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北多聰明吶,當即就明白了。

凌雲劍感覺到不對勁,瞬間鑽回識海搬救兵去了;老傢伙想出手拿下慢了一拍,結果就認爲它和自己合二爲一,是自己的本命武器。

既然有大佬撐腰,自己現在該做的就是儘量拖延時間。

所以他微微一笑很淡定道:“前輩難道是……靜心老祖?”

“沒錯,正是老夫!”靜心老祖扶扶鬍鬚,衝他做了個坐下談的手勢,“此次前來叨擾牧店主,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爲何而來吧?”

唐牧北最需要拖延時間,當即搖頭斬釘截鐵道:“還真不知道。”

靜心老祖:……

被噎了一句,他冷笑道:“牧店主說話真有底氣,不慌不亂一口否定。那好,老夫就開門見山了。老夫有一樣心愛之物名爲靜心扳指,被不肖徒孫帶下山來,結果消失了蹤跡。

據老夫所知,不屑徒孫和我的靜心扳指最後逗留的地方就是景瑤城,不知牧店主可知情?”

也不知道凌雲劍那邊是什麼情況,現在倆撐腰大佬都沒現身。

唐牧北自然得繼續拖延時間,他一點頭,“當然知道!靜心扳指嘛,見過但是一直是神通道人戴着,至於以後去哪了……反正沒在我手裏。

我就跟你詳細講講當時的情況。

那天我們景瑤城的厲鬼們正在舉行百鬼夜行。

龍虎宗的師兄弟們突然就殺了出來,殺死我治下好多隻可憐無辜的厲鬼啊!

我一個小小三品修士,哪是他們的對手!”

說到這裏,他極力表現出痛心疾首的模樣。

唬的靜心老祖一愣一愣的。

本來他想着對這個三品的店主用一發讀心術。可對方居然很牛逼啊,識海防護措施非常到位,壓根就無處下手。

也正因此,靜心老祖不敢輕舉妄動。

他自幼修行直到八品,也是大風大浪裏闖過來的,深諳生存之道。不能輕視任何一位敵人,尤其是店主,因爲你永遠都不知道他背後究竟有多深的背景。

但到了這時候,就應該給對方點壓力了。

靜心老祖陰鷙一笑,“牧店主果然是位愛惜厲鬼的好店主。難怪,老夫對店裏居住的厲鬼們嚴刑逼供時,它們死都不肯說出你的下落。”

唐牧北頓時心中一凜!

八品修士嚴刑逼供,完了,桃娘它們一定凶多吉少!

見拿住了對方的軟肋,靜心老祖哈哈大笑,從道袍袖中拿出兩個透明的圓柱體。

唐牧北仔細一看,俱樂部中的厲鬼們都縮小到兩三公分大小,在圓柱體內焦急地大喊大叫着。

看到它們暫時沒有性命之憂,他略微鬆了口氣。

與此同時在心中默默喊道:“前輩們,快來收妖孽啊!”

“你這又是何必呢。”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決定周旋到底,“其實說白了,神通道人也沒必要大張旗鼓的打打殺殺。

你們龍虎宗不就是想要處理鬼事權嘛。

這都好說!

店主們都很忙的,死了人超度什麼的多數真的沒時間。所以我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家表面上過得去就行了。

挑的這麼明,對誰都不好。

你看我們景瑤城,哪家過白事,不都是請的和尚道士來超度?店主在這方面插手真的很少……”

不等他把話說完,靜心老祖一擺手,“我們要的處理鬼事權可不止這一項!

龍虎宗的要求:該城市所有白事都由我們管轄,超度亡靈甚至包括淨化大部分厲鬼。

要知道,我們龍虎宗有相當大一批人是修煉功德之道,若是沒有足夠的亡靈和厲鬼超度淨化,何年何月才能修得大道?”

唐牧北:……

這老小子真是得寸進尺,誰給的你勇氣?梁靜茹嗎?

“你們這樣未免太霸道了些。都被你們佔了,人家和尚怎麼辦?都是出來混需要養家餬口的,就不能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嗎?”唐牧北嘆了口氣。

身邊突然響起扶桑宗主的聲音,“牧小朋友,幹嘛跟他廢話?削他!”

唐牧北:……

說的我好像削得動一樣,還不是你們來的太慢了!

“emmm……確認過眼神,是很值錢的人!”溯洄的聲音就顯得十分亢奮。

在他眼中,這並不是一個人。

而是數不清的美味的焰影草啊!

特喵的把這老傢伙逮住,夠吃好長時間了!小朋友也能沾沾光,順便把他那個焰影分身的技能再升升級。

畢竟,在逮靜心老祖這件事上,小朋友可是負責嘲諷拉怪的,不能虧待了。

前兩天喵簡直是死去活來……好在今天回覆了些精神,抓緊時間趕稿子!各位,實在對不住了,看在喵多病多難瘦了好幾斤的份兒上,還請繼續支持呀! “牧小朋友,你往後退幾步。

嘲諷任務已經完美完成,接下來該我們倆負責拉怪打怪了。”溯洄朗聲道:“現在我們倆狀態都不怎麼好,對付八品略微有些吃力,所以要拉到別處去打。”

扶桑宗主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儘量往後退,別把你也拉進去了。”

唐牧北:0_0

兩位前輩,你們拉怪都沒有準頭的嗎?

日鬼哩!

那我還是能有多遠躲多遠吧!否則就我這破氣運,說不好真被捲進去,那可麻煩了!

他猛地彈跳起來,往後退了好幾步遠。

靜心老祖還正想詞跟他爭執呢,畢竟閉關時間過長,他的語言能力有些許退化。

誰知道這年輕人突然跟兔子一樣跳的老高,瞬間就退到牆角去了,讓他頓時警覺起來。

難道,此處有埋伏?

沒等靜心老祖反應過來,他只覺得眼前一黑,身形居然出現在一處黑暗靜謐之地。

果然有古怪!

“emmm……是直接打懵拖走呢?還是封印起來?”溯洄捏着下巴研究着對手。

扶桑呵呵一笑,“看你剛纔把牧小朋友嚇得,皮一把很開心啊?既然開心,你自己慢慢打,我先歇歇。”

“不逗白不逗。我告訴他咱倆打八品吃力也是爲了他好,省得以後有恃無恐,萬一去了那個地方再隨便拉仇恨懟人,他慫得起,咱倆丟不起那人。

所以趁早示弱,這是一種戰術!”溯洄說的頭頭是道。

反而靜心老祖被一臉懵逼地晾在一邊,心裏默默想着,“這倆傢伙看起來實力也不咋地,哪來的自信能打敗我?果然,這是新興的攻心戰術吧?”

最大威脅突然被拉走了,唐牧北頓時鬆了口氣。

那可是八品吶,瞪自己一眼估計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存在。

幸好靜心老祖是揣着談判的心思來的,否則肯定凶多吉少。

估計對方也沒想到自己堂堂八品,居然會在小小的景瑤城裏翻船。

誰讓我們俱樂部水深呢!

唐牧北雖然鬆了口氣,卻沒徹底放下心來。

俱樂部所有厲鬼都被關押在兩個玻璃瓶子裏呢!

也不知道這瓶子是幹嘛用的,但肯定不是什麼好玩意兒,得抓緊時間解救它們纔是。

“牧店主啊,您快把這破玩意兒砸了吧!”縮小版無瞳扯着嗓子喊道:“那老頭兒說了,這裏面空氣有限,我們要是不及時被放出去,會慢慢憋死的!”

一旁許久不懟它的嚶年翻了個白眼,“嚶,你這腦子和智商可一點都不像是有文化的人哩。

老頭兒隨口那麼一說,你就隨便一聽得了。

咱特喵是鬼!需要個毛的空氣啊!老頭傻你也傻?”

“誒……”無瞳呆了一下,“好像真的哈。咱特喵是鬼,要空氣幹毛線?”

宿陽伯等鬼都白了它一眼,輪番給唐牧北喊話。

它們使勁兒喊,瓶子外的唐牧北努力聽。倒是勉強能聽清楚些聲音,多數都在支持他砸開玻璃瓶。

尤其是無瞳等鬼,甚至開始給他喊號子加油鼓勁。

唐牧北:……

說的好像我真能砸開一樣,這特喵是八品大佬煉製過的法器!我要是能破開它的攻防,還用得着走到哪慫到哪?

等其他厲鬼都喊累了,桃娘纔有機會說道:“牧店主,我們被收進來的時候我看到那老頭兒撥弄底座來着,第一個數字應該是6,您試試會不會有密碼鎖?”

密碼鎖?

唐牧北眼前一亮,拿起關押它們的玻璃瓶開始研究。果然,擺弄了兩下底座露出三個密碼盤。

第一個數字是6,剩餘的就需要他一個個試。

過了好一會兒嘗試出來密碼是619,只聽咔嚓一聲,玻璃瓶底分離,衆厲鬼一股黑霧爭先恐後鑽出來。

“艹!倆密碼還不一樣!”唐牧北試了試另外一個,619壓根就打不開。

看來又得挨個兒試了。

沒等他動手,被關押在這個瓶子裏的陣靈小白薇握着小拳頭認真道:“牧店主您彆着急,這個法器是有器靈的,身爲陣靈我在努力談判解救身陷困境的同類。

我跟它說了,它主人吃棗藥丸,還不如投奔了您有盼頭!”

唐牧北:……

果然,學校不是白上的!我家陣靈終於開始走上正途了,以後它會成長爲自己的貼心小棉襖!

“好,那你先慢慢談,我暫時不打擾你們。”他點點頭道:“如果談不下來,你再叫我對密碼。”

陣靈小白薇做了個OK的手勢,扭臉對半透明隱藏在角落裏眼神怯生生的一個女子說道:“看見沒?那就是我家牧店主。

他人可好啦!

你要是願意主動歸順,牧店主一定會對你們姐妹倆特別好的。咱仨以後就是統一戰線,可以一起搞事情!”

怯生生的半透明妹子長髮編了個辮子留在左邊,年齡約麼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自然是極秀麗的,只是性格內向,聽它說完便紅着臉低了頭,“我得跟姐姐商量商量。”

“那左左你趕緊的呀,你姐姐那個瓶子已經被牧店主破解開密碼啦。再不抓緊時間投誠,小心被扔進倉庫裏吃灰。”陣靈小白薇連哄帶嚇唬的。

雙胞胎器靈極其罕見,也正因此靜心老祖才特別喜歡這對靜心瓶,時時帶在身邊。

它可以暫時當作監牢來關押犯人,當然了更多的用途就需要器靈姐妹花配合才能使用。

姐妹花之間有獨特的聯繫方式,被破解了密碼的619瓶子中也浮現出一模一樣的器靈來。

只是它的長辮子從右邊垂過來,正是左左的雙胞姐姐――右右。

它倆也沒開口說話,兩分鐘後左左就自己解開了禁制,“小白薇,麻煩你告訴牧店主,只要他能善待我們姐妹倆,我們決定跟隨於他。

畢竟,我們姐妹倆本來就是被靜心老祖掠奪而來的,並不是真心實意願意跟隨。

如果能因此得個好主人,我們姐妹一定盡心輔佐。”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陣靈小白薇拍拍小胸脯,撒歡兒一樣直接撲到唐牧北身上。

器靈姐妹花願意主動歸順自然是好事,但小白薇還是趁機勸道:“牧店主,您要留心着它倆哦,對原主人說叛就叛,很可能是天生的反骨。

在沒徹底掌握住這倆器靈之前,您千萬小心。”

“好,辛苦你啦!”唐牧北從空間便利貼中摸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遞給陣靈。

這是在陰界採買的當地特產,陣靈小白薇超級愛吃。所以看到獎賞,它兩眼放光撲上去就啃。

左左右右兩位姐妹花羞答答拜見過新主人,也得了一份美味糖果。

唐牧北看着它倆迴歸靜心瓶中,當即在心中感嘆,這位靜心老祖混的可真不怎麼地。

先是扳指器靈叛變;然後老巢被端;再接着就是靜心瓶器靈叛變,也不知道在那兩位前輩“照顧”下,他能不能撐住?

感謝書友蛇皮瓜皮與真皮打賞,謝謝支持! “@全體成員,我已經兌換完畢了。估計咱們小羣的聚會宴席時間要靠後些,具體原因大家應該能猜到,預祝各位都能拿到好成績!”123發了條圈全體的消息。

小羣裏頓時炸了鍋。

“看來年會馬上要開了!”

“今年年會依舊是前輩掌勺,有口福嘍!”

“只是不知道年會比賽哪些項目?還跟往年一樣嗎?”

……

唐牧北剛把左左右右安置好,拿出手機一瞧,刷過幾十條全是討論年會的。

不過,陰界總部的年會向來沒有劇透一說,不少人猜測半天也沒個實信兒。

等到羣裏討論信息發的逐漸慢了,唐牧北才小心翼翼問道:“@123前輩,龍虎宗的靜心老祖妥妥的八品,他能換多少棵焰影草?”

羣裏的話題頓時停了好一會兒。

流蘇發了個瑟瑟發抖的表情詢問道:“牧店主,難道靜心老祖衝你去了?你不會想着憑一己之力抓住他吧?”

“那可是八品!八品!八品!”白駿馳打字都有些發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牧店主你要遇到那老頭兒先逃跑最重要!”

“對!然後把具體地址發過來,我帶人過去逮他!”123趕忙回道。

唐牧北想了想又發信息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抓住的話,能換多少……”

“強烈建議牧店主發個羣視頻,我懷疑現在跟我們聊天的根本就不是本尊!”洛笑予帶着一張窺視的表情包出現。

“牧店主開視頻!”

“牧店主開視頻+1!”

……

羣裏瞬間刷了滿屏,隨即123就打開了羣視頻邀請他們加入。

唐牧北:……

我特喵真的是隨口一問,兩位前輩狀態不行,還真不一定能把老頭兒逮住哩!

但出於禮貌,他趕緊進入羣聊視頻。

“牧店主,你拿着手機360度轉一圈。”123擰着眉,試圖查看他身邊有沒有潛在威脅。

唐牧北哭笑不得,但又覺得很感動,大家真的是很關心自己安危啊,“各位前輩,我真的沒有被脅迫,只是好奇問問而已。”

“牧店主你別怕,如果有危險可以撓撓頭髮,我們這就組織人手出發!”洛笑予沒出聲,只是舉着寫了一行字的白紙。

唐牧北都快哭了,“我真沒有被脅迫!不信,讓我俱樂部裏的厲鬼跟你們打個招呼?”

“不!肯定有問題!”123帥氣的眉目目光如炬,“我能看到一股很強的殘留氣息,至少在十分鐘以前,你店裏出現過一位八品高手。

但是現在牧店主應該沒有受到威脅,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

唐牧北簡直目瞪狗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