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理會老舅的問題,而是慢條斯理的掏出了一個小包裹,裏面是大大小小的各種滅魂針。

我臉上帶着淡然無比的餓笑容,感覺自己現在實在是有點像是那種準備開始做變態實驗的怪物了。

自己覺得實在是有點滲人的味道,至少,我做出這樣的舉動之後,老舅已經被嚇到了,臉色有些發白,顫抖着看着我,問道:“你想要幹什麼?”

我沒有理會老舅,而是直接抽出了一根最大號的滅魂針,刺入了老舅的腦袋裏面。

這傢伙的慘叫頓時就大了一個檔次。

然後就以此類推。

短短時間,我將一套一共是一百零八根滅魂針刺入了老舅的身體裏面。

一整套滅魂針進入了老舅的身體之後,這傢伙就像是被剝了皮的青蛙一樣,眼睛圓睜,嘴巴大張着,原本就醜陋的面龐現在更是直接就扭曲得不像是樣子了,喉嚨裏面咯咯的響着,卻是連一個像樣的完整的聲音都無法發出來。

一瞬間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看到老舅激烈到全身血管肌肉都完全鼓脹起來,這傢伙身邊的人即便膽子很大,即便現在還有底氣覺得我弄不死他們,這時候都感覺到一陣陣的寒氣朝着外面升騰出來,怕的不行,連喘息的聲音都儘量的壓制到了最小的程度。

“挺享受的吧。”

我慢悠悠的看着老舅,拍了拍這傢伙的臉頰,開口說道。

這傢伙嘴巴大張,連呼吸都變得格外小心,生怕那樣加重了自己的痛苦,喘息了好半天方纔開口說道:“求你,給我一個痛快的吧。”

這傢伙痛得連聲帶都出現了問題。

我卻沒有絲毫的同情和不忍,倘若我不是他們的對手的話,我相信我的結局比他們悽慘很多,甚至我還會看到最痛苦的事情發生。

對於敵人,永遠不能心存仁慈。

我不想要被坑了,比如葉悠然那個女人。

想到這裏,我頓時捏緊了自己的拳頭。 「那就多謝了!」墨九狸聞言微微詫異的說道。

「不用謝,還有……白未央,我的名字!」白未央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我叫上官狸,上官寒是我的藝名!」墨九狸聞言看著白未央說道。

「知道,休息去吧!」白未央聞言淡淡的說道。

墨九狸也轉身回去,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出來時,就看到白未央站在院內等自己了,看到墨九狸出來,白未央直接說了聲走吧,就帶著墨九狸出了風閣……

白未央並沒有帶著墨九狸從前門走出回春南風館,而是繞到了風閣的後門,直接出去的。

墨九狸昨天從幾個小官的口中,得知這個地方是一重天的北城,而一重天貌似有東南西北四大城,想來這北城應該不小的,畢竟一重天這麼大,又是四城之一,小也小不到哪裡去吧……

墨九狸有心想問什麼,但是白未央似乎並沒有回答問題的興緻,墨九狸乾脆也就不問了,一路上大街倒是十分的熱鬧,對於這繁華的街道,墨九狸已經沒有什麼好奇了……

這也不是她第一個飛升來的界面,早就過了好奇的時候了,對於墨九狸看著四周淡然的態度,讓走在前面的白未央心中十分好奇!

原本他以為會看到墨九狸像個土豹子似的,對什麼都好奇驚訝,又忍不住向自己問東問西的,可是卻沒有想到,完全跟自己想的不同……

他很確定墨九狸並不是很了解一重天,一定有想問的,但是為什麼能忍住不問才是白未央心裡好奇的!

白未央是一邊暗中觀察墨九狸的舉動,一邊好奇墨九狸,帶著墨九狸來到了一座四層的建築物門前,墨九狸抬起頭看到樓頂立處刻著四個大字:靈師公會!

而且門口也掛著一個北城靈師公會的牌匾!

白未央看了眼墨九狸,帶著她直接走了進去,來到靈師公會寬敞的大廳內,裡面還算是熱鬧,有不少人的,墨九狸本來以為白未央會帶著自己去排隊的……

結果墨九狸的想法還沒落下,就發現大廳櫃檯內,有人似乎看到了白未央,急忙跑到白未央的面前問道:「白護法您來了,是有什麼事情嗎?」

「幫她轉換一下靈力!」白未央直接說道。

「啊……好的,白護法跟我來吧!」對方聞言立即說道。

白未央點點頭,帶著墨九狸跟著對方來到三樓一個房間,對方還想往四樓走去的時候,白未央忽然間開口說道:「不用去四樓,三樓就行了!」

「哦……好的,那我們就去三樓!」對方聞言明顯一愣,然後悄悄看了眼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跟隨白未央和靈師公會的弟子來到了三樓一個房間,看起來是會客室,那名弟子看著白未央恭敬的說道:「白護法,您先在這裡稍等片刻,我去請會長過來!」

「不用請會長,隨便喊個長老就行!」白未央再次說道。

「哦……好的,我馬上就去!」那名弟子又是詫異的看了眼墨九狸,然後說道。 墨九狸對於那名弟子的眼神,完全沒在意,她也不怪白未央為何不帶自己上四樓,或者不讓對方請會長,畢竟自己和白未央不熟悉,對方能幫自己轉換靈力,也是幫了自己了!

自己沒必要要求那麼多,人家幫忙是情誼,不幫是本分,所以她並不挑剔必須要會長,必須要上四樓去轉換靈力的,雖然墨九狸很清楚四樓轉換靈力,一定比三樓高級!

墨九狸和白未央在會客室坐了一會兒,不多時剛才離開的弟子,帶著一個老者走了進來!看了眼坐在一邊的白未央和墨九狸,老者眉頭微微皺起問道:「誰要轉換靈力啊?」

「咳咳……那個太上長老,這位是回春南風館的白護法!」那名弟子看向白未央有些抱歉,然後看著老者提醒道。

「哼……我是問誰要轉換靈力!」老者完全無視弟子的提醒再次問道。

「我!」

「她!」

墨九狸和白未央同時說道。

「跟我來吧!」老者看了眼墨九狸直接說道,說完轉身就走。

「我去了!」墨九狸聞言看了眼白未央說道。

白未央點點頭,墨九狸直接跟著老者出門左拐,那名弟子看到墨九狸走後,才看向白未央抱歉的說道:「對不起白護法,我本來是想下去給請二長老的,但是半路遇到我們公會的太上長老,被他問起我也不敢隱瞞,所以才……」

「嗯,我知道的,只是你們的太上長老似乎脾氣不太好呢!」白未央聞言淡淡的說道。

「白護法,太上長老何止脾氣不好啊,他最近脾氣可是壞的很,怕是你帶來的人要遭殃了!」那名弟子有些為難的說道。

「遭殃?」白未央聞言挑眉的問道。

「是啊,最近凡是來轉換靈力的人,十個有九個都被太上長老帶去親自為對方轉換靈力了,每一個出來的時間都不同,最長的一個半個月才出來,雖然靈力是轉換了,但是也被太上長老折磨的狼狽不已啊,所以剛才那個小哥怕是要遭殃了……」對方看著白未央無奈的說道。

「只要不死就行了,既然是這樣,看起來她沒那麼快出來,我就先回去了,等到她出來后,你讓她先在這裡等著,派人去通知我一聲……」白未央起身想了想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白護法,到時候我會派人去通知你來接人的!」對方急忙保證的說道。

「嗯,那就麻煩你了!」白未央說著拿出一袋子東西,塞給對方說道。

對方見狀一喜連麥奉承的說道:「多謝白護法,多謝白護法,小的一定會按照你的吩咐辦事的,白護法放心吧!」

等到他抬起頭時,發現白未央早就消失不見了!顛了顛手裡的袋子,開心的收了起來,轉身離開三樓……

另一邊,墨九狸並不知道白未央已經離開了靈師公會,跟著前面一臉不爽的老者出了會客室,走到盡頭左拐又左拐才來到了一個房間門口……

老者打開房門,帶著墨九狸走了進來,墨九狸剛一進來就察覺到了屋內存在很多陣法! “痛快?怎麼算個痛快?”

我冷笑着看着老舅開口說道。

而後,將最後一根滅魂針直接刺入了老舅的太陽穴中。

這傢伙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掙扎的表情,但是眼神之中閃爍的神光已經逐漸的小了下去,最後徹底的消失不見。

這時候不管有什麼樣的情緒都已經沒用了。因爲老舅的靈魂意識已經被我徹底的消滅。

他現在已經成爲了我第一尊失魂傀儡。

我掏出符咒,一抖,將燃燒之後的符灰倒入了老舅的口中,然後掏出一尊木偶,唸唸有詞。

猛然睜開雙眼,大聲吼叫起來:起!

原本被我給死死壓制住的老舅猛然直立起來,猶如殭屍。

我滿意的點點頭。從控屍傀儡上面傳遞來的感覺讓我知道,第一次煉屍已經取得了比較不錯的效果。

點頭之後我將老舅身體之中的滅魂針依次朝着外面抽,等到將滅魂針完全抽出來只剩下老舅百會穴裏面的一根之後。老舅的身體已經完全的軟化下來了。

和一般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不對,是看起來和一般的怪物沒有太大的區別。

“想跑?沒那麼容易。”

剩下的傢伙被這樣詭異的場面給嚇到了,這些人顫抖着想要逃走。

我冷笑起來,直接搖動鈴鐺,這些傢伙頓時再次痛苦的躺在地上瘋狂的翻滾起來。

滅魂針的威力不是他們能夠對抗得了的。

這一次,我直接將鈴鐺交給我老舅,命令他不斷的晃動鈴鐺。

將這些以前和老舅一起的傢伙痛得死去活來哭天喊地。

這些傢伙恐怕怎麼都沒有相當,他們自詡爲強大的肉體力量竟然會碰到天然剋星痛苦無比。

看到時機差不多了,我揮揮手。讓老舅停了下來。

這些人已經全部都接近虛脫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我掏出一個瓷瓶,裏面是我這八年來煉製出來的控屍的藥物,一直還想着選擇在什麼合適的時候使用呢。沒想到這時候就派上用場了。

我帶着笑容,朝着這些癱軟在地上的傢伙慢條斯理的走了過去。

這些怪物被嚇傻了,一個個都不斷的朝着後面瘋狂的挪動,嘴裏大聲的喊叫着:“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似乎我們之間的角色已經完全變了,我是大色魔,而他們只是無辜又無助的小女孩兒。

我差點就配合這些怪物說了一句:叫吧,就算是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們。

可惜,我畢竟沒有那麼喪屍。

而且和一羣怪物男人說這些?除非我是純粹發瘋了還差不多。

我走過去。站在這些傢伙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們,說:“兩個選擇,一個,和他一樣,另外一個,吃了這些藥丸,成爲我的奴隸。不過,你們可以在有限的時間之內保持自己的思維能力。”

對於這些已經徹底的脫離了人類行列的傢伙,我實在是沒有必要和他們太過客氣,直接理所當然的命令就好。

而且很顯然,這羣傢伙也相當的適應那樣殘暴而且直接的管理方式。

誰強誰就是祖宗。

這樣的等級觀念,簡單而且實用。

我的話說完之後,這些人全都沉默了下來,最後才終於有人開口說道:“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騙我們。”

我點頭,笑了起來,說:“好問題。”

隨後我將手中的最長滅魂針直接刺入了這傢伙的大腿裏面讓他痛得全身都蜷縮了起來,所有的經脈都高高鼓脹起來,看起來,就像是要掛掉一樣。

赫赫和……

一連串沉重到了極點的喘息聲從這個傢伙的嘴裏面傳遞出來,等我將滅魂針抽出來的時候,這傢伙直接就崩潰了,用盡全身力氣的嘶吼起來:“我吃,我吃。”

說完,一把抓過我手中的藥丸,直接吞了一顆下去。

我笑了起來,說道:“真乖。”

然後將目光看向剩下的傢伙,說:“該你們了。”

“法一,我們是你的長輩,我們都是一家人。”

還有人想要和我拉扯這樣的關係,我直接控制老舅衝過去將這些傢伙給直接扔飛了出去,然後暴力虐待。

養屍祕錄之中的法門真是不錯,控制之後,竟然還能夠完全保持肉身的強度和力量,這些已經徹底的失去了人類的本性變成怪物的傢伙簡直就是爲了養屍祕錄而生的。

“如果你們還把我當成一家人的話,即便惱怒,也不會說出要讓我的母親怎麼樣的話來……你們難道還覺得自己算得上一個人麼?”

我冷笑着說道:“最後一次機會,要麼吃藥,要麼,和他一樣。嘗試一下我圈套滅魂針的滋味之後,你們依然會變成我的傀儡?”

這一次,這些傢伙思考的時間都變得相當的短暫,一個個在別無選擇之下,直接將藥丸吃了下去。

我滿意的點點頭。

然後計算時間。

五分鐘。

藥效徹底發作,這些人的眼神之中都已經充滿了迷惘之色,已經徹底的成爲了我的傀儡。

這時候我方纔緩緩說道:“你們成爲我的奴隸,只要有機會,你們能夠重新蛻變成人類的話,到時候我會放了你們。”

算我傻乎乎的也罷,不管如何,這些人都是和我同宗同源的傢伙,他們可以對不起我,我不能對不起他們。

而後不再多說,直接取了這些傢伙的心頭血,融合在了着一尊控屍傀儡裏面,然後說道:“咒成。”

這些人睜開眼,恍惚之中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舉止之間都顯得相當的正常,只要不是仔細觀察絕對難以發現他們的異常。

我見狀,頓時就滿意的點點頭。

“給我說說你們的情況。”

我看着這些已經徹底收歸我用的傢伙,開口說道。

“我們逃走之後,一直隱藏在村子裏面,因爲我們只要離開村子的範圍就會徹底的消亡,逃出來的一共有七十三人,不過都很虛弱,因爲我們沒有屍油和屍體吞噬,我們一直都在等待機會,重新殺回去。”

對於我的問題,他們沒有絲毫的抵抗,直接就開口說道,很是詳盡 。

“在上面的村民之中還有你們的人麼?”

我開口問道。

這些人點頭,隨後說道:“我們的人有,但是不多,我們的力量處於絕對的劣勢。”

我點頭。

這消息對我來說,也算是有用。

這些都是他們殘存的記憶,靈魂被我徹底壓制之下,根本沒有說謊的可能。

反抗者有實力,但是沒有足夠的實力。

“那些屍油和屍體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我再次開口問道。

“低下,巨妖邪靈 ……屍油是他分化出來的,屍體,也是他吐出來的……”

聽到這個回答,我頓時就一頭霧水,心想這巨妖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屍油,屍體……

簡直和一個亂葬崗差不多了。

“巨妖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再次開口問道。

不過問道這裏的時候,這人剛想要開口,全身就不由自主的劇烈顫動起來,顯得很是痛苦的樣子,滅魂針都受到了相當大的衝擊。

我皺眉,柑橘到不好,趕緊朝着後面退卻,控制剩下的傀儡裂成人牆將我團團圍住。

“他是……他是……”

被我提問的傀儡還想掙扎着說出自己記憶中的巨妖形象,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這傢伙全身迅速的膨脹起來,尤其是腦袋,像是被灌注了大量的氣體一樣,迅速膨脹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然後爆裂開來,徹底的消亡。

腦袋都直接爆炸了,肯定是不可能繼續活着了。

但是這傢伙的腦子裏面竟然只有少得可憐的腦漿,而且,腦漿之中匍匐着一條已經死去的蟲子,這蟲子看起來就和那一尊巨妖的雕像一模一樣,只是是一個縮小了無數倍的版本,現在和這個傢伙一起死亡……

我不由得想到……這一尊小小的妖怪是不是一直都藏在他們的腦子裏面不斷的吞噬他們的腦漿? 老者似乎是故意想要為難墨九狸,完全沒有告訴墨九狸如何走,諾大的房間內,老者直接走到中間一個聚靈陣面前,幾乎是看著對方邁出一步,就到了中間了……

墨九狸見狀勾唇冷笑,學著老者的模樣,直接來到了老者的身邊,老者還想回頭看熱鬧的時候,結果一回頭嚇了一跳的問道:「我去,你怎麼在這裡的?」

「前輩,不是你帶我來這裡的嗎?」墨九狸十分無辜的問道。

「我是說你怎麼走過來的?」老者瞪著墨九狸無辜的眼神問道。

「我跟著你的步伐走的啊!」墨九狸再次無辜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