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胖子驚呆。

“信不信由你。”藍海辰說,然後又從兜裏拿出一副撲克牌,“現在預演結束,該進行最重要的部分了。下面,將你的同伴告訴我吧。”

“不是該你告訴我殺手身份了嗎?”胖子表示。

“拜託,我可是已經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你了。”藍海辰苦笑道。

於是胖子沒辦法,只得先抽出撲克牌,又寫下一個名字。然後他按照先前的步驟,將牌放回並重新洗牌。

“好了,給你,這下咱們的交易算是達成了。”胖子將牌遞給藍海辰後說。

“啊,只要過完今晚,咱們就能勝利!”藍海辰說着開始洗牌。

下一秒,兩人突然都不再說話,空氣彷彿突然間凝固一般。

這時胖子突然偷偷低頭笑了一下,眼神變得冰冷無比!

“成功了,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這樣一來我就能安全的活到最後,並輕易的獲得勝利!”胖子在心中大笑,沒想到一切都這麼容易,這個狙擊手簡直就是上天派來幫助自己的!

“對不起了狙擊手,我也不想這麼對你。但沒有辦法,爲了讓我活下去,這次就委屈你了。等你到了下面,我會多給你燒些紙的!”

看着眼前的藍海辰,胖子十分快樂的心想。 n?=n;@1RN?|?+X?MEC【? p?d?D?%裏到底在計劃着什麼?其實從始至終,他的目的都十分簡單,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活到最後!

但目前的情況是,由於藍海辰的欺騙,胖子以爲警察隊長要對付他,要將自己當做炮灰送出去。

也因此,警察隊長也就成了胖子活下去的最大障礙。

“我必須除掉那個傢伙,凡是想將我殺死的人,我都要除掉!”胖子心想。但問題是,胖子並非殺手,想要除掉警察隊長只能靠投票的時候。

只是依靠胖子的能力,想在投票時陷害警察隊長並將他投死,幾乎是不可能的。警察隊長十分聰明,至少比胖子聰明的多。

於是就在這時候,藍海辰出現了,並謊稱自己是狙擊手。

狙擊手的能力胖子當然很清楚,於是在這種情況下,胖子決定利用狙擊手,將警察隊長殺死!

所以胖子才說自己知道殺手的身份,並提議藍海辰用殺人的方式證明自己的身份。

胖子當然不知道殺手是誰,他給藍海辰的名字其實就是警察隊長的。

這樣一到晚上,藍海辰就會出手將警察隊長殺死。如此一來,胖子便徹底安全,污妖王也不會再想着拿胖子當炮灰。

當然,這麼做依舊很冒險,胖子也不是沒想過將狙擊手的事告訴警察隊長。這樣說不定警察隊長就能放棄之前的打算,放過胖子一馬。

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胖子否定,與其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乞求別人放過自己,不如自己反過來掌握別人的生死!

胖子不想再讓自己的性命捏在警察隊長手裏,更不想以後再擔驚受怕。說到底,他還是不相信警察隊長會那麼輕易放過自己!

所以胖子最後還是打算,讓狙擊手將警察隊長殺死。雖然這樣警察一方會少一個人,但對於胖子來說,卻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這樣一來,狙擊手就會跑到我的對立面,加入殺手一方。但無所謂,只要狙擊手不知道自己殺錯了人,就會一直以爲自己是警察一方的。

他真正意識到殺錯了人,則要等到投票的時候。那個時候……狙擊手早已經沒命了!”胖子看着藍海辰心想。

胖子已經想到了一個方法,等狙擊手殺死警察隊長後,就讓殺手將狙擊手殺死!

那時候狙擊手已經用掉了能力,已經可以被殺。這樣一來,狙擊手就不會將胖子的計劃泄露出去。

而等會胖子也會從藍海辰那裏,獲得殺手的身份。這樣等投票之時,就可以公開身份,帶領平民將殺手投死。

如此一來殺手就只剩一人,胖子勝利的機率依舊很大。

“雖然這個計劃依舊不是很完美,但就現在來說,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而且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計劃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一切都在按照既定路線在走!

藍海辰,等今晚殺死了那個傢伙,你的死期也就不遠了!”胖子看着藍海辰心想。

胖子胸有成竹,所以此刻他看着正在洗牌的藍海辰,心中滿是掌控一切的得意與驕傲。

但就在這時,藍海辰卻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而看向胖子。

“怎麼,已經知道是誰了?”胖子問,臉上的表情無比和藹可親。

“不,還沒有,哪有這麼簡單呢。”沒想到藍海辰卻搖搖頭笑道。

“難道你這次失敗了,沒有看出我寫的是誰?”胖子皺眉問到。

“哈,我當然能夠知道你寫的是誰。只是在這之前,我還有些話要跟你說。”藍海辰突然換了種語氣,有些玩味的對胖子說。

“什麼話,非得這時候說?”胖子聽後一怔,心中突然有些擔心。

“必須得現在說啊,以後說就沒有效果了。”藍海辰說着居然伸手抽出一張牌,但他並沒有翻開,而只是拿在手裏。

胖子嚥了一口口水,心中的擔憂更盛。

“你知道嗎,其實啊,我根本就不是狙擊手。”藍海辰微微笑道。

胖子的心一揪,猛地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的真實身份啊,其實是殺手哦。”藍海辰又說,同時把玩着手中的撲克牌,“這張牌上寫着警察的名字,只要我翻過來,你就泄密了呢。”

冷汗瞬間浸溼了胖子的衣服,他整個人顫抖起來,哆嗦着伸出手指着藍海辰。

“你……你……”

“現在知道了吧,我的真正目的。還有呀,你上次在牌上寫的名字,也是警察的吧?”藍海辰冷冷的看着胖子說,“那麼再見了,警察先生!”

說罷藍海辰輕輕將手中的紙牌翻開,上面赫然寫着污妖王的名字!

撲!!!

下一秒,胖子突然吐出一口鮮血,而後整張臉突然漲紅,就像是被勒住脖子一般。

胖子震驚的掐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想從上面揪下什麼東西。但沒有用,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後張着嘴巴伸出舌頭想要呼吸,卻根本做不到。

他就像是被遊戲關閉了呼吸功能一般,甚至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胖子“碰”地一聲跪倒在地,手拼命扶着桌子整個人卻依舊慢慢滑倒。

他瞪着眼睛看着藍海辰,眼神中滿是仇恨,彷彿要將目光化作利劍,殺死藍海辰一般。

但很可惜,胖子的目光無法化作利劍,藍海辰也註定不會被他殺死。

最後在無盡的痛苦與絕望中,胖子的動作慢慢變得僵硬,最後徹底倒在地上,沒有了動靜。

藍海辰冷冷的看着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沒有多說一句話。警察剩下的人實在太多,藍海辰必須儘可能的多殺人。

所以藍海辰才設下這個圈套,利用遊戲的泄密規則,最終將胖子殺死。

雖然撲克牌上的字是胖子之前寫的,但藍海辰並沒有馬上去看,而是先公開自己的殺手身份,再將牌翻開。

這時候胖子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知道自己將要泄密。但他什麼也改變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藍海辰將他殺死。

“接下來,就是最後的程序了。”藍海辰說着看向垃圾桶,裏面有之前被自己冷掉的撲克牌。

那裏面有一張,寫着警察隊長的名字! 7m(Z7r)b7R“?zr?t??$?#】?HHo?f說着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將那些撲克牌撿出來。

藍海辰不是魔術高手,當然不可能在不看牌的情況下知道胖子寫了些什麼。

之前裝作知曉,完全就是爲了打消胖子的疑慮,故意裝出來的。

“不過沒關係,現在我依舊可以看到。”藍海辰微微一笑,在這疊撲克牌中不斷翻找,終於找到了最關鍵的那一張。

看着上面的名字,藍海辰睜大了眼睛。

“是他呀,嘛,看上去的確是個挺聰明的傢伙。”藍海辰見後說。

只見上寫着的,是白髮的名字。那個一直看上去很冷靜的男人。

也就是說,白髮就是警察隊長!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藍海辰起身將所有紙牌收好,又將自己存在的線索全部抹去,這才滿意的走到門口,小心觀察着走廊。

在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後,藍海辰輕輕打開房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接下來,整個灰樓內又恢復了平靜,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沒過多久,所有人的手機上都收到了新的信息。是遊戲管理方發來的,第四晚的遊戲地圖。

藍海辰一見之下便皺起眉頭,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在地圖裏,他又見到了一條河。

就像第二晚的地圖一樣,一條河將整個地圖一分爲二。只是這次河水沒有那麼湍急,河牀也不深,一個人就可以輕鬆渡過。

周圍的植被也恢復了茂密,但沒有第二晚時那麼誇張,最多也就是第一晚的水平。

“什麼情況,怎麼又出現了一條河,完全沒有道理啊。”藍海辰有些疑惑的心想,心裏有些越來越搞不懂這片森林的構造。

與此同時,其他玩家也在觀察着新的地形。過了一會兒警察隊長和污妖王又聚到一起,準備宣佈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但等了好久,卻都不見胖子過來。

“怎麼回事,那個胖子怎麼還不過來。”白髮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

“該不會是嚇得不敢過來了吧,以前也沒發現他這麼膽小啊?”污妖王也說。

於是污妖王乾脆打電話過去,但過了許久電話都沒有接通。

“該死的,居然不接電話嗎?”污妖王氣急敗壞的說,又看向白髮,“怎麼辦,要不去找找他,總不能一直這麼拖着。”

“嗯……是應該去找找,但不能我們去,會招人懷疑。”白髮想了想回答。

“那我叫江雨煙過去,她去的話不會有問題。”污妖王說。

於是過了一會兒,江雨煙走到胖子門前,開始使勁敲門。 魔王轉生戰記

“喂,開門啊,是我。”江雨煙邊敲邊說,但裏面還是沒有動靜。

江雨煙眉毛一挑,她當然知道胖子已死,但卻還要裝作毫不知情。

於是在反覆得不到回答後,江雨煙就去隔壁問其他人,得知胖子似乎並沒有離開過房間。

所以江雨煙最後乾脆拿了個鈍器,用力將房門砸開,衝進去查看裏面的情況。

“怎麼回事啊你,爲什麼不回答……啊!!!”江雨煙說到一半突然大聲尖叫,惹得周圍房間的玩家全部聚集過來。

“怎麼了,你叫什麼?”冰塊臉看着江雨煙問。

只見江雨煙靠在牆上,手顫抖着指着地上的屍體。

“他……他死了!他居然死了!”

冰塊臉聽後臉色一變,也走進房間查看。在看到胖子的屍體後,冰塊臉也臉色慘白的輕呼出聲。

“怎麼會死人,這明明是白天啊!”

這下整個灰樓算是炸了鍋,大家都過來查看胖子的屍體,然後焦急的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怎麼白天也會死人?!”小蘿莉激動的說。

“殺手,一定是殺手將他殺死的!”廚娘也顫抖着說,“這些殺手居然這麼可怕,在白天都能把人殺掉?!”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着,一旁的白髮和污妖王則嚇得背脊發涼。

居然在白天也死了人,這大大出乎他們的預料,簡直恐怖到極點。

這時大熊走到胖子的屍體旁,仔細觀察了一下胖子的死狀。

“似乎是憋死的呀,而且他的手還掐在自己脖子上,什麼人會這麼死掉?”大熊奇怪的說,胖子的死狀的確很詭異。

“被法官殺死的人。”女特工也走過來回答說。

“什麼?”大熊沒聽明白。

“我是說被法官殺死的人,只有這樣才能出現這種詭異的死法不是嗎?”女特工表示。

衆人這時也都圍過來,想聽聽女特工怎麼說。

“普通人要想在這種情況下殺人幾乎是不可能的,先不說死者的動作這麼怪異,而且死時就連聲音也沒有發出不是嗎?

這麼說來,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被法官或者遊戲管理方殺死的。”女特工分析說。

“被法官或者遊戲管理方殺死……是因爲什麼呢?”小鬍子聽後問到。他看向衆人,大家心裏都產生了一個想法。

“違反規則,只有在違反規則的情況下游戲管理方纔會殺人。”女特工看向胖子的屍體,“而通常情況下,能夠違反的規則就是泄密了。這麼說的話,這個傢伙不是警察就是殺手……”

衆人沉默,女特工的分析有道理,也只有這一種可能。

“不用想了,他是警察。”這時小蘿莉突然開口說,“其實昨晚的時候他就已經暴露了,只是大家都還不知道而已。”

於是小蘿莉將胖子昨晚的遭遇說出。

衆人聽完心中更是驚駭,殺手掌握了警察的身份,並沒有立刻殺人,而是等到白天的時候才動手?

“這也太可怕了……”廚娘明顯被嚇得不輕,如此一來,殺手和警察就又回到了了同一起跑線。

不,考慮到殺手還多殺了一個醫生,其實論能力似乎殺手還佔優。

“各、各位,我覺得咱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一定要想辦法限制住殺手的行動才行!” 巔峰肉身 廚娘想了想又說。

“限制,你要怎麼個限制法?”冰塊臉看着廚娘問。

“這個……其實大家有沒有想過,可以全員用錄像的……”廚娘想了想又說。

衆人聽後眼睛都是一亮,然後又不約而同的看向青衣。

他們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 l?+?QcT?Xnt0R4f?02K?4$?51A“?衣之所以能擺脫嫌疑,很大程度就是靠錄像。

而且第一晚的時候,雀斑和廚娘如果不是因爲失誤,最後嫌疑也可以排除。

也就是說,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能夠將殺手的行動完全限制住,最大程度保障衆人的安全。

衆人聽後都覺得很有道理,紛紛點頭同意這個提議。

此刻殺手對他們的震懾前所未有,所以大家都想先保住小命再說。

“既然這樣的話,那今晚就請大家一起拍攝錄像,每個人都把自己一整晚的行動拍下來。這樣相信殺手就不敢輕舉妄動了!”女特工緊接着說,大家聽後都表示沒有問題。

於是接下來,他們又商議了一些細節,這才重新分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沒過多久白髮又把污妖王叫到自己房間,兩人面對面坐着,都沉默不語,但最終還是污妖王率先開口。

“只要按照大家的計劃,今晚殺手就應該不敢輕舉妄動了吧?”污妖王問。

白髮聽後瞥了污妖王一眼,表情明顯不悅。

“你也這麼覺得?覺得這個蠢方法有用?”白髮問到。

“蠢方法,難道這不能限制住殺手嗎?”污妖王疑惑的說,不相信白髮居然會這麼評價。

“當然是蠢方法,對,這麼做是把殺手限制住了。但你不要忘了,我們的最終目的不是將殺手限制住,而是將他們找出來殺死!”

白髮說着站起身來,在房間裏來回踱步。

“你仔細想想,之前的三個晚上我們已經找出了兩名殺手。這個成功率很高了吧,是怎麼辦到的?”他看着污妖王再次發問。

“怎麼辦到的……”

污妖王必須承認,雖然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但三晚找出兩個殺手的確不易,只是她還沒明白白髮話中的意思。

“沒想明白? 絕色煉丹師:妖孽冷王纏上身 好,我告訴你,我們之所以能找出殺手,正是因爲可以在彼此的勾心鬥角中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並讓他們犯錯,才能最終確認他們的身份!”

白髮說着又開始走動。

“但你想想剛纔那個計劃,幾乎將所有可能的其他行動封死。這樣一來我們還怎麼獲得那些珍貴的蛛絲馬跡,去確定殺手的身份?”白髮問到。

“啊……你這麼一說好像確實是……”污妖王開始慢慢反應過來。

“是啊,先不說別的,這樣一來咱們要怎麼驗人?這個蠢計劃不但將殺手限制住,還一併將我們的行動也限制了!還真是聰明啊!”白髮越說越來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