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侯爺,你可真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薩,於某替老母多謝你了啊。”

於校長激動的連連拱手作揖。

秦羿微微一笑,起身而去。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那杯茶,卻是半點沒碰,這讓方俊凱好不傷心。

秦羿選擇去雲海,是有深意的。

雲海作爲國際之都,南方最重要的城市,又是段家的老巢,這一戰必不可少。

但段家藏的實在太深了,絕非翟高升那種外來暴發戶可以比的。

段家作爲燕家在南方的心腹,數十年來,只聞其名,爲世人贊爲江東以南第一大家族。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可怕的是,段家數十年來,在政商軍三界,幾乎很少有傳出過大動作。

期間有過幾次大作戰,都是一夜之間剿殺敵人,但很少有人傳言。

便是暗堂,有關於段家能蒐集到的真實情況也是極少。

秦羿滅了白家,段家沒有半點反應,這無疑是一個可怕的信號。

這代表着,段家壓根兒就沒把所謂的江東首富,外戚一族當回事。

只有強大、堅忍的大族纔有這份心胸!

秦羿相信,段家絕不簡單!

既然決定要打老虎,他有必要親自盤清了雲海裏面的龍蛇,做好萬全的準備,而學生的身份無疑是比較合適的。

一切就從濟大開始吧! 雲海濟大,是華夏前十的大學之一。

濟大最有名的特專便是醫學,所有的醫學分系,都是由國內知名教授,甚至是國外頂尖醫學專家教學。

撒旦哥哥疼疼我 這也使得濟大醫學系專業的錄取分數線,遠遠高於其他專業!

能夠上濟大醫學分院的,除了來自各地的高考牛人,便只有第二種人了,特招生。

在華夏,幾乎每所大學都有特招生,這些傢伙大多數一些走後門的權貴世家弟子,來濟大度上一層金,混個虛名而已。

濟大醫學院,夕陽小區。

整個小區,由一棟棟的兩層樓別墅組成,連綿數百座,在小區周圍八百米,設有鐵絲網護欄隔離,門口有着荷槍實彈的保安二十四小時守衛,攝像頭更是多如牛毛。

夕陽小區對外宣稱,裏面住着的是研究醫學的教授與專家,以及國際交流生。

但學子們心照不宣,這裏面住着的都是華夏各地,關係背景極其強大的特招生。

一到了傍晚,圍在鐵絲網外圍的美女如雲。

嫵媚型、清純型,各種類型的心機婊們就像是遊魂一般,在夕陽小區外遊蕩着,指望着能巴上一兩個這裏面的大少,改變人生。

入夜,天已經黑透,路燈昏黃。

一輛黑色轎車,駛了過來,雪亮的車燈在昏沉夜色中極其的刺眼。。

門口的美女們,一個個擺出自己最迷人的笑臉,齊齊望向轎車,眼中綻放着興奮、貪婪的光芒,彷彿駛過來的就是一座金山。

學校特招生是有限的,而濟大的美女,甚至一些外圍女、模特也裝清純學生混在其中。

這就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每一位進入夕陽小區的人,對她們來說,都像是熊貓國寶一樣稀罕。

吱嘎!

車在鐵絲網門外停了下來。

頓時,引來了女孩們一陣不屑的嘲笑聲。

車是掛着東州牌照的黑色帕薩特,二、三十萬的小轎車,連她們的之中很多人的座駕都不如。

“侯爺,就是這了,於校長給你安排的是四人間,小區管理員都打好了招呼,這是你的鑰匙。”

黃耀東摸出一把鑰匙,遞給了秦羿。

“嗯!”

秦羿接過鑰匙,就要下車。

“表弟,雲海形勢複雜,有事直接呼我們,保管三十分鐘內必到!”

黃庭道主 開車的是宋彪,一想到雲海與段家殘酷的生死之戰,也是頗爲擔憂。

秦羿淡淡一笑,走下了車門。

這一下車,四周更是噓聲頓起,女人們切切的嘲諷聲不絕於耳。

“喂,土包子,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裏可是濟大的夕陽小區哎!”

“對啊,開的帕薩特,穿的啥玩意,這地方是你能來的嗎?”

“我看肯定是新招來打掃衛生的,瞧這小樣倒是長的不錯,只可惜了沒投個好胎,浪費了這張臉啊。”

學生妹還好,那些急着釣金龜婿的外圍女嘴上可就沒那麼便宜了,三言兩語的損了起來。

“呵呵!”

秦羿一拂長衫,冷笑而行。

“小子,幹嘛呢?”

保安是個乾瘦的中年大叔,見秦羿穿着土氣,又是坐着二三十萬轎車來的,臉拉的比驢還長,沒好氣的呵斥道。

“來這,當然是入住的。”

秦羿平靜道。

“呵呵,入住?也不撒潑尿照照你自己,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

“礙了大少們的眼,可有你好看。”

保安掏出警棍,乾笑了兩聲,作勢就要打。

要知道看大門的職務,可是個肥差,時不時有美女爲了套大少們的資料,塞紅包不說。

一些人爲了走後門,進去撞大寶,甚至私下裏不惜陪保安睡覺。

這位乾瘦漢子名叫劉財,仗着小舅子是濟大的後勤主任,才弄到了這肥差。

別看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這些年玩過的女人,少說也得奔三位數了。

如今他有意在美女們面前刷存在感,正好拿這個不知哪冒出來的土包子耍耍威風。

“一身狗氣!”

秦羿冷喝一聲,擡手就是一記耳光。

啪!

劉財臉上頓時就像是開了花,滿嘴槽牙盡碎,腦子裏跟千萬只馬蜂亂了窩,嗡嗡作響。

愛情憂鬱成疾 “你,你敢打我?”

“我小舅子可是後勤主任朱能,你小子別想在濟大混下去了。”

劉財吐出一口帶血的碎牙,哇哇大叫了起來。

“呵呵!”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有沒有資格進。”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特招證明往劉財面前一亮,劉財眯着眼一看,好傢伙居然是2號別墅!

“2號別墅?”

劉財心頭一緊,如果沒記錯,於校長再三和他交代2號別墅有新人來,要重點照顧,搞砸了可是要丟飯碗的。

“這位秦同學,是我瞎了眼,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

“我他媽要知道你是2號別墅的人,打死我也不敢攔你啊。”

劉財面色大變,連忙拱手作揖求饒。

夕陽小區,別墅編號都是按照身份高低來定的。

越往前的編號,入住的人身份就越高。

能住進2號別墅的人,最次也得是雲海市長家公子,又或者是十強企業的少爺了,再不濟也得是某位外省世家子弟。

秦羿這一巴掌算是打醒了劉財。

眼前這位爺雖然穿的隨意了點,但那份傲然、冷肅的氣質,便是1號別墅那位小爺,也要遜色幾分。

劉財別的本事沒有,投機取巧、察言觀色卻是把好手。

他斷定這位叫秦羿的年青人,來頭絕對不簡單,要不然於校長會特別跟他打招呼?

劉財這一嗷嗷,門外那些撞大寶的女生沸騰了起來!

2號別墅代表什麼?

那代表着濟大最頂尖的大少資格啊!

一時間,原本諷刺秦羿的女生,紛紛痛惋不已,恨自己看走了眼。

不少女生隔着鐵絲網,又是問名字,又是要手機號碼的,秦羿瞬間成了紅人、搶手貨。

“滾滾!”

“都幹嘛呢,再亂叫,我讓校警全轟走了。”

劉財拿起警棍在鐵絲網上用力敲打,喋喋叫罵幾句,這才趕散了。

“秦同學,你裏邊請,要我帶路嗎?”

劉財鬆了鬆下巴,顧不上疼痛,嬉皮笑臉的抹了血沫子,哈腰問道。

“你這狗東西,倒是識趣,成,前邊帶路吧。”

秦羿笑道。

狗有時候也有狗的好處,那就是鼻子、耳朵好使,啥都能聞到點,聽到點。

秦羿初來乍到,有這麼一隻狗,無疑是有些好處的。

“爺,幹我們這行的,就剩這點覺悟了。”

“這還得是你們賞飯吃啊,請問爺是哪家來的,要不然也不會安排你住二號樓啊?”

劉財一點也不惱,他早就習慣了被這裏面的大少呼來喝去的了,其實跟狗也沒啥區別。

“裏面有門道?”

秦羿笑問道。

“可不是唄,這雲海有四霸,那都是洋人佔領時候就有了的,2號樓就有一位主,來頭可不小。”

劉財嘴皮子很能說,這話匣子一打開,說起來,頓時沒完沒了。 “有點意思,說說。”秦羿倒也不嫌他嘮叨,擡手笑道。

“哪四霸呢,北邊的傅家,那是最老的了,傅家來頭比青幫還早呢。東邊的段家,那就不用說了,江南第一大家族,燕京聽說也有人,最繁華的海東區那片大莊子,就是他們家的。另外兩家,南邊是狄家,西邊呢是張家,都是老牌子了。”

“這四家掌控着雲海的地下所有生意,平素各自爲政,各發大財。”

“這2號別墅內,有位小爺就是狄家的人,叫狄風雲,是爲不好惹的主。”

“我琢磨着你要沒點本事,於校長也不會把你安排到這來啊。”

劉財邊走邊笑。

四霸之說,秦羿倒還是首次聽到,現在看來翟高升那種蹦躂貨,不過是跳樑小醜罷了。

這雲海真正的霸主,一個比一個低調,都藏的很深啊。

於校長讓他跟狄家的人住一塊,也算是牽橋搭線了,他倒要會會這個狄家大少。

“你很聰明,不該問的別問,以後少不得有你好處。”

秦羿冷淡道。

夕陽小區編號前十的別墅,相比於其他的,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配套都要高級不少。

除了臨江可以觀景,別墅裏面還配有健身器材,後面有單獨的泳池與籃球架!

上下兩層,樓上住人,底下是大廳、廚房等等也都是一應配套的。

2號別墅,大廳內。

一個青年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喝着啤酒,無聊的看着重播的球賽。

“魏少,你聽說了嗎?咱們這要來新人了,好像是江東來的,分配的還是‘天字號’,他孃的,啥時候這外地狗也欺負到咱們頭上來了?”

青年不耐煩的關掉電視,坐直了身子,點了根香菸,指着二樓最好的觀景房,咒罵道。

“吁吁!”

叫魏少雙手各擎着兩個特製,重達八百斤的重砣,口中呼呼作響,每一次上舉,都會牽引身上虯龍一般的肌肉,彰顯着強悍的爆發力!

“砰砰!”

連舉了十幾下,魏少扔掉重砣,擦了擦汗,拿起桌上的飲料,一口氣灌了個痛快。

“哼!”

“常少,你當我這身肌肉是白練的嗎?他要來了,老老實實的還好,要敢拽,我揍不死他丫。”

魏威擺了個大力士造型,手中的飲料瓶應聲而碎。

“魏少,你這雙拳頭可是有千斤之力,這一拳頭下去可是要人命的。”

“外地人嘛,嚇唬嚇唬就好了,沒必要玩出人命。”

“正好咱們這也缺一個掃地、幹活的,來個人也沒什麼不好嘛。”

兩人正說笑着,一個穿着寬鬆絲質睡袍的青年,牽着一條大藏獒自樓梯走了下來。

但見青年面如冠玉,酷酷的長髮紮成時尚的馬尾小辮,薄薄的嘴脣與單眼皮,像極了電影裏的當紅韓星。

不過相對於韓星的奶油味,青年的眉宇間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貴氣,尤其是那雙透亮的眼睛,精芒閃爍,傲氣非凡。

那是真正的富貴世家子弟,才能擁有的超凡氣質。

“狄少,也就是你好脾氣,於校長居然天字號騰出來給那新來的,這不是打你臉嗎?”

“縱觀雲海,除了夏子川與1號樓的那傢伙,誰能跟你比!”

常逍然不滿的冷哼道。

“呵呵,來就來了,呆不呆得住,那就看他有沒有那本事了!”

“虎子,你說是嗎?”

狄風雲拍拍身邊匍匐的兇猛藏獒,狹長的目中閃爍出一絲狡黠之光,森冷笑了起來。

……

“秦同學,這就是2號別墅了。”

“你可得小心點,以前也有過新人搬進來,是津海那邊一位書紀家的兒子,結果沒待三天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