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有一個問題一直圍繞在衆人心中,那就是殺手。殺手既然已經摧毀了醫生的監視體系,那自己在終點會不會有危險?

好在很快,小蘿莉向衆人發佈了一條消息。

“殺手已經殺人,大家已經不需要擔心,請自行前往終點。”

殺手已經殺人了?

衆人看後大吃一驚,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殺手還能殺人。只是這樣一來,大家也暗暗鬆了口氣,至少不用擔心自己被殺。

所以時間漸漸過去,當距離6點鐘還有半個小時左右時,絕大多數人都已經到達了特殊區域。

由於殺手已經殺人,此時衆人相對比較放鬆。相互間遇到了也不閃躲,而是聚在一起攀談起來。

病號和冰塊臉結伴而行,剛一到達特殊區域就看到了小蘿莉一行人。

“我、我說你們,怎麼弄成了這副樣子?”看到小蘿莉等人的情況,病號吃驚的問。

只見胖子和小鬍子捂着傷口一瘸一拐的慢慢走來,小蘿莉更是悽慘,全身都是傷口,血將整身衣服染得通紅。

江雨煙把小蘿莉背在背上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太過顛簸牽動小蘿莉的傷口。

“別提了,太慘了,我過去的時候全都倒在地上,這次的殺手實在太可怕。”江雨煙將小蘿莉放在地上,喘着粗氣解釋說。

“他們居然能把你們傷成這樣……”冰塊臉看後也有些震驚,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你們也真是不容易,每晚都傷成這副樣子。”

小鬍子聽後全身一顫,確實,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確實很倒黴。明明沒有身份,但卻總是受傷,能活到現在也是走運。

“你呢,你怎麼也搞成這副樣子?”病號又看着胖子問。

“他啊,他是……”小鬍子剛要替胖子解釋,卻被胖子伸手攔下。胖子看着小鬍子搖搖頭,小鬍子疑惑的一皺眉,但還是就此打住,沒再說什麼。

“怎麼了這是,還有什麼祕密不成?”病號見後笑着問,但見胖子似乎不想說,便也沒有再多問。

就這樣時間接近6點,衆人全都慢慢走出森林,來到篝火旁。等大家都到達坐好後,廚娘突然疑惑都看着周圍開口。

“我說醫生呢,醫生怎麼沒過來?”

衆人聽後眼角都是一抽,雖然他們早就有所猜測,但真要面對眼前的情況,他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醫生居然被殺死了? 衆人沉默不語,小蘿莉還在昏迷,小鬍子則一直低着頭,不想與衆人交流。

“不是吧,難道醫生她真的……死了?”大熊也說。

看着小蘿莉身上的傷勢,以及小鬍子的反應,衆人心中都升起這個念頭。

這時時間終於到達6點,中間的篝火猛然升騰,一具具屍體也從天而降落在原本的位置。

衆人都向劉姨的位置看去,見此時的劉姨早已經身首異處,死狀悽慘至極。

“真的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在這種監視下,那些殺手還能殺人?”陳老頭激動的拍着腿說。

“是啊,那些殺手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廚娘也在一旁喃喃自語。

“哼,爲了查清殺手的身份,不惜將原本設計的十分巧妙的監視體系破壞掉,這就是貪心的下場!”藍海辰在心中冷冷的評價道。

原本,如果警察和醫生按兵不動,就保持這種監視不行動的話,藍海辰等人其實沒有什麼好辦法殺人,至少不會在殺完人後一點線索都不留。

而爲了查出殺手的身份,他們竟然不惜將整個體系破壞殆盡,這也就給了殺手們機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醫生和警察親手將自己送上絕路的!甚至爲了逼殺手出手,醫生還將一個很好的手段放棄。”藍海辰心想。

藍海辰所說的很好的手段,正是指手機上的監視軟件。

從一開始藍海辰就很懷疑,爲什麼在第三晚,醫生沒有采用這個軟件。雖然在第二晚時,這個方法最終被藍海辰破解,但這是在利用地形的前提下。

而今晚的地形十分開闊,藍海辰根本無法佈下無線攝像機。也正因爲這樣,這個體系的破解難度會增加無數倍。

“如果在配合上第三晚的計劃,整個監視體系將變得嚴密無比,想要破解十分困難。”藍海辰想。

可惜醫生和警察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方法,之所以放棄,是因爲他們要逼迫殺手出手!

如果再次將軟件裝在玩家們的手機裏,殺手就會無比謹慎。如此即使醫生給殺手設下套,殺手也可能因爲擔心身份暴露,而選擇不出手。

這樣一來警察的目的便無法達到,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因此選擇放棄。

“不過到頭來,他們反而害了自己。即使在我的幫助下,他們還是損失慘重。”藍海辰搖搖頭,警察今晚的表現實在讓人失望。

“嚯嚯嚯嚯,看來今晚死了一個了不得的人呢,大家似乎都很失落?”

這時法官再次從篝火中出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但死了就是死了,這個結果不會改變。我們還是先來看一下劉忠萍的身份吧。”

劉忠萍就是劉姨的名字。

接下來,一張卡牌從劉姨身上飛出,展現在衆人面前。毫無懸念,正是醫生牌。

衆人全都沉默不語,這一點他們已經瞭解的十分清楚。

“接下來是遺言,大家請聽。”法官又說。

下一秒,劉姨滾落在一旁的腦袋突然動起來,先是突然旋轉看向所有玩家,然後纔開口說話。

“啊!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位置的?!”

這個場面十分古怪,劉姨的頭是從脖子部分斷開的,所以掉落下來的部分並沒有連着嗓子。

但這個腦袋卻能說話,還能在沒有手腳的情況下自己翻動,詭異至極。

衆人聽完遺言後都沒有什麼反應,這一段話很明顯,是醫生被殺手襲擊的時候說的。

只有兩個人例外,一個是藍海辰,另一個就是蜜蛇。

“不好,居然把這段話說出來了!”藍海辰心中一驚,有些憤怒的看着劉姨的腦袋,恨不得將它當球踢出去。

這段話藍海辰很熟悉,是當時襲擊劉姨時,劉姨下意識說出來的。真本身並沒有什麼,但落在蜜蛇耳中,就很可能成爲懷疑藍海辰的證據!

要知道在蜜蛇看來,殺死劉姨的是丸子,而在丸子的表述中,並沒有出現過這句話!

而且聽這句話的內容,與丸子講述的情景並不十分匹配。也就是說,蜜蛇有很大機率會察覺出這裏面的貓膩。

與藍海辰設想的一樣,蜜蛇已經察覺出不對。她偷偷看了一眼藍海辰,又悄悄向丸子看去。

“這裏面有兩種可能,一是整件事本身有問題,有很多祕密我還不清楚。

再就是丸子沒說明白,這句話在表述中沒有說出。”蜜蛇心想。

這兩種可能都存在,只是現在蜜蛇還不確定到底是哪種。她覺得等到投票結束後,可以問一問丸子,如果丸子聽過這句話,便沒有問題。

“但如果丸子沒有聽過……”蜜蛇想着看向藍海辰。

她的眼神似乎已經說明一切。

“嚯嚯嚯嚯,看來大家對這段遺言並不太感冒呢,什麼討論都沒有。那我們開始發言吧,照舊從死者身邊開始,順時針進行。”法官開口說。

於是發言開始,第一個是棒球帽。

“我覺得現在我們的目標十分明顯,如果今晚警察沒有查出殺手的話,那我們就需要繼續昨晚的討論。”棒球帽站起身來,看向不遠處的青衣。

棒球帽這麼一說,其他人也都向青衣看去。從他們的眼神來看,都是支持棒球帽的。

青衣聽完看向棒球帽,令人奇怪的是,她並沒有出演反駁,而是用平靜的目光看着棒球帽。

這個反應讓周圍人都很奇怪,怎麼這青衣都不害怕嗎?現在她可是最有可能被投死的。

“我不是殺手,這一點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如果你們投了我,一定會後悔。”青衣平靜的說,然後不再開口。

“這算什麼,難道她以爲這一句話就能打消大家的懷疑?”冰塊臉嘴角一抽說。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要投投看才知道,至於結果,大家一起承擔。我說完了,下一個吧。”棒球帽說完就要坐下。

但就在這時,又一件事情突然出現,讓原本的發展改變了方向。

只聽劉姨的屍體上突然發出一陣音樂,在這安靜的環境裏刺耳無比。

“怎麼回事又有音樂,難道警察又要開始講話了?”衆人都想。 音樂依然在響,迴盪在篝火周圍,讓整個空間都充斥着一股違和感。

面對眼前的情況,所有人都有些期待。上一次屍體上有音樂響起,便引導大家投出了殺手,這次音樂再度響起,會不會又有類似的提示?

想到這裏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劉姨的屍體,迫不及待的想去知道手機裏面的內容。

“嚯嚯嚯嚯,看來這次又有額外的遺言了呢。不知道會是什麼內容呢?真令人期待。”法官呵呵笑到。

劉姨邊上的小蘿莉看了法官一眼,猶豫了片刻還是蹲到劉姨屍體邊上,開始翻找起來。

沒多久,小蘿莉便翻出一部手機。手機的屏幕亮着,還在不斷播放着音樂。

“快看看裏面有什麼信息,說不定又是警察給我們的消息。”女特工對小蘿莉說,其餘人也紛紛附和。

而此時,警察隊長則有些驚異的看着小蘿莉手裏的手機,心中的疑問一點不比其餘人少。

“這什麼情況,這次我並沒有在醫生的身上放手機啊?怎麼會又有音樂,難道是想假扮警察?還是別的什麼……”

警察隊長心中出現無數種猜測,但卻始終不敢肯定。一切都要等結果出來再說。

那手機沒有設置任何密碼,小蘿莉輕輕一劃便順利解鎖。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她很快便從播放器裏找出一段錄音。

“應該就是這個,我開始播放了。”小蘿莉打開播放鍵,並將手機放在地上然後退開。

接下來,手機中照舊傳來隱隱約約的雜音,然後一個說話聲漸漸出現,並且越來越清晰。

“大家好,我是警察。今晚,我將再次把今晚的收穫告知大家。”

這聲音與昨晚出現的一模一樣,就連語氣也很像,讓人聽了十分安心。

但警察隊長等人卻十分惱火,到底是誰,居然敢模仿他們,給大家所謂的收穫?

“不會是殺手吧,難道他們想借此陷害別人?”警察隊長心想,但又覺得不太可能。

要想單單通過一段錄音進行陷害,似乎沒有那麼容易。

這時錄音繼續,那個聲音開始繼續往下說。

“本次經過我們查驗,雖然沒有直接找出殺手的身份,但有一點已經很確定,那就是唐雪嫣不是殺手,她是平民一方的人。”那個聲音十分肯定的說。

唐雪嫣就是青衣的名字,這段話就等於是在替青衣洗白。

“什麼,唐雪嫣不是是殺手?”

“警察已經驗過她了?”

“這十分有可能啊,既然驗不到殺手,那驗最有可能的那個也在情理之中。”

衆人議論紛紛,覺得那個聲音說的很有道理。但事實上,無論是殺手還是警察,甚至是小蘿莉和小鬍子,都對這句話十分震驚。

“居然說唐雪嫣不是殺手,那不就等於把丸子往思路上推?!”蜜蛇在心中大吼,青衣的嫌疑一解除,嫌疑最大的就是丸子。

到時候大家肯定就會把票投到丸子身上,如此一來丸子豈不是必死無疑?

此時的丸子已經面色慘白,她怎麼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如此發展。原本定好的替死鬼居然被洗白了。

另一邊,警察們也同樣十分吃驚。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驗過青衣,根本就不知道青衣的身份。

所以從他們的角度來看,這或許就是殺手在給青衣洗白!

而小蘿莉這邊也同樣好不到哪去,青衣可是他們親手測出來的,是用指紋證實過的,怎麼能說推翻就推翻?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這幾方勢力居然奇蹟般的立場一致,都想否決這段錄音!

但是有誰能做到?身爲殺手的蜜蛇當然不可能亮明身份,小蘿莉和小鬍子的話估計大家不會太當回事,畢竟他們之前就一直在強調。

因此剩下的便只有警察,因爲此刻已經有一名警察暴露了身份,完全可以公開跳警,指出這段錄音的謊言。

所以此刻無論是小蘿莉還是警察隊長,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胖子,希望胖子能站出來,去揭露這個謊言。

但奇怪的是,此刻的胖子沒有一點反應,就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呆呆的看着地面。不但沒有站出來,相反還有點往後縮的意思。

“什麼意思,這傢伙怎麼縮在那裏不出來,是被嚇怕了嗎?”警察隊長有些埋怨的看着胖子,心想你這傢伙不能關鍵時刻掉鏈子啊。

同時小蘿莉等人也着急的盯着胖子看,勸他快寫站出來。

但很遺憾,胖子無論如何就是不出來,死活不願公開自己的身份。

“這個傢伙不會是被殺手打怕了吧,怎麼這種程度就受不了了?”污妖王有些着急的心想。

“這麼辦,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其他警察的身份,沒有這個胖子根本無從下手啊!”小蘿莉也在心中說。

胖子稍微擡頭看了看小蘿莉等人,最後開始肩膀一縮,重新底下了頭。

場面一度極其尷尬,衆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事情往超出預計的方向發展。

看着眼前的情況,藍海辰在心中暗笑。那個錄音當然是他放上去的,爲青衣洗白也自然是他的計劃。

既然蜜蛇已經無法殺死,那他也要殺死丸子,這樣才能減少殺手的人數。

“今晚一過,我和雨煙就還有最後一晚的保密時間。因此我必須在此之前儘量減少對手的人數,不論是哪一方!”藍海辰心想。

法官說過,他們的情侶身份有三晚的保密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兩晚,等明晚一過,法官就會公佈情侶的存在。

到時候如果留着很多對手的話,藍海辰就會陷入極端被動當中。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在那之前全力減少對手的人數,不惜用任何手段!”藍海辰心想。

至於胖子的反應,自然也是藍海辰設計的。如果讓這個胖子隨便開口的話,那青衣就無法順利洗白,隨後的計劃也就無法成功。

所以藍海辰一定要讓這個胖子閉嘴,讓他無論如何都不會開口跳警,打擾到藍海辰的計劃!

因此藍海辰爲此專門指定了一個計劃,爲的就是封住胖子的嘴,讓他不聽從警察隊長的指揮! 作爲一個警察,在身份已經被殺手知曉的情況下,自身的安危肯定是要最優先保證的。

藍海辰不是沒想過通過威脅,來讓胖子妥協。但經過深思熟慮,藍海辰覺得威脅的方式並不保險。

畢竟說到底,藍海辰的最終目的還是要將胖子殺死,胖子不可能不瞭解這一點。

也因此,胖子到底接受不接受藍海辰的威脅,還是個問題。萬一適得其反,整個計劃就必須推到重來,藍海辰不想再經受這種損失。

也因此,藍海辰用了另一個思路,通過別的手段達到了這個目的。

時間回到投票之前,胖子和小蘿莉等人被蜜蛇擊敗之後。

三人全部倒在血泊中,就像三具屍體一樣癱在地上,無力而又頹廢。

過了一會兒,胖子最先清醒過來。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先是觀察了一圈周圍,確信沒有其他人後才慢慢起身坐起來。

“啊!好疼!”起身的動作牽動了傷口,胖子痛呼一聲皺緊了眉頭。他將自己的衣服撕開,看着胸口那道恐怖的刀傷,心中一陣後怕。

“差點就傷到心臟啊,看來是我皮比較厚,阻擋了一下嗎?”胖子自嘲般的苦笑兩聲,又看向周圍。

小蘿莉和小鬍子都還沒有醒來,小蘿莉不用說,渾身的傷口太過可怕,短時間內想醒來是不可能的。

至於小鬍子,殺手的刀也已經傷到了內臟,也要比胖子嚴重。

“如今只能靠我了呀。”胖子自言自語道。

他看了看手機,發現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如果是胖子自己的話那還好說。但加上小鬍子和小蘿莉,他們鐵定無法準時趕到終點。

雖然目前身份已經暴露,胖子貌似已經不怕遊戲線索,但他可不相信懲罰方式只有那一種。

說不定到最後,遊戲會選擇讓胖子的傷勢保持下去?這樣在接下來的遊戲中,胖子幾乎是必死無疑!

“所以不能遲到,一定要按時到達終點!”胖子有些着急的觀察周圍,怎麼辦,如果實在不能帶着小蘿莉他們的話,胖子就只能單獨行動。

這件事攸關性命,胖子不會傻到拿這個開玩笑。雖然他是個蘿莉控,但蘿莉年年有,命卻只有一條不是嗎。

胖子正在躊躇,沒想到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突然從不遠處傳來。

“誰,誰在那?!”胖子立刻緊張起來,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問到。

“不用緊張,是我。”對面立刻有聲音回答說,卻是個女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