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話說回來,老子看這魔頭的日記做什麼!誰知道里面記載了什麼變態的玩意兒。

想到這,肖遙將《野川異志》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正欲隨手扔掉,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三思。”

肖遙微微一怔,“咋了?”

“野川鈴木研究中華風水多年,他一直在尋找一件上古奇寶。而關於這件上古奇寶的線索,就在這本《野川異志》當中。”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肖遙一聽,頓時來了興趣,連忙追問道:

“是啥上古奇寶?”

“禹王命人採首山之銅打造而成的九尊龍鼎,這九尊龍鼎,匯聚了龍脈之氣。禹王又以九尊龍鼎打造了九鼎大陣,正是這座九鼎大陣的存在,才使得華夏數千年氣數得以延續。”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大吃一驚,

“臥槽!合着這魔頭是想斷我中華氣數!?”

“總之,宿主你最好將這《野川異志》收好。那龍尊龍鼎,蘊藏着十分神祕的力量。”

肖遙哪裏還捨得將《野川異志》扔掉,忙將其收進系統物品欄中。

他正欲再查看太乙金丹的屬性,旁邊傳來辰月的一陣呻吟,他扭頭一看,只見辰月已經化作人形,半趴在地上,臉色蒼白,而她的整條左臂,都已經泛起了冰霜。

他連忙走上前去,衝辰月關切地問道:“辰月,你怎麼樣?”

辰月神情痛苦地答道:“主人,我……我的手臂,好……好像凍僵了,完全沒有知覺。”

肖遙立刻伸手,欲查看辰月手臂的情況,耳畔傳來系統提醒:

“你最好別碰她的手臂,否則你也有可能被寒氣所傷。”

肖遙一聽,忙將手縮回來,並衝系統問道:“我怎麼才能幫她?”

“她是被玄冰所傷,玄冰至陰致寒,要想救她性命,你必須付出一些代價。”

“什麼代價!?”

肖遙立刻追問。

“10000點陽氣值。”系統言簡意賅地答道。

“尼瑪哦!這麼貴?”

“要救她性命,就得用10000點陽氣值換取一顆火陽丹,她服用過火陽丹後,體內極寒之氣就能化解。”

哎!剛剛纔耗費了五萬點陽氣值,殺死野川鈴木也只是回來了兩萬五千點而已,而現在又得消耗一萬點,尼瑪真是肉疼。

沒辦法,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肖遙將心一橫,用10000點陽氣值換取了一顆所謂的火陽丹。 肖遙物品欄多了一顆火紅色的丹丸,他將丹丸取出來,捧在手裏看了看,似乎並沒什麼特別,只是聞起來有一股硝石的氣味。

瑪了個蛋!

也玩意兒到底能不能吃啊?吃了不會在身體裏爆炸吧?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系統在他耳畔說道:“火陽丹陽氣極重,如果是宿主你吃的話,肯定難以承受。但辰月是龍族,而且還是火龍,吞下火陽丹不會有事。”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將火陽丹遞到了辰月嘴邊,說道:“把這個吃了吧,能夠化解你體內的極寒之氣。”

辰月接過火陽丹,一句話都沒多問,便將火陽丹塞進了嘴裏。

她對肖遙是充分信任。

片刻過後,她被玄冰刺刺傷的左臂漸漸冒出白色蒸汽,左臂上的白霜也漸漸消失。

看來火陽丹確實有用,肖遙心裏稍稍鬆了口氣。

誰知就在這時,肖遙忽然依稀聽到一陣尖叫,好像是冷若冰的聲音!

肖遙心頭一緊,顧不得那麼多,立刻朝洞外奔去。

他衝到洞口,往峭壁下方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只見下方的密林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焰,而冷若冰、阿祁、白咖啡以及他剛纔召喚出來的金甲神將被困在火海之中。

金甲神將催動了一個半球形的靈氣罩,將他們幾個籠罩起來,擋住熊熊烈焰的侵襲。

臥了個槽!

這尼瑪什麼情況!?

斬月 肖遙急忙運用乘風御氣技能,飛出了洞外。

他飛身而下,落到了冷若冰身旁,這才發現,冷若冰似乎受了傷,臉色蒼白,而且,她懷裏並沒有抱着龍辰!

肖遙心裏咯噔一下,急忙追問:“小老婆你怎麼樣?龍辰呢!?”

冷若冰語氣急促地說:“我……我沒事!老公,快……快去把龍辰救回來,他……他被搶走了。”

瑪了個蛋!

難道這鬼地方還有更強大的魔神?

肖遙想到這,忽然腦子裏一激靈,想到了一個人。

那就是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是火炎魔族的幕後大BOSS,他很可能精通控火之術。不過,這魔頭又怎麼能夠當着金甲神將跟白咖啡的面搶走龍辰呢?

他立刻轉頭,衝金甲神將厲聲質問道:“我TM不是讓你保護好我小老婆和龍兒嗎?你怎麼能讓邪魔把龍兒奪走,還打傷我小老婆。”

金甲神將誠惶誠恐道:“上仙息怒,是小神失職,還請上仙恕罪。”

肖遙正欲再說些什麼,阿祁開口勸道:

“主人,你就別責怪他了,那魔頭用了調虎離山之計,引開了他和白咖啡,然後又放火,藉助火遁。現在還是趕快想想辦法,把這火滅了吧,不然我們幾個都得被烤熟了。”

阿祁的話不無道理,現在不是責怪金甲神將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得趕快滅了這山火,否則火勢蔓延,引起更大的山火,後果不堪設想。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五雷號令!”

話音一落,跟搓衣板幾乎一模一樣的五雷號令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將五雷號令高高舉起,嘴裏大聲念道:“五帝雷公,四聖風師,吾召軫水神,參壁生風雨。急急如律令!”

話音一落,一道閃電劃破了天空,霎時間,天空中烏雲密佈,狂風大作,過了沒一會兒工夫,便下起了雨來。

雨勢很大,但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周圍的山火非但沒被雨水澆滅,反而似乎越燒越旺。

臥了個槽!

這尼瑪什麼情況?雨都已經這麼大了,居然澆不滅這火?

肖遙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此乃天火,與凡火不同,雨水無法將其熄滅。除非是運用玄冰寒氣。”

“玄冰寒氣?是什麼鬼?”

“方纔你在對付野川鈴木的時候,得到了玄冰刺碎片,那碎片便是玄冰,如果將玄冰碎片重新打造成一件玄冰兵器,你就能運用御劍術技能以及控水術技能催動其所蘊含的玄冰寒氣。”

“還有這種事!那我怎麼樣才能將玄冰碎片重新打造成一件玄冰兵器呢?”

肖遙立刻追問。

“本系統可爲您提供重鑄神兵利器的有償服務,如果打造成一柄玄冰劍,只需要9000點陽氣值。”

尼瑪……

9000點陽氣值,還是“只需”,說得老子好像還撿了大便宜似的。

眼下情勢緊急,還得趕快滅了這火去找辰龍的下落,9000點陽氣值也只能認了,肖遙顧不得討價還價,立刻花費了9000點陽氣值,讓系統用他所得到的玄冰碎片打造了一柄玄冰劍。

片刻過後,他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玄冰劍打造成功。”

肖遙立刻查看系統物品欄,果然多了一柄仿若水晶一般,還散發着絲絲寒氣的寶劍。

看起來倒是像那麼回事,不過,肖遙知道玄冰的寒氣極重,不敢貿然用手去觸碰寶劍。他嘗試着運用御劍術與控水術控制玄冰劍。

很快,他便掌握了玄機,一團白色霧氣噴射出來,四周的熊熊烈焰剛接觸到那團白色霧氣,立刻熄滅。

火勢迅速得到了控制,也就在這時,頭頂上方傳來一聲震耳長吟,大家擡頭一看,只見辰月化作的火龍正盤旋在半空之中。

看到辰月已經恢復,肖遙鬆了口氣。

山火還沒有完全熄滅,辰月在盤旋了一圈之後,一頭扎入火海之中,很快便將明火全都吸取乾淨。

原來,身爲火龍的辰月,不但能夠噴火,而且還能夠吸火。

肖遙不禁在心裏暗想,

早知如此,剛纔就該多等一會,也就不用浪費9000點陽氣值打造什麼玄冰劍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柄玄冰劍看起來相當不錯,9000點陽氣值換一件極品神兵,又貌似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辰月化作人形落在了肖遙等人跟前,她留意到冷若冰氣色很是不好,似乎是受了傷,而且懷裏並沒有抱着辰龍,急忙問道:“夫人,龍兒呢?”

“被……被……”

冷若冰話還沒有說出口,肖遙搶過話題回答:“龍兒被血魔老祖給搶走了,這火也是他放的!我們得趕快把龍兒找回來!” 辰月一聽辰龍竟然被血魔老祖抓走,頓時便急了,厲聲質問道:

“你們怎麼會讓那魔頭捉走龍兒呢!”

肖遙忙說:“辰月,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得儘快找到龍兒。”

“我在龍兒身上留下了一塊龍晶玉,我能夠感應到他。”

辰月說着,立刻閉上眼睛,嘗試着感應那塊龍晶玉。

過了也就兩三分鐘,辰月猛地睜開眼睛,將手朝着一個方向指去,說道:“龍兒在這個方向!”

她說着,立刻飛身而起,化作一條巨龍,朝着那個方向急速飛去。

瑪了個蛋!

這可是大白天呢!萬一被人瞧見一條龍在天上飛,那不得上頭條!

肖遙急忙轉頭對金甲神將和阿祁說:“你們先帶我小老婆離開這鬼地方,在山谷口回合。我去看看!”

他說完,使出乘風御氣技能,緊隨辰月飛去。

辰月畢竟是龍族,飛行的速度極快,好在肖遙目前乘風御氣技能也已經達到7級,秒速128米,相比辰月而言,速度也不滿。

他勉強追上了辰月,

一人一龍往北飛了約摸二十里地,辰月在半空中懸停了下來,

肖遙往下一看,下方是一片茂密的叢林,由於樹葉太過茂盛,一眼望過去,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

辰月在叢林上空盤旋了一圈,發出一陣震耳長吟。

看來辰月是發現了什麼,難道辰龍就在下面!?

肖遙立刻運用火眼金睛技能探查叢林,很快便有了發現,叢林之中,果然藏着一個人,而且那人的懷裏,還抱着一個嬰兒!

不用說,肯定就是血魔老祖,而他懷裏抱着的,就是辰龍!

肖遙立刻朝血魔老祖飛去。

然而他還沒飛入叢林,一團燃燒着的火球穿過濃密的樹葉,從林子裏飛出,朝着他迎面飛來。

肖遙心頭一驚,急忙往旁邊閃躲,火球幾乎擦着他的身體飛過去,他頓覺皮膚一陣燒灼般的劇痛。

他在半空之中還沒穩住身體,又是兩團火球飛出叢林,這兩團火球呈螺旋狀軌跡旋轉着,

瑪了個蛋!

這尼瑪怎麼躲!?

就在這緊要關頭,辰月飛身而至,擋在了肖遙前面,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其中一團火球吞入了嘴中,另一團火球擊中它的身體,只聽“轟”的一聲悶響,火球爆裂開來。

不過這並未能對辰月造成傷害。

它畢竟是火龍,用火攻擊它的身體,幾乎起不到什麼作用。

辰月顯然被對方的舉動給激怒了,發出一聲震耳吟叫,張開了血盆大口。

看她的架勢,似乎是要噴射龍炎,肖遙急忙制止道:“辰月!萬萬不可!引發山火事小,萬一傷到辰龍可就麻煩了。”

辰月最緊張的就是辰龍,聽肖遙這麼一說,不敢貿然噴射龍炎,又發出一聲震耳吟叫,一頭飛入了密林之中,肖遙緊隨其後。

林子裏,懷抱辰龍的血魔老祖正欲逃離,頭頂上方傳來一聲龍吟,他擡頭一看,只見一條黑色巨龍正盤繞在他身旁一棵大樹之上。

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而他懷裏的辰龍看到樹上的巨龍,居然咯咯地笑了起來。

血魔老祖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急忙用手掐住辰龍的脖子,厲聲喝道:“你……你這惡龍,膽敢靠近本座,本座就……就與他同歸於盡!”

辰龍生怕血魔老祖傷害辰龍,立刻化作人形,落到了地面,並大聲喊道:“你別傷害他!”

肖遙也從半空中落下,衝血魔老祖說道:“你把龍兒放了,我就放你離開,今天這事,當沒發生過!”

“哼!你當本座是三歲孩童嗎!?速速退下!否則,別怪本座手下無情!”

血魔老祖說着,掐住辰龍脖子的手加大了些許力氣,辰龍張大了嘴巴,神情看上去似乎極其痛苦,臉色通紅,但由於脖子被掐住,哭不出聲來。

辰月擔心辰龍被對方掐死,急忙對肖遙說:

“主人!我們快往後退!”

兩人緩步往後退卻,而血魔老祖也在往後退,雙方漸漸拉開了距離。

血魔老祖又惡狠狠地說道:“轉過身去!”

肖遙恍然頓悟,這魔頭是想趁機逃走。

他和辰月相互對望了一眼,兩人並沒有轉身,反而停下了腳步,血魔老祖見狀,怒道:“要你們轉身沒聽見嗎!?信不信本座現在就殺死他!”

肖遙冷冷說道:“血魔老祖,你別冥頑不靈,如果不放了龍兒,我用性命擔保,你TM一定會後悔!”

“少廢話!快轉過身去!”

看來這傢伙已經是鐵了心一條夜路走到黑了。

Wшw ●tt kan ●Сo

肖遙衝辰月使了個眼神,兩人緩緩轉過身去,背對着血魔老祖。

“沒有本座的允許,不準轉身!否則,本座立刻要了他的性命!”

血魔老祖說着,抱着辰龍緩步往後退卻。

肖遙與辰月都沒轉身,不僅如此,肖遙反而閉上了眼睛。

他是在運用靈識,確定血魔老祖所在的具體位置,並暗暗催動玄冰劍。

眼下這狀況,跟血魔老祖已經沒什麼好談的了,要救辰龍,就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殺死血魔老祖。

不過,血魔老祖是火炎魔族,而且修爲不低,想要一招置其於死地並非易事,一旦沒能一招將其殺死,就有可能危及辰龍的生命。

所以,只能運用玄冰劍了,

之前身爲火龍的辰月曾被玄冰刺所傷,而重造而成的玄冰劍比玄冰刺的等級更高,殺死血魔老祖應該不是問題。

就算不能一招置血魔老祖於死地,以玄冰強大的冰封能力,應該也能讓他瞬間失去行動力,這樣一來,就能避免辰龍受到他的傷害。

見肖遙與辰月一直沒有轉身,血魔老祖認爲機會來了,他立刻轉身,掉頭就跑,誰知就在這時,一道銀芒快速射向他的身體。

血魔老祖有所察覺,但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銀芒已經從他的後背刺入了他的心臟。

他當即發出一聲慘叫,身體迅速僵化,手腳一時之間無法動彈,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 血魔老祖心裏涌起一陣絕望而憤怒的情緒,他想要殺死懷裏的辰龍,但卻發現自己已經使不出哪怕一絲一毫的力氣。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