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馬桶上,韓亞久久不能平復自己的心情。這樣算是看到了希望嗎?真沒想到,一切來的這麼快,真的是太好了。

門下面的空隙處出現了一雙腳,“這裏有人,旁邊位置是空的。”韓亞解釋道。不然這人一直站在這裏等着,也難受啊。當然,他也會難受的。想想他現在這正在興奮的時候,然後有人站在面前盯着,那興奮勁,真的會減少的。這樣的感覺,他不想減少分毫。

話是這樣說了沒錯,可問題是那雙腳還是沒有移開,依舊是站在那裏的節奏。這一弄,韓亞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算了算了,要是那個人真的執意要這個位置的話,他就出去好了。

然而,在他還沒有出去的時候,一個人,就這麼站在了他的面前,着實把他給嚇了一跳。

這這這,這人是怎麼進來的?這門明明是扣住的啊,這人怎麼就進來了呢?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難,難道說,這男人是鬼?不,不是吧,要是這是鬼的話,那他怎麼能看得見呢?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過在下一刻,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之間的姿勢已經變了。

此時的韓亞,正面對着馬桶。這要是脖子上的力道再加大一點兒的話,那他就可以在這馬桶裏面洗臉了。

只是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就剛剛那麼一眼看過去,還真是帥的沒話說的那種,看的他都有點兒羨慕這樣的男人。那五官,簡直完美的無可挑剔。但他不知道,自己和這個男人是有什麼過節,讓他要這樣對自己。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完全不能說話。要命的,這馬桶還真是臭的要死,下次一定要人好好的打掃一下。不開口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爲太臭。這要是開口的話,那臭氣豈不是全都在自己的嘴裏去了。不行,絕對不行。 深夜樂園 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是想怎樣?然而現在的他,完全動不了。

“沒什麼,只是想警告你一下,不要打夏天的主意,那不是你能肖想的女人。如果你再有那些非分之想的話,下次,就絕對不是那麼簡單了。記住了,這一次,是警告。”宮宇說完的同時,手也鬆了。

來無影去無蹤,當韓亞再想看的時候,哪裏還有人啊。

這一刻,韓亞就像是沒了氣的皮球一樣,完全傻了。要說高興,他現在還怎麼高興的起來你。讓那男人一說,他現在是真的沒多餘的心情去想那麼多了。想想,如果那個男人說的是真的話,那下一次,他是不是真的要被馬桶水洗臉了呢?想想,都覺得恐怖。

“啊……”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韓亞抓狂了。弱爆了,自己真的是弱爆了。想想剛纔,他竟然連一點兒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就像砧板上的魚一樣,任人宰割啊。

抓狂,怎麼能不抓狂。可是這一切,都只能在現在這個時候進行而已。把空氣當成剛纔那個人,狠狠的揍,狠狠的踢,把所有的氣憤都發泄在這空氣上。那張牙舞爪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猴子一樣,傻到爆的節奏。

再出來的時候,韓亞的臉上早已沒了之前的高興。

我不知道他怎麼了,但也沒有問。因爲我想,這個男人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不然也不會這個樣子。不過如果這個男人願意說的話,他自己也會說的。只是現在這個時候,他選擇了沉默,什麼也不告訴我。

韓亞最終的決定還是不放棄,不管那個男人是人是鬼,他都絕對不會放棄夏天的。至於在廁所裏面的事情,他想,他還是不要說了。這要是說的話,只能證明自己無能。到時候,自己還能說什麼保護嗎?只怕被人保護還差不多吧。韓亞當然知道現在的夏天很強,這在楊成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事實,是不能否認的。可是不管怎麼,他都想在這個女人的身邊陪着她。不管她的過去,只想她的未來。 只是這接受,那我還是接受的。反正這些都是早晚的事情,想想現在也不錯。至少這樣,有一個肯定。這心裏,就不會那麼亂想了。不然,我還真擔心自己會直接變成老剩女,到時候沒人要了,那就好玩了。

而這,宮宇自然是盡收眼底。不過他不着急,因爲現在這個時候,他必須要做點兒什麼。這樣的話,他就不信這個女人還能怎麼樣了。到時候她還想亂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這一點,就足夠了。

確定了婚期,那要在一起,當然是再自然不過的了。當然,我們也是不會亂來的。

只是說也奇怪,就在婚禮前的一個月,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在夢裏,我竟然和宮宇發生了什麼。我想醒來,卻怎麼也醒不過來。直到最後完事了,我才醒了過來。

身邊,早已沒了韓亞的影子,看樣子他是起來了。摸摸溫度,應該是起來很久了吧。說真的,自從這真正開始在一起的時候,我每天都很能睡的樣子,真不知道以前的我爲什麼就起來那麼早呢。

那個怪夢,直接影響了我的心情。我真相不明白,這男人都這麼久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了,也沒來打擾我的生活,他怎麼就出現在我夢裏了呢?而且還有那樣的事情。那感覺,說真的,還有那麼點兒真實呢。啊啊啊啊,我這是在想什麼呢,竟然還想這感覺真實不真實,瘋了吧。

而外面,宮宇就站在那裏,看着屋裏的一幕。他真的好想笑,看看這女人現在的造型,坐在那裏,把自己的頭髮揉的亂亂的,然後一臉鬱悶的樣子,真的很可愛。說真的,好久都沒有看到這個小女人這抓狂的樣子了。

一次能搞定嗎?這個不用擔心,只要他宮宇想,就一定能。這個,全部取決於他。想懷孕,那簡單。

放心吧,現在只要這個女人懷孕了,那麼其他的問題,就不是問題。只要這個女人乖乖的,那麼,就說明事情都沒有。

其實宮宇也想通了,那就是不能再繼續遷就這個女人了,不然她只會覺得自己就這麼放手了。要說放手的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生生世世,他宮宇都不會放手的,這一點可以確定。

接下來,就看這個女人的了。不過,他還是蠻期待的。

這幾天下來,我真的覺得自己要瘋了。也不知道這是吃壞肚子了還是胃不舒服,一直在反胃中。

去醫院檢查嗎?但我覺得沒那個必要。怎麼說呢,反正只是胃不舒服而已,用不着去醫院,更用不着這麼小題大做。不過看着韓亞的擔心,心裏還是暖暖的。

其實,我是一個很容易感動的女人。只要對我好,只要關心我,要不了多久我就會淪陷,然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就像現在這個時候,我的心裏基本上已經有了這個男人的位置。算算結婚的時間,已經沒有多久了。說真的,心裏還真有點兒緊張。不知道這次結婚能不能這麼順利,新郎會不會在一瞬間消失不見,我還真擔心。

然後,這只是我的異想天開。胃難受,那根本就是我自己想多了。本以爲過幾天就會好起來的,可沒想到現在越演越烈,難受的時間越來越多。

“夏天,我們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不然到時候婚禮的時候也這樣,會不好的。咱們先去看看,也是爲自己身體好。乖了,不要再執拗了。”知道這個女人執拗,可真要是身體不好的話,他也不敢結婚,因爲他怕這個女人受不了。不管怎麼說,現在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好嘛,我們去醫院看一下。但是先說好,我不要打針,也不要吃藥,只是去看一下。”先談條件,然後再去。 我乃路易十四 這個打針吃藥,我是從小就害怕,所以我是能不去醫院就不去醫院。但是現在,恐怕是不行的了。有這個男人在,我這想不去都困難啊。

本來是想着腸胃炎什麼的,然而當我聽到真相的時候,我傻掉了。

懷,懷孕了,這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懷孕。

“醫生,你確定你沒有搞錯?她應該不會懷孕的啊。”韓亞不相信,畢竟他們什麼也沒有做,懷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當醫生這麼多年了,是絕對不可能出錯的。她懷孕已經有20天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啊。”說到最後,醫生直接無奈了起來。真是的,自己記不住時間還懷疑他,他這醫生當的還真是辛苦啊。

20天,竟然是20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意外懷孕,這未免也太鬼扯了。

韓亞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和夏天每天都在一起,幾乎是沒有分開的那種。但她這懷孕,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在聽到醫生的話時,我傻了,徹底的傻了。我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就這麼懷孕了呢?這個問題我一直都沒有想明白,一直到回家,我都沒有想清楚。

懷孕,要是這樣的話,這個男人會怎麼想?“對不起,我想我們的婚禮……”仔細想想,我覺得如果繼續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話,那麼吃虧的人是他,這樣對他不公平。我懷孕了,但這孩子不是他的。如果他韓亞還要和我結婚的話,那就太對不起他了。

“傻瓜,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我們每天都在一起我相信你。所以不要亂想,知道嗎?這不關你的事。”摟着這個女人,韓亞淡淡的說道。是啊,這個世界怪異的事情那麼多,鬼都有,那其他的東西,應該也有。他韓亞認定了這個女人,就不會在乎那麼多,雖然這心裏還是有點點不舒服,但他還是忍下了,只因不想錯過。

不過我決定了,這孩子,不可能要的。

其實這幾天我有想過這件事,孩子,還有那晚的夢。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孩子,就很有可能是宮宇的。想想肚子裏面裝着一個鬼的孩子,還真是嚇人。所以說來,這孩子就更不能要了。不過這些,我當然不會告訴韓亞了。不然,他肯定會華思亂想的。說的,我還真怕會這樣。他現在能不嫌棄我,就已經算是好的了。

韓亞去了店裏,而我,就只能在家待着了。不過這樣也好,他不在身邊,我便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了。這個孩子,說什麼也不能留在肚子裏。打掉他,那是肯定的。而現在,就是絕佳的機會了。

雖然心裏有那麼點點兒的不捨,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這個孩子,我是打死也不會要的。

坐在安靜的走廊上,看着前面進去的人,我的心那個緊張啊,拳頭更是不自覺的捏緊了起來。下一個進去的就是我了,會不會很痛呢?看有的人出來,那蒼白的臉,還有那站不直的身子,就連走路都那麼的困難。不過好在人家都是有人陪的,而我呢,自己一個人。

有時候,自己一個人還真不是件好事啊。可是現在,完全沒有辦法。

等吧,等到把一切都解決的時候,就好了。宮宇,不要以爲我懷了你的孩子就沒有辦法了,我是不可能讓他存留下來的。坐在那裏,我在心裏面想着。

孩子,這對於每個女人來說都是一種束縛。因爲覺得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所以捨不得。其實我也有點兒捨不得,但也沒辦法。我不想就這麼直接悔了自己的一生。

終於輪到我了,躺在那冰冷的被窩板上,心酸,佔據了我的內心,我甚至是想哭。鬼知道我是怎麼了,反正這個時候的我是在強逼着自己就是了。不然的話,我想我的眼淚肯定會止不住的往下掉。

這一切,宮宇都看在眼裏。他還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看來自己真的是對她太好了,不然怎麼在知道自己懷孕了還敢來醫院想將孩子打掉呢。想將他宮宇的孩子打掉,那除非他不在。但是抱歉的是,現在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裏,那就不可能讓事情這麼了結了。

燈,開始忽閃了起來。也正是因爲這,本來要動手的醫生們停了下來。

“誒,這燈是怎麼回事?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壞了呢。要是這樣的話,還怎麼進行手術啊。誒,你們誰去看看啊。”其中一個醫生說道。的確,要是這樣的話,他們根本就沒辦法進行。這弄不好的,到時候可是要出人命的。想想爲了安全起見,還是叫人去看看吧。

人是去了沒錯,可在開門的時候才發現,這門是怎麼也打不開。

本是封閉的空間,在這一刻開始颳起了風,大的幾乎讓人睜不開眼。

這,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大驚。只是更讓他們吃驚的是,一個滿色鐵青的男人就這麼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本來這個手術室裏就全是女的,現在突然出現這麼一個男人出來,她們能不害怕嗎?頓時嚇得尖叫了起來。當然,這還不是罪讓人害怕的。最讓她們害怕的是那些手術用的工具全部飛向了她們,看着這些朝自己飛來的東西,她們只能四處逃竄,卻終究出不去。最後的她們,顯然被釘在牆壁上,卻也沒有受傷,這也讓我鬆了口氣。我知道,這一定是宮宇做的。不是他的話,那還真就沒有人了。這個混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麼?

但是看那些被釘在牆壁上的女人們,就不是那麼好了。那張張慘白的臉在微微的顫鬥着,臉上的粉都能看着往下掉。

“你們誰要是敢傷害我的孩子的話,我就讓誰下地獄。”說完,宮宇搖身一變,一張血盆大口就衝着幾個女人張了過去。

“哎呀媽呀,鬼呀……”這要是還待的住,除非是她們想死。微微的能動的她們在瞬間逃竄了開來。走門,怕是不可能的了,在整間屋子亂竄的她們最後都暈倒在了地上。

要說怎麼暈的,那很簡單啊,嚇暈的唄。

看着這,我無奈了。

而至於外面,安靜的走廊裏只聽見這手術室裏的慘叫,然後安靜了,誰也不知道怎麼了。 得,世界安靜了。我就那麼坐在那裏,看着眼前的男人。

害怕,沒有,心虛也沒有。反正現在這個時候看着這個男人,我就不怎麼爽。眼看着就要進行了,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結果這個男人又出來搞破壞,到底是想怎樣啊?

在手術檯上,當一切陷入黑暗的時候,那張帥氣的臉,那笑容,怎一個溫柔動人。但我想,那應該是我的幻覺吧。可沒想到,一切竟然是真的,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出現了。呵呵,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啊,我還以爲這個男人不會出現了呢。若他要是真的不出現的話,那我就放心了。可偏偏,還就是不能放心。看看,現在這不是出現了嘛。哎,真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其實在這個男人出現的時候,我這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竊喜的,因爲他出現,至少還能證明他是在乎的。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說了。

有時候我還真就是個彆扭的人,怎麼說呢,出現吧,我覺得煩,可這不出現吧,我又想。 無光主宰 哎,總之就是個矛盾就是了。其實吧,我也挺討厭這樣的自己的,可就是沒辦法,改不掉。

看着這一步步朝我走來的男人,我害怕了。因爲我不知道在接下來的時候,他會做些什麼。尤其是他現在這樣不說話,真的讓我猜不透。這個男人,有時候就像是謎一樣,完全看不懂,也猜不透。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我想我是完蛋了。

“夏天,我說過什麼,你應該記得吧?明知道懷孕了竟然還敢給我跑到醫院裏面來,怎麼,這是想把我兒子給解決掉的節奏嗎?然後和別人結婚?”宮宇靠近,然後那近在咫尺的距離,就這麼衝着我說着話。那語氣,冷不說,就連他呼出的氣,都要冰凍三尺的節奏。看來,這個男人現在是很生氣了啊。不然也不會這樣了,一時間,我只能低着頭,完全不敢看那個男人。他現在這生氣,我當然知道,可是我不覺得我錯了啊,我只是想過自己的生活而已。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了。有這個男人在,我是想都別想就對了。

“夏天,你給我記住了,你的老公,只能是我。孩子,是我的。你要是再敢亂來的話,就小心了。”這,是他的警告,那冰冷的聲音,聽得我頭皮發麻。

“回去準備一下,我們回家。”說完,宮宇便直接消失了。反正現在他已經決定好了,帶這個女人回去。那麼現在,他就該回家去收拾一下,畢竟那裏已經很久沒人住了,灰塵也是一層層的。要是不打掃的話,這女人回去自己要辛苦的。現在這個時候,怎麼可能讓這個女人辛苦,要是讓他兒子受委屈了怎麼辦。所以他宮宇決定了,以後的事情他全包了。至於下面的事情,他不管了。老婆和孩子最大,其他事情統統靠邊。

再等,頭頂上便沒有聲音了。擡頭一看,好吧,看來那個男人是離開了。

只是他剛纔說的那一句是什麼意思?回去準備一下,準備什麼?收拾東西嗎?還有他說的我們回家,回哪裏?我們還有家嗎?難道還要下去不成?然後再把我的身子給扔到忘川河中泡着?天吶,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要了。現在想想都覺得難受,本來我就不會游泳,然後還被那樣扔在水裏,這和直接死在裏面有什麼區別,我真不知道會有什麼不一樣的。

一路走回家,我完全就是六神無主,就像是沒有靈魂一樣,遊走在大街上。怎麼走回去的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反正當我打開門的時候,家裏是空無一人的。

真的要收拾東西走人嗎?其實我不想的,因爲我都答應那個男人了,我不想失約,更不想失信於韓亞。但我也很清楚,這不是我能選擇的。只要宮宇想,我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給韓亞留了字條,我便坐在沙發上等待了起來。等,當然不是等韓亞,因爲他還在忙。說真的,我還真擔心我走了之後,他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要是那樣的話,他要怎麼辦啊。可就算是擔心,等宮宇來了,他還是一樣會把我帶走。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着。這一刻,我還真希望時間能過的慢一點兒,這樣的話,我就能再在這裏呆久一點兒。看看這客廳到處都放着我的照片,還有我們一起的,真的很幸福。但這樣的幸福,我終究還是得不到。既然得不到,就算了吧。

家裏,宮宇只是簡單的一個響指,便有人來幫忙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可沒用多餘的時間收拾這些,因爲他還要回去接那個女人。雖然是分分鐘的事情,但他現在已經開始迫不及待了起來。

黑白無常那叫一個鬱悶了,這才消停了多久啊,這小主子又在召喚他們了。召喚也就算了,竟然叫他們兩個陰官來打掃衛生,而且還是這麼大的空間。天吶,殺了他們吧。抱怨歸抱怨,但他們始終還是要做的。沒辦法,誰讓他們現在聽命於這個小主子呢,小主子說什麼是什麼,他們不得反駁或是抗議。或許,這就是命吧。

仔細想了想,算了,還是在走之前給韓亞發條短信吧。千言萬語,終究還是那三個字——對不起。

本來這還在忙碌着,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生意還真好。想想這樣,以後就有足夠的錢給夏天用了。這樣一來,她就不用到店裏來幫忙了。到時候,她就安安心心的在家當個全職太太,其實也挺好。而這手機一響,韓亞知道,肯定是夏天發的沒錯。這一段時間,他們基本上都是短信聯繫的,因爲她總是說自己一個人在家無聊。

然而當他看到短信內容的時候,他就知道了。這一刻,他開始心慌了起來。可是怎麼辦,現在這裏還有這麼多人,他根本走不開。可是如果不回去的話,他是不是就要失去那個女人了呢?這樣想着,韓亞更漸待不住了。不管了,先回去纔是最重要的。

不管怎麼,他一定要把那個女人留下,因爲他們之間已經說好了,在一起的。現在,決不能丟下他一個人在這裏。

“準備好了嗎?東西可以不要,反正回去再買就是了。出來這麼久,也是時候回家了,知道嗎?”站在我的身旁,宮宇淡淡的說道。雖然這話語裏沒有過多的情緒,但我很清楚,他已經在迫不及待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的很會隱藏情緒。以前就是這樣,現在也一點兒沒變。

“我不想回去,我只想好好的生活。你最好不要逼我,否則,我死給你看。”看着宮宇,我憤怒的吼道。現在這個時候,我是管不了那麼多了。真是的,這個男人怎麼就那麼霸道呢,明明都是鬼了,還那樣對我,是哪樣啊,還真以爲我夏天不會反抗了是不是?好啊,那就試試好了。其實,我這樣也是因爲韓亞的話,他在信息裏說,不要丟下他一個人,他不想我離開他的身邊。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讓我有了動搖的心。不管怎麼,我都要試一試,沒準有希望呢,這也說不定。

不然的話,就真的要回去了。

“女人,你這是在抗議嗎?那要是這樣的話,我只能告訴你,抱歉,抗議無效。我說了,你的老公,只能是我,難道你忘了嗎?要是你有間接性失憶症的話,我不介意幫你慢慢的恢復。因爲,我有的是時間,我的老婆。”宮宇突然靠近,那詭異的笑容,完全讓我傻了。第一次覺得,這男人是不是太妖孽了。結果倒好,本來還憤怒的我,在這一刻蔫了起來。還能說什麼嗎?說不出來了。這個男人說的,我當然沒有忘記。看來,是真的沒有希望了。

當韓亞打開門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那消失的兩道身影。看來,他還是沒有趕上啊。該死的,自己還真是慢死了,要是再能快一點的話,就那麼一點點,就可以趕上了。現在好了,人走了,再也見不到。

他韓亞不是沒有想過去找,可是要去哪裏找呢?在這裏這麼久了,那個女人從來沒有說過她從哪裏。她這不說,她也就不好意思再問了。現在這個時候後悔,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到底是怎麼到家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回來了。呵呵,瞬間移動嗎?看着這熟悉的環境,我也放棄了。看來,我註定是逃不過的。只要有他宮宇在,我就不得不小心了。我想要的,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

“夏天,記住了,你和孩子,都是我的,知道嗎?現在,就在家裏好好的吧,其他的不用你擔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當然了,如果你要再想着和別人結婚的話,那麼,我就不是這麼好說了,知道了嗎?老婆。”

宮宇直接將我摟在懷裏,柔聲說道。只是那溫柔的話語裏,卻有着赤果果的威脅。

好吧好吧,弱者只有被欺負的份。現在的我,是徹底的沒有選擇了。沒辦法,誰讓我有個鬼夫呢,哎……

“老婆,你倒是說句話啊?”

“……”

“老婆,老公在跟你說話呢,你聽到了嗎?”

“……”

“老婆,你要是再敢和別的男人亂來的話,我就要那個人死。”

“知道啦知道啦,你是鬼,你老大,小的不敢了,以後萬事小心。”

我怒,這個男人是不得到肯定答案誓不罷休啊。

鬼夫來襲,請小心啊。不然下一個,就倒黴了。這本書,到此就結束啦。真的非常感謝寶貝兒們的支持,能陪不乖走到最後。

尤其是夕曦寶貝,從從《鬼宅新娘》一直到《鬼夫來襲請小心》,一直在支持着不乖,非常感謝。

感謝所有寶貝兒的支持。

關於新書,下一本還是一如既往的驚悚,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自從我進入這所大學,總是黴運不斷。

走在宿舍樓下,被樓上不知誰潑下一桶水。

走在操場上,會被莫名物體砸中腦袋。

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會掉進下水道。

上個廁所,門會自動反瑣。

總之,沒有最黴,只有更黴。

我知道,這都是人爲的。屁顛顛的想,她們一定是羨慕妒忌我的美貌,故意設陷阱陷害我。

今天是我從醫院歸來後,過的最安穩的一天。

前幾天,從教學樓三樓下來時,粗心大意的我在半道踩了只香蕉皮,從三樓滾下二樓,進醫院住了幾天。

卻沒想,晚上我醒過來時,雙手被困,嘴巴被堵,被人往山洞裏推下去。

我一直往下滾,咚的一聲終於停下。手肘,膝蓋好幾個地方被石頭磕到,血往外淌。

我忍痛站起來解開繩子,心想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

山洞內很冷,陰森森的冒着寒氣。擡頭望洞頂,毛月亮從洞口滲入。

正好我看到剛纔將我攔在半道的是一副棺材。

棺材,真是一副棺材。

我見到棺材,心裏咯噔一下,慌亂後退,撒腿就跑。

我認出來了,這是學校後山的荒墓,滾下來的地方是盜洞。

跑了幾步,黑暗中大石塊將我摔到地上,終於忍受不住,我趴在地上哭了。

背後,有細小的聲音傳來。

我回頭,望見棺材蓋自動打開。裏面冒出一團團白霧,那霧氣至陰至寒,山洞裏氣溫迅速下降。

很冷,我受不了如此陰冷的氣溫,身子捲成一團坐在碎石上,手背把眼角的淚抹乾。

突然,想起什麼。

我朝棺材跪下,磕了三個響頭,磕在碎石堆上,能感覺額頭上的刺痛。

我顫抖雙手合攏,哭喪着臉:“小幽被奸人所害,衝撞了大人您。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我把,我知道錯了,逢年過節我一定會爲您燒紙錢。”

金光穿透白霧從棺材裏射出,一瞬間,偌大山洞裏金光四溢,光耀璀璨。

棺材邊緣,一隻白皙節骨分明的手伸出,慘白如紙。

我看見大拇指帶着祖母綠的大扳指。扳指的形狀和花雕並不像近代。

鬼!

是鬼手!

我身子抖得更厲害,四處張望,想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古墓很大,卻沒有一個供我躲藏的地方。

俊逸古裝男子從棺材裏站起,他踏出棺材,刀削般的臉沒有血色,俊美異常。薄脣如血般妖異,穿着黑色浮雲龍袍,袖口,腰間,領子都繡着五彩流雲。

他踏着龍靴一步步朝我走來,他每走一步,我往後退一步。

我牙齒打顫,聲音顫抖的很厲害:“別……別過來,求求你別過來。”

他像是聽不見,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我。猶如睥睨天下的君主。

那雙眼睛,漆黑如墨,透着探究和幽怨,陰陰惻惻的窺視我。

半響後,他伸出白皙冰冷的手,遞到我面前。

我擡頭看他,第一直覺,他想掐我脖子弄死我。吸乾我的精氣,我緊張的倒退了幾步。

豈料,他冰冷的手觸碰到我頭頂的傷口,一道凌光落下,我頭上受傷的地方,傷痕奇蹟般的好了。

他聲音淒冷動聽,冷冷的蠱惑我的心緒。似由心而發:“阿幽?”

霎間,我擡頭睜大眼睛看他。

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內心驚濤駭浪,不停翻滾。“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聽到我的回答,他嘴角漾起一抹笑容,很美,美就像曼陀羅花,透着糜爛和死亡,明知道有毒,卻又讓人忍不住的靠近。

許久過後,他說:“阿幽,我終於等到你了。”縹緲的聲音,就像他等待了千年之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