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浩劫之中,八兩叔的其他分身都已經完全的隕落,只剩下他的本尊和一道殘魂,最後八兩叔被迫將自己的本源之體,也就是後來的青體分出來交予了這一道殘魂,才讓這道殘魂得意轉世,便是後來的楊家的小少爺楊洪。而八兩叔封印了自己的記憶,在楊家看門,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成爲鬼王,這些都是封印自己力量之後的記憶,不過現在都已經完全的甦醒。

“走吧!”

我點點頭,八兩叔一掌破開了整個空間,跟在八兩叔的身後我沒有絲毫的壓力,因爲越是這樣我越覺得自己進入天界之後勝算多了一分。

而此刻八兩叔卻是臉色一沉。

“不好,那魔頭吞噬了原始天魔的力量現在已經喚醒了魔域十將!”

八兩叔話音剛落,奶奶便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魔女回家吧 “八兩,森兒,五皇,速速跟着我的空間回到土門村!計劃有變!”

(本章完) 聽到奶奶的聲音,我心中一顫,難道真如八兩叔說的那樣,原始天魔的魔氣被吞噬,那一半的青體現如今化作了世間最大的魔頭?

“走!”

奶奶的空間瞬間包裹住了我的幾人,眨眼之便消失在了這片屍氣森森之地。

回到土門村的時候,各大高手都已經返回了。

我一步便踏上了那大陣的中心。

我站在大陣中心的瞬間,身體之中的符文便瞬間飛出,纏繞在大陣中心,我所站在的圓形臺子,就是一個大祭壇,隨着無數的楊家高手開始進入陣眼之中,整個大陣越發的顯現出了他的鋒芒。

爺爺站在我的身邊道:“森兒,開始融合八大古咒,徹底的開啓陰間公寓之內的大陣,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點點頭。

滅了屍族,我已經感知到了古咒的力量。

而且我已經開始嘗試融合八大古咒。

以輪迴古咒爲中心,在我的識海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古咒祭壇,而其餘的七大古咒飛旋在祭壇的周圍。

我一步步走入大圓祭臺的中心。

當我站在中心的瞬間,在我的腳下空葬之棺早已看不清原來的樣子,而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晶棺材一般,此刻我就站在空葬之棺的頂部,體內的古咒瞬間奔涌而出,化作了一道道的符文鎖鏈沒入了這口水晶棺材之中。

隨即因果古咒飛出我的眉心,因果循環,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開始纏繞着整個圓形的大祭臺。

因果古咒此刻就如一條巨龍一般纏繞着整個祭壇,於此同時善惡古咒、靈魂古咒、劇毒古咒相繼飛出,將整個圓形的祭臺完全的包裹住。

一時之間我幾乎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自己識海之中輪迴古咒所化的祭臺發出了一股股耀眼的光芒的。

我宇內清明,最後我纔將統御古咒放出,當統御古咒放出的瞬間,整個土門村的空間都開始顫慄起來。

在我眼前那無數的修者都開始跪地祭拜,十分的虔誠,此刻猶如我就是他們心中的信仰一般。

就連小蝶都在我不遠處的銀白色的大陣之中一臉激動的望着我。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同時在這股壓力之下我也感知到了隨即而來的力量,輪迴古咒瞬間轟隆一聲,從我的眉心飛出,當輪迴古咒飛出的瞬間,我眼前的空間瞬間變成了一片銀白色的世界,有無數的高山河流,無數的天地萬象。

甚至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就是一方世界,一片乾坤。

許久之後我纔回到了現實,一陣劇烈的顫抖讓我清醒。

此刻大陣之中鼠仙人、奶奶、爺爺、八兩叔等人都是瞬間踏空而起,站在虛空,雙手不斷打出,層層掌影之間有着無盡的力量鎖鏈匯聚成一直虛空大手直接破開了陰間公寓的大陣,整個土門村數千年來的古陣在這一刻陡然碎裂。

我清晰的看到了土門村之外的世界,在距離土門村不遠的虛空之中,一團黑色的魔雲,這片魔雲猶如一座山。



始魔山!

那一刻我心中猛地一顫。

難道那一半青體所化的魔體真的將原始天魔的力量完全吞噬了?

這一刻我瞬間收斂了自己的氣勢,無數的符文瞬間開始朝着我的身軀之中飛入,整個身軀之中更是有着無數的符文閃爍,條條古咒鏈條此刻練成了一片,我腳下的空葬之棺更是開始發出了一股耀眼的光芒。

我的夫人是鳳凰 突然之間整個土門村完全的消失在了幾人的面前,當然我依舊能夠清晰的看到土門村,只是此刻的土門村外的結界已經化作了由無數符文組成的一扇扇的空間。

我一步踏出,站在大陣之上。

眼前那座元始魔山之中突然飛出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我用因果古咒喚醒的楊洪,但是這一刻任何人一眼都能看出此楊洪非彼楊洪,因爲我眼前的楊洪已經完全不是之前那個楊洪,因爲他的身軀之中生出了層層魔甲,頭頂更是生出了兩個詭異的頭顱,這兩個頭顱都是他的樣子,不過一個血紅,一個慘白,看着尤爲的滲人。

“楊洪現在已經徹底魔化,而且他吞噬了原始魔山,早已經不是原來那個楊洪的力量,恐怕就算是當初的原始天魔甦醒也不及他的力量。”

就在楊洪一動的瞬間,他身後整個半天邊都魔氣滾滾,無數的魔雷閃爍,將周圍的山峯和大河完全的轟的粉碎,化作一團。

不過幸虧在此刻在我的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樹林這一片地區早已退更換林多時了,所以根本沒有任何人。

“大家退,森兒開啓大陣結界,我們隱藏進入結界之中,楊洪現如今想要直接等天門,恐怕會引動天界之門的動盪,現在我們還不宜出面!”

爺爺的聲音響起,頓時我們幾人飛快的後退,我一把抱住小蝶,退後了結界之中,在結界之中我一眼便能看大站在不遠處揹着一盞素琴的柳素衣,柳素衣安靜的站在那裏,看着我,一言不發。

萬龍戰尊 而此刻北踏空而起,站在大陣的半空之中,他的雙手之中出現了一道神祕的力量,剎那之間那無數在陣眼之中的高手紛紛的飛出了陣眼,盤膝坐在大陣之中,觀看着不遠處那一座元始魔山。

“爺爺,楊洪能夠度過命劫,登上天門嗎?”

爺爺點點頭,一臉平靜的道:“楊洪是個聰明人,而且那一半青體化魔已經擁有了天界的記憶,在加上一個楊洪的肉身,更有原始天魔最原始的力量都被他吞噬了,有着元始魔山作爲護身的鎧甲,楊洪恐怕此舉能夠成功,而且他之所以要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引動命劫,就是想要藉助土門村的大陣來化解命劫所帶給他的毀滅之力。”

“那這樣的話,會不會引動天界之中的高手下界來!”

畢竟現在大陣還沒有真正的準備好,而且大陣之中無數的陣眼都需要天君高手來填,絕非易事。

“會,一定會!”

聽了爺爺的話,奶奶突然笑了一聲,然後緩緩道:“現在我們什麼也不用做,只等着楊洪引動命劫,這樣天界必然會排出大人物下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

漁翁得利,直接帶動我們這裏但凡君子號高手一起突破命劫,到那時候,便是我們真正反擊的時候!”

我點點頭,其實在奶奶說出來的時候我也已經想到了,只是這個想法太冒險了,畢竟要一個人犧牲爲代價。

看着那站在滾滾魔氣之上的楊洪,我突然看了一眼站在身邊的爺爺奶奶,不會這一切也是之前就有所設計的吧,當日奶奶明明可以滅了那原始天魔的殘體,但是卻並沒有下死手,只是封印。

這說明什麼?

就在我思考之間,一聲佛號響起。

慕先生的小女僕 不遠處的天空一聲鳥鳴和醫生佛號同時落下。

是陽阡陌和羽神。

此刻可以說真正四域之中可以利用到的高手現已經完全的在我陰間公寓之中。

轟隆!

就在陽阡陌和羽神進入陰間公寓之中的剎那,天空瞬間一聲驚雷。

剎那之間滾滾雷霆降落而下。

第一個出現是雷霆天君。

奶奶告訴我雷霆天君當年不過只是一個掌管下雨打雷的雷公,如今竟然晉升到了天君,不過這次只要他敢下界,必要他命。

這句話還被奶奶說中。

楊洪站在那滾滾魔氣之中,面對那傾天之雷,絲毫不懼,就算是面對毀滅之類,元始魔山也是在那雷電之中巋然不動。

元始魔山乃是上古之物,豈是這些小小天君能夠破壞的,就算如今降落凡塵多年未受到天界之氣的洗禮,但是上古之物就是上古之物,其本質的力量不會改變。

哈哈哈哈!

楊洪突然大笑一聲,站在元始魔山之中,伸手從自己的身上扯出了一塊骨頭,這塊骨頭一扯出來,整個空間都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元始魔山就如一條被壓迫太久的巨龍瘋狂的嘶吼起來。

“天君?就算是聖君來了又如何,吾乃是天地之間最強大的魔,小小劫雷,找死!”

聲落我便看到那楊洪手持自己的骨頭,對着那天空瘋狂的射去。

嗡!

在滾滾雷電之中,一個悶響聲特別的大。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楊洪此刻自己身上的一塊骨頭竟然直接將那滾滾雷電所形成的天界結界破開了。

轟隆!

就在那悶響聲落的瞬間,那滾滾的雷電飛快的朝着那空間匯聚而去,電閃雷鳴之間滾滾蒼穹。

一時之間我看到那原本只有拳頭大小的孔洞突然之間放大。

噗!

滾滾雷電之間,瞬間出現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將那之前帶着滾滾魔氣的骨頭砰然碎開。

楊洪站在那裏,突然噗的一口魔血噴出。

“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天界的防禦,簡直不堪一擊呀!”

楊洪突然身子一閃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已經化作一道光芒直接沒入了元始魔山之中,這一刻我眼前的整片空間都轟隆一聲炸響,滾滾魔雷之中,一個渾身烏黑鎧甲的男子走出,這個男子渾身魔甲,頭顱高聳,雙手之間一杆魔矛,直刺蒼穹!

(本章完) 我的眼前,剎那之間只看到那漫天的魔氣將整個空間覆蓋。

滾滾魔氣之中走出的楊洪,完全就是一代天地魔神,勢不可擋。

雷霆天君那隻雷霆所凝結的大手,被那沖天而起的魔矛剎那之間洞穿,一時之間滾滾的雷霆匯聚在漫天的魔氣之中,竟然被楊洪伸手之間抓入了自己的手心,沒入了他那烏黑色的魔甲之中。

“反了!”

“竟敢褻瀆天威,受死!”

那被一骨破開的天界結界之中出現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蒼老古樸,就如當初我聽到的命劫天君的聲音極爲的相似。

但是此刻不是命劫天君,而是雷霆天君,掌管毀滅天雷的雷霆天君。

就在雷霆天君一步踏出那天界結界的時候,我清晰的感知到以雷霆天君爲中心,四周都是滾滾的天雷,滾滾雷霆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雷霆天君便站在那雷霆漩渦之中。

一步踏出,渾身雷霆之勢冠絕天地,特別是那雙眼睛,似乎看到哪裏,哪裏就會變成一片雷霆的海洋一般。

“天威?什麼是天威?在吾的面前,老子就是天!”

楊洪此刻早已完全的化作了天地大魔,一步便已經站在了那滾滾的雷霆面前,雷霆與魔氣長河相遇,轟隆悶響不斷,一見面沒有任何的花哨,楊洪已經和雷霆天君交手。

手中魔矛此時猶如是殺天罰地的利器,在出手的瞬間毀滅天地!

雷霆天君不逞多讓,出手之間滾滾雷霆化作了雷霆大手朝着那魔矛抓去。

轟隆!

一聲炸響,將那原本就已經被破開的結界又一次炸開。

我心中不免感覺到自己看到了天界的光芒,似乎在天界也有着和人間一樣的太陽,只是光芒閃爍之間有些耀目的金色的光芒。

雷霆奔騰之間,楊洪大吼連連,在這片雷霆之海之中,雷霆天君似乎也遇到了大麻煩那便是隨着天界結界的不斷擴大,楊洪的身體已經開始不斷的朝着結界洞口逼近。

因爲有着雷霆天君在鎮守結界,所以天界之門根本就不可能到來。

“哈哈!”

楊洪突然大笑一聲,一舉手上的魔矛,瞬間他的身體化作了十來個一模一樣的楊洪,個個都手持魔矛。

殺!

一聲怒喝,楊洪此刻渾身鎧甲化作了魔氣長龍衝破那滾滾的雷霆,直接的朝着雷霆天君而去。

雷霆天君站在那裏,身軀一顫。

“震!”

雷霆天君突然仰天長嘯。

轟轟轟轟!

聲落楊洪那幾乎是閃電般靠攏的十幾道身影瞬間化作了滾滾的魔氣,但是這一刻楊洪的真身已經站在了雷霆天君的身前一米。

嗤噗!

手上的魔矛陡然射出

,強大的力道幾乎是在剎那之間便直接洞穿了雷霆天君的胸口。

哧啦,哧啦……

一陣陣的雷電閃爍之聲,滾滾的雷電轟鳴。

“你這個卑微的東西,竟然能夠真的傷到我,我要你死!”

“卑微?哈哈哈,到現在你還看不清現實,那我只有將你的脖子直接切開了!”

楊洪冷哼一聲,在虛空之中身子幾乎是一閃便消失了,等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雷霆天君的面前,那衝出的魔矛剎那之間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手掌,這隻手掌一出,更是剎那之間便直接將雷霆天君抓在了手中,那巨大的魔掌周圍滾滾雷霆閃爍,但此刻的楊洪絲毫不在乎。

“垃圾!”

楊洪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那巨手就是猛地一捏。

嗡的一聲悶響,被楊洪捏在手上的雷霆天君便直接的化作了碎片,滾滾的雷霆海洋瘋狂的炸響,無數的光芒閃爍之間,我便看到楊洪的身子就要直接進入了那天界的結界。

轟!

“無知!”

一個略微熟悉的聲音出現了,此刻從那結界空間之中走出的不是別人正是命劫天君,不過跟在他身邊的還有雷雨天君和風潮天君。

隨着那天界結界之中一個個人走出,奶奶便在一邊爲我解釋。

看來一定是楊洪的出手驚動了整個天界,而此刻的天界正在商量對付我們的策略,故而一開始才只是讓雷霆天君來處理,但是很顯然雷霆天君在楊洪的面前,不堪一擊,而且我一開始就看出來了楊洪每次都有留手,進可攻退可守。

“命劫天君、風潮天君、雷雨天君。不錯一次出來三位天君的真身,不過你們在我的面前也不過只是螻蟻,如今我就要破開命局,打開屬於自己的時代,魔的時代,天下爲魔我爲神,哈哈哈!”

楊洪站在虛空,腳下滾滾魔氣化作了各種神話之中才有的圖形。

命劫天君並沒有直接回答楊洪的問題,而是四處看看,似乎有着符文結界,繞算是命劫天君也不能察覺到我們的存在。

但是爺爺馬上告訴我,陰間公寓的符文結界雖然能夠矇蔽這些天君高手,但是維持的時間不長,可能馬上這個結界就會顯現出來,到時候命劫天君三人便能察覺到我們的情況。

所以這一刻爺爺已經開始調動自己渾身的力量,一有機會便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一爲報仇,二爲衆生!

自然我們幾人也是隨時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見到天君還不求饒,若是你能歸順我天界,或許我可以看在你修爲不易網開一面,將你推薦給聖君大人,否則你會死得很慘很慘!”

楊洪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

就在命劫天君一動的瞬間,楊洪出手了。

手上的魔矛就

如是長了眼睛一般,在楊洪一動的瞬間,華族了一條魔氣凝聚而成的巨龍朝着眼前的楊洪衝去,但是此刻的楊洪身子卻是突然的停了下來,整個身軀突然化作了一座巨大的山脈,直接將三人困在了元始魔山之中。

滾滾的魔氣不斷的進入三人的識海之中。

“看來那一半青體不但具有強有力的思維特徵,還有如此強大的操作能力,如果要是敵人的話,我們還的確是那以將他又一次的封印。”

但是從楊洪的話中我就聽的出來,眼前的楊洪不是對手但也不是朋友。

或者說他和我們的目的一樣,都是想要改變天地規則,徹底擺脫天命的束縛,但是他是要一代天地之間的魔主,而我們不是。

“想要用元始魔山困住我們?休想!”

“天地祕術,破封!”

命劫天君突然運用了天地祕術,在他的世界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命劫,而此刻天界結界已經打開,又沒有天字門的束縛,故而此時此刻的天地祕術威力極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