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來,陪我們兄弟玩玩,放心,我們一定會讓你開心的!哈哈……”高大壯男子說着,走上前,想要攀附蘭夢瑤的肩膀。

“兄弟,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待着。”我右手快速一擡,一把抓住了高大壯男子的左手,冷聲說道。

“臥槽!你算哪根蔥?老子……哎喲!”高大壯男子還沒有說完話,我緊接着猛地一用力,只聽見咔嚓一聲,高大壯的手骨裂了!

“我說了,給我老老實實待着什麼都好。”我一把甩開高大壯男子,冷聲說道。

“臥槽!兄弟們,乾死他!只要打死了他,那兩個女人就是我們的了!”高大壯男子提着自己斷裂的左手,疼的不斷的冒着冷汗。

這個牢房裏面足足有五十個罪犯,當然了,而我這方只有一個男人,兩個女人,還有一個看起來絲毫沒有戰鬥力的小狗毛毛。

“衝啊!”有了一個人衝上去,後面的人也跟着衝了上去。

我們三個人的武器都被收了起來,當然了,收繳保管還是由局長鬍長軍。

雖然沒有武器,但是我們三個人那個不是練武者?就這一般的普通人,就算體能上有點強悍,那又如何?一拳足以趴下!

我對着身邊的蘭夢瑤和師妹點了點頭,緊接着師妹和蘭夢瑤快速的後退了幾步,我一個人猛地一踏步,水泥地直接被我踏出了一個五釐米的腳印出來!

“去死吧!”五十名罪犯見我只有我一個人上來,頓時大喜,紛紛大喊着,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

我的速度很快,衝到了最前面的一個男子面前,直接一拳擊倒在地,其他人想要撿便宜,想給我來上一下,但是沒有想到我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沒有辦法打中我,甚至有的時候,人太多了,打的都是自己的隊友。

“臥槽!你打誰啊!敢打老子?”一個魁梧男子被自己的隊友打了,頓時大怒,直接衝了過去,和那個人扭打在了一起。

一場混亂啊,我慢慢的退了出來,五十個人紛紛擁擠在一起,扭打在一起,髒話粗話也是時不時的冒出來,不過對於看戲的我們來說,欣賞一場羣架,有什麼不好的?

之前是五十個人打我一個,叫做羣毆,現在五十個人打起來,時不時叫做羣架? “師父,他們好搞笑哦,這羣毆變成了羣架了,自己人都打。”蘭夢瑤掩嘴一笑,顯然也是被這一場景被逗樂了。

我笑着聳了聳肩,找了三根凳子坐了下來,看着五十個人打架,而毛毛這個傢伙,似乎很喜歡呆在師妹的身上,師妹一坐下,連忙涌入師妹的懷抱,還時不時的蹭一蹭,惹得我還心中大罵“這個色狗啊!居然這麼明目張膽的佔便宜!”

但是,無奈之下,還是沒有辦法,師妹又很喜歡毛毛,我又不可能去阻止什麼的。

“咦!都給我住手!聽見沒有!”這時候,有人發現不對勁,我們三人一狗居然坐在那裏看着他們打架,頓時差點氣暈過去。

“我靠!怎麼回事!他們怎麼在那裏!?”一個魁梧男子被打斷了鼻樑,氣急敗壞的說道。

“你們是在做什麼!連一個這麼瘦弱的人都打不到!你們是不是白長肌肉了?是不是長來看的?我靠!都他媽愣着做什麼!給我上!”很明顯,之前那個高大壯男子就是爲首,也就是他們的老大。

“老大,有點不對勁啊,這個人有點古怪啊,而且……你的手。”一個矮小的男子走了過來,眉頭微皺,有些害怕的說道。

“臥槽尼瑪!是不是覺得臉還沒有丟光?都給老子上!老子就不信了,這一個人,能夠做到什麼地步,你先上!”老大推了一下剛剛說話的矮小小弟,怒吼着說道。

矮小男子根本不敢反抗自己老大的話,不然的話,自己就只有被暴打的份了,突然,矮小男子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的一把彈簧小刀,直接就衝了過來,我冷笑一聲,緊接着飛起一腳,直接踢中了矮小男子的右手,接着,矮小男子右手吃疼,拿不住手中的彈簧小刀,彈簧小刀直接飛了出去。

我身子快速一衝,一把抓住了彈簧小刀,緊接着搭在矮小男子的脖子之上,笑着說道:“你的刀掉了……不過,我幫你撿回來了。”

矮小男子被我這一些列的動作頓時嚇得雙腳顫抖,根本不敢動彈,甚至,我還聞到了一股怪異的味道,我低頭一看,發現這個矮小男子居然嚇尿了!

我有些厭惡,天生膽小怕事,直接一腳將矮小男子給飛出去五六米遠,緊接着右手一甩,將彈簧小刀直接栽進了牆壁裏面。

“我靠……這麼厲害!”老大癡呆呆的張着嘴巴,說道。

“我說過,要是你們老老實實的待着,你們會很安全。”我再次回到凳子上,一臉淡然的說道。

憋屈啊!之前還要說弄死別人,現在居然被別人弄得服服帖帖的,老大垂頭喪氣的,對着身後的一羣小弟揮了揮手,惹不起,咱們還躲不起嗎?

“哎,那個人,過來。”我連忙叫道。

“恩?您叫我?”老大一愣,伸手指了指自己,疑惑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接着伸手對着老大擺了擺手,說道:“沒錯,就是你,過來,我有點事情要問你。”

“哎哎哎。”老大也是害怕之極,自己的左手不但被廢掉了,而且疼的汗水已經打溼了自己的後背,跑過來的時候,差點摔了一跤。

我笑了笑,接着拍了拍老大的肩膀,說道:“別害怕,我們又不是魔鬼,我只是想要問你們一點事情。”

“高人,您說。”老大的左手越來越疼,但是仍然咬着牙挺着的。

我也見老大疼的厲害,接着攀上老大的左手,正準備做點動作的時候,老大一驚,想要撤回手來,“高人,你這是要做什麼啊?你不會想要弄死我吧。”

現在的老大,被我這麼一個動作,嚇得聲音都變了,一臉苦色。

我笑着說道:“我這不是看着你的手疼的厲害嘛,我幫你弄一下,只是脫臼而已,我剛剛並沒有下重手,你感覺你的手斷了,只不過是你的左手脫臼的聲音。”

“真的只是脫臼嗎?我怎麼感覺都斷了。”老大一臉不相信的說道,因爲實在是太疼了,感覺骨頭確實已經被捏碎了。

我笑了笑,並沒有理會,而是快速的抓住老大的左手,緊接着輕柔一扭,只聽見咔嚓一聲,老大原本緊皺的臉龐,變得有些釋然了起來。

“咦?還真的沒有之前那麼疼了,真是高人啊!哎喲。”老大發現自己的左手不疼了,連忙舉着大拇指,但是下一刻,又疼了起來。

我連忙按住老大的左手,說道:“彆着急,你的左手剛剛被接好,現在不宜活動,我說了,我有問題要問你。”

“恩恩,全聽高人的,我知道的,我一定會說的。”老大現在對我是極其的貼服啊,沒辦法,我的實力擺在這裏,如果不聽話的話,後果很明顯。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道。

老大先是愣了愣,接着回答道:“回高人話,小的姓李,名東,不知道高人,還想問什麼?”

我擺了擺手,接着瞪了一眼李東,說道:“怎麼?你很急嗎?”

李東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不急不急,嘿嘿,高人,只要我知道的,我都說出來,絕對不會有任何一絲的保留的!”李東說着還用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笑了笑,接着靠在椅子上面,說道:“一個很簡單的事情,你們是怎麼進來的,又是犯了什麼事情?又被怎麼判的?抓你們的人又是誰?”

“高人……我們是一羣工人。”李東一臉苦澀的說道。

“哦?你們是一羣工人?有工人還紋身嗎?全部都紋上了,你們還好意思說你們是工人?就算說出來,也要有人信啊。”我瞄了一眼身後的一羣人,冷聲說道。

李東苦着臉,一臉無奈的說道:“沒辦法啊,這個該死的副局長,居然給我們全部紋上紋身,沒有辦法,後來就將我們全部抓走了。”

“哦?那他們以什麼罪名抓的你們?”我疑惑的問道。

李東搖了搖頭,說道:“說是我們聚衆賭博,但是我們都是真心沒有這樣做的啊!我們都是被冤枉的!我們都是被拿來頂罪的,我們一羣人都被關了五六年了,都快要憋死了,高人,別計較之前我們的話語……真的很對不起。”

不過也是,被關了五六年,既然被認定是犯罪了,那麼還不如破罐破摔,所以纔會出現今天的一幕。

我擺了擺手,說道:“以後注意點,但是誰要是還想要這樣做,很抱歉,我會直接送你們下地獄,我不會介意的。”

李東聽見我這麼一說,背後再次打溼了,現在背部的衣服都是鹽巴染了白斑。

“高人說的是,兄弟們,你們誰要是不聽從高人的話,還想打兩位嫂子的注意的話,別怪老子不認人,弄死你們一羣王八蛋!”李東這時候猛地扭過頭,對着四十九名手下,氣呼呼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接着說道:“很好,給我讓出一塊睡覺的地方,明天我可好好好會一會這個副局長。”

“高人,你是怎麼了?你明天要被審?”李東一愣,聽出了我的話語之中的意思。

我笑着點了點頭,接着說道:“好了,快點給我摞點地方出來,我說了,早點休息,你們也是!要是誰敢醒過來,老子直接滅了他!”

“是!”五十個小弟瞬間回答了。

……

一夜過去,原本那個所謂的李警官來了一次,原本想要看看我的洋相的,但是沒有想到我被一羣小弟照顧的很好,甚至他們都是兩個人睡一張牀,足足讓了十張牀圍了起來,免得師妹和蘭夢瑤的睡相被別人看見了,這裏就是顯得有些我自私了,當然了,我的師妹和徒弟,怎麼可能給別人看。

李警官原本想要發火,但是被李東給攔了下來,說惹不得這個人,李警官就算再傻,也看得出來,五十個人都被收拾了,自己去還有什麼用,難道用槍打死他?得了吧,這個人可是局長說了不能夠動的,而今天晚上則是副局長悄悄安排的。

“師妹,以你們兩個的能力,足夠自保了,我今天晚上要出去一趟。”我俯身在師妹和蘭夢瑤的身邊,悄聲說道。

師妹一愣,接着迴應道:“子良,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去解決掉司機團伙那些人?”

我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沒錯,如果不解決掉他們的話,明天會很麻煩,就算是有胡長軍在這裏給我們坐鎮,沒有證據,被別人黑證的話,我們真的就要坐牢了。”

“說的也是,但是我們是,不能夠輕易的沾人命的。”師妹有些顧慮的說道。

我擺了擺手,接着安慰着師妹說道:“放心,雖然我們是,但是作爲人來講,這種事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諾犯我,我必犯人!況且,他們還是打主意在師妹你和夢瑤的身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我今天不收拾他們,明天就是他們收拾我們了。”

師妹點了點頭,最終同意了下來“這樣吧,你帶着毛毛去,有一個照應。”

“不了,毛毛就留下來照顧你們,我一個人方便些,我今天晚上就要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罪有應得!”我話音一落,快速的一閃,居然莫名其妙的閃出了牢房。 我的動作很快,在黑夜的籠罩之下,連攝像頭都沒有辦法檢測到我的身影。

我出了公安局之後,快速的找了一輛車,我學過一些撬鎖的本事,用着鐵絲在裏面勾兌了幾下,咔嚓一聲,門被我撬開了。

不一會兒,我竄了進去,一把將扯開下面線路的,連續打了幾下,終於火花被打出來了,汽車也發動了。

我是離公安局比較遠的一個地方,纔開始實施的盜車,其實也不算盜之後會歸還的。

嗡嗡嗡!

我立馬發動了發動機,向着司機團伙的方向而去。

我開的速度很快,彷彿只是一瞬間就到了,我並沒有將車開進去,而是開到一處,離得倉庫很遠,其主要原因是我發現有一輛警車。

我悄悄的潛伏到了倉庫的一處,黑夜之中根本不會有人發現我的存在。

“老哥,這一次可就拜託你了。”司機大笑着,手裏舉着酒杯,性質高昂的說道。

而我也看清楚了,和司機對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公安局的副局長!

“哼!想不到這一幕被我撞見了,等你走了,我讓你明天沒有證據!”我雙眼細眯,心裏暗自想到。

這時候,副局長白了司機一眼,冷聲說道:“這件事情不簡單,你要知道,已經驚動了局長,你應該明白怎麼做了吧。”

“明白!怎麼可能少了副局長你的份呢,最近我可是扣來一些好貨,明天就給副局長送去。”司機討好般的說道。

“哼!自己知道就好。”副局長看了司機一眼,接着揮了揮手,帶着身後的一些警察,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不一會兒,副局長等人離開了視野之中,司機旁邊一個小弟,一臉不滿的說道:“老大,我們這樣豈不是爲了那個該死的混蛋副局長打工了?這批貨可是我們弄了好久來弄下來的,爲此,我們還犧牲了幾個弟兄。”

“你懂個屁!要是沒有他的話,你他媽吃什麼?我們現在不順着他的話,我們全完蛋!”司機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那……那我們豈不是就這樣被他一直壓着?他萬一心情不爽,我們豈不是全完蛋啊。”一個小弟,有些懦弱的說道。

司機並沒有害怕,甚至是臉上的笑意愈加濃重,看的讓人覺得心中一瘮,有的小弟則是有些大膽的問道:“我……老大,看樣子你很高興,能不能給我們說說有什麼好事情。”

司機冷哼一聲,緊接着從倉庫的一角取出來一個本子,我的視力很好,一眼便看清楚了,這是賬本,沒錯,就是一個記錄着各種各樣的賬本。

“大哥,這是?”一個小弟疑惑的問道。

司機雙眼冒出冷光,厲聲說道:“哼!這是我和那個王八蛋副局長兩人的交易,如果有一天,他要害我們,無論是那個兄弟活下來了,一定要去告他,這裏可是很清楚的記錄着我和他的每一筆交易,要是他想幹掉我們,怕是要考慮一下了。”

“不愧是大哥!果然是留了一手的!”一個小弟舉着大拇指,一臉喜色的說道,這樣一來就不怕那個什麼副局長了。

“當然了,你們也別說出去,我是信任大家纔給大家說的,這個賬本,那個副局長可是不知道的,所以,大家該閉嘴就閉嘴,別有什麼叛變之心。”司機說着,殺人似的目光一掃而過。

每個成員都是打了一個顫抖,彷彿司機的威力帶着某種形態的力量一般。

我也是很高興,這一下沒有白來,居然掌握到了那個副局長和司機之間交易的賬本。

“好了,大家散了吧,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裏,明天可是要好好作證的。”司機帶着笑意說道。

“對了,老大,不知道那兩個女的怎麼樣了,那身材,那相貌,真的太漂亮了,我現在就想做啊!一定很舒服!”一個小弟一臉猥瑣的表情,彷彿現在兩個女人已經在他的胯下了。

司機瞪了那個小弟一眼,接着說道:“想什麼?你以爲能夠弄到那兩個女的?雖然那個副局長被局長髮現了,並沒有得逞,但是一旦我們明天去作證,那兩個女人就真的羊入虎口了,不過,那兩個女的,如果我去和副局長說一說,難保還可以讓兄弟們爽一爽!”

“老大真是太棒了!哈哈……”周圍的小弟附和着笑了起來。

“那是當然了,不然怎麼當你們的老大?”司機說着便扭了扭自己的鼻子,顯得十分的神氣。

“我想,你們沒有這個機會了。”我快速的衝了下來,緊接着手中的小黑也是隨之一甩,直接命中了一個小弟的腦門,那一下,直接將小弟的腦漿給鑽了出來。

“啊!是那個人回來了!不是說他被關在牢房裏面嗎?怎麼可能出來了!?”一個小弟知道我的手段的,只需要片刻,就可以將他們等人給弄死。

司機作爲老大,當然是不可能坐視不管的,揮了揮手,一臉肅然的說道:“別慌!他只是一個人,我們這裏有三四十個人,怕他什麼?弄死他!”說着,從後背直接抽出了一把長足二三十釐米的砍刀,向着我就衝了過來。

“好啊,讓我見識一下,你們到底有多少本事!”我的黑劍被扣留了,但是小黑卻是被我藏了起來,我右手一招,陷入小弟腦門之中的小黑,咻的一聲,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衆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嚇的腳都軟了,不知道該不該進攻,是不是該上了。

“既然,你們不動,那我就送你們上西天吧!”我快速的一衝擊,雙腳用力,直接到了一個男子的面前,一刀下去,整個腦袋被削飛了,鮮血更是過了一秒鐘才噴涌出來,一會兒,似乎還看見了一道小彩虹。

“臥槽!他不是人,我們快跑啊!”一個小弟終於反應了過來,見我如此厲害,更是害怕了,扭頭就想要跑。

我冷笑一聲“想跑?”緊接着,雙腿再次彈起,一個衝擊直接到了那個逃跑的小弟的面前,緊接着一刀下去,半個腦袋被削飛了,白色的腦漿隨着鮮紅的血液一起流淌了出來,似乎還有熱氣。

“別跑!我們一起拼了!他不會放過我們的!只有一拼纔有可能活下去!”司機也是惱怒了,自己的隊伍一擊被擊破了,緊接着自己就拿着砍刀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去。

速度很快,絕對是一個練家子,但是這種速度,我絲毫不看在眼裏,我閉上眼睛,依靠着聽力,司機見我的動作,更是惱怒,舉着砍刀,對準了我的方向直接下劈!

我嘴角上揚,微微一笑,接着右手舉着小黑,快速的往上一擋,鏗鏘一聲,司機就眼睜睜的看見自己的砍刀直接斷成了兩截,就在司機猶豫之時,我冷笑一聲,快速的往上一捅,撲哧一聲,鮮紅的血液頓時飆灑了出來,形成了一道血淚。

“唔……你爲什麼殺我們?”司機倒在地上,就算雙手捂着腹部,但是鮮血依舊不斷的涌了出來,根本擋不住。

“問我爲什麼殺你們?那你們?曾經想要對我們做什麼?如果當初你們只是好好的載了我們一路的話,說不定,你們還過得逍遙,現在不同了,你們既然招惹了我,我就得收拾收拾你們,但是你們卻污衊我的師妹和徒弟,你們罪有應得!你們全部都得死!”我用司機的衣服擦了擦小黑上面的鮮血,接着快速的往後一捅,再次噗嗤一聲,一個小弟倒地身亡了。

“我說過,你們全部都要死!”我怒吼一聲,就像影子一般,不斷的在二三十人之間遊走,只是一段時間,就連想要逃跑的小弟全都死翹翹了。

我的身上並沒有沾染一點血跡,如果回來,被發現有血跡的話,豈不是還要被這個該死的狗官副局長給誣陷?所以我殺他們的時候,要做到不沾染,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他們。

我站起身來,接着走到了倉庫的一個角落,掏了掏,接着從裏面拿出了一本書,這本書正是司機和副局長兩人之間的賬本。

有了這個,那麼就不怕所謂的誣陷了,到時候就要看看,這個副局長的位置還能不能夠坐得穩了。

我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將自己的蹤跡給消除了,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再次衝回了牢房之中,這是的一個咒術,很難的,對施咒者的要求很高的,體能,還有身體裏面的能量必須足夠,否則的話,一旦反噬,就不是內傷這麼簡單了。

“師傅?是你嗎?”因爲已經關了燈了,所以還算是伸手不見五指的。

我嗯了一聲,接着說道:“夢瑤,這段時間裏面,有沒有人對你做什麼?”

“有!”蘭夢瑤說道。

“什麼!是誰!老子去殺了他!”我頓時大怒,沒有想到自己出去之前就嚴重警告了,還是有人要犯。

蘭夢瑤連忙攀附我的右手,溫聲說道:“沒事的,已經被師姐和那個李東給解決了,李東對這件事情真的很抱歉,說等你回來,願意接受處罰。”

我臉色冰冷,接着低沉說道:“李東,給我滾過來!” 李東聽見我的聲音,頓時嚇了一跳,緊接着快速的連滾帶爬的來到了我的面前“高人,對不起,是我管教的問題,您教訓我吧!就算是把我打死!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我直視李東,李東很畏懼我,快速的將頭一低下來,根本不敢和我對視。

“那個人呢?”我的語氣依舊冰涼,並沒有絲毫的原諒之意。

“已經被我們收拾了,已經死了。”李東絲毫不敢怠慢,連忙回答道。

“你們有權利弄死他?不怕惹火燒身?”我斜眼一瞟,看了李東一眼,緊接着冷聲說道。

李東身子一顫,聲音也是有些發抖,顯然畏懼之意浮現而出“就算死了一個人也沒有事,反正我們這些人在那羣警察的眼裏,不過就是吃白飯的,死一個也會被上報是因爲疾病身亡的,所以,我們並不擔心。”

我雙眼細眯,接着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這個老大當了挺久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夠讓你們都出去,你們願不願意?”

李東雙眼一亮,極其興奮的說道:“願意!怎麼可能不願意!高人,你有辦法帶我們出去嗎?可是您現在也被困在這裏,這要怎麼出去啊?”

我笑了笑,接着拍了拍李東的肩膀說道:“到時候,你看着就行了,你們所有人,只要含冤入獄的,我一定會將你們都拉出來的,不過其他人含冤入獄之後,還犯了事情的,那就別怪我了。”

李東連連點頭“是是是,高人說的是。”

“如果明天我能夠保你們出去的話,日後你們要是作惡,我定將你們全部殺光,無論你們在哪兒,做什麼事情,只要被我知道了,你們一個個都會死於我的劍下。”我一臉冷色的說道。

“當然了,我們原本都是老實的工人,一定不會做違法亂紀的事情的!”李東連連點頭哈腰的說道。

“行了,今天晚上管好你的人,一旦被我發現了,別怪我手辣!”我冷哼一聲,接着帶着師妹和蘭夢瑤回到了自己的窩裏。

李東也不敢說什麼,能夠自由出入牢房的人不是簡單角色。

一個不小心,有可能就會要了自己的命,李東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隊伍裏,提醒道:“兄弟們,誰要是敢不聽話,老子第一個閹了他,明天我們大家就可以出去了,大家做好準備。”

“啊?老大,你說我們能夠出去?”一個小弟疑惑的問道。

李東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夠出去,但是有希望,我們就一定要把握住,這些年來,我們被冤枉,甚至背上了更多的罪名,現在,有希望出現了,我們不應該退卻,應該拿住!難道你們不想回去見到你們的家人嗎!?”

“想!”衆人回答道。

李東猛地點了點頭,接着說道:“好!大家只要有這個想法,能夠堅定,我們就一定會出去的!我們大家聽高人的話,明日我們一起去指證副局長!”

“是!”衆人再次鬥志高昂的回答道。

“好了,大家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就可以出去了。”李東拍了拍手,對着身邊的人說道。

有一線希望,誰不願意抓住呢?

當然了,有的人則是認爲,只是一線希望,誰不願意活下去?萬一被抓住了,那麼就是必死無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