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巷子裏面,我和梓書一前一後,看着梓書的背影我早已經找不到當初的感覺了,我覺得是不是該找個機會好好談一談,也許可以化解以前的恩怨呢!不過,我還是有些不甘心,畢竟在婚禮現場被放鴿子的人,是我!

可是,作爲受害者的我先談及此事,是不是太沒有面子?!

正想着,一個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飛快的從前方跑了過來,而後經過我的時候停了下來。“小姐,是不是買元寶蠟燭啊?我家全場五折優惠哦!”

這男人眼瞎啊?看不到梓書手裏提着一塑料袋了嗎?我覺得這個中年男子的笑容看起來不懷好意,也就沒有理會擦着牆走了過去。走到快要出巷口的時候,我好奇的轉頭卻發現中年男子進入了先前我買東西的店子裏面。難道,那個男人就是那店老闆?早知道,我剛剛就投訴那個沒有禮貌的夥計了。

走出了巷子,梓書依舊沒有說話,只是不停的在前面走,看他拿着那個袋子顯得很吃力的模樣,我趕緊上前一把搶了過來。

“我拿吧!”,我說完這三個字便是一陣無語。

梓書緩下了腳步,和我走在一個水平線上,可是中間依舊隔着一個人的距離。

“初五,對不起,以前……”

“怎麼樣?!你和樑宇凡結婚了沒有?!在哪結的婚?有孩子了嗎?夫妻生活還和諧嗎?”,我不想讓梓書掌控主導權,便腦袋一熱說出了這麼一大通的話,說完之後我自己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是腦殘嗎?爲什麼要問他這些?!這麼語無倫次,他會不會誤會我還對他餘情未了?!

“初五,我這次回來時想跟你道歉的!”,梓書突然走近一步抓緊我的肩膀,目不轉睛的盯着我。“我丁梓書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和曹院長,我……我希望你能原諒我!真的,初五!你能原諒我嗎?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看着扶着我肩膀的雙手,我有些不敢相信,梓書和樑宇凡吵架了嗎?他的語氣和神情完全就是想要前任死灰復燃的感覺,可是,我纔不幹,我纔不要接受一個渣男,況且我喜歡的是熾烈!

熾烈?!爲什麼看到了梓書,我就能這麼篤定自己喜歡的就是熾烈?!

“嘿嘿,別衝動!”,我一把撥開梓書的手跳到了一邊,“我們不可能了!我已經有了男朋友了!”

“男朋友?!我不信!你分明愛我愛的發了狂,你怎麼可能忘記我?!”,梓書一把握住我的手,而後滿眼的急切。“我年輕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這一次好嗎?你忘記我們曾經美好的過往了嗎?”

尼瑪,他所謂的年輕不懂事就是把自己掰彎?!哈哈,我是有多麼的廉價,纔會再度接受你這個彎男?!我初五已經犯過一次賤了,還能再賤第二次?!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有男朋友了!”,我使勁掙脫我的手,背到後面使勁的往衣服上面摩擦。

“我不信!除了我,還能有誰會要你?!”,梓書一臉的憤怒。

媽蛋!這是什麼話?!敢情他丁梓書不要我,我特碼的就成滯銷商品

了?!

“我真的有了,我……”

“我不信!你要是不能證明就必須得和我在一起!否則,我就死給你看!”,梓書突然從口袋裏面掏出一把亮閃閃的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看到梓書的情緒這樣激動,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可是怕自己再多言他會傷害自己,左右爲難之際我的肩膀卻突然被一直胳膊摟住。擡起頭,我對上了敖烈英俊的臉。

“我就是她男朋友!你要死快死,別耽誤我們兩溫存!”,敖烈收緊胳膊,將我摟在懷裏。

儘管,我知道敖烈這是在給我解圍,可是我討厭極了陌生男人的碰觸,想要掙扎卻對上梓書懷疑的眼神,便悻悻作罷,等打發了梓書再說。

“你……你是她男朋友?!你有什麼證明?!你沒有證明,我是不會相信的!”,梓書語氣低了下來,可是滿眼的不相信。“她這麼挫,怎麼會找到你這麼一個器宇軒昂的男朋友?!你眼瞎嗎?!”

丁梓書,你完了!趕緊準備後事吧,我不會放過你的!

“那還不簡單!”,敖烈說到這來,一把捧住我的臉,狠狠的在我的嘴上親了一口。

儘管那速度很快,停留在我嘴脣上不過一秒鐘,可是還是讓我的腦袋炸開了。這個視人間的女人爲玩物的狂妄男,居然親我!!我的小嘴,只能讓熾烈親的哇!

“你……你們這些男人怎麼都這麼沒有眼光?!我……我恨死你們了!”,梓書一把丟下匕首,迅速的跑進人羣,幾秒鐘便消失不見。

我怔怔的望着梓書離去的方向,而後一把將塑料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轉過臉準備大罵一頓的時候,敖烈居然對我瀟灑的擺了擺手。

“不用謝,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敖烈滿眼的笑意,那眼中的戲虐和熾烈不盡相同。

謝你妹啊!你他媽的佔了我便宜,還要我去謝你?!

正想擼起袖子狠狠的揍敖烈一頓的時候,我的臉上卻突然捱了一巴掌,那力道大的頓時讓我眼冒金星。

……

(本章完) 我直接摔倒,臉着地。等我爬起來,看到了氣勢洶洶的青嫙和站在她身後面無表情的熾烈。想必剛剛的那一巴掌就是這個青嫙所賜,那麼她是看到了剛剛敖烈強吻我的那一刻嘍?那麼,熾烈也該看到了吧?!完蛋了,我爲毛有種被老公捉姦在牀的感覺?我爲什麼會心慌啊?

等一下,熾烈爲什麼會和青嫙在一起?!難道……難道他消失的這幾天就是去找她了?!混蛋!

我捂着臉好半天沒有站起來,還是敖烈拉了我一把,我原本很牴觸敖烈的,可是看到熾烈揹着我勾搭青嫙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敖烈,你爲什麼親她?!”,青嫙指着我的鼻子,對着敖烈咆哮。“爲什麼你親她不親我?!”

靠!你以爲我想啊!被他親,木有感覺的好不好?!

“因爲她比你溫柔!”,敖烈一把攬住我的腰,而後用另一隻手硬生生的將我的腦袋按進他的胸膛。“你知道,我喜歡溫柔的!”

大哥,溫柔兩個字在我身上根本找不到的好不好?!你要想拒絕青嫙,也不用拿我做擋箭牌吧!話說,剛剛的那一巴掌還真重,估計這回臉該腫了吧!此刻熾烈正虎視眈眈的望着我,眼中流露的寒氣讓我覺得他這是在吃醋,莫非他對我有感覺?!

剛想掙脫敖烈,明哲自保的時候,熾烈卻突然開腔了。

“青嫙,你還有我!”,熾烈一把攬住青嫙的肩膀,冷眼望向我。“縱使敖烈不愛你,我愛你!”

可惡!我都那麼明確的告訴熾烈青嫙不愛他了,他還死性不改!好!那麼愛是吧!那我成全你!

我伸出手順勢摟住了敖烈的腰,而後傲慢的擡起下巴。“敖烈,約嗎?”

“哈!終於想通啦?!約!當然約!”,敖烈挑釁的望向熾烈,“你的青嫙還給你,這個發育不良的我帶走了!”

媽蛋!到了青嫙那裏就是女神,到了我這裏就成了發育不良?!你才發育不良,你全家都發育不良!

敖烈摟

着我轉身就走,可是青嫙不依了,直接一個快速的移步來到了我的面前,擡起手就是一巴掌,可是這一次敖烈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在我的面前,打我的女人?你想死嗎?”,敖烈說完,一把甩開青嫙的手,青嫙一個踉蹌就要摔倒卻被突然出現的熾烈抱在了懷裏。

好吧!我承認,我是喜歡熾烈的!不管這種感情發生在和他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時候,還是後來諸多次的相救,我都是喜歡他的!因爲,每每他提到青嫙我都很生氣,就如現在我生氣到了抓狂的地步。

嘖嘖嘖,抱的多緊啊!嘖嘖嘖,還捨不得放下!嘖嘖嘖,你他媽還當我是你孩子他媽嗎?!

“敖烈!”,青嫙一下子跳下了熾烈的懷抱,衝到了我們的面前。“我在問你一遍,你到底要不要我?!我告訴你,這是最後一遍,如果你不要我的話!我就嫁給熾烈!”

哈!威脅!?可是當着熾烈的面說這樣的話,是不是太傷他了?這個青嫙,真的好欠揍。

對於青嫙的質問,敖烈冷哼。“青嫙,你就是再問我一百遍也是一樣!我!不要你!”

聽了這話,青嫙的眼睛紅了,那眼淚在眼眶裏面打轉她還是硬生生的忍了回去,而後她伸出手狠狠的指了指我便徑直轉身面對熾烈。

“熾烈,愛我嗎?”,青嫙背對着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我看到她的兩個拳頭握的緊緊的。

看到熾烈望了我一眼,我緊張起來。千萬不要說愛,千萬不要!因爲……因爲我愛你,我不想你愛別人!

熾烈沒有說話,只是用我幾乎看不到的弧度點頭,那麼一個簡單的動作讓我的心瞬間抽搐成一團,好痛。

“好!那麼,吻我!”,青嫙的語氣很急促,像是在賭氣,可是此時的卻不敢去看這個畫面。

看着熾烈的腳步往青嫙那邊移動,我一把拽住敖烈轉過身去。

“熾烈,既然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那麼咱們的遊戲結束吧!”,捂着胸

口說完這句話,我徑直大步的往另一個方向走去,踩落了一地的心碎。

疏妝 “你們慢慢吻,我們約去了!”,敖烈在後面添油加醋的說了這麼一句,便徑直趕上了我的步伐。

急着步子一直往前走,直到覺得自己已經離他們的親密好遠的時候這才停止了腳步。現在的他們,親的正是纏綿吧?!該死的,爲什麼要腦補這個畫面?!爲什麼我想象中他們接吻的畫面時這麼的唯美?!

呼,好吧!現在熾烈得到了他的女神,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你怎麼了?沒有人跟我在一起還垂頭喪氣的!”,敖烈突然站在了我的面前,伸出手挑起了我的下巴。

我白了他一眼,徑直打開他的手。“你這狂妄的語氣跟熾烈還真是像呢!”

“哈!別拿我和他這個窩囊廢比!我比他強多了!”,敖烈不屑的昂起頭。

“不許你這麼說他!”,我擡起一腳就踹在了敖烈的小腿上,完了!縱使,熾烈不喜歡我,我還是忍不住爲他打抱不平!我慘了,每每我喜歡的,全部都不喜歡我!

“你這是什麼反應?!你不會喜歡那個窩……”,見我瞪去一眼,敖烈硬生生的將後面的話嚥了回去。“你不會是喜歡熾烈吧?!”

“誰說我喜歡他的?!我纔不會喜歡他呢!”,我的聲音低了下來,明顯的心虛。

“那你爲什麼垂頭喪氣?跟我說說唄!既然做了我的女人,我就得讓你開開心心的!”,敖烈歪着頭,認真的望着我。

我不開心的原因是熾烈不喜歡我啊,你能讓他喜歡我嗎?感情的事情,可以勉強嗎?!真是討厭,我居然愛上了一個鬼!

“還不是這個!”,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這個孩子,不知道怎麼解決!”

我想,我要怎麼適應沒有熾烈在我旁邊叫我孩子他媽的日子!

“我幫你!”,敖烈突然皺緊眉頭低下頭望着我,“我找人把你的這個陰胎拿掉!”

……

(本章完) “好……好啊!等你找到人的時候,再呼我好了!”,我有些心不在焉對敖烈揮揮手,“我走了啊!”

說完這句話,我轉身便走。

“喂,等你打掉孩子,再約哦!”,敖烈在我的後頭大喊。

我沒有說話,只是胡亂的擡起手搖了搖便徑直走進了人來人往之中。

熾烈愛青嫙,青嫙爲了氣敖烈要和熾烈結婚,不管這是不是兩廂情願,好歹熾烈是得償所願了!也好啊,沒有這個討厭的鬼糾纏我,我樂得自在呢!

先不想那麼多,辦正經事要緊!

拎着滿滿當當的塑料袋,我徑直招了一輛出租車,剛坐進後座,門還沒有關上便硬生生的鑽進來一個人。心情不好的我剛想破口大罵,卻看到了凌寒那張冰塊臉,瞬間閉嘴。

“小姐,去哪?”,司機從倒後鏡裏面望了望我。

“我……我下車!”,說完這句,我剛想打開旁邊的車門,凌寒卻一把將我拽住。

“開車!”,凌寒悶聲對司機說道,“隨便開!”

哈!多麼大氣!隨便往哪開,那這錢到底是你付還我我付?!

“我要下車!”,我試圖甩開凌寒的手。

其實,我不是害怕而是內疚,畢竟我害他莫名其妙的關進了警察局,這幾天我曾偷偷去到樓上看過,他一直沒有回來的跡象。雖然現在看他還是挺精神的,可是不知道董曼澤在裏面怎麼變着法子的精神折磨他了!

“下車?!等我下的時候,自然會帶你下車!”,凌寒目視前方,又是初見時的那張不可一世的臉。

“凌寒,我告訴你!別對我動粗,否則……”

“否則怎樣?!告我非禮嗎?”,凌寒轉過臉,鎖緊眉

頭。

“沒錯!你最好放了我!”,我扭動着自己的右手,骨頭被他捏的好痛。

“哼!沒有非禮卻被冤枉非禮,橫豎都是有罪,那我還不如非禮一回!”,說完這句話,凌寒一把勾住我的脖子,上來就是一吻。

我討厭!討厭不喜歡的人碰觸我,就算長的舉世無雙我也一樣!所以面對凌寒的無恥行爲,我準備給上致痛的一擊,可是當我看到坐在副駕駛座的熾烈時,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勾住了凌寒的脖子卻沒有反抗。

熾烈你還跟蹤我是吧?!剛剛和青嫙親的過不過癮啊?!你能親別的女人,那我就能讓別的男人親!誰怕誰!

看着熾烈眼神中的陰寒,我洋洋得意,最起碼我是挽回了一點面子的!

我以爲看到這個場面的熾烈會悄無聲息的離開的,可是沒有,他突然出現在左邊的車門外,瞬間打開車門一把抓住我將我硬生生的從凌寒的懷裏拽了出去。

熾烈抱着我在車來車往中翻滾,直到滾到了安全的地方這才悻悻的鬆開我。而先前的計程車猛的停了下來,鐵青着臉的凌寒下車,大步的朝着我們走來。

“你想摔死我嗎?!”,我衝着熾烈大吼。

“有我在,你死不掉!”,熾烈不悅的望了正走過來的凌寒一眼,隨後將目光落在了我的臉上。“你怎麼這麼不知檢點?!親完一個又一個?!”

“關你屁事!?我親誰,你有資格管嗎?!你親青嫙的時候,我也沒有說什麼啊!”,不提我還不氣,一提我渾身是火。“咱們的遊戲結束了!我要打掉孩子!我要找到一個愛我的男人嫁了!”

我這句話堵得熾烈好半天說不出來話,他鎖緊眉頭似乎掙扎了好久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可以!你可以找!但是不可以是他!”,熾烈指着已經走到跟前的凌寒,“他是驅魔人,不會真心喜歡上一個懷過陰胎的女人!”

哈!我以爲他會說,他喜歡我呢!如果他說,我立馬小綿羊的撲進他的懷裏!可是,他說的這是人話嗎?!好吧,他本來就不是人!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不找他,我找敖烈可以吧?麻煩你放手!”,我強壓心中的怒火,氣喘吁吁的望着熾烈。

“不行!敖烈是我哥!你跟了他,以後我會尷尬的!”,熾烈將臉別到一邊,悶聲道。

“混蛋!那我嫁給你爸!我噁心死你!”,我一掌打在了熾烈的胸口。

“那不行,我媽不會同意的!”,熾烈認真的望着我。

哦買噶!我這是造了什麼孽纔會遇到熾烈這個混蛋男鬼的?!老天爺,我上輩子在你頭上拉翔了嗎,你要這麼折磨我?!

“都快要死了!還說這麼多廢話?!”,站在旁邊一直沉默不語的凌寒突然開口。

完了,我這個時候纔想起凌寒的存在,看着凌寒的眼神勢必又要跟熾烈來一場撕逼大戰啊!這可怎麼辦?!熾烈那對不爭氣的翅膀,還沒有飛回來呢!

還沒有等我出手阻止,熾烈卻將我拉到了身後,周身陰氣密佈。

“口氣好大,沒有刷牙吧!”,熾烈冷哼,“縱使我沒有了翅膀,照樣可以殺了你,你信嗎?!”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都什麼時候了還鬥嘴,有翅膀的時候他也打不過凌寒的好不好?!

“熾烈,你……”

“男人說話,女人閉嘴!”,熾烈瞪了我一眼。

一句話,硬生生的把我的話噎了下去。什麼跟什麼嘛!我又不是他的女人,爲什麼要閉嘴,爲什麼要聽話?奇怪了!

“其實原本看在初五的面子,我準備放你一馬的!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在剛剛那個情況下不知趣的打擾我們!”,凌寒說到這裏,徑直伸出散發着一道光符的右掌。“所以,對不住了!”

“就憑你剛剛親她,我就有足夠的理由殺了你!”,熾烈突然推開我,周身黑色瀰漫。

“我親誰和你無關,麻煩你不多管閒事好不好?!”,眼看一場大戰即將開始,我從後面一把抱住了熾烈。

“不好!你只能親我!”,熾烈的聲音在我的耳膜中炸開。

……

(本章完) 什麼叫我只能親他,他以爲他是誰啊?!我討厭這樣霸道的男人!

可是,沒有來得及反駁,我身邊的熾烈便一下子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打倒在地,看着他撞斷了一棵樹而後飛出十來米遠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將水泥地砸了一個大坑,我驚呼一聲趕緊跑了過去。

“熾烈!”,我扶起滿臉痛苦的熾烈,擡起頭惡狠狠的望向朝着這邊走來盛氣凌人的凌寒。“凌寒,你是小人!”

“對付這樣害人的鬼物,我寧可做個小人!”,凌寒冷眼望我,“你是人他是鬼,你爲什麼三番二次的護着他?!”

“我高興!我喜歡!他是鬼怎麼了?!他沒有害人!他比人還要好!”,我擡起下巴,衝着凌寒大吼。

“好了,這個時候你能不能閉嘴讓我說!”,熾烈拽了拽我的衣服。

“你給我閉嘴!現在,沒有你說話的份!”,我擡起一巴打在了熾烈的胸膛。

“他讓你懷上了陰胎,這不該死嗎?!”,凌寒雙手合十,有白光溢出。

“他讓我懷孕又不是讓你懷孕,你管哪門子的閒事?!”,看到一道更大的符咒從凌寒的掌心飛到空中,我擋住了熾烈。

“你被鬼迷了心竅,現在是胡言亂語我不和你計較!等我收了他這個鬼,再滅了你心中的魔!”

凌寒這句話說完,突然張開雙手,那空中的符咒居然從白光瞬間變成了金光,那金光照在了熾烈的身上竟然讓他的周身冒起了濃煙,而後不斷的開始腐蝕。

見此,我想要撲上去阻止凌寒,卻沒有想到一道金光重重的打在了凌寒的胸前,凌寒隨着那巨大的推動力在空中翻了幾圈摔在地上,而空中的金光也隨着他的墜落而消散。

擡起頭,只見敖烈抱着雙臂,揮動着一對白色的大翅膀十分不屑的望着仰躺在地上卻口吐鮮血的凌寒。

“哼!佛光是吧?我敖烈就是專門克佛的!”,敖烈緩緩落地,姿勢極其帥!

尼瑪!這敖烈到底和熾烈是不是一個媽生的?!爲毛敖烈這麼厲害,熾烈這麼

遜?!人間一對白翼跟天使一樣,熾烈的分明就是一對逗比的新奧爾良烤翅啊!

倒在地上的凌寒艱難的爬了起來,看起來傷的不輕,可是我纔不在乎,我心疼的是熾烈。

“沒有想到,一個鬼物也能有佛翼!”,凌寒冷笑,“我倒是低估了你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