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不停的打着哆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我沉睡之前,蔚軒都還是好好的,隔斷時間來看我一次,爲什麼這次醒來,蔚軒會變成這副模樣。

“蔚軒……”

大叫一聲,正要朝蔚軒跑去,但發現身體根本就動不了。

現在的我對壓制女魔已經越來越失去信心。她越來越強大,我能恢復意識已經很不容易,想要完全控制身體,那已經不可能。

最多也只能讓我們兩個同時都無法控制身體。

隔蔚軒這麼近。我卻無法靠近他,無法觸碰他。

看着他如此痛苦的趴在地上,我卻只能這樣看着,什麼也幫不上。

眼淚不斷下落着。

那個大人看見我極其反常的舉動。把我摟到他懷裏,說道:“美人,怎麼了,他已經死了,難道你不高興嗎?” 那個大人看見我極其反常的舉動,把我摟到他懷裏,說道:“美人,怎麼了,他已經死了,難道你不高興嗎?”

在聽到那位大人說出他已經死了,這幾個字後,眼圈一黑,整個人恍惚了一下。

我怎麼可能高興得起來,全身不停抖動着。

蔚軒身上的那片鮮紅極其刺眼,讓我的眼前開始有些犯暈,頭也痛得特別厲害。

開始感覺呼吸也困難起來。最後眼前徹底黑了下來,整個人暈倒過去。

……

由於蔚軒死去,我也沒有什麼奪回身體額動力,於是就這樣一直昏迷着。

任憑女魔驅使着我的身體。

之後我抓找出殺害色官員兇手的事情一直傳到了皇城。

本來一直想目睹我正面目的景書王這次真的是按耐不住,直接派人把我接到了皇城。

由於現在是女魔在控制我的身體,一切穿衣風格和裝扮跟我以前都大有不同。

應該說,同一個身體,要是把現在的我跟以前的我做對比,可以說是兩個人。

我以前的裝扮保守,妝化的也特別淡,但現在女魔不走我以前的風格。

而走的是嫵媚的風格,不管是妝容還是穿着。都透着一股騷氣,但就是這股騷勁,才特別吸引那些男人。

再加上女魔總是喜歡做那些妖嬈的動作,這樣一來,更加容易勾起那些男人的性慾。

景書王在見到女魔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直接把女魔納入後宮。

整天沉浸在女魔的美色之中。

這雖然引起許多臣子的不滿。但也那女魔沒有任何辦法。

不管女魔幹什麼,景書王都能寬容,而且不管女魔提出怎樣無理的要求,景書王也都答應。

就算是要殺他的子民,他也毫不猶豫的答應。

女魔費盡心機進皇城主要目的就是吸收更多的怨氣和景書王身上的龍氣,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現在的她在這個小國家可以說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沒有人敢違揹她。

有了這麼好的條件,那就更需要好好利用起來。

於是女魔想出了一件很殘忍的事……

那就是用屠殺平民的方法來讓那些平民心中充滿怨氣,然後她就可以盡情的吸收那些怨氣。

有了這個想法,她便開始在景書王身邊蠱惑景書王。

她一直在景書王面前撒嬌,說很無聊。沒人陪,宮裏沒什麼好玩的。

景書王拿她沒辦法,於是便問她想玩什麼,都可以滿足。

於是女魔便高興的說道:“我想玩那些平民,越窮越好,越底層的越好玩。”

景書王愣住了,說道:“平民有什麼好玩的,有髒有粗魯。”

“人家就想玩嘛,就想玩嘛,難道王爺剛纔的話不算數碼?”

景書王對她這樣撒嬌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咳了兩聲,說道:“孤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吧。”

之後還按照女魔的想法,在城外一處空地爲她做了一座看臺。

景書王不知道女魔到底想要幹什麼,但他也不想管這些,他只要女魔不生氣,不離開他就好。

雖然剛開始是由於女魔的美色而被吸引,但時間越來越久,景書王發現,他慢慢的喜歡上了女魔。

他開始越來越離不開女魔。

但景書王對女魔的這種感覺女魔一點都沒有發覺。

女魔一心只有仇恨和報復,她只想要力量,其他的一切她都感覺不到。

看臺建好後,女魔便讓景書王從全國各地抓來了很多平民。而且全部都是從那些貧窮的農民中選出,全是些男丁。

那些農民被不情願的帶到看臺下,然後被一羣帶着刀的侍衛圍着。

這樣的陣勢讓那些農民感到恐慌嗎,而且從心底傳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女魔站在看臺上高傲的俯視着臺下議論着的農民。

其中一位農民對着女魔吼道:“抓我們來到底是想幹嘛?家裏還要老小需要我們養活,不能耽誤。”

女魔瞟了那位農民一眼,然後給身後的侍衛使了個眼神。

那個侍衛便來到臺下,走到那位農民面前,拔出腰間的大,毫不猶豫的看向那那位農民。

只見血液從那位農民身上噴涌而出,隔那位農民近的其他農民身上都被濺上了鮮血。

那位農民連哀嚎都沒有,就這樣倒在了血泊之中,沒了呼吸。

這一幕讓其他農民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全場安靜了片刻,之後突然像炸開了鍋一般,鬧騰了起來。

無盡的恐慌瀰漫開來,都不知道看臺上的那位嫵媚的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就在這時,女魔大聲說道:“都給我安靜,周圍的那些侍衛聽好了。 侯門棄女最富貴 給我殺了中間的那些農民,不能讓一個人跑掉,殺人最多的我有獎勵,而……殺得最少的那個,那他將被處以死刑,如果你們都下不了手,那麼,你們都得死。”

那些侍衛聽到女魔這樣說,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而中間的那些農民則更加難以控制情緒,開始瘋狂的往外擠着。

想要快點離開着個地方,這裏就如同死亡之地一般,只要在這裏多呆一秒,那就意味着離死亡近一點。

但那些侍衛並不會允許那些農民逃走,因爲他們的逃走就意味着自己的死亡。

終於有一個死亡受不了這種死亡的壓迫感,第一個揮動了手中的刀,直接一刀便葬送了一位農民。

此時,不管是農民還是侍衛,全部都安靜了下來,同時看向了躺在血泊中的那位農民和全身不斷顫抖的侍衛。

一會後,所有人的情緒都難以控制,比剛纔更加瘋狂起來。

有第一位侍衛帶頭,其他侍衛也開始對那些農民砍去。

農民跑着,侍衛殺着,就在場面一發不可收拾時,女魔又開始說話了。

“你們這些低賤的農民,聽好了,都給我安穩的站在原地,你們的家庭住址和家庭人員我們都有記載,如果誰敢移動一步,那他家裏的妻小都將被……”

她說到一半。便手掌攤平,放在脖子處,做出裏一個抹脖子額動作。

那些農民瞬間就愣住了,待在原地連連一步都不敢移動。

每個人都緊握着拳頭,緊咬着咬,憤恨的盯着看臺上的女魔。

妻小對一位男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一對夫妻辛苦這麼多年,就是爲了撫養自己的孩子。

而且身爲男人,一般都具有責任感,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孩和孩子受到傷害。

就這樣,剛開始鬧鬨一片,現在卻變得極其安靜,只聽見出礦的喘氣聲和牙齒的磨咬聲。

那些侍衛在下噎了一下口水後,便朝那些規矩下來的農民砍去。

空氣中血腥味開始瀰漫起來,血液濺到各處。

看臺上的女魔看着這一幕,嘴角微微上揚着。

因爲她感覺到了臺下那些人的怨恨與憤怒,她要的就是這些,雖然下面的場景讓人感覺恐懼。但在女魔看來,是另人興奮的。

不斷有一羣羣農民被送到這個滿地是血的地方被斬殺。

這件事情慢慢的就被傳了出去,被其他農民唾罵着。

他們在唾罵的同時,也在恐慌着,他們害怕這件事會降臨在他們身上。

全國都開始開始恐慌着,那些大臣也開始感到不安。

不斷向景書王上奏,但景書王都不以回覆,只是說,那個平民國家裏多得是,要多少有多少,殺幾個沒關係。

就是因爲這樣,女魔則更加猖狂起來。更加放縱。

而在身體裏沉睡的我並不知道這些。

當我醒來時看到的第一個面孔就是白子鬱。

最關鍵的是,這次我醒來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任何不適應,反而有種身體完全屬於自己的感覺。

不是隻有看到蔚軒纔會醒過來嗎?怎麼見到子鬱也會醒來,而且比見得蔚軒的效果更加好。

驚訝的看着子鬱,有太多不解想要問他。

他爲什麼會出現在皇城,他不是回家了嗎?

而且他爲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裏,他見到我這個樣子爲什麼一點都沒有露出感到奇怪的表情。

還沒等我開口問,他便說道:“不用感覺奇怪,我也不再隱瞞你什麼。”

之後他便把他的身份告訴了我,讓我知道了冥界和女魔的由來。

我並沒有對他說的這些感到質疑,反而還深信不疑。

子鬱說他就是爲了爭奪女魔而被他的父親招回去的,之後女魔突然消失,現在各界都在找女魔。

他聽從他父親的命令找了女魔很就,但都沒有得出結果。

由於女魔是在煙樓那塊消失不見的,於是他決定再到煙樓來一查究竟。

剛到那就想起我,於是就去煙樓找我,但聽紅媽說我已近進了皇城,他便又找來了皇城。

當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驚住了。那時便知道我被女魔侵佔了身體。

子鬱的力量正好可以剋制女魔,但以他現在的力量也只能佔時性的壓制住女魔,無法長期壓制。

由於子鬱剋制住了女魔,我才能正常甦醒。

在知道小白不是普通人後,我立即對小白說了蔚軒去世的事情。

希望他能救活蔚軒,不管怎麼說,子鬱有法力,想要救活一個人也許他真能辦到。

當子鬱看見蔚軒的屍體後,眉頭緊皺了起來,他說:“沒辦法,蔚軒身上的怨氣太重,現在可能已經成了厲鬼,就算我能復活人類,也沒有用了。”

當聽到子這鬱樣說時,我瞬間就低落了下來,感覺自己的世界都失去了顏色。

“他爲什麼會死得這麼慘?”

聽到子鬱的回答,我只能兩眼無神的搖着頭,不能給予子鬱任何回答,我什麼都不知道。

子鬱看到我這個狀態後便沒有再多問。

在回宮的路上,無意間聽到那些宮女在討論着蔚軒的事情。

“嘿……你聽說過那個叫蔚軒的犯人嗎?”

“聽說過,這件事可是鬧得很轟動呢,聽說他在煙樓那塊殺了個官員,之後被處死了。”

“是啊……雖然有官員被殺已經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了,一般都是上斷頭臺。但那位叫蔚軒的彷彿死得最慘,被割肉而死,這中間總感覺有什麼隱情。”

“的確奇怪,不過我們在宮裏,只能聽到這些……”

……

我整個人瞬間變得恍惚起來,沒想到蔚軒是因爲殺了那個色官員才被判的刑。

他可是爲我殺的那個色官員。這樣說來,是我害了他。

身體不停顫抖着,連牙齒都在碰撞。

子鬱看見我的表現後趕緊抱住我,說道:“佘姬,沒事吧?”

我淚眼模糊額看向子鬱,聲音沙啞的說道:“是我。是我,是我害了蔚軒,他身上有那麼多怨氣肯定是因爲我,肯定是的。”

我越說情緒便越激動,眼淚掉得更兇。

兩隻手抓着胸口,全身顫抖着,不停的抽泣着,連話都說不清了。

子鬱把我攬到他的懷裏,用手輕輕抹掉我臉頰上的淚水,沒有說話。

之後便把我一路抱回了房間。

由於子鬱會法術,跑的速度極快,一路上機會沒有人發現我和子鬱。

來到房間他把我放在牀上,之後便一直站在牀邊看着我。

等我稍微平靜了一下後,裹在被子裏,背對着子鬱,說道:“謝謝……你能先出去嗎?我想一個人靜靜。”

子鬱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會後,什麼都沒說便離開了房間。

我一個人蜷縮在被子裏會有着與蔚軒打鬧的場景。

心口像在滴血一般,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

當時要不是我像那個色官員承諾那些,他就不會死。

“你武功那麼高,爲什麼不會逃,爲什麼要被抓住,爲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

由於蔚軒死時我一直是被女魔壓制着的,所以並不知道蔚軒死的真想,現在的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剛纔那兩個宮女對話的內容。

只知道蔚軒是殺了那個色官員而被判刑,並不知道蔚軒還被誣陷了其他罪名,更不知道蔚軒是被女魔害死的。

如果他不在了,我在這個世界上又有什麼意義……

一邊這樣想着,一邊起身,從抽屜裏拿出一隻簪子,放在太陽穴處,準備自殺…… 一邊這樣想着,一邊起身,從抽屜裏拿出一隻簪子,放在太陽穴處,準備自殺……

閉着眼睛,眼淚緩慢的劃過臉頰,拳頭緊握了一下,腦海裏一直浮現出蔚軒全身血肉模糊的模樣。

想着就覺得揪心。他死得一定很痛苦,讓我有種想把自己碎屍萬段的想法。

不管怎麼說,一切都是我害的他,是我讓他淪爲這樣的境地。

原來一開始他愛上我就是個錯誤,他原本可以擁有一個美好的一生,卻被我給破壞了。

“軒……我這就來陪你。”

用力的把簪子刺進太陽穴,就在這時,感覺自己的手腕被緊緊的捏住。

我睜開眼睛,回頭看向眉頭緊皺的子鬱,說到哪:“放開我……”

子鬱沒有理會我,我接着大吼道:“放開我……”

子鬱握住我手腕的那隻手稍微用了點力,我手上的簪子就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