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什麼情況?慕容雪菡爲什麼不扔夏雪尼卻扔我?該死的女鬼,我問候你家十八代祖宗。

“咔嚓”一聲,屍王咬在了張迪的屁股上。

“啊!”張迪慘叫起來,同時在心中暗想,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嗯?怎麼這麼臭?”屍王煽動鼻翼輕輕地嗅了嗅。

嗯?我怎麼咬住了秦巖的屁股,我剛纔咬的可是他的後背啊!屍王疑惑無比,擰起了雙眉。

活着爲了什麼 嗯?這小子怎麼嚇得拉出屎了?

屍王看到張迪的屁股上居然滲出了大便,而且其中一些還流到了他的嘴脣上,並順着它的牙縫流進了嘴裏。

我去你嗎的!屍王在心中破口大罵,趕快鬆開嘴向後退去,同時飛起一腳踢在了張迪的屁股上。

屍王忘了張迪剛剛嚇得拉出了屎,當他踢到張迪屁股上的時候,恰好踢在了屎上。

“啪”的一聲,一大坨屎在張迪的褲子裏面被踢成了豆腐渣,同時有一些也從張迪的褲子上滲透出來,粘在了屍王的腳上。

“吾去!真臭!太倒黴了!”屍王破口大罵,趕快將腳插進土裏來回蹭了蹭。

古人稱呼我爲吾。

剛噌了幾下,屍王突然想起來,自己的嘴裏面也流進了屎。

屍王顧不上形象,當即蹲在地上,將土一把一把地塞進嘴裏,就像漱口似得開始用沙土刷嘴。

一邊刷,屍王一邊在心中憤恨無比地想,嗎的,這小子居然讓吾吃-屎,吾一定要殺了他,而且是千刀萬剮。

張迪被一腳踢在了屁股上,當即慘叫一聲,就像炮彈一樣飛出去,然後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恰好張迪是屁股着地,他覺得自己的屁股就像被摔爛的鏡子一樣,裂成了無數塊。

難道這就是粉碎性骨折?

張迪哭了,覺得自己太倒黴了。

秦巖看到屍王吃了張迪的“人中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而且秦巖覺得屍王漱口,絕對是多此一舉。

如果真要比臭,屍王的嘴要比張迪的屎臭多了。

“嗎的,居然敢笑本將!吾要殺了你!”屍王看到秦巖嘲笑自己,當即暴跳如雷,將嘴裏面的沙土吐出來,飛也似的向秦巖衝去。

秦巖當即轉過身就跑。

“主人,我們來了!”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同時大喝一聲,分別一左一右向屍王攻去。

“醜鬼!給吾滾!看到你們就污了吾的眼睛!”屍王大吼一聲,張開雙臂分別拍在慕容雪菡兩鬼的身上。

慕容雪菡兩個女鬼根本不是屍王的對手,當即被拍的倒飛出去。

剛纔屍王罵周小雨醜,秦巖還有點不理解,周小雨可是一等一的漂亮女鬼,可是現在秦巖知道爲什麼了?

他突然想到這個屍王是唐朝的人。

那個時代的人都是以胖爲美,所以屍王看到身材苗條的周小雨就反胃。

“天師!趕快來這裏,去蔣婉兒那邊,只有她能對付這個屍王!”趙子神大聲提醒秦巖。

原本趙子神利用奇門遁甲之術,擺下數個迷陣已經跑掉了,但是剛剛跑出不到八百米,他突然想到他孫子還需要秦巖續命,當即又冒着生命危險跑了回來。

聽到趙子神的提醒,秦巖雙眼中閃過兩道精光。

是啊!蔣婉兒連天師級別的青冥都打的屁滾尿流,肯定能對付這個屍王。

屍王和天師可是同一級別。

不過秦巖剛想跑,屍王已經衝了過來。

“天花散散,地路遙遙,陰陽相濟,萬象煥然,現!”趙子神念動咒語,扔出一道幻境符。

屍王當即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變了,他身在一片世外桃源中,這裏白雲飄飄,天空湛藍,鮮花紛飛,青草飄香。

哼!居然給吾使用幻術,真是旁門左道。

屍王伸出雙手插進半空中,用力向兩邊一扯,幻境當即被粉碎。

不過秦巖卻趁機跑到了趙子神身邊。

“趙大師,想不到你深藏不露啊!”秦巖笑着說。

“慚愧啊慚愧!天師,咱們趕快走!”趙子神拉着秦巖向之前的盜洞飛奔而去。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抓住張迪的肩膀,周小雨抓住夏雪尼的肩膀也向盜洞飛去,不過慕容雪菡捂住了鼻子。

張迪此刻不但屁股上沾滿了屎,就是腰上、肚子上,甚至是大腿上都沾滿了。

剛纔張迪先是被屍王踢了一腳,然後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一坨變成了一片,一片又變成了一大片。

“嫂子,你不地道啊!我以前不就是不知道規矩,對你動了情嗎?你至於這麼害我嗎?”張迪悲苦無比地說。

慕容雪菡不說話,她不敢張嘴,生怕臭氣鑽進她的鼻孔中。

當秦巖他們跑進盜洞後,屍王也追到了盜洞口。

只是在看到盜洞的時候,屍王猶豫起來。

吾是進還是不進呢?這裏面的禁忌實在是太多了,萬一吾進去出不來怎麼辦?可是不殺了張迪那小子,不收了秦巖那小子,吾實在是不甘心啊!

嗯?他們都不怕那些禁忌,吾怕什麼?吾比他們加起來都厲害。

想到這裏,屍王當即邁步走進了盜洞。

當屍王走進盜洞一會兒後,馬國棟和天晟道長等道士從遠處站起來。

“道長,這個蔣婉兒是誰?她能打得過那個屍王嗎?”馬國棟疑惑無比地問。

剛纔趙子神說話的時候,馬國棟聽到了,他生怕這件事情搞砸了。

天晟道長搖了搖頭說:“馬董,貧道也不知道這個蔣婉兒是誰!不過……”

說到這裏,天晟道長揚起嘴角露出一抹陰笑:“只要我們把洞口封住了,他們就不會出來。最終還是會死在裏面!哈哈哈!”

說到最後,天晟道長得意無比地哈哈大笑起來。

馬國棟眼中閃過兩道兇光,攥緊拳頭激動地說:“道長,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趕快把洞口封住啊!”

天晟道長點了點頭,轉過身對其他道士說:“各位道友,咱們走!”

一幫道士在天晟道長的帶領下,直奔盜洞洞口。

秦巖等人進了墓宮,來到了宮門前。

當九窈公主看到秦巖後,激動不已地說:“公子,你來救本宮了嗎?”

不等秦巖說話,趙子神大聲說:“不要和她廢話,咱們趕快進去!那屍王追進來了!”

趙子神打開宮門,第一個衝進了宮中,直奔涼亭而去。 “公主,等有機會再救你!”秦巖穿過大門,帶着慕容雪菡等女鬼直奔涼亭而去。

趙子神按下機關,涼亭上的石碑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就像齒輪咬合在一起發出的聲音。

不一會兒,石碑沉入了涼亭中,趙子神第一個跳了進去,生怕屍王從後面追上把他撕碎。

緊接着,秦巖等人也跟着跳進了涼亭下。

秦巖等人剛剛跳下去,屍王就追了上來,大吼一聲直接跳進了通道中。

“砰”的一聲,屍王落在了通道的正中間。

“小子,你是逃不掉的,給吾當道奴吧!”屍王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大驚失色,轉過身推開牆上的門跑進了八卦迷魂玲瓏陣。

趙子神等人也轉過身進入了八卦迷魂玲瓏陣。

“砰”的一聲巨響,屍王雙掌拍在了牆上,將房頂上的灰塵震得紛紛落下。

“哼!你們躲的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屍王不知道門後就是八卦迷魂玲瓏陣,推開其中一扇門走了進去。

另一邊,秦巖剛剛走進陣中,就大聲吼起來:“蔣婉兒!蔣婉兒!你在不在?”

聽到秦巖的聲音,屍王在心中嘿嘿冷笑起來:想不到這小子是個傻小子,居然在這裏大聲喊,這不是故意讓我找到他嗎?

屍王當即循着聲音推開了牆上的一扇門。

可是走進了這間房間,屍王卻發現秦巖的聲音從東南方向轉移到了西北方向,當即轉過身走進了另一扇門中。

走進第三間房間,屍王發現秦巖的聲音又從西北方向轉移到了東北方向。

嗯?什麼情況?這小子的速度怎麼比我還快?不應該啊!

殭屍一般不會陣法,即便是強如屍王的李天霸也不會。

李天霸是唐代一名大將軍,當年公主下葬,恰好李天霸被牽連進一樁謀反的冤案中,皇帝就把李天霸當做陪葬品放進了墓中。

李天霸雖然十分迷惑,但是卻不知道怎麼了,轉過身又穿過了西北方向的房門。

這一次,屍王發現秦巖的聲音又從東北方向轉移到了正西方。

嗯?到底是怎麼搞的?秦巖這小子的聲音怎麼忽南忽北,忽東忽西?難道我陷入了迷魂陣中?

鬼匠傳承的密室中,蔣婉兒正躺在鬼榻上睡覺,她夢到自己和主人秦巖情投意合,雙宿雙飛,好不逍遙。

就在這時,夢中的秦巖張開嘴說話了:婉兒!婉兒!快來救我啊!

蔣婉兒拉着秦巖的手:主人,婉兒在這裏啊!是誰要害你!

秦巖剛準備說話,蔣婉兒從夢中醒來了,隱約中聽到秦巖在喊她。

蔣婉兒伸了一個懶腰,胳膊上的肥肉就像蝙蝠衫似得垂下來。

如果現在那些喜歡極限運動的滑翔愛好者看到蔣婉兒的胳膊,肯定以爲蔣婉兒穿着滑翔衣。

“奇怪!我怎麼聽到主人在叫我?可是主人前幾天不是剛剛離開嗎?難道是我想主人了?”蔣婉兒想到這裏,臉上露出了兩抹紅暈,害羞地低下了頭。

在低下頭的時候,蔣婉兒的三層下巴把脖子都擋住了。

“咦!不對!我的的確確聽到了主人的聲音!”蔣婉兒疑惑無比地向門口望去。

“哇!真的是主人的聲音啊!難道主人想我了?”蔣婉兒激動無比。

推開門走進八卦玲瓏迷魂陣中,蔣婉兒在牆上一點,秦巖的身影立即閃現在牆上。

“哇!主人真的來了!她肯定是被我的美貌吸引住了!男人怎麼都是這樣,總是那麼猴急猴急的!”

想到這裏,蔣婉兒趕快理了理額前的頭髮,同時將衣領往下拉了拉,儘量讓自己的一對籃球顯得顯眼一些。

主人!準備和你海枯石爛、雙宿雙飛的小婉兒來了!

蔣婉兒在心中大吼了一聲,推開一扇門走進了其中一間房間,秦巖就在這間房間中。

“主人!”看到秦巖後,蔣婉兒害羞的低下了頭,還微微扭過了身子,做出一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樣子。

如果現在是唐朝,很多富家公子絕對會大聲叫好,甚至會流口水。

不過現在是現代,現代流行魔鬼身材,流行霹靂嬌娃。

看到蔣婉兒的樣子,秦巖一陣反胃,但是秦巖忍住噁心,對蔣婉兒招了招手:“婉兒!”

“主人,你是不是專門來找人家了?人家剛纔聽到您喊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人家好開心啊!”

緊接着,蔣婉兒話音一轉:“不過人家也好心疼啊!人家怕你把嗓子喊啞了!”

聽到這麼肉麻的話,秦巖差點將隔夜飯吐出來。

喂喂喂!我沒有喊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好不好!那是因爲着急加擔心才把嗓子喊啞了。

不過秦巖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鬼也有自尊心。

“主人,人家幫你看看你的嗓子好不好?”蔣婉兒扭起水桶腰,擺動起磨盤大的屁股,一步一步地向秦巖走去。

“小子,你的醜鬼老婆被我抓住了,你出不出來?你如果不出來,我就吃了她!喈喈喈!”屍王李天霸哈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李天霸的聲音,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難道屍王抓住了慕容雪菡或者是周小雨?

“婉兒,趕快去救我的朋友!這個傢伙想殺我!”秦巖焦急地大聲叫起來。

“什麼?主人,有人想殺你?”蔣婉兒瞪大了眼睛,擼起袖子大聲吼起來,“是哪個傢伙不要命了?主人,走!我給你把他剁了!”

蔣婉兒伸出手提起秦巖,將秦巖放在了肩膀上,推開一扇門走進了李天霸所在的房間。

李天霸手裏面拎着周小雨,正準備再次大叫,當他看到秦巖坐在蔣婉兒的肩膀上出現後,立即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小子,你終於肯……”

不過話還沒有說完,李天霸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蔣婉兒,在心裏面大聲吼起來:美!太美了!簡直是天下第一美啊! 鳥爺的悠閒生活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美女啊!

看看那肉嘟嘟的大手,就像蒲扇一樣。

看看那磨盤大的屁股,水桶粗的腰,大象般的腿,以及胸口那兩枚……

哇呀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李天霸手一鬆,周小雨掉在了地上。

周小雨身形一閃,飄到了秦巖的身邊。

李天霸根本就沒有理會周小雨,而是將所有的目光都移到了蔣婉兒的身上,並且上上下下不停地打量着蔣婉兒。

“咕咚”一聲,李天霸嚥了一口口水,揚起眉毛諂媚地說:“姑娘,你好……啊!請問姑娘貴姓啊?”

李天霸原本想說姑娘你好美,可是話到嘴邊又趕快嚥進了肚子裏,他覺得這樣說有點像調戲,應該表現的文雅一些,雖然他是一個武將,是一個粗人,但是美女都喜歡柔弱的書生。

看到李天霸赤果果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亂瞟,蔣婉兒不屑一顧地在心中暗想:

哼!臭男人!居然想調戲我!不過誰讓本姑娘美若天仙呢!像我這樣的女人,就應該有無數個男人簇擁在我身邊。

想當年本姑娘我走在長安城中,回頭率那可是百分之一百一。至於多出來的那百分之十,都是那些富家公子的驢啊、馬啊在回頭看。

只是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主人知道,那樣主人的壓力會很大的!

唐朝的女人比較開放,別說普通的女人,就是貴爲公主,也經常在外面勾三搭四,爲創造人類做貢獻。

有這樣一條歷史記載說明了當時的男女關係亂到了什麼程度:

安史之亂後,唐朝爲了發展人口,國家規定只要多生一個孩子,每年就能領兩擔糧食。

其中一個做小買賣的男人算了一下,自己家裏面有四個孩子,如果自己出去將另外三個孩子找回來,那就是七個孩子。

七個孩子能拿到十四擔糧食,相當於整整兩畝地的收成。

他當即跑出來找自己的另外三個孩子,但是當他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三個孩子被其他男人領走了,因爲這三個孩子的親生父親不是他。

其中一個是老王,另一個是老宋,第三個是路過他們村賣狗皮膏藥的。

所以蔣婉兒怕很多男人追求他,給秦巖造成心理負擔,她可不希望自己的主人兼相公受到哪怕一點點傷害!

蔣婉兒想到這裏,立即咳嗽了一聲,一本正經地說:“本姑娘名叫蔣婉兒!聽說是你在欺負我家主人?”

“不不不!婉兒姑娘誤會了!吾沒有欺負秦巖,吾只是想收他爲……”

話還沒有說完,李天霸愣住了,擰起眉頭在心中暗想:

嗯?不對啊!我們家婉兒爲什麼要叫秦巖主人呢?

李天霸此刻已經將蔣婉兒當成了自己的老婆,所以對蔣婉兒的稱呼也變成了我家婉兒。

不會是……哇呀呀!氣死本將了!我家婉兒居然被這個瘦猴子捷足先登了。

李天霸擡起腿,一腳踏在地面上,整個地宮跟着晃動起來,他伸出手指着秦巖咬牙切齒地說:“小子,你居然敢搶吾老婆,吾要殺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