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我看到了那束光的主人。

是我最親最愛的人,我的父親。

他站在一座古橋邊,手裏拿着一盞古老的燈盞。

但是當我看清楚父親身後的東西的時候,不禁渾身一顫,大叫起來。

可是沒有聲音,只聽到一陣陰風呼嘯的聲音,在父親的身後是一口血棺材,一米來長,這口棺材極爲的精緻,我走近,極力的想要看清楚這口棺材的樣子。

“小森,離開這裏,離開這裏!”

父親的聲音將我驚醒,我渾身一個冷顫,接着我便看到了父親離我越來越遠,我大哭,不是害怕而是心痛,不知道爲什麼會心痛,我眼淚匍匐着,不敢落下,生怕一落下便再也看不清楚父親的樣子。

從小便和父親相依爲命,對待父親的感情無人能及,剛剛第一眼看到父親的時候,我就已經抑制不住,這些日子我經歷了太多,也明白了太多,但真是因爲經歷了太多,才讓我更加的抑制不住內心最柔軟的承受。

任何事情,從小到大能夠傾訴的只有父親一個人。

我大吼,卻是沒有聲音,我感覺自己喉嚨一陣火辣,一股刺鼻的惡臭瞬間鑽入我的鼻息。

哇!噗!

我身子猛地一揚,將口中的填充物吐了出來。

“小子,你總算還是醒來了!”

趙半仙的聲音,我擡頭,頭疼得厲害,我一眼便看到了趙半仙和陳八兩。

“呼呼,半仙去找一罐子硃砂來!”

趙半仙點點頭,然後跑了出去,而我則是躺在一張冰冷的牀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知道自己可能在醫院。

“深呼吸,將這碗符水喝下去!”

我點點頭,右手有些無力的接過那碗符水,然後一口喝了下去,正好這個時候我的嘴裏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惡臭至極,這種惡臭我感覺像屍體的心臟,卻又不像,就着符水我一飲而盡,感覺好多了。

“……”

我張嘴說話,竟然不能發聲,我頓時驚訝的看着眼前的陳八兩。

陳八兩苦笑一聲,然後無奈道:“你膽子真大,竟然敢開煞穴去吸木道人的鬼氣,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指着自己的嘴,詢問爲什麼我突然就不能說話了。

“不要着急,你這次能夠醒來簡直就是一個奇蹟,我從來沒有見過那個用終結祭命之術還能活下來的。但是你雖然醒來了,也是隨時就有可能死亡,我必須馬上爲你陰魂借命,不知道對於你能不能成功,畢竟你身懷鬼脈,恐怕沒有那個鬼願意將命借給你!”

我不懂,但這會兒我也沒有問,因爲我也感覺到了,似乎剛纔有個驚訝和擡手的動作,我已經感覺十分的疲憊,躺在牀上,很快我又感覺眼前一片模糊。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便看到了身邊的陳八兩按住我的眉心,然後遞給了我一碗血,腥臭的感覺讓我作嘔,可是這會兒我幾乎迷迷糊糊就被陳八兩灌了下去。

就這樣我在牀上躺了一天一夜,身體才能開始活動,開口才有聲音。

“小子,醒了!”

我點點頭,看着那一頭白髮的趙半仙,突然明白了爲什麼原本只有二十八歲的趙半仙顯得這般的蒼老了。

“小子,你給我說說,那木道人長啥樣?”

趙半

仙遞給我一杯白開水問道。

我苦笑,心中擔心小蝶和朵朵,還有那兇胎和木道人的去向,連忙問道:“小蝶他們怎麼樣了?”

“沒事,現在應該也恢復了,你都昏迷了三四天了,對了你住院的時候又幾個說是你的同學來找過你,說是幫你請了假,讓你安心養病。”

我沒有說話,只覺得溫暖。

“你膽子真大,師兄說木道人這次應該會躲上一段時間舔舐傷口,倒是你,小子現在我們都是隨時將死之人了,也真他孃的有緣呀!”

“趙叔,陳若唯……”

趙半仙臉色突然一沉,低沉道:“沒什麼,這是若唯的命劫,命中註定要被兇胎殺死,實話告訴你把,若唯是師兄的義女,從小就跟着師兄學道,這次要不是木道人將我們支開,恐怕若唯還有可能逃過這次命劫。”

我心中一顫,一想起陳若唯,我的心竟然有種刺痛,似乎她的死都是自己造成的一般。木道人,我的心中冰冷的念着這個名字,並且發誓,只要我不死一日,必定要將這個木道人徹底滅殺。

這個時候陳八兩走了進來。

看到我醒來,陳八兩那張似乎木雕一般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欣慰。

“你現在的身體極爲的虛弱,不怕告訴你,我這次爲你借命,只借到了三天,實在是太難了,哎……”

“八兩叔謝謝你,三天已經足夠了,三天我已經能夠做很多事了。”

陳八兩和趙半仙都沉默了。

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敲開了,是寢室的三個室友。

王興建提着水果,張亮叼着煙,蕭子卓臉色極爲的複雜。

“老楊,怎麼樣,這兩位是……”

張亮叼着煙,有些不解的看着陳八兩和趙半仙。

“額,這是我的兩位叔叔,他們就住在成都。”

趙半仙連忙笑了一聲,然後起身道:“那你們聊,師兄走,我們先去把出院手續辦一下。”

陳八兩點點頭,然後起身和趙半仙出了醫院的門。

二人一出去,王興建便坐在我面前道:“怎麼搞得,老楊,聽說你被人圍攻了,打成了腦震盪,這麼快就出院了?”

我一聽,無比的鬱悶,這特麼是誰說的。

“呵呵,沒事,一點小糾紛,現在已經沒事了。”

張亮將煙仍在地上踩熄了大罵道:“,我草!老楊,你說,是那個叫的人,我遊戲裏一幫鐵哥們都是混子,幫你擺平幾個人還是沒問題的。”

我笑了一聲:“張亮,這是醫院,你又抽菸又爆粗口,注意點形象好不好!”

“形象,老楊,你說個名字,我馬上回去人肉!”

張亮雖然表面上嘻嘻笑笑,但是我知道他是認真的,還記得大一的時候,我們一起去KTV,惹到了一個混子,當時我們便被痛打了一頓,不過一回去,張亮便人肉出了這個混子的一切信息,然後不但找了一夥遊戲裏的鐵哥們狠狠的收拾了一下這個混子,還將混子乾的一些醜事,寫成紅字,寄到混子的家,把那混子的爹媽氣得吐血。

“沒事,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你們今天沒課嗎?”

“上毛線課,你住進醫院了,老子們還有心情上課,你不是要出院了麼,我們出去吃大餐,這次我請……”

張亮話還沒有說完,蕭子卓頓時打了個哈哈。

“526寢室有蕭百萬在,還要你們掏錢,是不是想要我按室規處理?”

蕭子卓一說話,頓時我們幾個都是笑了,不過我笑的時候確實眼前一陣灼熱,因爲我流淚了。

三天,真的夠麼?

很快趙半仙二人便辦好了出院手續,在聽說了我們要去吃飯的時候,趙半仙說他請客,但是最後被陳八兩一個眼神便沒了下文。

就這樣我們寢室四個出去在比山珍海味還要高一個檔次,我們四人打的足足開了三十多分鐘纔到,名字叫做仙山

樓閣。

一個極爲古樸的名字,我們走進去才知道這裏的消費極高,反正我們還沒有做到包間,蕭子卓已經塞了不下五百塊的小費給美麗漂亮的服務生。

看到蕭子卓的樣子,我心中也是放心多了,看來他已經恢復了那個花花大少的風格,不管他是僞裝還是真實,時間都會沖淡一切,慢慢的他就會忘記李彤這個人。或許多年以後,他們也會記不起我的模樣。

這一頓我們吃了很多的菜,喝了很多的酒。

酒量最不好的王興建在中途就已經醉倒了,而酒量最好的這裏要數張亮,但是也被我和蕭子卓的合力下給灌醉了。

和老蕭似乎有了一種默契一般。

“老楊,你老實給我說這次你究竟爲什麼受傷?”

蕭子卓也是有些醉,說話的時候有些咬舌頭。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酒量遠在張亮蕭子卓之下,我卻是最清醒的一個。

我扶着蕭子卓來到了包廂的一個角落,在那裏有着一張小桌子,還有一個幾個沙發。

這裏的環境很好,包廂也很大,我倒了一杯醒酒茶,遞給蕭子卓。

蕭子卓喝了一口,便坐在沙發上等待下文。

我站在他的面前,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輕聲道:“老蕭,這次恐怕有些麻煩,我今天下午就準備回老家一趟,我要回去看一下在到成都,待會兒老王和張亮你就負責弄回去。”

“老楊,你遇到什麼麻煩,你給我說呀,我可以去請大師來爲你化解,現在有錢就可以辦到事情。”

蕭子卓一臉的擔心和真誠。

我點點頭,心中謝過了蕭子卓的好意,只是這件事非同小可,絕不是一般的陰陽先生能夠化解的,而且陳八兩那麼厲害,都沒有辦法,三天,能夠找到什麼厲害的陰陽先生?

“不用了,這件事我自己能夠解決,老蕭,你暫時不要問,等過幾天我回到成都在向你解釋如何?”

蕭子卓點點頭,將那醒酒茶一口喝完。

我俯身給了蕭子卓一個男人的擁抱,然後拿起外套:“老蕭,你給老王和張亮說一聲,就說我有急事回家一趟,過兩天再來,學校那邊能請假就請假,要是請不了假的話,也就算了吧。”

“老楊……”

我轉身急匆匆的出了門,然後將包廂的門鎖好,然後我便匆匆的離開了這裏,一個的便到了趙半仙桑公司。

一路上我的眼睛沒有清晰過,一直都是滾燙灼熱。

我知道這或許就是我與他們的最後一別,在這裏我沒有多少朋友,要好的更是隻有寢室的幾個,還有就是班裏幾個經常和我說話的女生,我一把抹乾了眼淚,將手機打開,這些朋友的照片我手機裏都有,我們幾個大二的時候一起去過四姑娘山,所以每個人都有照片,我看着他們的照片,便會想到在一起快樂的日子。

“到了!”

的哥提醒了我一句,我關了手機,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抹掉眼淚,然後掏出了一百元,便直接離開了。

我剛上樓便看到趙半仙和陳八兩都坐在那裏,在不遠處的牀上還躺着陳若唯的屍體,這個時候已經經過了處理,趙半仙說晚上的時候他們親自帶着陳若唯去火葬場用往生咒超度,能夠來世投個好人家。

我點點頭。

陳八兩告訴我記住自己現在只有二天多的時間了,時間不多了。

我絕不懷疑,因爲自從閱讀了那線裝古書之後,我便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神奇之處,有着很多不知道的規則和東西影響着這個世界,影響着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

天漸漸的暗下來了,我們三人都沒有什麼胃口,便馱着陳若唯的屍體去了火葬場。

火葬場,我靈異世界的開啓之地,那裏有着我在乎牽掛的人,是應該道別一下……

(陰間公寓有百度貼吧了,大家都去搜索關注一下吧,感謝書友V.G.辛苦創吧和更新。)

(本章完) 沿着這條熟悉的街道,我走到了那巷子口。

不禁我記起了自己第一次走進這個巷子的時候,那個時候,小蝶還在前面爲我引路。

“走吧!”趙半仙拍拍我的肩道。

沿着那長長的巷子,我們三人走到了盡頭,出了巷子的瞬間,我卻是傻眼了。

因爲在我的眼前根本就沒有公寓,眼前那原本有着一座高大公寓的地方此刻竟然是一片空地,堆放着大山小山的垃圾。

“這……”

陳八兩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早就和你說過了,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公寓,雖然我知道你不會騙我,但是我們卻是見不到,還是先將若唯的屍體火化了之後再說吧。”

我有些呆滯,一步步的跟着陳八兩走到了對面的火葬場,火葬場依舊有着許多的屍體,夜裏也是陰氣極重,但是我們三人走進去,卻是沒有任何的異樣。

我時不時的回頭看着眼前那一片垃圾空地,根本就沒有公寓的存在。

一時間我不禁想到了曾經陳八兩也是這樣和我說過,我當時並沒有放在心上,可是這一刻在我的心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

眼前的公寓究竟去了哪裏?

小蝶、朵朵、李冰、二狗子……他們都會去哪裏?

就在我沉思之際,陳八兩和趙半仙二人已經超度了陳若唯然後將他火化,趙半仙還小心翼翼的將陳若唯的骨灰裝進了一個盒子裏。

“趙叔,把陳若唯的骨灰給我吧,我答應過她,要將他的骨灰撒入大海。”

陳八兩擋在我的面前,接過那盒子,然後轉過身,一臉木然的對我道:“還是交給我吧!”

我沒有說話,畢竟從趙半仙那裏知道了陳八兩乃是陳若唯的義父,自然他比我更加的瞭解陳若唯。

趙半仙和陳八兩並沒有在火葬場呆多久,我們三人做完了這一切便匆匆的離開,陳八兩告訴我這個火葬場是整個成都的陰穴,一到十二點,那就是羣鬼出沒,所以我們要在十二點前離開這裏。

我點點頭,羣鬼出沒我見識過,但是陳八兩的話,讓我更加的堅信了小蝶他們就在這裏,公寓也一定存在。

可是爲什麼沒有出現呢?難道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在離開鬼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一點四十了,趙半仙和陳八兩似乎心情也是比較低落,並沒有問我其他的,二人便回去了。

他們兩人一離開,我便衝了回去。

如今的我心中已經沒有什麼畏懼,因爲我知道自己只有兩天的時間了,今晚我一定要見到小蝶,不然明日回到了老家,或許就是訣別。

三天,還剩兩天!

衝到了巷子口,我站在那一片垃圾面前,眼前陰風瑟瑟,似乎有些影子閃爍不定。

“朵朵,小蝶……”

我大聲的叫

了幾聲!

就在我大吼的時候,眼前竟然出現了一道水波一樣的紋絡,在那慘黃色的鬼火之下格外的清晰,身後的火葬場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了,天空更是出現了一抹昏黃的雲彩。

一陣陣的陰風吹得我冷得打顫。

我伸手觸摸着眼前那波紋,似乎有着一道什麼屏障阻擋着我。

突然我想到了小蝶那晚對我說的話。

當即咬破中指。

對着眼前的波紋猛地一劃。

“我自公寓來,公寓護我身,陰間公寓,開!”

就在我說出開字的剎那之間,眼前那垃圾山瞬間消失,出現了一座古樸的公寓,正是我前幾日晚上進入的公寓。

陰間公寓,我還是第一次叫出這所公寓的名字。

公寓出現的瞬間,我看到了無數的鬼影都從窗戶之中探出頭,我沒有絲毫的害怕,滿是興奮和激動。

朝着公寓大門走去,那緊閉的大門緩緩爲我開啓,走進的時候,我驚訝的發現那原本的陳設竟然完全的變了。

變得格外的豪華,整個一樓竟然就如是一個電影大廳一般,整個大廳大如幾個足球場,我並沒有逗留,而是直接走向了電梯。

走進電梯,直接按了14樓。

期間也有人進來,都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他們都是鬼,而且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不想再沾染什麼因果。

到了十四樓,我並沒有走入我的房間,而是直接敲響了小蝶的門。

門開了,是小芳。

小芳見到我一臉的喜悅,我一把抱起她。

這個時候看到了一臉慘白的朵朵,還有躺在牀上的小蝶。大康和二狗子就站在小蝶的身邊。

“二狗子,大康,小蝶朵朵他們……”

“小蝶不會有事,只是昨晚因爲陰煞之氣消失過多,動了胎氣,至於朵朵,就不好說了,因爲她爲了阻止你耗盡了自己的鬼氣,所以現在的朵朵相當於已經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