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大的力量?這是輪迴的力量?有兩名輪迴境的高手正在結界外面打鬥着,而且已經波及到了這裏?”牧童驚聲叫道,眼中充滿了震驚地神色。

夏雨青環顧四周一圈後,驚訝的發現周圍的白濛濛的空間似乎正在緩緩上升着,不由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哈哈!好好!本來以爲只有利用趙小川的輪迴之力,纔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沒想到這外面的戰鬥竟然可以影響到這裏?這正是太妙了!”

夏雨青剛這樣想完,頭頂白濛濛的空間碎裂,一股巨大的黃泉水傾盆而下,兜頭向着夏雨青澆來。

夏雨青不避不閃,反而深吸一口氣,然後身影一晃向着黃泉奔去。

牧童看到夏雨青的舉動後,立刻知道她想要做什麼,自然不能讓她如意。

他身影一晃,捨棄了坐下黃牛,躍身一把抓住了夏雨青的腳腕。

“放手!”夏雨青感受到腳腕上傳來的大力,立刻怒道。

牧童冷笑道:“夏雨青,你攪合了半天留下一灘爛攤子想做什麼?讓我幫你擦屁股麼?別癡心妄想,乖乖留下來吧!”

“你。。”夏雨青氣極,踹了牧童幾腳,都被牧童躲避了過去。

隨即夏雨青深吸一口氣,一股寒氣從他的腳腕處蔓延開來,將牧童的身體染上了一層寒霜。

“該死的,你快點放手!不然在這麼下去,你非魂飛魄散不可!”

“魂飛魄散我也不會放手!自己做的孽自己償還吧!”

夏雨青聽到牧童最後一句話,神情不由一愣,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兩道方圓幾十丈的黑霧手爪從下方飛來,兩隻大手掌在空中狠狠一合,將兩人包裹了起來。

夏雨青眼前瞬間黑暗,明白過來牧童話的含義,想要反抗,卻感覺自己腦中一陣眩暈,失去了知覺,而牧童也同樣如此。

黑色的巨爪慢慢收回,居然進入到了趙小川的身體中,而趙小川漂浮在空中,閉着眼睛像是死了一般。

猛然間一股黑氣構成的黑羽將他整個身體包裹起來,像是一個大球靜靜地飄浮在空中,而周圍的空間卻依然在坍塌這。 吳承傑終究還是承受不住秦穆然的審問,他招了!

身體的疼痛,他可以忍受,但是靈魂傳來的疼痛,卻是讓他招架不住。

「現在肯說了?」

秦穆然嘴角上揚,饒有趣味地看著地上的吳承傑,道。

「我……我說。」

吳承傑有些虛弱地說道。

「行!我倒要聽聽你怎麼說。」

秦穆然暫停了折磨吳承傑,將已經翻倒的沙發重新翻了過來,坐在沙發上看著吳承傑,道。

「蔣仁傑手中有著組織讓他針對夏國人研發出來的細胞藥液,這一次,我們就是要來取回細胞藥液。」

吳承傑喘息著,緩緩地說道。

「細胞藥液?他的作用是什麼?」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

「沾染了細胞藥液能夠迅速的毀滅人體內的細胞再生,加速細胞老化,幾乎在幾個小時內就能夠殺死人。至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吳承傑將自己知道的如實地說給了秦穆然。

他沒有騙秦穆然,也沒有故意誇大,他只是如實地轉述。

他不敢再欺瞞秦穆然,生怕秦穆然感覺到自己的欺騙,再對他實施酷刑。

「好狠的藥液啊!」

秦穆然本身就是個醫生,自然知道這種藥液若是流傳出去將會造成的危害。

若是針對器官什麼的,還有辦法能夠延遲,可是這個針對細胞,根本無從下手,就算是秦穆然這個實力已經超過夏國三大名醫的人,也沒有辦法。

「藥液呢?」

秦穆然看著吳承傑接著問道。

「蔣仁傑帶著藥液跑了。」

吳承傑喘著粗氣道。

「混蛋!」

秦穆然啐了一口。

若是這個細胞藥液被吳承傑給拿到了,現在他們就能夠將其毀滅,避免造成危害。

但是吳承傑竟然沒有拿到,細胞藥液還在蔣仁傑的手中,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現在蔣仁傑的妻子和兒子都已經死了,蔣仁傑幾乎已經喪失了理智,若是他懷著仇恨的心理,將這細胞藥液擴散出去,到時候…….想到這裡,秦穆然不敢再細想下去。

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

「蔣局,這人我就交給你了,給他治療下,死不了!我去追蔣仁傑!」

秦穆然知道,早點抓到蔣仁傑,風險就少一分。

「秦將軍,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蔣有為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跟你去方便點!」

蔣有為又補充了一句。

「好!」

秦穆然想了想,自己的冊封書還沒有發下去,身份並沒有蔣有為的有用,帶上他其實能夠更加方便點。

「你們將他押回局裡,我跟秦將軍接著去追蔣仁傑!」

蔣有為對著身後的幾名巡捕囑咐了一聲后,便是和秦穆然順著蔣仁傑剛剛逃竄的地方趕了過去。

蔣仁傑家的別墅後面是一片山林,蔣有為開著車,帶著秦穆然一路向前駛去。

蔣仁傑沒有車,全靠步行,這麼長時間,他能夠隱藏的地方不會超過方圓三公里,而為了躲避,最好的方法就是潛入這片山林之中。

「秦將軍,你就這麼判定他躲在山林之中?」

蔣有為看了看周圍,全是高密的林子,連個人影都沒見到,頓時有些懷疑地看向他。

「嗯!除了山林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躲。」

秦穆然點點頭。

「他殺了人,手上有槍,身上還有血,去人多的地方必然會被巡捕圍堵,只有這裡的山林可以讓他躲藏,等過了這段風聲,他就可以繼續出來。」

秦穆然太了解犯罪者的心理了。

此時,只有躲在山林里才是唯一的選擇。

時值新年,巡捕房的人手不夠,不可能大規模的尋找他,山高林密,人煙稀少,正適合他躲藏。

「那我們怎麼才能找到他呢?這不亞於大海撈針啊!」

蔣有為不解地問道。

「山人自有妙計,放心吧!他跑不掉!」

秦穆然笑了笑。

他可是化勁之境的大能,勁氣外放,神識散開,周圍的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之下。

而在感知的反饋中,秦穆然已經感覺到了蔣仁傑所在的方向。

要不是蔣有為在,秦穆然恐怕早就已經飛到了蔣仁傑的身邊了。

蔣有為見秦穆然如此神秘,但是出於對秦穆然的相信,他只能夠坐在車上,看著秦穆然開著車。

蔣仁傑已經跑了一路了,這麼長時間,擔心吳承傑他們追上來,蔣仁傑憑藉著意志力一路狂奔,總算是停下來休息了。

喘息著,擦著臉上的汗水和血水,他大口地喘著氣。

妻子和兒子的死亡,讓這個成名已久的專家教授成為了殺人者。

蔣仁傑倚在一顆大樹上面,慢慢坐下來。

他緩緩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研發出的那瓶綠油油的細胞藥液,目光中閃過一絲不忍。

不過,很快,這絲憐憫便是被他心中那縷復仇的焰火點燃!

「轟隆隆!」

突然,耳邊傳來了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

卻是秦穆然帶著蔣有為已經來到了蔣仁傑的附近。

剎那,蔣仁傑精神一緊,找到一個草叢,匍匐了起來,同時輕輕扒開葉子,偷偷觀察著來人。

秦穆然將車開到蔣仁傑停息的附近以後,便是停下車來。

蔣有為並不知道秦穆然為什麼會突然停下,可是看了看四周,不是樹木就是草叢,頓時疑惑了。

「秦將軍,你怎麼停下了?」

蔣有為看著秦穆然問道。

「到了!」

秦穆然淡淡說道。

「到了?蔣仁傑躲在這裡?」

蔣有為看著鳥不拉屎的四周,懵了。

「嗯!」

秦穆然點點頭。

「秦將軍,這時候就別開玩笑了,這裡怎麼可能!」

蔣有為第一次有些懷疑。

「怎麼不可能。」

秦穆然笑了笑,並不急著解釋。

「你看好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蔣有為見秦穆然都下去了,自己也是將信將疑地走下車。

「這周圍陰森森的,秦將軍,你別逗我啊!」

一陣風吹來,蔣有為下意識哆嗦了一聲。

「出來吧,蔣仁傑,我知道你在這裡!」

秦穆然並沒有理會蔣有為,而是朝著前方蔣仁傑躲藏的位置,喊了一聲。

蔣仁傑心中一驚,但是他卻是認為秦穆然這是在炸他出來,蹲在原地,不動如山。 渾濁的黃泉水從空間裂縫中滲透而出,傾瀉而下,原本白濛濛的空間已經消失不見。

牧童和夏雨青被巨爪拉入趙小川身體後,構成的黑色大球緩緩地飄動着在空間中。

直到結界頂部出現一個黑色的空間黑洞,黑色大球空中一晃,直直地向着空中飛去。

“那張臉不是小川的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諸葛第一退場,蘭天和神祕人物對持,鬼娃娃保護黑色球體,場面亂作一團,而正當這時,郝大寶猛然驚叫一聲。

所有人轉頭,看到黑色球體上顯現出來的那張熟悉的面孔,不由神情一呆。

“怎麼可能?那張臉怎麼會是趙小川?媽媽呢?媽媽在什麼地方?”鬼娃娃震驚地看着身後黑色球體上的面孔,喃喃自語道。

王燁也皺着眉頭看着黑色球體,心中充滿驚訝,但很快他便注意到了鬼娃娃的神情不對勁,頓時臉色大變,向着鬼娃娃飛去。

“爲什麼?爲什麼?媽媽,媽媽爲什麼不在?爲什麼是趙小川?難道說媽媽失敗了麼?”

鬼娃娃爲了救出自己的母親,做了很多的部署。

七葉還魂草,寒衣節,還有一個以葬送全體學生爲代價的遊戲就是爲了再見媽媽一面。

然而此刻卻變成了這樣,這實在是讓他難以接受!

“都是蘭天和諸葛第一!如果不是他們,計劃不會出錯,我也一定會再次看到媽媽的!”

鬼娃娃的餘光看到驚疑不定的蘭天,心中冒出一團火氣,爆喝一聲後,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蘭天看着鬼娃娃陰冷的眸子,心中升起一絲寒氣,隨即便看到鬼娃娃消失,立刻額頭上的鬼臉圖案蠕動起來,身上噴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

“轟!”

蘭天的拳頭和鬼娃娃的拳頭猛然間再空中撞擊,形成巨大的聲浪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所有人從趙小川面孔的震驚中反應過來了,但立即又將目光投向了兩人。

蘭天不愧是是貴族學校的校長,實力深不可測!

兩人的拳頭相撞後,兩人的身影只是在空中停格了兩秒便分出了勝負!

鬼娃娃口中吐着綠色的血液像是一顆炮彈橫飛了出去,而蘭天則深呼吸,收拳,臉上一副平淡的表情。

趕來的王燁接住了鬼娃娃,但卻受不了鬼娃娃身上帶來的強大沖擊力,立刻連着鬼娃娃撞在旁邊一快巨大的岩石上。

岩石化爲碎石,渾身狼狽的王燁抱着神智有些混亂,口中不斷念着“媽媽”的鬼娃娃狠狠地瞪着蘭天。

“蘭天,我要你死!”

洪大的聲音響徹破碎的空間,之前明顯和鬼娃娃有着淵源的紅毛巨爪大聲吼道。

同時怒吼間,巨大的紅毛手爪抓向蘭天!

“哼!以爲自己是輪迴者就已經無法無天了麼?別忘了!現在的我也是輪迴者,我也有輪迴之力!”蘭天看到紅色手爪襲來,冷笑一聲,身後巨大的鬼臉發出一陣滲人的笑聲。

隨即蘭天雙手結印,在空中一按,一個直徑兩丈,完全由黑色符文構成的八卦圖出現在空中。

緊接着在八卦中出現一隻和紅毛巨爪同樣大小的白骨手爪和襲來的紅毛巨爪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轟隆隆~”

兩隻巨爪在空中相互角力着,巨爪輕微的顫抖帶動空間的震動,發出陣陣如同雷鳴般的響聲。

所有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不由驚呼出聲。

“這哪裏是御鬼士?簡直就是兩位天神在戰鬥啊!實在是太恐怖了!”

“恐怖這個詞已經形容不了兩人的強大!這兩人舉手投足間就可以毀滅這裏啊!”

“毀滅這裏?該死的,我們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中,之前的黃泉是個圈套,再待在這裏我們會死的!”

“說的沒錯!我們必須找到這裏的出口,必須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人們看到兩人的強大,心中的貪婪頓時煙消雲散,並且反應過來現在只有逃跑是最主要的事情!

因此在愣神之後,所有人開始向着來時的路快速返回,甚至於有些人根本不管自己勢力中的傷員向着四周逃散,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他們清楚地知道這種大戰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了,不僅如此,他們若是不小心很有可能搭上自己的生命。

就當兩人大戰,衆人逃竄時,卻還有幾個勢力的人馬在關注着河牀上的黑色球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