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妹,這幾張水彩畫,是不是你畫的?”雖然我有些害怕着小孩兒的眼睛,但還是拿着那幾張水彩畫朝着小女孩兒問道。

“恩,不過這幾張水彩畫現在都髒了,我也不要了。”小女孩兒看到幾張畫的時候本來還很欣喜,但是手剛伸過來,就趕緊又縮了回去搖着頭朝我說道。

我把水彩畫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並沒有髒啊,我一路上都保護的很好。

“等等,葉子你聞聞手上的那幾張水彩畫什麼味?”方大師忽然指着那幾張水彩畫朝着我說道。

剛把水彩畫放到鼻子邊上,一股酸臭的味道薰得我都有些作嘔,這水彩畫上竟然有這種屍臭的味道。 鄧建輝聽了有點無動於衷,因為這些東西對他來說無非就是一個簡單的詞語罷了,以他的身份、地位、資產也不可能見到什麼特別悲慘的事。

更別提他本來就是刀山火海里打拚過的人,心腸那都是練出來的。

「我今天就讓你見一下死無安寧的樣子……」樂天看著鄧建輝。

「那個……我能不能不看啊?」李大利突然說道。

「可以。」樂天回答。

李大利頭也不回的跑了,跑到遠處才停了下來,遠遠的看著這邊的兩個人。

他怕自己再次留下心理陰影。

「準備好了嗎?」樂天問。

「我準備什麼?不就是看看嘛?」鄧建輝挑了挑眉。

樂天微微一笑。

他伸手將鄧建輝扯進了火熾局的裡面,鄧建輝臉色一變,還沒來得及開口,一股巨熱就將他包圍了。

「以你現在的體制,最多支持三分鐘,看好了!」

樂天低喝一聲,他的手中再次拿出那個烏龜殼,裡面的銅錢被樂天抖手甩了出去,龜殼裡的銅錢有一把,樂天是需要多少就拿出多少。

鄧建輝看著自己的面前。

所有的銅錢擺出了一個勺子的形狀。

「七星招魂!」

樂天開始圍著這個銅錢擺出的形狀快速地遊走。

鄧建輝奇怪的看著他,除了一陣陣難以忍受的巨熱之外,他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樂天一看,自己的巫術居然無效?

這個布陣的傢伙可真的是恐怖了。

他咬破自己的手,將血甩在那些銅錢上。

鄧建輝突然揉了揉眼,因為自己的面前依稀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在不斷的的扭曲,一聲聲隱約的慘叫也傳入他的耳邊。

「媽的!這到底是哪位大仙的手筆?」樂天罵了一句。

七星招魂加上自己的真血都無法拉出這個火熾局裡面困著的傢伙?這種情況可真的是讓樂天極其的意外。

這裡面的人是什麼身份?

他到底惹到了什麼人?

沒聽說過山海市有什麼大奸大惡之人啊?更沒有聽說這裡有這麼厲害的巫師!

「九星連珠!」

樂天又在龜殼中甩出幾枚銅錢,這已經是他最厲害的手段了,不動用自己的絕招之下,九星連珠甚至可以滅掉一隻強悍的惡靈!

鄧建輝終於可以看得清面前的東西了。

這是一個人,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這個女人彷彿在忍受她不能忍受的痛苦,面容扭曲到了極致,看的人從心裡往外冒涼氣。

樂天看到這一幕,也是微微一愣。

居然是個女人?

鄧建輝的手有點發抖,他不相信這是真的,可是自己親眼所見,他不信也不行。

面前這個東西明顯不是人,剛剛樂天不是還喊七星招魂?

這應該是個鬼……

難道人死了還沒有結束?還要承受無盡的折磨?

這個女人的身上不斷地躥出一道道烈火,這些火焰非常的奇怪,不是紅色也不是藍色,居然是黑色的!

「好厲害……居然是陰火熾局!不行了……看不了了,走!」樂天低喝一聲。

他急急忙忙的收起了地上的銅錢,拉起鄧建輝就往外跑。

鄧建輝眼中掙扎的女人消失了……

可是一道黑色的火焰突然憑空出現,居然燒向了樂天和鄧建輝。

「卧槽……」

鄧建輝的衣服突然就化成了灰燼,好在他下一步就跑了出去。

樂天比他快一步,身上的衣服還算完整。

兩個人喘的就像孫子。

李大利跑了過來,他奇怪的看著裸奔的鄧建輝,有點好奇剛剛發生了什麼。

「輝哥你沒事吧?」他問。

「別碰他,拿水來……」樂天吼道。

李大利嚇了一跳,他這才發現鄧建輝的皮膚紅的厲害,彷彿就像是馬上要煮熟的螃蟹。

鄧建輝看了看自己的皮膚,他猛地張開嘴吐了口氣。

他面前的一棵小樹突然自燃了。

「怎麼回事?」

李大利驚詫的看著這一幕,他急忙把火撲滅,這天乾物燥的……一旦北山失火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的手裡還有四五瓶水,樂天自己留了一瓶,其他的一股腦澆到鄧建輝的腦袋上。

「給我留點喝。」鄧建輝急忙喊道。

他一個勁的打哆嗦,巨大的溫差讓他感覺樂天澆在自己身上的水冰涼冰涼的,可是自己體溫在快速地下降他還是知道的。

樂天沒去理會他,三瓶水倒完,他打開自己的那一瓶,一口氣喝掉一半,剩下的就拿在手裡。

「給我水啊……」鄧建輝吼道。

他的嗓子要冒煙了。

「你覺得你現在活著難受還是死了難受?」樂天反問。

鄧建輝愣住了,他獃獃的看著樂天。

樂天將水遞了過去,鄧建輝一口氣喝光了剩下的半瓶,這估計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喝別人剩下的水……

樂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的眼睛看著不遠處的空地,從兩個人跑出了空地,那些黑色的火焰就消失了。

這種奇怪的現象就連樂天都有點迷茫了。

陰火熾局……這個東西一般都是有滅族滅國滅家之類的深仇大恨才會施展的,因為這些陰火可不是能隨隨便便引動的,那需要人命來做引子……

而且做引子的人也會生生世世的忍受陰火的灼燒!

鄧建輝一直看著樂天,這個傢伙……

剛剛那一刻,說實話鄧建輝真的是被樂天感動了一下,這傢伙為了讓自己認識到比死可怕的東西還有許多,還真的是煞費苦心了,這份情自己不能不認。

「剛剛那真的是個死人?」鄧建輝問。

「沒錯!而且已經死了很久了……據我的估計,沒準有上千年也說不定!」樂天點點頭。

他自己也好奇著呢。

鄧建輝吸了口氣,自己居然和一個千年女鬼來了一次回眸?

「天哥……這草我吃了!無論我將來是死是活,你的這份情我領了。」他誠懇的說道。

李大利嚇了一跳,他驚訝的看著鄧建輝。

能讓鄧建輝喊一聲哥的……到目前為止除了死了的老熊,沒有第二個人!

老熊是鄧建輝的領路人,喊一聲哥理所當然,可是樂天何德何能?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李大利百思不得其解。

樂天奇怪的看著鄧建輝,這傢伙突然喊自己哥做什麼?

「沒事!時間不多了,你抓緊時間去吃點草,對了……不用去別的地方,你就圍著這一片空地的四周吃!可能對你的病有奇效!」樂天提醒道。

鄧建輝點點頭,他扭頭吃草去了。

奇怪的是原本放進口中就想吐的草,現在一點也不難吃,鄧建輝腦子裡想著剛剛看到那個女人的凄慘,一邊大口的吞咽他看到的各種草。 樂天看著不遠處的空地,這地方到底是誰的手筆?

難道下面有一座大墓?

他有點百思不得其解,有心想再闖一下試試,卻又覺得麻煩,畢竟想要進去就要搞定這個陰火熾局,這個玩意可不是好玩的。

這個陰火熾局比普通的火熾局要厲害許多,甚至都可以媲美一般的絕戶局了。

沒點本事走進這裡幾乎等於有去無回。

樂天琢磨了半天,還是決定暫時放棄。

一旁的鄧建輝咽下最後一口草,吃草時間已經結束,他打了個飽嗝,看了看樂天。

「走吧。」樂天說道。

鄧建輝點點頭。

他有點奇怪的感覺,原本身體上是有點不舒服的,現在卻感覺自己很正常。

「明天來接著吃,將這一圈都吃完你再去醫院檢查一遍。」樂天叮囑。

鄧建輝接過李大利遞來的糖吃了一粒,這青草味畢竟不是誰都能喜歡的。

「天哥,你說我真的能痊癒?」他看著樂天。

「當然,我說過……只要你能堅持下去,不過你為什麼要喊我哥?」

樂天看了看他。

「天哥,能讓輝哥喊一聲哥的人可不多,以後您就是我們的兄弟。」李大利介面說道。

樂天愣住了,他看了看這兩個傢伙。

「你們是說……夜總會的妹子我可以隨便睡了?」

李大利點點頭。

「不單是夜總會的,浩南的洗浴中心,甚至馬路上您看上的女人,您想睡就能睡到!無非就是錢的問題。」鄧建輝補充的說道。

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女人對他們來說實在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吸引力,充其量就是和一件玩具差不多。

「可我沒錢……」樂天攤了攤手。

「回去我給您一張卡,卡里的錢你隨便用!」鄧建輝說道。

樂天看了看他,他又拿出自己的龜殼,從裡面倒出三枚銅錢。

仔細地算了算,樂天發現自己的命數依舊沒變,只要自己的命數不變,這種不勞而獲的錢財就不會在自己的手上待太久,而且這種不義之財多了還會嚴重的影響到自己命運的格局。

「算了,錢我就不要了,不過你們這幾個朋友我交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喊我。」樂天擺擺手。

命里無財,樂天也不去強求,自己需要的不是錢,而是一個可是給自己鎮命的東西。

不過到目前為止樂天都沒找到這個東西,因為這個東西可能是某件寶物,也可能是某位自己命中的貴人,也有可能是某個女人……

鄧建輝有些意外,他看了看樂天。

「天哥,可能我沒有說清楚,我的意思就是以後夜總會賺了錢大家一起花……」

「不用不用。」樂天搖搖頭。

「一年的零花錢至少有一千萬!」鄧建輝說道。

樂天突然愣住了,一千萬?

自己來的時候還在想這傢伙如果不死,自己就有一百萬,沒想到這才一個多小時,一百萬就漲到了一千萬。

「實話和你們說了吧……我的手裡不能有錢!」樂天無奈的攤了攤手。

「為什麼?有錢不好嗎?」李大利莫名其妙。

「不是不好,而是不能有!我的命數就是散財,我一旦手裡有錢,這個錢就會被我散出去!而且……這個散可不是簡簡單單的花出去那麼簡單,我會遇到一些自己無法逃避的因果,很麻煩的!」樂天說道。

「有錢還會麻煩?」李大利根本不能理解。

「哎……我和你也說不清,總之不是錢麻煩,而是我有錢之後,我就必定會遇到一些麻煩的事情,這些事情會讓我不但要散財,還可能要出力!我已經夠忙的了,實在沒這麼多的精力,我還是做一個窮鬼吧。」樂天嘆了口氣。

李大利看了看鄧建輝,鄧建輝搖了搖頭。

「那好吧,如果天哥你需要錢或者需要人,都可以來找我!」鄧建輝開口。

樂天點點頭。

三個人下了山,各自開車離去。

樂天去了警局,他有點奇怪蘇紫萱居然沒來找他,這女人的調查難道沒有半點進度?

剛剛走進警局,迎面就碰到小助理跑出來。

「咦?你來啦。」小助理奇怪的看著樂天。

「怎麼了?一副看到自己老公的樣子……」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小助理眨了眨眼,這傢伙是在調戲自己嗎?

自己是不是該紅一下臉?

「喂!發什麼呆?問你這火急火燎的是去幹嘛?」樂天伸手在這姑娘的面前晃了晃。

「哦,我正要告訴你呢,蘇隊出事了!」小助理急忙說道。

樂天一愣。

「蘇隊在調查那張照片上的那些人的身份的時候,在照片上一個人的住處莫名其妙的就暈倒了,現在正在醫院呢。」小助理說道。

「為什麼會暈倒?韓妮妮不在場嗎?」樂天奇怪的問。

「在啊,我師父也不找不到原因……」小助理攤了攤手。

「在哪家醫院?」樂天急忙問。

「市立第一醫院。」小助理說道。

樂天轉身要跑,小助理急忙喊住他。

「你還有事?」樂天扭頭。

「你去了之後告訴我師父,我已經去案發現場了,讓她的手機保持暢通,我如果有問題會隨時聯繫她。」小助理急急忙忙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