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了?”

“不不,沒什麼。”

你當然不會理解那種期待突然破滅、爆炸的反差感了。

就像是在網上訂購了需要充氣的女朋友,在你心懷幻想的拆封打氣之後,發現是韓紅老師同款!

這已經不是夢想爆炸了,這是精神污染。

克莉絲看着驚坐在牀上的蘭科,突然臉頰紅了紅,不過正處在精神恍惚狀態的蘭科,有時在月光下,自然看不清這些細節。

兩個人都沉默了一會兒,克莉絲先開口:

“在經歷過血脈洗練之後,我已經明白了血脈的差距。”

“是嗎。”

蘭科感覺自己房間裏站着一個對自己圖謀不軌的傢伙,總是心惶惶,敷衍的說着。

但是克莉絲臉上露出了一絲柔美的笑容,輕聲說道:

“我以前還是太年輕了,不懂得什麼叫愛情……博愛沒有錯,但是血脈的差距代表着相處方式也應該有不同。”

“你能懂真是太好了。”

儘管聽得迷迷糊糊,但蘭科還是聽懂了,極惡之龍似乎對以前連奶牛山羊蒼蠅都喜歡的愛情觀幡然醒悟了,這樣也好……也算是爲西納普斯做出了貢獻。

不過克莉絲猛然擡起頭,目光灼灼的看着蘭科:

“只有同爲高等龍族的強大傢伙,才值得我……”

話沒有說完,蘭科已經滿臉驚恐。

克莉絲的思想轉變大概覺得那些普通動物血脈低賤,所以不能用伴侶的方式相處。

但是同爲高等血脈龍族的同伴,纔是自己一生的伴侶。

這個觀念沒有錯,但是在克莉絲眼裏是沒有性別這個概念的。

所以,高等龍族的伴侶=蘭科。

大姐你放過我吧。

(哎,真的很對不起大家,最近碼字的狀態非常差,我會盡快回復的,我也感覺很難受……另外就是本書近期要改名,大概叫。) (我恢復狀態了,今天先保持兩更,前幾天少更新的,明天開始補回來……對不起各位讀者老爺,但是我已經回來了,求推薦票支持~~失敗了,就要站起來!)

蘭科看着寂靜無人的街道,不由得悲從心中來。

看到克莉絲不打算放過自己,蘭科果斷的扯了兩件衣服就跳窗逃跑了。

唯我正邪之路 哎真是沒聽說過在自己房間還要跳窗逃跑的。

不過爲了自己的性取向,蘭科還是果斷的跑了,不然晚了後果無法想象。

這麼晚了,蘭科也無處可去,想了想已經計劃好去星芒教堂了,不如今天晚上就去?

雖然深更半夜的估計主教梅格已經入睡,但像是星空神教這種權勢龐大的宗教,肯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

像是蘭科當初在理想聯邦遇到的那什麼聖火教,說是比較有名的幾個宗教,結果蘭科發現那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人間,那些所謂的聖女都是爲上流人士提供特殊服務的肉○器。

星空神教難免也有一些類似的情況。

呵呵呵呵呵,如果真的能找到那就有趣了。

現在對夏洛克施加壓力的三位巨頭,兩人都是星空神教的主教,顯然星空神教纔是最大的阻力。

最強寵婚:腹黑老公傲嬌萌妻 ……

尤瑟娜覺得梅格爺爺最近很奇怪。

從四歲的時候尤瑟娜就被當時還是行區主教的梅格撿到,尤瑟娜與梅格爺爺相處了十二年,不會感覺不到梅格的變化。

最近梅格爺爺的行爲舉止很古怪,一向尊重皇室的梅格爺爺居然與格里芬公爵一起對皇帝陛下施加壓力,完全不知道爲什麼。

但尤瑟娜因爲童年的原因,對外界任何事物都是漠不關心的樣子,想要關心一下自己唯一的親人,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常年高高在上的尤瑟娜就算是關心別人,但卻不懂得與人相處,自然不知道如何表達。

星空主教梅格,能夠走到五大主教的程度,一生自然也頗具傳奇色彩。

梅格的全名就是梅格,沒有姓氏。

這是西納普斯的傳統,普通的平民是沒有資格擁有姓氏的。

比如像是蘭科的全名蘭科?法蘭多爾,這是因爲蘭科的家族是騎士家族,被封爲騎士就代表着榮耀,就算是最低等的貴族,騎士也是貴族。

又比如蘭科的青梅竹馬古姬?多裏,古姬的母親是一位魔法師,儘管只是一階魔法師,但那也是身份尊貴的魔法師,自然擁有姓氏。

還有佩爾,佩爾的全名是佩爾? 軍婚蜜戀在八零 雪萊,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佩爾的家世並不簡單。

但是身爲星空主教的梅格卻沒有姓氏,這是個很滑稽的事情。

不過也很顯而易見,梅格就是標準的平民派。

梅格主教年輕的時候並不受歡迎,這位不到三十歲的神官在當地的星空神教是被人看好的虔誠信徒,每天這個人的眼裏只有神明,教導着信徒們教義,侍奉着星空神。

“真神賜予我們一切,而我們用一切侍奉真神。”

這是梅格最常說的話。

另外在西納普斯,魔法和星空神是不衝突的。

在星空神教的官方聖經《創星》裏,是這樣解釋人類和星空神的關係的:

神開闢了宇宙,創造了星空,賦予每一個星辰名字和特殊的作用,太陽、月亮……而在神明制定的規則下,人類應運而生。

也許我們只是巧合誕生的生命,但我們仍然應該記住神的恩惠。

……簡單的說,就是不管你提出什麼科學,那都是星空神制定的規則!

真特麼機智。

梅格是個狂熱的信徒,拋棄了塵世的萬物,這樣的虔誠也打動了不少星空神教的大人物。

不過同樣的,梅格也被無數人厭惡。

理由很簡單,大部分厭惡梅格的星空教衆,都認爲你這麼虔誠,那不是顯得我們不虔誠麼?

優秀的人總是會遭到嫉妒,甚至陷害。

用了十年的時間,梅格才成爲行區主教,並且在自己的行區處處受到制肘,完全處於被排擠的狀態。

直到在一次魔族殘黨的恐怖行動中,梅格發現了尤瑟娜。

是尤瑟娜救贖了梅格,也是梅格拯救了尤瑟娜。

尤瑟娜的父母都死在魔族殘黨的手中,說是魔族,其實不過是魔化人類的後代而已,跟純血魔族沒有一點關係。

霸佔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但在普通人中,天生強大的魔化人類後代就無法匹敵,那個小鎮幾乎被十幾個魔族殘黨屠光。

是梅格爲了神明的榮光,加急趕到救下了尤瑟娜,並且收養了尤瑟娜。

也因爲這件事,尤瑟娜變成了不愛說話,對誰都冷冰冰的孩子。

只有談到魔族的時候,尤瑟娜纔會激動起來……帶着滿滿的仇恨。

梅格用心的照顧尤瑟娜,讓小女孩挺過了最難過的時期,讓失去一切的女孩重新過上正常的生活。

這讓尤瑟娜把梅格當成自己最後的親人,像是……不,就是自己的爺爺。

轉機是在尤娜八歲那年,教皇陛下來到了梅格所在的行區,並且找到了尤瑟娜。

“找到了,我們的聖女殿下。”

教皇和藹的對尤瑟娜笑着,而尤瑟娜卻躲到了梅格身後。

尤瑟娜是星空神選定的聖女,星空教皇就是爲此纔來到梅格的行區。

但與此同時,教皇也發現了梅格。

這位不管各方面都很出色,而且對神明虔誠到教皇都自愧不如的行區主教。

被教皇看中的梅格,還有聖女幫助,在星空神教內部順風順水,不到三年就成爲了大主教。

就算是現在,因爲有尤瑟娜聖女的支持,梅格在五大主教裏也是有很大話語權的。

如今已經十六歲的尤瑟娜,仍然與梅格一樣住在星芒教堂。

尤瑟娜自己燒了熱水,準備在寧清的夜晚洗一個熱水澡。

今晚的星芒教堂很安靜,一部分人手跟着梅格爺爺去了博納爾大主教的修道院,留在星芒教堂的人本身就不多,聖女的住處更是禁區。

這幾天因爲梅格在跟博納爾大主教和格里芬公爵互相聯繫,所以星芒教堂的事情都落在了尤瑟娜柔弱的肩頭,讓尤瑟娜忙到了深夜纔有機會泡個熱水澡。

十六歲的尤瑟娜已經出落的凹凸有致,一頭金色的長髮柔順披散着,吹彈可破的白皙臉蛋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柔氣息,光是看着就好像受到了治癒。

只不過尤瑟娜冷漠的性格讓人覺得很遺憾,破壞了這張溫柔的嬌美容顏。

輕輕解下聖女長袍,露出了裏面讓無數人遐想的美妙身軀。

身材嬌小的尤瑟娜卻有着一雙修長的美腿,胸前也已經有了一定規模,大小合適的白兔看上去就無比的柔軟。

不過這一幕美景沒人能夠欣賞到。

尤瑟娜邁開美腿緩緩的沉入了水中,口中喃喃:

“梅格爺爺到底怎麼了……” (兩更完成……明天開始加更,還之前幾天差的……另外就是本書改名,已經決定是《龍使逆養成計劃》,合同已經寄了,希望大家不要忘了……)

屋中美人入浴,在外面的蘭科卻一臉糾結。

雖然說要潛入星耀教堂,不過蘭科首先要面對一個很苦惱的問題,就是着裝。

剛纔被克莉絲逼得緊,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抓了兩件衣服跑出來了。

真的是抓了兩件衣服,沒有褲子。

沒有褲子光有兩件衣服管毛線用啊!

空間戒指也放在了牀頭,畢竟蘭科的空間戒裏面沒什麼太貴重的東西,大男人誰晚上睡覺還要戴着戒指。

而作爲一個標準的男性,而不是克莉絲那種性別不明的傢伙,蘭科睡覺也沒穿什麼睡衣,只穿了一個褲頭。

所以蘭科一臉糾結的穿上了衣服,下身只有一件貼身的褲衩,妥妥的變.態。

反正也不會被人發現,完全沒問題。

這麼安慰自己的蘭科,找個角落翻進了星芒教堂的後院。

星芒教堂雖然是個大教堂,但畢竟是星耀城的教堂,佔地面積極廣,裏面的建築也很多。

雖然星芒教堂也有守護和警戒的神術結界,但是對於擁有銀龍之瞳以及傳奇階體質的蘭科來說,想要躲過去就很簡單了。

這些神術結界最高只對六七階的強者有效,別說蘭科這種級別了。

不過等到進入星芒教堂之後,蘭科才發現了一個問題。

原本以爲只要找到這裏能量波動最明顯的,也就是最強者就足夠了,但是星芒教堂可是星空神教在首都的教堂,充斥着各種強弱不同的神術能量。

在一片能量海洋中,就算是傳奇階的氣勢,只要不是戰鬥中的爆發,就算是蘭科也找不到。

失策了。

沒有想到在教堂內部的能量波動掩蓋下,連傳奇強者都無法被分辨出來。

但是蘭科也不傻。

梅格貴爲大主教,而且一直居住在星芒教堂,老人家習慣早睡早起,自然是生活在最安靜的地方。

蘭科只要找到明顯安靜的某個地方,就能確定那是梅格主教的區域了。

……蘭科很顯然不知道星芒教堂還存在着星空聖女,作爲純淨的聖女,住處自然是最寂靜的禁區。

而且蘭科也不知道,今晚梅格並不在星芒教堂。

不過一點點朝着尤瑟娜住處摸去的蘭科,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真的不傻!

因爲星芒神教內部各種神術結界、神術道具充斥,還有不少教衆在巡邏,所以蘭科的銀龍之眼基本就變成大號望遠鏡了。

畢竟要在一小堆沙子裏找出一塊石頭很簡單,但是在一片沙灘裏找出一塊石頭,就算你是藍翔開來的挖掘機也找不到。

傳奇強者的氣勢比起整個星芒教堂的能量波動實在是太不顯眼了,更別說尤瑟娜這種九階的氣息。

就算是蘭科的銀龍之瞳,也無法分辨出這種環境下的傳奇強者。

所以蘭科乾脆就用自己的身體素質,聽着四周的聲音,朝着最安靜的地方前進。

走着走着蘭科就發現周圍變得鴉雀無聲,確定自己找對了方向的蘭科,自然沒有猶豫的繼續前進。

幸好沒被人發現。

蘭科現在穿着褲衩的樣子真是人生黑歷史,要是被人發現了那就完蛋了。

……

尤瑟娜不知道自己泡了多久,也許是這幾天太累了,自己在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水溫已經與自己的體溫持平了。

於是尤瑟娜趕緊邁出去擦乾身體,嬌嫩白皙的肌膚上水珠不停的遊走,讓尤瑟娜又多費了幾分功夫。

圍着浴巾的尤瑟娜沒有急着穿衣服,而是就這樣走到了客廳裏。

反正今天梅格爺爺也不在,附近都沒有其他人。

身爲聖女平時被太多的規矩束縛着,有這個機會尤瑟娜自然想要放縱一下,反正只是稍微暴露一點,一下下。

這樣想着的尤瑟娜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浴巾包裹住,擠出了一條深深溝壑的雪白酥胸。

全身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尤瑟娜的膚色很白就像是初雪,彷彿神聖的任何總東西都不能侵染。

一雙修長圓潤的美腿也無法被浴巾蓋住,小巧的赤足踩着拖鞋啪踏啪踏的走着,優美的線條沒有一絲多餘的讓尤瑟娜的雙腿展現出來,白嫩大腿在來回走動間若隱若現。

尤瑟娜看着自己發育良好的胸部,輕輕用手託了託自己傲人的白兔,看着自己豐盈的胸部彷彿隨時都會掙脫浴巾跳出來,才笑了一下。

儘管一直接受着聖女的教育,尤瑟娜不知道自己胸前的傲人是幹什麼的,但是卻經常注意到那些修女羨慕的視線。

……男人要是敢看,那真是找死了。

在客廳裏轉了一圈的尤瑟娜,突然想起時間已經不早了,作爲聖女可不能睡懶覺,所以自然準備回房間了。

不過站在窗前的尤瑟娜還是拉開了窗戶,感受着夜晚的微風輕撫自己的臉頰,尤瑟娜感覺到了一陣清爽。

看夜空的樣子應該還是前半夜,還不算太晚。

這麼想着的尤瑟娜正打算關上窗戶,低頭看到了一個穿着上衣,下身只有貼身衣物的陌生男子。

兩人就這麼對視了三秒鐘,直到尤瑟娜注意到對方的視線似乎轉移到了自己胸前的雪白上,纔回過神來,一巴掌就扇了過去,同時準備叫人。

不過被意外發現的蘭科,自然不可能前功盡棄……而且自己現在這個打扮,絕對不能讓更多的人看到!

蘭科靠着傳奇階的身體素質,雙腿一蹬準備跳進房間,捉住尤瑟娜扇過來的巴掌,另一隻手捂住了面前聖女的小嘴,讓對方叫不出來。

不過尤瑟娜也不是任人魚肉的柔弱女子,九階的聖女不光只會在後面加加狀態。

看出了蘭科的企圖,尤瑟娜毫不猶豫的擡起筆直的右腿,準備把蘭科踹出去,順便掙脫對方。

醫亂情迷,高冷男神在隔壁 不過傳奇階就是傳奇階……蘭科在半空中膝蓋上提,硬是頂住了尤瑟娜的小腳,順着撲倒對方跳進了房間裏。

與此同時爲了支撐住,蘭科不得不放開捂住尤瑟娜小嘴的手掌,看到尤瑟娜淡櫻色的粉脣嚅動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蘭科感覺到了身下的溫熱。

尤瑟娜也是感覺到了身上一涼,低頭就看到自己爲之自傲的地方上面帶起了一抹粉紅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