那樣扣人心絃,它的魅力更多在於觀衆對選手的期待、對菜品的期待以及豐富自己對美食的見地。

因此,即便美食比賽有着時間上的限制,但觀衆根本體會不到緊迫感,他們只知道三位選手的動作很快,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之感。

就比如剛纔陳沖在給菜心焯水的時候,僅僅是水開之後將菜心放進鍋裏,用漏勺攪了幾下便出鍋備用,看不出任何門道。

“正常情況下,給菜心焯水需要在水開以後全程開小火用沸水慢慢侵泡的方式將其煮熟,避免大火快煮導致葉子已經煮爛,但根莖還沒熟的情況出現。而陳沖爲了節約時間,全程開猛火,同時在極短的時間內用漏勺調整菜心受熱均勻,這是相當需要技巧的,但凡中間出現一丁點失誤,就會出現剛纔說的情況。”

望江閣的光頭羅峯解釋道,同時心裏思考着若是換做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不過,想來想去,他最終還是暗暗搖了搖頭。因爲這不僅需要一個廚師對溫度的變化極其瞭解,更要在拿到菜心的瞬間,就充分掌握每一根菜心的粗細程度,然後在下鍋時進行微調。

“那他成功了嗎?”一旁的小雅問道。

“出鍋時,菜心的葉子極其完整,而根莖部分也呈現淡淡的透明之色,非常完美。”羅峯很肯定的說道。

“真是個變態的傢伙,活該他進入決賽。”小雅張了張嘴,好半晌才憤憤不平的說了一句。

“呃..”聞言,羅峯與七鴨對視一眼,竟是無言以對。

……

直播間。

動物兄弟和觀衆已經尬聊很久了,好在有着王雄心這種時常犯二的選手存在,直播間的氣氛依舊歡樂無比。

直播間熱度:503540..

直播間人數:153015..

神祕嘉賓送出宇宙超級火箭*10..



“老闆大氣!”

“老闆大氣!”

“老闆大氣!”



一輪彈幕暴走之後,直播間逐漸恢復正常。

“鱷魚兄弟,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入場互動啊?”有幾條彈幕問道。

鏡頭前,鱷魚扭着身體仰頭看了眼上方的大屏幕,對着麥克風說道:“快了,還有一分鐘就可以進去了。主要是我們兩個不專業,主辦方擔心我們進去之後影響播出質量,所以開賽前十分鐘,所有自媒體都不能進入的。”

“哈哈,誠實!感覺是你們兩個活生生拖垮了其他主播!”此時一條金色彈幕從密密麻麻的白色彈幕中脫穎而出。

“瞎說什麼大實話!”

這種字體顏色只有每月平均消費三十萬以上的‘皇帝’用戶纔有資格擁有,所以王雄心立刻精準恢復。

“哈哈,我記得前天比賽的時候,你們可是把望江閣和大食代的隊伍整懵了,害得別人有苦說不出!話說回來,你們是不是美食街派出去的臥底啊。”問題還是來自金色彈幕。

見狀,王雄心頓時感到一陣心虛,正想裝模作樣無視這個問題時,一旁的恐龍卻用那隻營養不良的前肢搶過麥克風,塞進‘血盆大口’之內,道:“不,我們不是美食街的臥底,而是美食街的忠實粉絲!”

此言一出,王雄心心裏咯噔一跳,心想周飛這小子平時挺聰明,沒想到關鍵時刻卻犯了糊塗,這不等於是把塑造起來的中立形象徹底推翻了嗎?

果然,直播間的彈幕突然少了,內容也從之前開心互動,變成了零零散散的指責,說他們兩個欺騙觀衆,浪費表情,干涉比賽公正,更有甚者,直接退出了直播間。

王雄心氣得用腦袋頂向周飛,結果忘了頭上還帶着一個鱷魚頭套,於是不偏不倚,剛好將長長的鱷魚嘴吧咬卡在了恐龍的脖子位置,遠遠看去,宛如致命一擊。

恐龍也急了,順勢擡‘腳’蹬開鱷魚,突然的反擊讓鱷魚猝不及防之下,仰面摔倒在地,露出白白的肚皮,硬是翻不過來。

這一幕,無意間被自拍杆上的手機鏡頭全程記錄,促使直播間的氣氛又活躍了起來,但內容多爲‘哈哈哈’,看來觀衆還未接受他們兩人的立場。

周飛調整了一下鏡頭角度,解釋道:“說實話,我們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是因爲興趣纔來直播的。想必很多觀衆應該知道前幾天有個男扮女裝的主播吧?”

“知道,聽說在美食街出事了。”

“我之前一直不清楚那個人是男的,妝畫得太好了。”

“沒錯,害得我給他送了十塊錢的禮物呢。”

“兄弟,虧大了。”



有觀衆開始發正常彈幕了。

“是的,當時我也給他送了好幾百的禮物。因爲那個時候我一直認爲他是公正的,沒想到..”周飛不急不緩的繼續說道:“呵呵,他的直播內容如何,大家心裏應該都很清楚,完全就是在抹黑美食街,而後來美食街的奪冠,也足以證明他的直播角度有問題。

所以,身爲美食街忠實粉絲的我們怎麼能坐以待斃,當然要親自過來直播一場,化解誤會才行!”

“說來說去,你們的立場和之前那個主播始終是一樣的,都是爲了美化你們喜歡的美食區。”有彈幕質疑。

“是嗎?”周飛反問一句,“如果我們和之前那個主播的目的一樣的話,我們起碼也要襯托一下美食街的優秀吧?可問題是,你們有看到我們抹黑其他美食區嗎?有說過其它美食區的任何一句壞話嗎?有追着美食街的隊伍一直誇,一直贊嗎?都沒有!”

“似乎的確沒有。但你們進行直播,總要有個目的吧?”有人問道。

“沒錯,我們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周飛沒有迴避,“坦白講,從一開始,我們僅僅是爲了讓陳老闆的粉絲們看到比賽情況才進行直播,卻不想誤打誤撞,吸引了這麼多的觀衆,如果大家不相信,我可以證明。”

“如何證明?”

“很簡單,我現在把觀衆發彈幕的間隔從零秒調整到五秒,避免有人重複刷彈幕。”周飛說動就動,很快直播間就彈出有關‘彈幕間隔已更改爲五秒’的提示,“接下來,請認識陳老闆,嘗過陳老闆的手藝,屬於吃貨羣的兄弟們在彈幕中扣‘1’,讓他們看看咱們吃貨羣的力量!”

隨着周飛最後一個字落下,彈幕中頓時出現零零散散的數字‘1’,接着數字‘1’越來越多,僅僅幾個呼吸,便徹底刷屏,那般數量,起碼不下五千人!

“好了,我又把彈幕間隔調整回來了。”五秒之後,周飛無所謂的說道:“所以大家看見了,我們最初的目的僅僅是給他們直播,因爲他們好多人都是學生或者上班族,沒辦法到現場觀看比賽給陳老闆加油助威。”

“我TM竟然被感動了。”

“兄弟,相信你!”

“啥也別說了,一個氣球支持一下。”



“其實大家不用刷禮物的,我們本來也沒打算靠直播賺錢。”周飛無所謂的聳聳肩,“我們兩個是在校學生,平時也沒有太多時間直播。當然了,如果你們確實很喜歡我們兩人的直播風格,我們肯定會盡量多抽時間策劃直播內容的,不過,還是以美食爲主。”

周飛沒有把話說死,畢竟上次直播可是賺了不少錢,他還不想傻乎乎的斷了後路。

“我倒是挺好奇,什麼樣的餐館老闆居然有這麼多的忠粉。”

“可惜美食街最近不太平,想去試試都不敢。”



“關於美食街最近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有必要給大家仔細說明一下。首先,那幾件令人害怕的事件並非發生在美食街,而是發生在美食街附近一條人煙稀少的單行道上!

事實上,美食街纔是這幾起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但考慮到大家的人身安全,我也不會鼓勵大家去美食街覓食,因爲我們學校也同樣對我們下了禁足令。

其次,我們所有粉絲一直堅信,只要陳老闆回到美食街,美食街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最後一句話,周飛說得無比堅定。

“恐龍兄弟,你這也太盲目了吧。”不少彈幕提醒道。

“不,有些事,只有我們這羣鐵粉最清楚。我只能告訴大家,年紀輕輕的陳老闆可不僅僅是個廚師,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的。”

“臥槽,恐龍兄弟,你別賣關子啊。”

“這不是賣關子,而是有些事情我不能張口就來。”周飛搖搖頭,“好了,可以入場了,我儘量給大家挖掘一些乾貨,就像上次爲大家偷學望江閣的番茄醬做法一樣。”

“好啊!加油!一定要詳細哦!”

“上次的番茄醬我回家試了一下,果然和在外面吃西餐的感覺一樣!”

“良心主播,必須關注!”

“其實我覺得你們支持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乾貨!乾貨!我要學乾貨!”

“哈哈哈,期待..”



王雄心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還有些懵逼,不清楚直播間的氣氛爲何比之前更好了,但他來不及多問,被周飛一把抓住,二人搖搖晃晃的跟着其他主播向賽中走去。

……

隨着自媒體人士入場,賽場瞬間就變得熱鬧起來,但大部分人的首要目標顯然是皇老先生,其次是陳沖,最後纔是杜文龍。

因此,僅僅片刻功夫,皇老先生的工作區就被人圍滿了。

“皇老先生,對於這次比賽,您有信心再次獲得廚神頭銜嗎?”

“皇老先生,有打算趁着這次機會,重新出山經營酒樓嗎?”

“皇老先生,有沒有想過收徒或者尋找接班人呢?”



一連串的問題被衆人爭先恐後的拋了出來,嚇得工作人員趕緊上前制止,生怕影響黃老先生比賽。

“沒事沒事,只要不進入工作區,我不會受到影響的。”皇老先生一邊笑着說道,一邊用棉線將一塊長寬約莫四公分,方方正正,焯過水的五花肉綁紮起來,形成一個‘田’字。

“關於有沒有信心再次獲得廚神,說實話,沒有,畢竟屬於我的年代已經過去了,而我參賽的目的,僅僅是出於對美食的喜愛,沒什麼野心。說到經營酒樓的問題,我這把年紀,沒有精力咯。再來是收徒的問題,已經有幾個徒弟了,也學到了不少精髓,以後的路,就是他們自己去創新了。”

“皇老先生,能和我們說說,您這次打算做什麼菜嗎?”一隻‘鱷魚’突然從人羣中擠出,手持自拍杆,鏡頭對着桌上的各種食材一頓狂掃,生怕拍得不夠仔細。

“喏,我想華夏菜系中,像我這樣把五花肉切成方塊,再綁起來的菜品不多吧?”皇老先生晃了晃手中已經綁好的五花肉,接着繼續綁紮下一塊。

衆人看得仔細,雖然這些大小相同的五花肉早已煮熟,但依舊能看見五層整齊的紋路,屬於上好的五花肉。

這種肉即便在市場上也需要碰運氣才能買到。

“這個肉的樣子,有些像東坡肉..”有人嘀咕一句。

“沒錯,我這次的參賽作品,正是東坡肉。”皇老先生對着說話那人露出讚許之色,“這道菜的來歷大家應該都有所瞭解,他是根據古代一位詞人而命名。”

“可是皇老先生,這道菜會不會有些普通了?”有人追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