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關於這件事的內幕,我倒是知道一些……”冉瀟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大年初一的晚上,我們坐館老洪約我去開會,內容自然是針對你的,當然,老洪的決定是,暫且不要與你產生衝突,因爲他想坐山觀虎鬥,看看你這過江猛龍,能不能把字母幫打殘……”

“可是,會議結束的時候,老洪見了一個人,之後,老洪便改變想法,決定聯合字母幫,一起收拾你!” “沒多久,和字頭的火山雄那邊,也傳來了風聲,也加入了我們的同盟,三大勢力,共同對付你!”

“由於你的戰鬥力太過強悍,最後,老洪,火山雄和天王星決定,派十大雙花紅棍出手對付你,至於如何對付你,那就是我們十個人的事了!”

“所以,纔會出現剛纔我說的那件事,十大雙花紅棍,準備聯合想你發出挑戰,和你打一場拳賽……當然了,這是那九個人共同想出來的主意!”

冉瀟話音剛落,我便立刻捕捉到了他所要表達的關鍵之處,“等一下……你說,洪門分部的坐館,之前並不想與我發生衝突,可是,他見了一個人之後,就突然改變了主意,那麼,他見了誰?”

“老洪見了……霍東方!”冉瀟突然把茶盞重重的按到了八仙桌上,手腕處的青筋,也是突然爆起,看得出,冉瀟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

可是,洪爺只是見了霍東方一面,便完全的改變了主意,從不想與我發生衝突,到全力對付我,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那霍東方,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能讓洪爺如此徹底的改變主意?”我頗爲好奇的問了一句,我隱隱覺得,冉瀟知道的事情,其實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

冉瀟神色凝重的對我說道:“我在港島混了這麼久,倒還真沒和霍東方產生過什麼交集,直到大年初一的晚上,我才真正的見到霍東方……就是在霍東方和老洪談完之後,離開老洪別墅的時候,我在遠處,匆匆的看到了霍東方一眼……”

“那霍東方,乍看之下,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和普通的老者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我身懷茅山道術,能夠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感覺到普通人感覺不到的氣息……就比如那霍東方,我從他的身上,分明感覺到了一股蠢蠢欲動的濃郁妖氣!”

“還有火山雄和天王星,我猜測,一定也是因爲霍東方的原因,纔會下定決心對付你!”

“至於霍東方許給了三人什麼好處,我就不清楚了!”

冉瀟說的這些話,我幾乎都沒有聽入耳中,因爲,我的耳中,包括我的腦中,已經完全被“有妖氣”三個字佔據了!

霍東方身上有濃郁的妖氣?

這是怎麼回事?

霍東方不是風水大師嗎?

按照正常邏輯來分析,他應該也會一些玄門道術,可是,爲什麼在霍東方的身上,會出現妖氣呢?

打個比方,我,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甚至是我眼前的冉瀟,我們都是修道之人,我們身上,根本不可能有妖氣存在,因爲道法和妖氣,本就是相剋的兩種存在,這兩種存在,可不像熱水和冷水那樣,混到一起,變成了溫水,因爲,這兩種存在,是相互排斥,甚至是相互毀滅,就像磁鐵一樣,同級永遠都不能吸到一起那樣!

“霍東方身上,怎麼可能有妖氣?”我下意識的喃喃自語的說出了這句話。

“我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按理來說,任何人的身上,都有可能會存在妖氣,但霍東方的身上,應該絕對不會有妖氣纔對,而且,那妖氣還極其濃郁……”說到這裏,冉瀟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我的內勁和道行,都已經達到了中天位後期,但我自問,我絕對不是霍東方的對手,他身上的那股妖氣,其濃郁程度,絕對達到了中天位巔峯,甚至是……大天位!” 冉瀟的話,讓我陷入了毫無頭緒的沉思之中……

霍東方身上,不僅有妖氣,更是強盛無比的妖氣,這,又是怎麼回事?

不過,話說回來,暫且撇開霍東方身上的妖氣不談,最起碼,我現在已經知道,想要暗中對付我,並且促使三大勢力聯手,十大雙花紅棍同盟的幕後推手,到底是誰了……

沒錯,就是霍東方!

至於霍東方爲什麼想對付我,又爲什麼這麼想置我於死地,原因也只有那麼幾個而已,或者是島國人的意思,或者是霍東方從某些渠道,得知了我擁有煉魂戒的事情,又或者,是霍東方洞悉了龍星夜想要調查他的計劃,總而言之,霍東方想殺我,有很多理由!

我微微的皺着眉頭,望向冉瀟,道:“你對霍東方,瞭解多少?”

“我對霍東方可沒什麼瞭解!”冉瀟很乾脆的攤了攤手,旋即,他話鋒一轉,道:“你現在還有心思去了解霍東方?你應該先想想,如何應付雙花紅棍的挑戰,還有三大勢力的聯盟纔對吧?”

的確,正如冉瀟所說那般,我眼前要面對的事情,可不是幕後黑手霍東方,而是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以及字母幫,和字頭和洪門分部這三大勢力的暗中聯盟!

“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我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沒辦法,在冉瀟面前,我必須要露出這種笑容,不然的話,天知道冉瀟會不會從我的表情中,看出什麼破綻!

說完這句話,我便徑直的站起了身體,因爲,我發現,冉瀟對霍東方,似乎也是一無所知,所以,我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要走了?”冉瀟見我站起身,他也隨之站了起來,似笑非笑的對我說道:“不管你想幹什麼,不管你面對什麼樣的處境,楚風,我希望你記住一句話,我冉瀟,絕對不是你的敵人,因爲,我們是同門!”

冉瀟這句話,說的很真切,但我卻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因爲,我對冉瀟,並不瞭解,所以,我也不可能會完全信任他!

不過,話說回來,和冉瀟這番暢談,倒是讓我抓住了幾處關鍵點,比如說,霍東方身上的妖氣,還有,港島三大勢力的暗中聯盟……我的目標,已經不僅僅侷限於天王星了,包括火山雄和洪爺,也成爲了我瞭解霍東方,接近霍東方的跳板!

要知道,在港島,四大家族掌控着光明世界的財和權,而地下世界,則是由三大勢力把持,既然霍東方能讓水火不容的三大勢力結成同盟,那霍東方的能量,可就不能小覷了,甚至,我隱隱覺得,火山雄和洪爺也像天王星一樣,成爲了霍東方的傀儡!

這並非是危言聳聽,而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實!

書歸正傳。

我朝着冉瀟淡淡一笑,隨後,我便徑直走出了暗室,而冉瀟,似乎也沒有再挽留我的意思,只是象徵性的將我送到的樓梯口,便反身走向了暗室,而我,則是獨自一人,走下了樓梯。

當我回到洪門茶樓一樓的時候,這裏,依舊火爆非常,只不過,肥仔強卻仍然站在門口,臉上寫滿了焦急,直到我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的時候,他臉上的焦急之色,才散去……

當然了,肥仔強可不是擔心我的安危,我會不會與瀟灑哥發成衝突,這和肥仔強沒關,他真正擔心的,是我會不會出賣他,把他賣給瀟灑哥! 而此時,我獨自一人都下樓,而瀟灑哥不見蹤影,更是沒有人來找他的麻煩,那麼,肥仔強幾乎可以確定,我,並沒有出賣他,所以,肥仔強纔會露出那種如釋重負的表情……這傢伙,還真是個貪生怕死的二路元帥!

我將肥仔強當成了空氣,目不斜視的走出了洪門茶樓……而我這麼做,其實也是想保護肥仔強,我可不想讓這麼一個好控制的二路元帥,白白的死了!

離開洪門茶樓之後,我故意在大街小巷中繞了幾圈,當我確定沒人跟蹤我之後,我才快速的朝着李靈兒幾人所在的地方,疾步狂奔!

沒多久,我便找到了那輛商務車,當即,我直接一個箭步,衝到了商務車之前,拉開副駕駛的車門,便坐了上去。

一見我回來,李靈兒三人也是立刻對我展開了一番語言轟炸,而我,則是一五一十的將冉瀟對我說過的那些話,以及我的分析,都說給了三人聽。

聽了我的話之後,李靈兒三人,立刻陷入到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足足過了半晌,李靈兒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的氣氛,義薄雲天的對我說道:“楚風,那個什麼十大雙花紅棍舉辦的拳賽,我來替你打,一打十,我可以!”

李靈兒替我打拳賽?

而且還要一打十?

其實……這也算是個好辦法!

首先,我不用出手,這樣,我也就可以將我內勁全失的事情,繼續隱瞞。

其次,李靈兒自己出戰,在霍東方眼中,應該還不足以讓他看破我的底牌和勢力,也算是疑兵之計。

最後,李靈兒是以我的保鏢身份進入港島的,由保鏢替我出手,去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賽,這樣完全不會墮了楚家的名聲,而且,此舉也向所有人宣佈,十大雙花紅棍,還不值得我出手!

可是,凡是都有兩面性,既然有好處,那必然會有壞處,比如說,一旦李靈兒的身份曝光,她乃中原李家家主,那麼,之前的所有好處,也就全都毀於一旦了,甚至,一些有心人還會調查,我爲什麼不親自出戰,而是讓李靈兒代替我出戰!

根據我出道以來的表現,我是那種絕對不會讓人代替我打拳的人,只要抓住了這一點,那麼,我身上的問題,恐怕就會被抽絲剝繭的調查,到時候,我內勁全失的事情,可就真的瞞不了多久了!

我皺着眉頭,大腦也開始瘋狂的運轉了起來……我在思考,我該如何面對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以及後續有可能爆發的計謀和圈套!

經過我的思索,李靈兒代替我出戰的辦法,貌似不太可行,畢竟李靈兒實在是太好調查了,我相信,以霍東方的手段,不可能查不出來,到時候,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同樣,石乾坤和陸茗軒代替我出戰,也是不可行的,也就是說,如今,擺在我眼前的路,只有兩條,要麼拒戰,要麼親自應戰!

而拒戰……我寧願堂堂正正和十大雙花紅棍拼一次,沒了內勁,不用道術,我也未必會輸,就像李靈兒說的那樣,一打十,我可以!

也許,還可能是一打九……

而且,目前那羣雙花紅棍,並沒有正式向我宣戰,這倒是給了我備戰的時間…… 心中打定了主意,我的眉頭也稍微的舒緩了一些,就在我將思緒拉回到現實中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商務車早就已經駛離了市區,已經進入郊區的快速路上了!

車內,沒有人說話,靜的出奇。

大家似乎都達成了某種默契,李靈兒專心的開着車,而陸茗軒和石乾坤則是一左一右的望着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

然而,這種安靜的氣氛,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我這次離開祕密基地去灣區,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找肥仔強拿情報,可是,當我找到肥仔強之後,又遇上了瀟灑哥,而後,瀟灑哥對我說的那番話,又把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這也直接導致,我忘記了肥仔強的事情!

沒錯,肥仔強給我的那張紙條,我還沒看呢!

一想到這裏,我便直接從口袋裏摸出了那張紙條,將其折開之後,一行行小字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去年,臘月,刀仔的客運公司,將金牙貴手下的殺手送入內州。

去年,夏季,霍東方曾藉助刀仔的客運公司,將島國的忍者,風水師和陰陽師送入內州。

前年,冬季,霍東方乘坐刀仔的客運公司旗下大巴,進入深海市,而後又轉往疆省,與之同行的人,還有天王星。

前年,夏季,霍東方通過刀仔的渠道,進入深海市,並且直接前往疆省,天王星依舊隨行。

我耐心的盯着紙條上潦草的字跡,一邊皺眉,一邊繼續向下看……

大前年……大大前年……直到五年前,霍東方第一次進入內州的時候,無一例外,他每一次的目標,都是疆省!

這幾年,這霍東方不止一次進入內州,而且,只要霍東方進入內州地界,他便會一刻不停的前往疆省!

霍東方的行動,自然將我的思緒,引向了大虞王朝的寶藏……

難道說,霍東方早就知道,大虞王朝的寶藏,就在疆省?

恐怕,也只有這一個解釋,能夠說的通霍東方進入內州的目的了,不然的話,霍東方也不可能不斷的前往疆省,因爲,也只有大虞王朝的寶藏,才能給霍東方帶來如此巨大的誘-惑以及動力!

我將肥仔強交給我的那張紙條,揉成了一團,然後又將其撕成了無數碎片,這纔打開車窗,將紙條揚了出去……

點點碎屑,隨風飄蕩,眨眼間,便飄向了天際,可是,我心中的謎團,卻是越來越濃郁,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楚風,那紙條是肥仔強給你的吧?”李靈兒歪着頭,好奇的撇了我一眼。

我點了點頭,道:“是肥仔強從刀仔那裏調查出來的線索,上面記錄了霍東方最近幾年進入內州的時間和目的地……”

“霍東方,應該是去疆省了吧?”李靈兒一邊說着,一邊冷笑了起來,“恐怕,也只有疆省,才能吸引到霍東方的注意了!”

“簡單的說,吸引霍東方的並不是疆省,而是埋藏在疆省某處的大虞王朝的寶藏!”我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其實,我又何嘗不向往疆省呢?

那裏,不僅又生死不明的二叔,還有解開楚家祕密的關鍵線索!

可是,我知道,現在,還不是前往疆省的時機……

不知不覺間,商務車已經駛離了快速路,進入了廢棄的廠院之中。

李靈兒將車停進廠房之後,我們四人便陸續走下了車,然而,就在這時候,祕密基地的鐵門,卻自動開啓了……

只見羅藝快步從祕密基地內部走了出來,那張冷若冰霜的俏臉上,竟然還露出了一抹焦急的神色…… 羅藝這位冰山美人,俏臉上幾乎不會出現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表情,除非是關鍵時刻或者是非常時期……

而如今,羅藝的俏臉上,卻偏偏就出現了這種焦急的神色,看來,應該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楚風!”還不待我發問,羅藝便直接沉聲的向我說道:“一組剛剛傳回消息,港島十大雙花紅棍,已經放出了風聲,要挑戰你!”

“正月十五元宵節,夜色酒吧,十大雙花紅棍,要與你打一場拳賽,十對十,生死不論!”羅藝頗爲急切的說道:“而且,那羣雙花紅棍還說,這是一場公平的拳賽,所以禁止使用道術,如果你怕死,或者對你的身手不自信,可以不去,但是,要滾出港島!”

港島十大雙花紅棍挑戰我?

聽了羅藝的話,我們四人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因爲,我們早就知道了這件事,只不過,我們沒想到,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竟然來的如此快!

“這算是十大雙花紅棍對我正式宣戰的戰書嗎?”我微微的揚了揚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冽的殺意,與此同時,隱藏在我體內的殺氣,彷彿不受控制那般,澎湃的宣泄而出!

羅藝見我如此模樣,目光不由變得狐疑了起來,片刻之後,羅藝這纔出言道:“你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心思縝密的羅藝,自然看出了我臉上的從容表情,所以,羅藝也就不難猜出,我應該是早就知道了這件事……

可是,面對羅藝的問題,我卻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我的確知道十大雙花紅棍要挑戰我,但我卻並不知道,他們已經放出了風聲,所以,我纔會時而搖頭,時而點頭。

旋即,我便將我和瀟灑哥見面,以及交談的所有內容,都說給了羅藝聽。

“冉瀟……”羅藝輕擰起了柳眉,一邊朝着祕密基地裏面走去,一邊不回頭的對我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我沒有直接回答羅藝的問題,而是跟着羅藝走進了祕密基地,關上了祕密基地的鐵門,我們五人又圍在了沙盤四周坐定之後,我纔開口說道:“我能怎麼辦?既然他們想和我打拳賽,那我自然要奉陪到底了!”

“可是,我們並沒有十個人……”羅藝擔憂的看了我一眼,忽的,羅藝瞪起了眼睛,美目中寫滿了驚愕,“你該不會是想……自己去和十大雙花紅棍打那場拳賽吧?”

林纖很溫柔,也很古靈精怪,李靈兒熱血,始終與我生死不棄,但如果說到了解我,羅藝,卻是幾女之中,當仁不讓的第一人,許多事情,我根本不需要言明,她便能猜出我心中所想,從我們第一次見面,一直到現在,她仍舊一如既往的瞭解我!

當然了,羅藝的話,自然將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大家的目光,也同時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尤其是李靈兒,更是直接叫嚷了起來……

“楚風!你不能去和他們打拳賽!”李靈兒激動的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都是內勁武者,而且修爲絕對都不會低於中天位,你現在……你現在不能一打十,這一戰,我替你打!” 我擡起頭,望着一臉認真的李靈兒,隨後,我緩緩的搖了搖頭。

“靈兒,這一戰,我必須要打,而且必須要親自去打!”我很堅決的低喝一聲道:“我堂堂楚家繼承人,渡鬼一脈的唯一傳人,難道會被幾個光明世界中的內勁武者嚇退嗎?你,無法代替我,因爲,我是楚風!”

李靈兒可不是講道理的人,幾乎是我話音剛剛落地的時候,她便喊了起來,“可是你現在的身體……”

李靈兒的話還沒說完,突然,石乾坤插了一句話,道:“你們說,如果我們能讓十大雙花紅棍在正月十五之前,全都死於非命,那這場拳賽,是不是就不用打了?”

石乾坤的話,好像一顆重磅炸彈,直接引爆了祕密基地內的我們……

“好辦法!”李靈兒回身一指石乾坤,頗爲興奮的喊道:“今天才正月初四,距離元宵節還有十一天,憑我們幾個的手段,一定能讓那十大雙花紅棍,見不到正月十五的太陽!”

李靈兒和石乾坤這一唱一和,倒是讓我有些尷尬了……我不知道二人的辦法到底可不可行,但我可以肯定,作爲幕後推手的霍東方,是絕對不會給我們機會,幹掉十大雙花紅棍的!

首先,霍東方作爲幕後推手,他一定會盡全力保全他的棋子,也就是所謂的十大雙花紅棍,如果十大雙花紅棍真的在正月十五之前發生了什麼意外,那無疑是在打霍東方的臉,也會讓霍東方錯失了一個試探我的機會!

沒錯,這次十大雙花紅棍和我打拳賽,應該就是霍東方對我的一次試探!

其次,我與霍東方明爭暗鬥也有好幾場了,按照我對霍東方的瞭解來分析,他絕對不是一個無腦的人,相反,霍東方很陰險,也很縝密,他的每一處佈局,都可謂是恰到好處,若不是因爲我經常不按常理出牌,恐怕我現在在港島,應該已經陷入舉步維艱的局面了!

最後,和霍東方這種人鬥智,必須要將“出其不意”四個字發揮到極致,才能取勝,否則,很難勝霍東!

“石大公子,李大小姐,你們好好想一想,霍東方,會讓我們如願以償嗎?”我微微搖了搖頭,對二人無奈的說道:“這次拳賽的幕後黑手,就是霍東方,他會允許我們輕易的逐個擊破十大雙花紅棍嗎?他一定會保十大雙花紅棍周全,最起碼,在正月十五之前,十大雙花紅棍身邊,明裏暗裏的保衛,一定很強,甚至,島國的勢力也會傾巢而出,目的,就是爲了讓這場拳賽順利進行!”

“楚風說的有道理!”陸茗軒斬釘截鐵的附和一聲,道:“霍東方,不會給我們偷襲十大雙花紅棍的機會,弄不好,我們可能會提前暴露底牌,甚至,落入霍東方所設的陷阱之中!”

被我和陸茗軒這麼一說,李靈兒和石乾坤也沉默了下來。

另一邊,羅藝卻是若有所思的說道:“既然霍東方如此危險,楚風,那你就更不能去和他們打拳賽了……我現在立刻向上邊申請,中止調查霍東方,全員撤回內州,伺機再來!”

羅藝此舉,倒不是說明她怕死,相反,羅藝是一個工作狂,一個甘願爲國,奉獻一切的人,包括生命!

能讓羅藝說出中止行動這番話的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她不想讓我去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賽,換而言之,她很擔心我的安危!

能夠讓一個工作狂改變思維,主動放棄這種必須要完成的尖端任務,可想而知,我在羅藝心目中的地位,真的已經到了一種不一樣的高度…… 我盯着羅藝,無比意外的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的問道:“羅大警官,你是不是擔心我,害怕死在那羣雙花紅棍的手裏?”

按照正常的邏輯分析,此時的羅藝,一定會找理由否定我的說法,可是,事實卻並非如此……

羅藝很淡定的點了點頭,雙目直視我道:“楚風,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藏着什麼祕密,但是,我從大家的反應來分析,你身上一定發生了某種變故,導致你未必是十大雙花紅棍的對手,所以,處於你人身安全的考慮,我決定,向上邊申請,中止行動……還有,你是這次行動的執行人,我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我要爲所有人的安全考慮!”

羅藝最後一句話,倒有些畫蛇添足的意思,她明明就是在擔心我……嗯,最起碼,我是這麼認爲的!

“你瞭解我,也知道我的脾氣,像眼前這種情況,我是絕對不會離開港島的!”我斬釘截鐵,異常堅決的回絕了羅藝的好意,“我若一走,楚家之名,恐怕就會成爲圈子裏的笑談,爲了維護楚家的名望,我寧願付出生命,就像楚家列爲先祖一樣!”

我的話音剛落,陡然間,一股陰冷的氣息,幾乎是在一瞬間,便將整座祕密基地佔據了!

下一刻,一道近乎於縹緲的鬼聲,彷彿直接鑽進我們幾人的心中那般,也隨之出現……

“說的好!這纔是楚家男兒!”

鬼聲很縹緲,但卻無法掩飾其中的高傲和讚許……這道鬼聲,我很熟悉,正是胡老三的直屬上司,倩女幽魂的聲音!

我的思緒剛剛想到“倩女幽魂”這四個字,隨後,一條婀娜鬼影,便直接在祕密基地的正中央,閃現而出!

那鬼影妖媚,聖潔,傾國,冰冷,陰森,無數自相矛盾的氣質,幾乎全都集中在了鬼影的身上……在我所見過的所有陰魂之中,也只有倩女幽魂,才擁有這種複雜多變的氣質!

倩女幽魂的鬼影顯像之後,它的目光直接落到了我的身上,就好像,李靈兒,陸茗軒,石乾坤和羅藝四人,根本無法對它產生任何的吸引力似的。

“楚風,我們又見面了!”倩女幽魂似笑非笑的望着我,那雙靈動的美目閃動連連,彷彿有什麼……陰謀!

對!

就是陰謀!

我警惕的望着倩女幽魂,不冷不熱的回了它一句,道:“每次你出現,都沒有什麼好事!”

的確,倩女幽魂每次出現,似乎都會給我帶來新的謎題,當然,我不否認,倩女幽魂的確對我的幫助很大,從最開始的陳泰,白莫言,再到祖乙大墓,可是,我對它,卻始終提不起好感,也許是因爲它太過神祕,而且還不和我說實話的緣故吧?

“很不巧,我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倩女幽魂絲毫不動怒,冷若冰霜,但卻傾國傾城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幾分玩味的笑容。

Wωω▪ttκΛ n▪¢ ○

“好消息?”我也被倩女幽魂的表情吸引住了,下意識的脫口問道:“什麼好消息?”

“有關於商王手記的消息,而且,商王手記上記載的一段內容,和楚家的白玉牌有關!”倩女幽魂笑吟吟的望着我,絲毫不避諱李靈兒等人,直接開口說道:“我和白天虹還有陳泰打了一場,窺探到了一些商王手記上的內容……”

“等等……”我連忙喝止住了倩女幽魂,“你說,你能看懂商王手記上記載的內容?”

我記得,胡墨說過,白天虹和陳泰,因爲看不懂商王手記的文字,所以纔沒有參透商王手記上的內容,而倩女幽魂,竟然說它能看懂商王手記上的文字,這讓我如何不心驚? 商王手記乃是祖乙記錄的一本筆記,裏面涉及了許多祕密,而且,按照我的分析,商王手記之中的文字,應該是來自大虞王朝的古文字……

因爲,商朝時期,使用的是甲骨文,如果商王手記上的文字是甲骨文,那麼,白天虹和陳泰,應該不會如此的困擾吧?

所以說,商王手記上的文字,只能是大虞王朝的古文字!

還有倩女幽魂,我知道它和大虞王朝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可我沒想到,它竟然真的能讀懂大虞王朝的古文字?

我怔怔的望着倩女幽魂,雖然我現在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我能猜出來,我的表情,一定很震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