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了拍宮洛的肩膀,笑着說道:“以後有的是機會!到時候,我把紅依帶到這裏,讓她體會一下世間溫情。到時候,你們這些叔叔阿姨的,肯定要給她紅包。”

宮洛也勾起了嘴角:“到時候我會包一個大的。”

“當然。”你這麼有錢,不包大的還顯得你摳門呢,“好了,我回房間了。房間裏至少還有隔離結界幫忙擋着。”

照破青山影 說完,我就返回了房間。

可是我一進到房間,臉色頓時蒼白。

和剛纔一模一樣的位置,水鬼躺在那裏,用手枕着頭,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你把她當朋友~她卻想你死~!”

可就在下一秒,我一眨眼,就看到水鬼剛纔躺的地方上,周曉曉睡在那裏,用手枕着頭,那個姿勢,和水鬼一模一樣!

我立馬打開了點燈,搖醒牀上的周曉曉:“周曉曉,你醒一醒!剛纔你被俯身了!”

周曉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悅地嘟起了嘴巴:“誰?!”

“你啊!你剛纔被俯身了!”我對着周曉曉喊着,希望她快點起來,早點驅鬼。

周曉曉不耐煩地甩開了我的手:“胡說。我從來沒有被俯身過,我的身體棒棒的,怎麼會被俯身?!”

“可是,我親眼看到的啊!相信我……”見周曉曉真的不想起牀,我妥協地說道,“那你用你的千年銅鏡照一照,保險起見。”

聽着我的話,周曉曉這纔不情願地拿起了千年銅鏡,往自己的臉上一照。

周曉曉突然清醒了過來,大聲地尖叫着:“啊~!”

那聲音裏,除了周曉曉的聲音之外,還夾雜着水鬼的聲音,還有一些男孩的聲音。

隨後,我就看到那隻水鬼從周曉曉的身體出來,然後被隔離結界排出了房間裏。

周曉曉的

額頭上盡是冷汗,白了一眼,倒在牀上。

“曉曉?曉曉!”我加大力度搖着周曉曉,但是周曉曉卻根本沒有半點動靜。我探了探她的鼻息,均勻呼吸!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跑到了對面,叫醒了宮洛和劉嘉明。劉嘉明來到周曉曉的面前,診斷了許久,才深呼了一口氣:“沒事,就是太累睡着了。”

“曉曉這是怎麼了?她剛纔還被水鬼俯過身!”而且,那個水鬼應該是在晚上週曉曉回房間睡覺前就俯身了。要不然,她根本不可能進來。

劉嘉明拿出一粒藥丸融化在熱水裏,然後放涼,灌進了周曉曉的嘴巴里:“沒事。就是今天早上占卜了太多,耗費了精力,加上水鬼的能力很強,所以纔會被俯身。明天醒來,應該就不會有事了。”

我點點頭,眼睛有些酸澀:“她還什麼都不表現出來。”

劉嘉明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背,對我說道:“曉曉性格強,她很少示弱的。你也別自責,我們誰也沒看出來,所以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

“謝謝你。”

這一天,我都坐在凳子上守着周曉曉,看着她的每一個動作,一有情況就報告給劉嘉明。

劉嘉明也被我折騰得一夜沒睡。宮洛本來就不想睡覺,他正好起牀在房間裏和我們說着明天的事宜。

第二天十點,周曉曉終於醒了。

我忍不住抱住了她:“曉曉,你終於醒了!昨晚你真的嚇死我了。”

周曉曉扯着推開了我,白了我一眼:“我是誰?死不了的。不過,昨晚我也被嚇了一跳,自己還是第一次被俯身……”

“感覺怎麼樣?”

周曉曉頓時咬牙切齒地說道:“什麼怎麼樣?!當然是沒感覺了。有感覺我老早把她趕跑了……竟然敢俯身到我的身上,還晚上出來嚇人!”

就在這時,劉嘉明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你這麼活躍,我就放心了。”

說着,劉嘉明就那這一碗中藥走了進來,拿到周曉曉的面前:“把這藥喝了,強身健體,免俯身。”

“嘲笑我是吧?!”聽着劉嘉明的話,周曉曉白了他一眼,“那天,等你俯身的時候,別求着我幫你驅鬼!”

“放心。我是不會有那一天的。劉家人,最擅長的就是治病,養身。我纔不會落魄到被俯身呢!”劉嘉明迴應着周曉曉,溫和的聲音不緩不慢地說道。

看着周曉曉和劉嘉明,就像是兩個小孩子在吵着架。我微微一愣,我怎麼沒看出來劉嘉明喜歡周曉曉,這不就是單純的青梅竹馬嗎?

因爲這問題確實複雜,所以我最後打算放棄了。我得出了一個結論,我這種智商的還是不要去當什麼戀愛專家,分析誰喜歡誰了吧,腦子不夠用。

宮洛也走了進來,看了眼我們:“村長請我們去吃午飯。”

周曉曉立馬活躍了起來:“歐耶!”

說着,周曉曉趕緊起來,來到屏風後面,換了衣服。

很快,周曉曉就出來了。她看着宮洛的眼神還是那般迷戀。

我一愣。我以爲曉曉要放棄了呢。

走的時候,我偷偷地對着周曉曉說道:“我以爲你要放棄宮洛了呢!”

“怎麼可能!”周曉曉立馬對我說道,“雖然,被俯身的時候,我暴露

了自己感情的脆弱。但是這只是一時的,我表白了將近五百次,或許再來個五百次,宮洛就被我感動了呢!”

說着,周曉曉的臉沉了下去,嚴肅地對着我說道:“但是,沐顏,你可不要當程咬金,半路把宮洛給搶走了!”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趕緊說道:“我纔不會呢!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因爲……因爲這裏只有你一個女的啊!除了你,我就沒有情敵了。”說着,周曉曉白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怔。我怎麼在剛纔看到了一秒的厭惡與仇視?但隨即,我便搖了搖頭,不會的,我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我看了眼眼前的劉嘉明和宮洛,扯了一下週曉曉的衣角:“你怎麼不懷疑,宮洛是個同志?”

天知道,這是我剛纔想到的,隨口一說。

可這話到了周曉曉的耳朵裏,就不是一句玩笑話了。周曉曉立馬嚴肅地說道:“如果劉嘉明敢和我搶男人,我就把他的弟弟給切了,讓他們家斷香火!”

“誒誒,我隨便一說,你別當真啊!”我趕緊勸說道,“他可是你青梅竹馬,你可要相信他,並且三思而後行。”

“哼!只要妨礙了我和宮洛的幸福的,我都不會放過的!就算他是我青梅竹馬,又怎麼樣?!……不行,我得找個機會和他談論一下這方面的事情。”

我苦着臉,看着劉嘉明的背影在心裏說對不起,然後感嘆地對着周曉曉說道:“你中毒了,他的名字叫宮洛。”

周曉曉立馬揚起嘴角,眼睛裏充滿了亮光:“那當然。我喜歡他,很久很久了。”

很快的,我們就走到了一樓,那裏,村長爲我們準備了一些飯菜。

“謝謝村長。”我感激地說道。

村長撫了撫他的鬍鬚,和藹地笑道::“謝什麼。你們是過來幫忙,又不是其他?”

“村長,我有個不情之請。”說着,宮洛對着村長低了低頭。

“什麼事情,你們儘管開口!”

“我想看看,這裏的歷史。我知道,村長每天都會記錄……當然,我只想知道這裏出現的大事。”

聽到宮洛的話,村長的臉立馬沉了下去,眼神轉着,似乎在猶豫着什麼。

許久過後,村長才說道:“可以。但是,只允許你一個人看!”

“謝謝了。”宮洛很有禮貌地說着。

吃過飯後,村長和宮洛就往村長的房間裏走了去。而我們則坐在房間裏玩着鬥地主。

“你們說,爲什麼村長只允許讓宮洛看?”周曉曉的嘴巴微微嘟起,對着周曉曉說道。

劉嘉明瞥了眼周曉曉:“因爲他纔是我們的隊長啊。這不很明顯嘛!”

“我的意思是,爲什麼不讓我們一起看。”周曉曉白了眼劉嘉明。

“因爲,有些歷史是見不得人的,尤其是部落們的歷史。”劉嘉明繼續說道,“嗎沒點包容心的人,很容易用道德譴責他們。”

我疑惑地問着劉嘉明:“你怎麼知道?”

“因爲我以前就看過一本啊。話說,周曉曉,你能不能矜持一點,你不用喜歡他到什麼都想知道的程度吧。”說着,劉嘉明又白了一眼周曉曉。

周曉曉嘟着嘴,許久之後才憋出幾句話來:“他藏着很多祕密。將來,會壞了我的打算。”

(本章完) 周曉曉嘟着嘴,許久之後才憋出幾句話來:“他藏着很多祕密。將來,或許會壞了我的打算。”

“你有什麼打算?”劉嘉明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皺了皺眉,隨即試探性地問道:“你是覺得,他背後有其他的女人?”

周曉曉垂了垂眼瞼,隨即眸光一閃,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我不能便宜了別的女人!”

說着,周曉曉看着我說道:“如果便宜了別人,那我還寧願把宮洛讓給你。”

我的眼睛一眯,不悅地說道:“怎麼又說到我!”

雖然千年古屍和宮洛同一個身體,但是性格舉止什麼的都是不一樣的。而且,我也不會嫁給千年古屍,爲了怕周曉曉誤會,我也和宮洛保持距離了。

更何況,現在千年古屍都不出現,千年古屍也不會拿他的身體跟我調情,這樣也可以避免其他的誤會。

“說笑的,你別當真。”周曉曉對着我扯了扯嘴角。

下午四點鐘,宮洛回到了房間裏:“我知道怎麼回事了。我們走吧。”

我們三人對視一眼,趕緊整理自己的東西,跟着宮洛走了出去。

我們順着河流,往山上走去。

周曉曉看了眼宮洛,隨後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村長的一本書裏,記載了這麼一件事情。”說着,宮洛拿着一根軟木棒往前面的草叢裏打着,我們也跟着這麼做,以免被蛇給咬了。

“在六百年前,以前以前的政府派軍隊們來這裏開山鑿道引水。當時,有一個女人掉進河裏死掉了,被他男朋友埋在了山頂。”宮洛緩緩地對着我說道。

“然後呢?”我問道。

宮洛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四年前,一個酷似那個人的你男人帶着自己的妻兒來到這裏,這是在另一本書上的。那裏面都記載了他們的樣貌,用的詞彙幾乎相同。而且,當時,他和他的家人,來看過這條河,還誇讚這條河水很清澈之類的。”

劉嘉明認真地說道:“你的意思是,這個死去的女人看見了愛人的來世,還看到了他們的孩子?!”

宮洛點點頭:“恩。關於那個男人,我已經叫人在查了。我們先去找水鬼的墓地,那裏有她愛人的味道。她絕對不會不去那裏的!”

四點鐘,我們爬到了山頂,找到了水鬼的墓穴。

那裏面,躺着一具屍體,和水鬼一模一樣,修長的骨骼,雙目睜得極大,身上的血肉坑坑窪窪,她的下巴,整塊肉都掉落,消失不見,她的手也剩下森森白骨也一些細碎的肉末。

我睜大了眼睛,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宮洛轉過頭,看了我一眼:“這就是她的身體了。既然她的身體還和靈魂有聯繫,那我們對她身體做了什麼,她肯定會現身。”

“她既然恨那個男人,爲什麼還要將自己的身體放在這裏?”看着她那雙眼睛,我彷彿能夠看到裏面無盡的恨意。

劉嘉明對着我說道:“她同時也愛那個男人,對於她來說,愛與恨是成正比的。”

我愣愣地點點頭。反正不論如何,那個男人是女人的心結,如果能夠解除,或許也能夠救她。

“嘟嘟嘟”的聲音闖進了我的耳朵,我轉頭一看,只見宮洛拿出手機翻閱着什麼。周曉曉小心翼翼地往宮洛的身邊挪去,可就當自己快要接近宮洛的時候,宮洛一個戰神,華麗地往遠處走去,打起了電話。

周曉曉嘟着嘴,站在原地:“永遠都這麼神祕。”

“曉曉,其實你也不用這麼操心的。或許,電話那頭是男人呢?”我的腦海中徘徊着昨晚宮洛和我說的話,我猶豫着要不要告訴她。

如果理性地來說,我還是告訴她比較好,可是,看着她滿臉的癡情和她多次被拒的脆弱內心,我又覺得不要告訴她比較好。

最後,我選擇了後者。如果宮洛不喜歡周曉曉,可以拒絕她,這是他的權力。但是,周曉曉也擁有喜歡一個人的權利不是嗎?

萬界最強之光 而且,周曉曉喜歡宮洛也已經到了一種境界,甚至……自己也無法保證會像周曉曉這樣喜歡一個男人。

周曉曉瞪了我一眼:“你知道?!”

我愣了愣:“我猜的啊,你這兩天怎麼有點奇怪啊!”

以前的她,從來不會用這種眼神看着,那眼神,有着嫌棄,有着仇恨,還有一抹嫉妒!

周曉曉這是怎麼了?!

周曉曉立馬垂了垂眼瞼,擡頭對着我扯了扯嘴角:“……沒事。可能是被俯身了,情緒更加激動了。沐顏,你能夠理解我的吧。”

聽着周曉曉可憐的聲音,我的心軟了下來,對着她點頭說道:“沒事。只不過,你真的不要這麼疑心病了,對宮洛也是,你這樣,哪個男人受得了?!”

這時,劉嘉明也出來說話了:“曉曉,沐顏這回說的不錯。男人,最討厭被束縛,偶爾偷偷腥,嚐嚐葷……你跟個管家婆一樣的,不論是那個男人都會跟你離婚的。”

“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周曉曉咬牙切齒地說道。

劉嘉明溫和地笑了一下,可是那話卻沒有他的笑容那般溫暖:“你還真是高中沒學好,這是正常生理現象,不懂?”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也忍不住插嘴了:“劉嘉明,那你會那麼做嗎?”

難道,男人真的是下半身考慮的動物?!

“也就在路上多看幾眼別的美女。”說着,劉嘉明看了眼周曉曉。

不一會兒,宮洛也回來了,對着我們說道:“那個男人正在趕來的路上,他說他來過這裏以後,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聽到這裏的事情,他也說要上來。”

“那我們還要對這具屍體動手嗎?”我問着宮洛。

宮洛看了我們一眼:“等會。等那個男人來了,她自己會現身。”

說着,宮洛看了眼天空:“不早了。我們先點火,搭帳篷。”

劉嘉明和宮洛往山林裏走去,然後那這很多柴火出來了。我們也拿出打火機,往乾燥的樹葉上點去,不一會兒,一簇火焰熊熊燃燒。

隨後,劉嘉明和宮洛又搭起了兩個大大的帳

篷。

帳篷裏,我看着周曉曉,溫柔地說道:“曉曉,你的身體好點了嗎?如果不行,等會你就在帳篷裏。”

沒事,你要相信劉嘉明的技術。”說着,周曉曉對着我揚了揚眉毛。

我不禁笑了出來:“最近你們很喜歡吵架,不過,果然還是青梅竹馬啊!”知根知底和藏在內心深處的信任……“哼!是他最近老找我吵架。”

我點點頭。

大約晚上八點鐘,外面有幾根火把的亮光。

旁邊的帳篷裏,宮洛的聲音冷冷地傳來:“他們來了,你們準備一下。”

“恩。”說着,我便出了帳篷,拿出一把蠟燭,擺出一個直徑爲兩米的圓圈,旁邊還有兩個直徑爲一米的圈圈,每個圈之間都有一隻蠟燭共用。

每個圈的周圍都擺着三層蠟燭,每層蠟燭都是九九八十一根蠟燭,每根蠟燭都捆綁着一張空白的黃符。

我在帳篷邊山也擺放了蠟燭,設置了一個隔離結界。

然後,我走近那個後面的一個蠟燭圈裏。周曉曉走進了另一個。

劉嘉明也拿出了自己的笛子,站進前面的圈子裏。

宮洛來到那些全身裹黑的隊伍裏,將一個頭上套着套的男人拉着走進圈子裏,其他的男子便隱匿進了林子裏,不見蹤影。

“他們這樣沒事嗎?”我看了眼樹林,心裏有着擔憂。

宮洛看了我一眼:“沒事。他們有能力走出去。”

說完,宮洛便掀開了男人的套子,只見一個滿臉絡腮鬍的英俊男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就是他?”周曉曉有些不可思議地說道。

“對,就是他。”說着,宮洛看向男人,對着男人說道,“你是自願來到這裏的?!”

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氣,滿臉堅定地說道:“對!謐兒是因爲我才變成現在這樣子的,我有責任來解決這一切。”

“有膽量。那你召喚她出來吧。”說着,宮洛就指了指那口棺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