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金鼎一門其實地位再道門之中都比較高。

剩下的就是五行宗了。

五行宗對於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當的熟稔,對此演化出來許多強悍的術法,也是道家流派之中比較重要的一門。

聽了我的話,鐵龍並沒有迴應的意思,冷哼一聲,開口說道:“讓我教訓一下你這個徒有其表的白癡。”

說完,再次雙手在地面一拍,地毛刺不斷的衝突起來,朝着我刺了過來。

我只能躲避。

地毛刺翻滾,許多針葉鬆都被直接掀翻,威力一時之間顯得偌大無比。

而我只能被逼得狼狽無比的朝着後面逃竄,畢竟第一次面對五行宗的術法,我有點慌了手腳。

我也知道,這是增加我實戰經驗的最好機會,因此,強忍着韓德出來作戰的衝動,我要自己歷練。

總不能一直靠着師父。

手中已經捏了一張木靈符,木克土。

地矛刺雖然強悍,不過,用五行相剋的原理應該也能夠形成一定的剋制。

我找準了機會,木靈符直接貼在了地面之上,開始邁動禹步,想要趁機做法。

不過,地矛刺衝突出來的速度顯然超過了我的想象,我的禹步都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再次衝突過來,強行將我施法中斷。

五行宗的優勢顯得很是明顯,他們竟然不用施法念咒,只是憑藉自身對於五行元力的感應就能夠迅速的衍生出來各種攻擊,倒是方便得很。

我一邊躲閃一邊快速總結。

難怪之前這傢伙能夠在速度至上對我還佔據優勢,地面泥土就是力量來源,他只要雙腳踩在地面之上就能夠得到土性元素的加成,速度上面毫不吃虧。

“快啊,你不是很厲害麼,你不是被那個人看得起麼,你厲害在什麼地方?厲害得讓我看看啊,廢物,你就是一個廢物,徹徹底底的廢物,我看不起你”

鐵龍不知道因爲什麼,和我好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樣。

拳頭不斷的轟擊在地面之上,地矛刺不斷的衝突起來,對我展開追擊,一邊施展土性攻擊,一邊不斷的嘲諷我。

這傢伙目的就是將我逼迫,到處躲閃,好讓他得到一定的快感,聲音都有些走樣,顯得相當的奇怪。

我一邊躲閃,一邊在觀察地矛刺的規律也土性元素的震顫,從中總結一定的經驗。

鐵龍顯然是並沒有注意到這些東西,在他看來我現在應該是被他徹底的玩弄於鼓掌之間,顯得相當的狼狽。

哈哈大笑之中還不忘說道:“你這種廢物,也配被她看得起老子今天非要讓你顯出原形來讓她好好的看看。”

真是莫名其妙,我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得罪了鐵龍這種傢伙了,不過,我的怒氣也是因此升騰起來。

即便是因爲這樣的矛盾,就直接對我下了殺手,這鐵龍真是過分。

再次朝着前面撲了出去,躲開了鐵龍施展的地矛刺之後,我揚手,就是一張火球符給扔了出去。

躲閃了這麼多次,我早就摸準了地矛刺的規律,這一下,正好從地矛刺中鑽了過去,鐵龍正好在狂笑之中,火球符直接就竄入了鐵龍的大嘴裏面,然後轟然爆炸。 如同墨九狸和帝溟寒想的那般,帝溟寒渡劫雖然引起了一些蒼穹界附近的強者,但是來的人並沒有擅闖進來……

因為他們似乎猜到了可能又是冥殿的人在渡劫吧,畢竟幾天前冥殿就似乎有人在渡劫的,想想冥殿接二連三有人渡劫,都讓他們忍不住心顫啊……

所以自然不想這個時候招惹冥殿了!

加上見識過冥殿的護殿大陣之後,幾乎是沒人想跟冥殿交惡,都在想辦法和冥殿交好的!

所以,墨九狸和帝溟寒出來的時候,察覺到陣外只有幾個人,幾個人也就沒有回到空間裡面了,而是選擇了一側沒有人的方向,直接離開了蒼穹山脈……

回到冥殿,帝滄海和墨湮等人都在等待著,雖然帝溟寒和墨九狸去了遠處渡劫,但是雷聲他們也都聽到了,因此他們在看到遠處雷劫消失后,帝溟寒和墨九狸還沒回來,心裡就一直擔心著……

眾人心裡也更加的清楚,帝溟寒和墨九狸不回來他們擔心,可是一旦回來了,也就代表著很快夫妻兩人就要離開了,想到這裡眾人又十分的捨不得……

終於在無數想法中,等了一天的時間,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回來了!

「姐姐,抱抱!」小九辰似乎也知道墨九狸要離開了,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回來,就往墨九狸懷裡跑去。

「九辰,你今天沒修鍊嗎?」墨九狸急忙抱住九辰跑過來小小的身子笑著問道。

「沒有,娘親說姐姐和姐夫要走了,我捨不得姐姐!」小九辰軟軟的,有點小彆扭的說道。

「呵呵……姐姐還會回來看九辰的,而且到時候九辰長大了,就能去找姐姐了!」墨九狸聞言看著九辰說道。

「嗯,我一定會努力修鍊,然後去找姐姐的!」小九辰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小寒,你們什麼時候……」南宮藍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和九狸後天晚上離開!」帝溟寒看著眾人說道。

「這麼快?」帝滄海和墨湮對視一眼的說道,他們以為怎麼樣兩人也會再留個幾天的,沒有想到兩天後就要走了!

「嗯,可能是因為我不需要渡劫的關係,只有三天的時間,所以寒才會急著渡劫!」墨九狸抱著九辰起身說道。

「行吧,反正你們突破了,是早晚都要離開的,這樣也好,這兩天大家都不修鍊,也沒事,多陪陪你們!小澤和寧兒呢?」墨湮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

「小澤還沒出關,一會兒我喊他出來,寧兒小彩說在關鍵的時刻,可能沒辦法出來跟大家告別了!」墨九狸神識看了眼空間裡面,然後低著頭說道。

「也好,平時也就算了,這一走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再看到小澤他們兄妹了,就把小澤喊醒吧!」帝滄海聞言說道。

比起墨九狸和帝溟寒,帝滄海夫妻和墨湮夫妻,包括墨景風等人更加不舍的就是小澤和寧兒了……

帝溟寒握了握墨九狸的手,心裡輕聲說道:「別擔心,有我在!」 墨九狸看著帝溟寒點了點頭,墨九狸知道帝溟寒懂她,不管是寶寶還是寧兒,都是她心裡一直最惦記的,雖然寧兒和小澤總是說寧兒的身體不長大沒事,等到封印打開就長大了……

但是身為醫術逆天的墨九狸,心裡卻還是擔心的要命!

因為之前墨九狸曾經反覆多次,都沒辦法看出寧兒身體的問題,這才是讓她一直最擔心的事情,本來她還想著等找到寶寶以後,自己抽時間好好進入天地九神訣中,查詢一下寧兒身體的事情,可是寧兒卻不聽話的又跑了,這讓墨九狸心裡更加惦記了……

除此之外,想到寶寶上一次離開自己后,就遇到了危險,墨九狸更加擔心的是寧兒這次離開,再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如果那樣她真的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

每次只是想著,心裡就揪疼的難受不已!

帝溟寒感受到墨九狸的心思,其實他又何嘗不擔心,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只能祈禱兩個女兒沒事,然後安慰自己的女人,他不能讓九狸一直沉寂在悲傷的情緒裡面,那樣對九狸對誰都不好……

「九狸,相信我,小彩一定能保護好寧兒的,還有忘川和花護法在,你應該知道花護法和忘川的性子,就算拼上性命也絕對不會讓寧兒有事的!

何況小彩的實力,我們兩人聯手都打不過!」帝溟寒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對不起,我……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抬起頭,察覺到墨綵衣等人都在看自己,在心裡對帝溟寒說道。

永夜君王 她竟然失態了,如果被爹娘知道,又是一翻風波起了……

「外公,舅舅,晚上我下廚大家一起吃飯!風護法,吩咐冥殿的所有人,晚上都一起過來吃飯,冥殿有陣法不用每時每刻都守著……」墨九狸收回心思,看著墨景風等人說道。

「是的夫人,需要我們幫忙嗎?」風護法聞言開心的問道。

「不用了,有香菱姐妹倆就行了!」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墨九狸為了不讓墨綵衣和南宮藍看出來自己的異樣,急忙帶著香菱姐妹去忙碌晚上的飯菜去了……

看到墨九狸和香菱還有香雪離開,墨綵衣微微皺眉的看著帝溟寒問道:「小寒,九狸是不是有心事?」

「娘,九狸有點想念寶寶了!」帝溟寒聞言看著墨綵衣幾人說道。

「難怪,我就說九狸有點不對勁呢,也是,寶寶都這麼久沒消息了,也不知道如何了!」南宮藍也嘆息的說道。

墨景風看著墨九狸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外公,你可是答應過九狸的,反正我們離開到了上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寶寶,所以你們都別擔心了,外公更不要輕易去窺探什麼了,以免傷了身體,我和九狸還擔心!」帝溟寒看到墨景風的眼神,想了想說道。

「你這小子,我又沒說什麼,放心吧,我聽你們的,什麼都不算行了吧!」 帝溟寒看到墨景風的眼神,想了想說道。

「你這小子,我又沒說什麼,放心吧,我聽你們的,什麼都不算行了吧!」墨景風心思被帝溟寒看穿,瞪了眼帝溟寒笑著說道。

其實他心裡最近就一直不太踏實,也說不好是為什麼,所以他最近也在擔心寶寶是不是出事了,畢竟現在大家都在一起,除了寶寶之外,所以他還真的是打算看一下寶寶現在的情況……

奈何被帝溟寒和墨九狸看穿,想了想也就算了,要是等墨九狸和帝溟寒夫妻離開再看也沒意義,因為他就是知道了,也沒辦法告訴他們,白白浪費力量……

墨景風知道在墨九狸夫妻沒有離開的時候,看就看了,等到他們夫妻離開,那就真的不能多想多看了,只能想辦法跨店修鍊提升實力,然後去幫助兩個孩子才行……

「主人,你是不是心情不好?」香雪在一邊洗菜,一邊看著墨九狸問道。

「現在不說,等到離開后再跟你們說!」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聞言,香雪看了眼香菱,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起來是真的出事了!

於是姐妹兩人也沒有再多問,幫著墨九狸準備晚上,所有冥殿人的晚餐……

「香菱,香雪,你們兩個想留下嗎?」墨九狸想到什麼,看著香菱和香雪問道。

「主人,我們不留下,我們要跟在你身邊!」香雪急忙說道。

「主人,你不知道吧,香雪喜歡花護法!花護法一定會跟在男主人身邊,香雪那裡捨得離開啊……」香菱故意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挑眉的看著香雪,她倒是沒有想到,香雪竟然喜歡花護法,剛好從外面走過來的帝溟寒和暗護法聞言,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帝溟寒的四個護法,最得瑟的就是花護法了,竟然還有人看上他,老天爺還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啊……

就連暗護法都有點鄙視香雪沒眼光了!

「你別亂講,我才沒有!」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香雪臉一紅瞪著香菱說道。

雖然嘴上說著沒有,但是那害羞的紅臉蛋,還有嘴角的笑意,還是出賣了香雪的心思!

墨九狸無奈的搖了搖頭,因為她記得曾經有一次看到花護法的視線,似乎是落在了雲夏的身上,也不知道花護法對香雪是什麼感覺,希望結局都不會太尷尬吧……

對於手下的感情,墨九狸還是不打算過多參與的,相信帝溟寒也是跟她一樣的想法!

帝溟寒和暗護法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發現幫不上什麼忙,也就算了,轉身去到院子裡面坐著了!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墨九狸做的很簡單,自助式的烤肉和火鍋,這樣只要準備材料和湯汁就可以了,即便如此墨九狸帶著香菱和香雪,也是準備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才全部準備好了……

所有盛放肉和菜的器具都是空間器具,每個桌子上面每個菜和肉擺上一盤,就足夠十多個人吃的了,很節省空間,帝溟寒按照墨九狸的要求, 帝溟寒按照墨九狸的要求,帶著兩位護法,將桌子和烤爐準備好,墨九狸等自家人坐在中間一個大一點的桌子上,其餘冥殿弟子圍坐在四周,每個桌子八個人……

風護法和暗護法對墨九狸的烤爐什麼的,都已經學會操作了,於是將所有烤爐都擺到桌子上面,點上火,放上路子,火鍋也都擺上去點著火……

等到香菱和香雪開始上菜后,風護法和暗護法也跟著幫忙!

很快,一共三十桌都擺滿了豐富的菜肴,烤肉等,墨景風等人也陸續落座,古清風和夢老等人也都被喊來坐在一起,帝溟寒站起身,看著冥殿的弟子們說道:「再過兩天我就要離開冥殿了,難得今天九狸下廚,將大家都召集在一起用餐,這麼多年你們在冥殿盡心儘力,我也都看在眼裡,希望我不在的日子裡面,你們依舊能盡心守護冥殿,我帝溟寒在這裡謝過了!」

「主子,我們誓死效忠冥殿!」所有起身舉杯說道。

「好,乾杯!」帝溟寒說完手裡的酒一飲而盡。

冥殿的弟子們也同樣一飲而盡,他們本來就都是孤兒,或者是落魄的家族弟子,全部都是被帝溟寒和四位護法救回來的,培養起來,留在冥殿的……

所以冥殿就是他們的家,帝溟寒永遠都是他們的主子,雖然帝溟寒離開了,但是帝滄海是帝溟寒的爹,墨湮是帝溟寒的岳父,這跟帝溟寒在沒區別,眾人自然不會有什麼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我們自家人就不用客氣了,吃飯吧!」帝溟寒想對墨湮等人說什麼,卻直接被墨湮打斷了說道。

「吃飯,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墨九狸扯了扯帝溟寒的衣袖笑著道。

帝溟寒聞言點點頭坐下來,香菱和香雪去幫忙古清風等人如何刷火鍋吃,風護法和暗護法則去告訴其餘的冥殿的人該如何吃,剛開始大家還有些不習慣,很快就被美味吸引的,完全忘記了想說什麼了……

真的是一個個吃的讚不絕口,完全都忘記了自家主子要離開了,帝溟寒看著風護法等人都是吃的歡樂無比,心裡有點不爽了,這些傢伙難道都不應該露出一副不舍的表情嗎?

墨九狸察覺到帝溟寒的想法,忍不住輕笑出聲道:「等他們吃完再不舍也可以的,你別急!」

聞言帝滄海幾人看著帝溟寒十分無語,他這是希望冥殿弟子都看著他吃嗎?不舍跟吃飯有毛線關係啊!再說,墨九狸做的東西,想要吃的食不知味真的很難好么……

別說冥殿的弟子們了,就連吃過多次的風護法和暗護法兩個人,不也是吃的頭不抬眼不掙的么!

「爹爹,等你走的時候,我讓他們都哭給你看……」小澤抬起頭看著帝溟寒故意的說道。

帝溟寒聞言腦補了一下自己離開前,整個冥殿的弟子們都哭成傻逼的模樣,忍不住抖了抖,瞪了小澤一眼道:「你好好吃飯!」 帝滄海聞言不滿的瞪了眼帝溟寒說道:「你別管小澤,吃你自己的!」

小澤立即對著自家爹爹吐了吐舌頭,看到帝溟寒吃癟,墨九狸也忍不住笑了笑,帝溟寒哀怨的看了眼帝溟寒,又把視線看向墨湮,一看墨湮眼神看著小澤,滿眼都是喜愛……

帝溟寒也算明白了,不管在爹爹還是娘親面前,或者岳父岳母面前,有小澤自己是沒辦法得寵了啊!

「姐夫,你不能欺負小澤!」就連坐在小澤身邊的小九辰,也看著帝溟寒十分認真的說道。

小九辰覺得,雖然小澤比自己還小,但是小澤可是自己的親外甥,別人可是不能欺負的!帝溟寒看著小九辰,又看看小澤得逞的模樣,乾脆不跟兒子計較了……

反正他再得寵自己也是老子,還是要聽自己的話!

因為小澤和帝溟寒,席間的氣氛也輕鬆了不少,古老等人可是再一次吃撐了,每一次吃墨九狸做的東西,每一次都跟餓死鬼似的,真的是想想就沒面子啊……

但是他們又實在忍不住,酒足飯飽后,大家都癱在座位上不愛起來,香菱和香雪又拿出墨九狸準備好的果汁,每個人一杯的發下去,果汁喝完,眾人瞬間感覺好了很多……

風護法和暗護法還有香菱香雪,帶著冥殿的弟子和丫鬟們,將桌子都收拾起來,洗刷乾淨,然後才紛紛回去!

古老等人都知道墨九狸一家人可能有話要說,於是吃完也紛紛打招呼離開了,香菱和香雪也帶著小九辰和小澤,先回去睡覺了!

頓時院子裡面只剩下墨景風,墨奚程,帝滄海,南宮藍,墨湮,墨綵衣,帝溟寒還有墨九狸幾個人了!

「九狸啊,去到上界要多加小心才是!」墨景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外公,你們放心吧,我們會小心的!」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要不然外公一會兒回去給你們看看寶寶的位置吧,這樣你們找起來也方便!」墨景風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外公,不可以!我和寒剛飛升去上界,就算知道寶寶的位置,我們怕是也沒辦法一下子就能去到,而且,還會傷害外公的身體!

外公就不要去窺探什麼了,外公真的想幫助我們,就多多修鍊,讓自己健康長壽,等到外公的實力強悍了,相信就算窺探天機也不會傷害太大了,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如果有什麼難題,再讓外公幫忙……」墨九狸看著墨景風說道。

「好吧,我會努力的!」墨景風在猜到這個結果了,無奈的說道。

「爹娘,你們想說的我們都記得,我們兩人保證,一定會多加小心的,能回來的時候,我們就會回來看你們,或者接你們一起離開這裡的!

冥殿這裡很安全,有娘親的陣法在,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的,這裡面是我抽時間煉製的丹藥,給你們自己,還有冥殿弟子們服用的,到時候你們找機會發下去就行了……」 鐵?很是得意,長時間將我壓制在劣勢地位,讓他整個人都是異常的興奮,覺得我不過是一個可以隨意揉捏的白癡罷了。

可惜。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想到,我已經將他的地矛刺出現規律已經完全摸清楚了,對於土性元力的震顫,至少說對於他掌控之下的土性元力已經有了一定的瞭解。

這樣綜合之下,我的火球符直接就起到了偷襲的效果。

這傢伙正好在得意還想要出言諷刺,因此,直接被爆炸開來樂子頓時就大了。

要不是我知道這傢伙身上應該帶着我想要的線索特地留情。並沒有下了狠手,這傢伙估計就要直接交代在這裏。

畢竟只是普通火球符,但是爆裂的地方是在嘴巴里面,這種樂子可不是一般,如果我稍微狠下心來的話,要了這個傢伙的命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鐵?被火球符給直接爆炸,即便我控制了力量,就相當於是一枚炮仗在嘴巴里面爆炸的威力,但是舌頭受到了創傷,也不是那麼容易忍受的一件事情,眼淚鼻涕都流了下來,地矛刺也失去了控制,直接潰散。

我笑眯眯的看着鐵?。說道:“果然是強人呢,連這麼高難度的動作都做出來了,生吞火球符,真是給力。”

豪門絕戀 看着鐵?狼狽的樣子。我可沒有半點同情的意思,這傢伙如此囂張,不給點教訓,還以爲我是好欺負的。

“我想,現在你應該可以和我好好的說話了吧。”

給了這個傢伙一定的教訓之後,我也不爲己甚,沒有繼續下手,我想要看看,這人到底是代表的什麼力量。

畢竟之前他嘴裏還說我當不起別人的推薦。

這就讓我有點好奇了。

難道還有人和我認識?

這有點不太現實啊。

十八年的生命之中。我的交際圈子可以說是小的可憐。怎麼可能會認識什麼人呢。

“說你媽比,給我去死。”

鐵?這傢伙的修養實在是不怎麼樣,只是被我教訓了一頓而已,就已經徹底的發了狂,大聲吼叫起來之後,雙拳狠狠砸在地面之上,說道:“雙,地矛刺給我起。”

左右雙拳狠狠從地面上抽了起來之後,兩隻地矛刺直接朝着我轟然碾壓過來。

我雙眉一挑,有些不爽起來,鐵?這傢伙還真是給臉不要臉。

既然臉都送上來給我打了,我難道還會客氣。

“白癡就是白癡,地矛刺這麼簡單的土性術法早就被我摸清了規律了,你還想要如何?既然你想要丟臉,那我就成全你一次。”

神行符再次出手,輕鬆無比的在兩隻地矛刺的空隙之中往來穿梭,猶如郊遊一樣輕鬆無比。

即便鐵?臉色鐵青,不斷施展地矛刺,不過被我摸清楚了地矛刺的規律,想要躲開,其實就是那麼一回事兒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