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眼一看是兩具摟抱很緊的屍體,赫然是太婆和那個憨厚的司機!

女上男下,必有凶煞!

(本章完) 看到這種情況,我禁不住朝前走了兩步,兩具屍體像是被什麼東西粘住了一樣,三位民警合力還是很費勁才能把他們搬到岸上。

按理說,屍體在水裏應該有浮力,體重可以減輕不少,但太婆和司機兩人的卻像是被什麼力量牽制着。

看着死去的太婆,我心裏五味雜全,有些心痛的傷感。

“離這麼近,看什麼看?”

高警官對我呵斥一聲,隨後對跟過來的民警說道:“把他給我拉到一邊。”

我自覺的往後退了退,總感覺這一定有問題,起先,斷頭河水一直是滾滾向東流動,而現在我們在的位置卻是古河村外西南面,也就是古河村的上游位置,太婆和黑白兩位老人在斷河橋大戰,就算是死,那麼屍體也應該順流而下,不可能是逆流而上!

其二,這事兒我總感覺異常的蹊蹺,那就是爲何太婆會和這個司機死死糾纏在一起,黑白兩個老頭去了哪裏?

他們死亡成男女陰陽,環抱彼此,凶煞必當環繞其中!

我掃視整個斷頭河水,現在河面卻平靜無比。

李佳一和那兩位道士走了過來,看着地上兩位粘在一起的屍體,以及平靜的河水,眉頭皺了起來。

其中一個道士走過來,仔細查看了下地上的兩具屍體“陰屍環抱,必有禍患!”

李佳一也看出了一絲門道來,畢竟他也是陰陽世家之後,擡頭看着遠處的黑暗,心裏抽了一下:“看來古河村不是一般的兇險。”

民警們掰扯了幾下,根本就弄不開,心裏也泛起了嘀咕。

“這兩個人應該是殉情吧?”

一位年輕的民警開口說道。

“屁話,你能找這麼老的太婆?”

高警官一頭的霧水,心裏煩躁的很,大半夜的被領導抽調來這裏值班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沒想到剛出來就遇見這檔子事兒,他最近對這個古河村不是一般的瞭解,大街小巷都在聊這樣的話題,他不想知道都難。

那位說話的民警嘖嘖兩聲,也就不再插話。

高警官把頭轉向了兩位道

士“大師,你們怎麼看?”

“趕緊把他們弄走!”

兩位道士對視一眼之後,在李佳一耳邊輕聲說道:“少爺,此地多凶煞,你還是早些離開爲好。”

李佳一經歷過殯儀館的事兒之後,狂傲消減了一些,點點頭,指着我說道:“諾,就是這個人,把老師和我差點害死!”

兩位道士斜視我一眼,眼睛裏暴露出兇光“不要緊,我們會慢慢整死他!”

我看到兩位民警吃力的搬弄這兩具屍體,我眉頭皺了皺“得把他們分開才行!”

“你懂個屁!”

李佳一惡狠狠的看着我“你小子給我滾一邊去,知道他們是誰不?縣裏有名的玄門高人!”他側頭對高警官說道:“這傢伙半夜三更出現這裏,一定有所企圖,說不定就是害死這兩個人的真兇,高警官還是帶回去好好審問的好!”

“李佳一,你說話注意點!”

我目瞪着李佳一,剛想對高警官解釋什麼,還沒開口一雙銀色的手銬就帶手上了。

“老實點!”

高警官伸手把我推向兩名民警“帶回局裏好好給我審,不懷疑他都不行!”

這次過來的兩位便衣還算是好一點,過來沒難爲我,挎着我的胳膊走到一旁“走吧,現在是非常時期,從凌晨開始這裏一片區域就全部封禁了,一個人也別想進去,沒想到你倒是往槍口上撞,這也是沒轍了。”

我趕緊開口說道:“你們把那兩位屍體分開吧,不然真會出禍事!”

“這你就別操心了,看到沒人家陰陽世家的李公子還有那兩位道士都沒開口說話,你就別插一槓子了,跟我們回局裏好生待着吧。”兩位便衣民警搖着頭說道。

“他們都是瞎子!”

我嘆口氣說道,不過在我扭頭之後,看到那兩位道士已經撒着靈符對着兩具屍體開始作法,心裏纔算是緩和一些。

不過他們兩人還是沒分開這兩具屍體,我忍不住對他們喊道:“用黑布矇住他們眼睛,柳條敲打他們下半身,必然能分開。”

“滾犢子,就尼瑪知道

的多。”

李佳一對我叫罵起來,後面那兩位道士也是對我不忿的說道:“不懂裝懂,高警官,你們先走,留下兩位民警幫我們,一會兒派車過來把屍體拉走就行。”

“一會兒,你們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心裏更加的不爽,好端端提醒還被人罵,這心裏就別提多特麼憋屈了。

高警官應了聲,帶着李佳一幾人快步走了過來,掃了我一眼“別廢話了,趕緊走!”

李佳一伸手過來推了我一把“小子,你攤上命案了!”

“你不是挺牛的嘛?怎麼不在這裏作法?”

我鄙視的回了句,就被兩位民警拽着朝前面走去。

我們走了之後,兩位道士擺弄了一會兒也沒能弄開,最後所幸不管了,等着高警官派車子過來接運。

加上兩位民警他們四個人把兩具屍體搬了一段距離,站在旁邊抽起了煙,閒聊起來。

“噗通!”

像是有什麼東西掉進河裏的聲音陡然響起。

幾個人渾身顫動了下,兩位道士道袍一揮率先奔了過去,等到了河邊,往河裏一瞅,什麼東西都沒有!

不過兩位道士卻警覺起來,抽出了隨身攜帶的桃木劍,對身後的兩位民警說道:“你們回去看着那兩具屍體!”

兩位民警直接拐了回去,等他們回去之後,直接傻了,兩具屍體不見了!

趕緊慌忙的四處找了起來。

在河邊兩位道士,正在警惕的搜尋着,突然河水一下子翻起了一米多高的浪潮,直接把毫無防備的兩人掀翻在地,緊跟着一道白影從河裏飄飛了出來,朝前面草叢裏隱去。

兩位民警突然看到面前草叢猛烈的搖擺起來,走近一看,木愣了,兩具屍體在這裏!

只見一道白影閃過,那兩具屍體動了起來,這次卻是男上女下,男的撅着屁股像搗蒜瓣一樣,朝前用力的頂着!

兩人翹着嘴對視着,難道兩人根本就沒死?

這姿勢,這動作,很難讓人看出兩人已經死了,他們最終還是大着膽子走了過去。

(本章完) 兩位民警同時嚥了口唾沫,目瞪口呆的緊挨着還在做不雅運動的兩具屍體站着。

“呵呵。”

一陣輕笑聲響起。

躲愛 “你笑什麼?”左邊的民警扭頭看着自己的同事。

“放屁,我沒笑,我特麼能笑出來麼?這裏是古河村好不?是鬼才能笑出來。”左邊的民警直接否認了。

畫春光 右邊的民警回頭看了看周圍,心裏不免吃緊,再次看到地上兩具屍體,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快走!”

不知什麼時候,下面這兩位的位置又調換了一下,女上男下!

左邊的民警被同事一聲輕喝嚇得不輕“你小子幹毛線呢,這特麼會嚇死人的。”他擡腳對地上的兩具屍體踹了一腳“你們到底是人是鬼?”

“呵呵。”

笑聲再次響起,在陰森的夜裏聽着是那麼的刺耳和恐怖。

兩個人把眼睛同時瞄向了地上,因爲這聲音是從地上那兩具屍體身上發出來的。

“艹,裝死呢吧!”

右邊的民警就像是瘋了一樣,一腳踢向上面的太婆,竟然給踢飛了出去。

“開了!”

兩位民警怎麼也沒想到剛纔還費力弄不開的兩具屍體現在卻這麼一腳就給弄開了。

接着是一陣的寂靜,沒人說話,地上的兩具屍體還是那麼平整的躺在地上,一陣烏鴉叫聲響起,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樣的黑夜,這樣的環境,弄得兩人心裏一陣發毛,還沒等兩人震驚完,卻發現地上那個男的肚子慢慢的大了起來!

他們兩人腦子一陣凌亂,就算是兩具屍體那啥,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大肚子吧,更何況還是個男的!

“啪!”

一聲脆響。

右邊那位民警捂着自己的臉,猛然朝左邊看去。

“不是我打的!”

左邊的民警直接開口說道,而後是一聲驚呼:“你、你臉上怎麼回事兒?”

殘情ceo的替身新娘 “嗯?”

右邊民警感覺手上粘乎乎的,放下來一看,竟然是一灘黑紅色的膿水,而他再摸上去的時候,卻發現腮幫空洞洞的,直接能摸到牙齒!

沒等他驚叫,身後

就傳來了笑聲,突然地上的兩具屍體站了起來,朝他們撲了過來。

“跑!”

兩人話剛說出來,脖子上就出現了血洞,兩雙手直接穿透他們的胸膛,鮮血噴了一地。

而在河邊,兩位道士顯然還不知道這邊發生的情況,等他們從地上爬起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河水,忽然一股子腥臭味傳過來。

“河水有情況!”

兩位道士慌忙翻口袋,可是裏面僅剩的靈符也溼了,兩人來不及多想就抽身朝後躍去,等他們倒退着跑出一段距離後,發現地面上出現了幾雙實實在在的腳印。

兩人暗叫一聲不好,大意了!

後面一陣陰風颳過來,夾帶着濃烈的血型氣味,一陣腳步聲就傳進了耳朵裏。

兩人扭身拿着桃木劍就是一陣亂舞,並且召喚除了自身攜帶的厲鬼。

等他們看清楚前面的情況是,渾身一抖,看着兩具熟悉的屍體,手牽手朝他們走過來。

男的肚子大了,就像是懷孕的婦女一般,女的卻是更加的乾瘦,陰森。

“陰魂借子!”

兩位道士這時纔算是明白怎麼個情況,並且知道他們厲害之處,這是一種亂陰陽,用鬼道之術養屍或者怨鬼的巫術。

“有人在控制他們!”

一個道士指揮厲鬼朝前面攻去“絕對不能讓他生出這東西。”

另外一個道士也帶着自己豢養的厲鬼殺了上去,現在是硬着頭皮也得上,不然死的就是他們兩人“想不到這種巫術還有人在用!”

兩具屍體也不甘示弱,分開手之後,分別同兩位道士和他們的厲鬼糾纏在一起,同時嘴裏發出了呵呵的笑聲。

一個回合下來,兩位道士的厲鬼已經大殘。

眼看不敵,兩位道士也是拼了,照着自己的手指咬了下去,念動咒語,朝厲鬼頭上灑了出去。

兩隻厲鬼嗅到鮮血,徹底抓狂了起來,圍着兩具屍體撕咬起來,略微處於上風,但,沒等兩位道士緩口氣,眼前的厲鬼就淒厲的叫了起來。

他們倆不及多想就朝旁邊掠去,額頭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只見那具男屍的大肚子猛然破裂,從裏面深處一雙蒼白的手,抓着

一隻厲鬼就塞進了肚子裏。

根本不用多想,兩位道士就照着來時的路狂跑起來,現在沒有什麼比逃命更爲重要。

我們幾人從荒野一路到達了一條山路上,路邊停着兩輛軍用吉普車,打着雙閃。

幾個人剛準備上車,一個人就從路旁竄了出來,着實把我們嚇了一跳。

“是我!”

沒等高警官摸出槍那人就說了聲“我是馮青!”

“馮老師,您可來了啊!”

高警官拿槍的手趕緊收起來,高興的就跟馮青握手。

“老師!”

李佳一比見到他親爹還親,一個箭步就上去了,恭敬的鞠了一躬。

馮青這老混蛋來了,我心裏一下子不爽起來,這老東西來了八成就是沒啥好事兒。

馮青瞅了我一眼,哼了聲,就扭頭聽高警官他們幾個人說起來。

我都搞不懂馮青和李佳一倆混蛋怎麼就恢復的這麼快,昨天送進醫院就半死了,今天居然這麼活潑。

當聽到我是案發現場的嫌疑人時,馮青露出了笑容“高警官做的對,這人就得銬起來,好好審問。”

知道整個時間大致經過後,馮青笑不出來了,臉一下子黑起來,並且浮現出緊張情緒,他朝荒地看了一眼,那裏隱約傳來了悽慘的求救聲,聽聲音是朝這邊快速移動的。

“不好,快上車,你們先走!”

馮青不愧是老江湖,憑聽說就知道了怎麼回事兒,趕緊招呼所有人上車,不過卻伸手抓着我“你和我們一輛車。”

從上車到高警官他們幾人啓動跑起來,也就幾秒鐘的時間,跑得比兔子還快。

馮青先坐在了副駕駛坐上,我正準備拉車門,不料被李佳一一腳踹在了地上“滾一邊去,你特麼還想坐車?”

咔。

車門重重的關上,發動機傳來一陣轟鳴聲,留下兩道白煙飛速跑了起來,李佳一打開車窗“小子,死去吧!”

我由於帶着手銬,在地上滾動了幾圈纔算是穩着身子,沒等我回罵,身後不遠處傳來了悲慘的叫聲“救、救”

我擡頭一看,腦袋翁的一下炸開了,他們已經到了我前方五米處!

(本章完) 李佳一這混蛋真特麼不得好死!

我在心裏咒罵一句,一個翻滾站了起來,原本以爲跑不掉了,準備大幹一場。

誰知追過來的幾個人在我前面停下來,悽慘的叫聲不絕於耳,之前見到那兩位道士血肉模糊,皮開肉綻的被兩具屍體圍攻撕咬。

兩人全然沒了還手的力氣,只能象徵性的躲閃。

看到後面的兩具屍體,我眼睛立馬睜大了,太婆他們竟然分開了,看到我瞅它,太婆張開滿是尖牙的嘴朝我吼了吼,一口就要在了它抓着的那個道士肩膀上,用力一扯,整條胳膊硬生生的被撕下來,一股血腥瀰漫。

而另外那個司機更是讓我大吃一驚,才一會兒的功夫,他竟然被開膛破肚,從裏面伸出一雙蒼白乾枯的手用力的扯着它前面那個道士往肚子裏塞,而司機嘴裏則是不停的吐黃水,臭味熏天。

兩位道士的慘叫聲在漆黑的夜裏傳出很遠。

“還賣愣,快跑!”

狐狸姐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站在我肩膀上,對我喊道:“傻子,跑啊。”

我清醒過來,快步順着小路跑,李佳一他們的車尾燈越來越遠,我心裏更加的不舒坦,由於手銬的限制,我根本就跑不了多快。

“再不用力跑,我們都得掛在這裏!”

狐狸姐姐從我肩膀上跳下來,一下子竄出好遠,戲謔的回頭看着我“我先走了啊!”話說完,只看到白影一閃,不見影蹤。

“狐狸姐姐!”

我叫了一聲,心想,這不會真跑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