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基地中居然還有快艇,等我達到一樓,那傢伙早已經被護送着逃跑了。

將屍不在,這裏的屍鬼羣龍無首,見陸博士都逃了,也都紛紛逃散。

看來我們這一次突然偷襲是來對了,輕而易舉就拿下了這個基地。

一樓基本沒什麼清理的,我轉了一圈沒發現有用的東西后就沿着二樓三樓檢查上去,最後在四樓和他們匯合。

“下面我都檢查過了,底樓基本是格鬥練習場所,二樓活動三樓居住,這四樓怎麼樣?”我一邊說着一邊走過去,聶崢走過來對我搖搖頭,兩手一攤。

“估計這基地剛剛建成,還沒有什麼可用的信息,只有看研究室那裏了。”他說着正準備進研究室,突然另一頭傳來冷天傲的聲音。

“找到了,在這裏!!”

我和聶崢相視一眼,趕緊朝着冷天傲那邊跑過去。

沒想到這鋼板設計的房子中還有夾層,進去以後我驚呆了,就像是停屍房一樣,抽屜式的透明棺材中擺着四五具屍體,其中一個小小的棺材是空的,恐怕就是之前放了齊玥的。

聶崢趕緊走上前,在每個人頸動脈處探了一下,隨即朝着我們搖頭,“都死了。”

魅力遊戲劍士 “這些人的魂魄都還在體內,怕是被用來做實驗了吧?”我環視密室四周,旁邊有個儲物架,上面擺放着各種針筒。

冷天傲凝眉立在一具屍體跟前,良久才吐出幾個字,“這個人我認識,應該是這l市公安局長的兒子,警校最優秀的成績畢業,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接替他爸爸的職務了。”

“這個人我也好想見過,之前和老爸去參加一個酒會……”聶崢撓了撓腦袋,仔細想了想後恍然大悟,“是財政部長身邊的祕書長,是最有可能成爲下一任財政部長的人選。”

這停屍房溫度很低,可我額頭上卻冒汗了。 099 御鬼術弊端

“這些被用作實驗的死人都是非富即貴,看來將屍野心不小,我們乾脆把這些屍體都毀了吧?”

我話剛說完,陳珂就拿着大包小包東西走進來,“不能毀,我們現在不是正要招兵買馬麼,倒不如將計就計,讓將屍給我們做嫁衣好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把這些搬走,然後弄活他們成爲我們的棋子?”陣司央號。

“對,剛纔我已經拷貝了陸博士的研究數據,而且還有樣本,應該可以的!”陳珂說着從大包小包中拿出一個燒杯揚了揚,那燒杯中還有些黑到發亮的液體。

我趕緊擺了擺頭,“這不行,這些都是重要人物,警方很快就會發現他們失蹤了,而且,我們要是復活他們來利用,那和將屍有什麼區別?”

“我們這是物以致用,他們醒了保準還會感激我們的。”陳珂說着把燒杯放回去,雙眼盯着那些屍體都快放光了。

“可是這些人恐怕腦袋裏都被插入銀針了,師父現在肯定沒有辦法替他們解除,要是他們很快就行了,情況就脫離掌控了。”聶崢捏着下顎思考,帥氣的樣子十分迷人。

可是我現在哪裏還有心情欣賞帥哥呀,就像聶崢說的那樣,這些屍體都不知道被注入了什麼,說不定醒了之後會變成比齊玥還要難搞定的屍怪,那整個l市都會亂套的。

我趕緊擺擺手,“我不同意,這個做法太危險。”

“我覺得陳珂說的可行。”

半天沒說話的冷天傲終於說話了,他走到我身邊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夢夢,現在是非常時期,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是這些人將來會對我們有很大幫助,必須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

“別可是了,這裏不能再待下去了,我們得趕緊作出決定。”說完,他根本沒有要聽我意見得意思,直接給聶崢使了個眼色。

我還是第一次見他們兩這麼默契,聶崢上前槓了兩具屍體在肩上就朝着樓下走去了,冷天傲也跟着扛了兩具,剩下一具屍體在那裏,陳珂看了看我,然後給齊玥使了個眼色。

齊玥人雖然小,可力氣很大,扛着一具屍體還直接就從五樓跳了下去。

我看着他們一個兩個離開的背影心頭很不是滋味,明明知道他們的決定是對的,可是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直到把那些屍體都運回師父家,我一句話都沒有說過,看着他們把屍體靜靜的擺放在院子裏,師父也感覺到了屍體的氣味,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師父的眼神很複雜,我看不出他在想什麼,那種眼神我從來沒見過。

“這些都是我們從屍鬼的基地裏救出來的試驗品,如果被屍鬼利用的話……”冷天傲說道這裏頓了頓,然後走到師父跟前,“師父你不會阻止我們的吧?”

我心頭很矛盾,既希望師父同意,又希望師父不同意,只能緊咬着嘴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咳咳……師父老了,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要做就要做個樣子出來,要做就要堅持到最後!!”師父說到最後一激動,又咳出血來了,我趕緊跪在地上用衣角給師父擦拭。

冷天傲和聶崢也跟着跪下,就連陳珂都跪下了。

“師父你放心,我們永遠記得對師父說過的話,絕對不會亂殺無辜,把自己身上的能力用來懲惡揚善!”冷天傲滿臉嚴肅,眼神畢恭畢敬。

師父揚了揚手,示意他們都起來,然後纔看着我,“這麼多,你行麼?”

我知道師父是在說御鬼術的事情,我趕緊點了點頭,“師父放心,我的體質有一半是屍鬼,可以的!”

就算不行也得行,師父已經這個樣子了,我絕對不能讓他再出手了。

由於人數衆多,不能在房間內起壇做法,就把場地安排到了院子裏,正好師父可以在一旁給我看着,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我心頭還是有點不自信的。

陳珂早已經帶着兒子去了客房做研究,冷天傲和聶崢在一旁給我保駕護航。

其實御鬼術主要是針對屍鬼體內的魂魄施法,施法後可以達到人鬼互通,其實是個相當危險的法術。

法師不僅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命令鬼去做任何事情,而且在戰鬥的時候如果法力不足可以借用鬼的法力,相反的是,如果被御鬼術控制的鬼魂法力太強,很可能反被鬼利用。

比如師父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聶崢想反抗的話,沒準師父會被反噬。

而且這御鬼術可是茅山術中的大法術,是茅山派法術中的機密,除了茅山歷代傳人,是絕對不能外泄的,要是被邪惡的法師利用那可就慘了。

不過大多數門派的法術異曲同工,之前那個泰國法師給這些屍鬼施的法,估計就是御鬼術中的一種。

起壇後,我必須全神貫注,把所有的法力都集中在眼睛上,努力尋找插在鬼魂腦袋內那根銀針,銀針一旦被插入就變成無形的了,法力太低的道士或者法師,根本就看不到。

眼睛充血,我感覺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爆炸了,灑了一把硃砂在屍鬼身上,等到他們魂魄抖動的那一瞬間,快速的找到一根銀針用桃木劍給挑出來。

找準的時機很重要,而且要用桃木劍把銀針挑出來也是非常考驗技巧,特別是迅速挑出銀針之後還要立即唸咒,重新插入銀針加持,把鬼魂契約控制在我名下。

我極其小心的努力着,努力做法,努力撇開這些內心的害怕,不斷告訴自己做的是對的。

由於是第一次,做完第一個屍體的時候我已經感覺法力耗盡精疲力盡了,有種腦供血不足的感覺,腦袋一片空白,噁心想吐。

“夢夢你沒事吧?”聶崢上前,被我阻止。

“我沒事。”

我搖了搖頭,腦袋一陣恍惚,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我好像看到中間那個屍體的手指好像動了一下,頓時心頭一緊,千萬不要是我想的那樣。 100 復活

我趕緊振作起來,想先把中間那個剛纔好像動了一下的屍體解決,可沒想到做法到了撒硃砂這個步驟,那屍體體內的魂魄抖動的同時,他睜開眼睛,迅敏的跳了起來。

“夢夢小心!”聶崢大驚失色,趕緊攔在我身前。

緊接着冷天傲高大的身影擋在我們前頭,率先對着那個屍體開口,“秦少爺,感覺怎麼樣?”

眼前這個復活的屍鬼應該就是公安局長的兒子,警校畢業的他身體機能非常好,而且從他的眼神看得出他腦子還很靈活,他正在分析我們這羣人。

掃視我們一圈之後,秦少爺視線落在地上的另外屍體身上,隨即眼色一緊。

“你們對他們做了什麼?”

“秦少爺你別激動,你們幾人被壞人抓了,是我們把你們救出來了,夢夢正在救你們。”冷天傲說着身體微微側開,我趕緊給秦少爺點了點頭。

眼前這個男人上身只穿了一個工字背心,肌肉爆棚,剛毅的面相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打手,而且比這些人都要先醒過來,恐怕能力也在這些人之上吧,我心頭還挺怕他的。

“你們救了我們?呵……”

他的語氣滿是不屑,顯然不相信秦天耀所說的話。

我本想上前給他們解釋的,沒想到陳珂先一步上前,“卻是是他們救了你,你應該還認得我吧?我也是被他們給救出來的。”

秦少爺皺着眉頭看着陳珂,突然恍然大悟想起什麼似的,臉色大變朝着陳珂衝過去,“是你這個女人,我要殺了你!!”

齊玥本想上前,被陳珂用手製止,眨眼的瞬間陳珂就被秦少爺揪着衣領提到半空之中。

“就是你這個女人,你給我注射了什麼?”秦少爺吼的面紅耳赤,突兀的眼球佈滿血絲。

“我也是被逼的,想知道你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那你最好乖乖的接受治療,不然你很快就和他們一樣變成一具死屍了!”

不知道是陳珂以前對秦少爺做的事情太殘忍,還是他已經發現自己身上的不對勁了,惡狠狠的盯了陳珂半天,一把將她狠狠甩在地上。

齊玥一直被冷天傲控住,不然他肯定衝上去和秦少爺廝殺起來了。

大家終於平靜下來,我也鬆了口氣,不過這秦少爺好歹是見過世面的,後來我做法什麼的他都一直靜靜的看着,只是待我挑出他腦中的銀針的時候,他終於痛的忍不住發狂。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現在是關鍵時刻,冷天傲和聶崢早已經準備好迎接這一刻,齊齊上前把發狂的秦少爺摁住,我總算把第二根銀針順利的插入了他腦中。

鮮血沿着他腦門流了滿臉,看起來就像是腦袋開花似的,可那個秦少爺竟然硬生生的咬牙撐了下來,跪在地上用怨毒的視線看着我,“你對我做了什麼?”

之前我就已經耗盡心力,再做完秦少爺的法事,我再也支撐不住,胸腔一痛嘔出一口鮮血。

冷天傲趕緊把我扶住,我對他搖搖頭示意他不要擔心,隨即把視線移到秦少爺身上,“我們真的是在救你,只是真相往往很可怕,你能接受嗎?”

“快說!!你們都對我做了什麼?對他們都做了什麼!!”

郁少寵妻無下限 “還是我來告訴他吧!”陳珂說完走到秦少爺跟前,“你放心你現在已經不會和他們一樣變成一具死屍了,因爲你已經是一具活的屍體了。”

“你說什麼?”秦少爺瞳孔圓瞪,滿臉不可置信。

“不僅是你,我們這裏所有人除了師父,都是屍鬼,就是跟你一樣活着的屍體。”

陳珂說着看了眼地上的四具屍體,接着說道,“其實你們是將屍實驗的研究品,在做實驗的時候就已經死了,被他復活成爲棋子,是我們帶着你們逃了出來,幫你們解除控制。”

“可笑,你以爲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麼?”秦少爺諷刺的冷哼一聲。

任誰突然聽到這些話恐怕都不會相信的,陳珂唰一聲伸出手上的鐵爪,鋼爪鏘一聲就插進水泥地下,她五指一捏,水泥地在她掌心砰一聲被捏的粉碎,捏了一個大窟窿出來。

“這下你相信了吧?”

秦少爺本能的嚇得後退一步,“你剛纔說什麼?說我變成了和你一樣的怪物。”

“對,就是怪物!”陳珂懶得和他對費口舌,收回鋼爪,拍了拍手上的塵土。

“再給他一些時間吧,這樣的變故恐怕發生在誰身上都難以接受。”我看着秦少爺難受的樣子,也忍不住跟着心痛起來。

原本滿腔憤恨的秦少爺在聽到變成怪物之後,整個人都奔潰了,一直不斷的搖頭,喃喃自語,不可能的。

冷天傲招呼了齊玥過去守着他,然後把我扶起來,用拇指逝去我嘴角的血跡,“還有三個人,要不你先休息,明天再……”

“不用了,我可以的。”

“夢夢你褪下,讓爲師來!”島向冬劃。

師父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回頭,只見師父已經穿上道袍走過來,手裏還拿着桃木劍。

“師父不要,我能行的,你的身體還沒復原呢?”

“爲師沒關係,趕緊把這裏的事情處理了吧,我看這剩下的三個也差不多快醒了。”師父說着就走到神壇前開始口唸咒語。

凡是師父決定的事情沒人能夠阻止,我只好硬撐着拿起桃木劍,如果我可以的話,就把兩外兩個的御鬼術給解除了,不然師父肯定會不顧自己,去救另外兩個人的。

可我還是高估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分神的原因,給第三個屍體解除御鬼術之後我傷的特別嚴重,那是一種五臟六腑都虧損到了快死的地步,我痛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嘔出鮮血止都止不住,把所有人都給嚇壞了。

師父也比我好不到哪裏去,舊患加上新傷,師父也是單膝跪地勉強用桃木劍支撐着身體,嘴角又是一口鮮血。

聶崢看見師父還要硬撐着給最後一個人解除御鬼術,趕緊跑過去制止師父。 101 肉塊血雨

“師父你不能再硬撐了,就算那個人復活之後還不知道是敵是友,不值得你這麼做。”

“反正爲師已經沒什麼用處了,倒不如放手一搏!”

師父說着又要起身,聶崢乾脆先一步跳到屍體跟前,“我現在就把這個屍鬼處理掉,不勞師父你費神了!”

聶崢說到做到,當即從手腕處伸出一截劍帶,那劍帶的末端鋒利堅韌,就像是一把短匕首,對着地上屍體的腦袋就紮了下去。

原本我看着聶崢這麼做心頭都鬆了一口氣,沒想到地上屍體的腦袋突然動了,敏銳的避開聶崢的攻擊,下一秒睜開如血的瞳孔,“你想殺我?”

“你猜對了!”

聶崢臉色一沉,作勢又要攻擊,地上的屍鬼靈活的跳了起來,直接朝着圍牆外面逃去,好在冷天傲身形一閃,擋在外牆上,“對不起,你不能離開這裏。”島向宏弟。

重生之女神醫 “你又是誰,他媽的快點讓開!”

那人說着伸手一劃,居然從他手臂上伸出一排鋒利的骨刺,不僅如此,緊跟着他後背裂開,伸出一雙類似於蝙蝠的翅膀,一扇一扇載着他停留在半空之中。

我大驚,這個屍鬼該不會是幻化吧?

幻化可是足以媲美冷天傲的技能,除了冷天傲和將屍,我還是在第二個人身上看到這種翅膀。

冷天傲諷刺的勾起嘴角,就像是看待低等動物一樣,唰一聲從自己的後背將翅膀伸出來,鱗粉漫天,一點點晶瑩將黝黑的夜色籠罩的十分炫麗。

聶崢一看冷天傲出手了,乾脆收回手腕的鋒利,落在地上將體力不支的師父抱起來,“師父,下面可能會有點血腥,你還是先回房休息吧,我去給你煮點符水。”

說完,他直接抱着師父離開了。

我拖着身子靠在牆角,心頭忍不住感嘆,有這兩個男人在身邊,還真是可靠呢。

那個男人一看自己身上的變化,立即喜出望外,狂妄的笑出聲來,“我現在渾身充滿力量,管你是神還是佛,擋路者死!!”

說完,他從手臂上取下一根骨刺,那骨刺在他手中就立即伸長變成了一把骨頭製成的長劍,有點類似於日本的武士刀。

看他的眼神,恐怕是準備把冷天傲大卸八塊。

“天傲小心!!”

“除了將屍和我的幾個哥哥,屍鬼什麼的本尊從來不會放在眼裏。”冷天傲眼神一沉,周身戾氣就像是火山爆發一樣向外噴涌而出,把那個屍鬼包了個嚴嚴實實。

那個屍鬼不斷揮舞着手中的骨劍,可是冷天傲戾氣是氣體,他根本砍不動,而且他的劍又太短,根本無法攻擊到冷天傲近身。

冷天傲的鱗粉落在那個屍鬼身上,讓他不斷慘叫出聲。

我以爲他就這樣要被收服了,沒想到那個屍鬼竟然學着冷天傲用自己的翅膀煽動氣焰,帶動氣流讓凌風無法落在他身上。

強大的氣流竟然把冷天傲的戾氣破開一條通道,讓他直接逼近冷天傲的近身,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沒想到冷天傲冷冷吐出幾個字,“不自量力!”

下一秒,冷天傲手掌張開,黑色戾氣在他手中逐漸匯聚成一把九環刀,刀身巨大,但是非常靈活,隨着冷天傲身影不斷閃爍,天空中傳來唰唰血肉撕裂的聲音。

肉塊血雨在天空中卸下,把我們所有人都深深的震驚了。

等到冷天傲周身戾氣散去,半空中哪裏還有剛纔那個屍鬼的影子,全都變成了一灘爛肉泥,逐漸化成血水。

“l市黑道老大單炳獨子,居然被你們就這樣殺了。”秦少爺冷冷的開口。

冷天傲直接落在秦少爺跟前,“他本來就是一具屍體,如果復活他沒有一點用處,那就讓他長眠好了。”

“這麼說我還有點用處了?”

從山寨npc到大BOSS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等把這裏收拾了,到我家裏再說吧。”冷天傲說完朝着我走過來,直接把我抱進了車裏,“在這裏等我,我安排好了就帶你回家。”

不知道他是怎麼安排,聶崢留下照顧師父,等其他三人醒了,由陳珂開着聶崢的車帶着他們到了冷家別墅。

早在今天早上冷天翼離開的時候,冷天傲就辭退了這裏所有的傭人,現在偌大的冷家別墅就只有我們這幾個人,今天被救醒的四個屍鬼坐在我們對面。

l市公安局長的兒子秦赫、財政祕書長邱海廷、l市市長小兒子,鄭遠帆、還有剛剛上任的北海監獄獄長鄧凱。

就不算那個剛纔被殺的黑道太子爺,這裏每一個人在l市都是腳一跺地皮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我這輩子沒想過和這種有權有勢的人扯上瓜葛,沒想到竟然以這種方式見面,這一刻我是多麼慶幸這一票人物沒有落在屍鬼手裏。

“事情大致就是這樣,不管你們現在是慶幸也好,悲哀也好,以後希望你們能和我們合作,不然的話,下場就是今天那個屍鬼那樣。”

秦赫是親眼看見了那個屍鬼是怎麼死的,一直沉着臉不說話。

祕書長可能考慮良多,也是一臉嚴肅的思考。

監獄長本身正義感極強,當場表示會和我們合作,“我鄧凱義不容辭,以後有用得着的地方,直接吩咐就行。”

只有市長的小兒子雙手不斷捏着很不安,“按照你們這麼說,我們的對手簡直強大到了變*態,和你們合作,恐怕會死的更快吧。”

“差不多,你選擇那邊一樣死的很快,實話告訴你們吧,你們身上已經中了御鬼術被我們的人控制,你們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陳珂視線微眯,語氣十分狠厲。

我忍不住羨慕的看着她,爲什麼我總是不能真正的狠下心來。

“和我們在一起是合作,到了將屍那邊是命令,也許你們會再次被用來做實驗,也許會成爲殺伐的工具,但凡有點眼力勁的人都知道該選擇哪一邊吧?”冷天傲給自己點了一隻雪茄,縷縷青煙十分淡定。

那個市長小公子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秦赫出手摁住肩膀,看樣子兩人之前就認識。 102 我們的屍鬼隊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