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城隍印和“人皮鼓”在手,這老婆婆的實力,怕是比老和尚都要強一些。

要想打敗她,可不是一次兩次能成功的。

但時間緊迫,又容不得我一直磨下去,所以,我必須在幾天之內,打得老婆婆心服口服。

這他孃的不是一般難?

我暗罵一聲,腳底下的油門踩到了底。

呼呼!

這麪包車就跟一個破風箱似的,一跑就響。

因爲離得近,這邊剛提速,就到了終點。

下車,甩車門。

接着,我噔噔噔跳上石窟寺廟。

離得一近,我就聽見兩個人在對罵。

“是燕趙叫你來的?”老婆婆之後問道。

王修說道:“這種事兒,還用我家少爺費心?”

“哼,大言不慚。”老婆婆大怒,隨後掏出城隍印就要砸過去。

“石化!”王修忽地大喊,隨後我就瞧見一團熔漿撲向老婆婆。

“小子,火候太嫩!”

話未落,石化的王修已經撞向城隍印。

轟隆隆!

幾聲之後,我就看見王修被那城隍印壓住。壓得一點兒脾氣也沒。

“小子,回去告訴你家少爺,這裏不歡迎你們!”老婆婆語氣陰冷。

王修咬牙擠出一句,“老太婆,我是不會帶話的,若是你今天放我,我便明天還來,若是明天打不過你,我後天還來,直到我能打趴下你,爲少爺報仇,叫老貓留下!”

王修話音一落,我就聽見他哎呀一聲。顯然,老婆婆的城隍印又加力了。

罵了聲我擦,我直接縱身跳出,右臂陰氣狂嘯,再次召喚出韓千千,然後冥火臂衝那老婆婆的眉心狠狠打過去。

王修這小子,竟然跟我存了一樣的想法,倒是叫我感動。這會兒,先把他救出來再說。

“少爺,你咋來了?”王修擠出一聲大叫。

“小子,你還真是不死心!”老婆婆哼道。

我咧嘴道:“人不死,心不死!”

“小子,老身幫了你一次,已經算是仁至義盡。是不會幫你第二次的。你惹了天大的麻煩在身,勸你還是銷聲匿跡了吧,至於你那兄弟,也就算了,傻了總比死了強!”

老婆婆擡起“人皮鼓”,滿臉不屑。

我大聲說道:“人不死,心不死!我的兄弟,我救定了!”

他孃的,管你是誰,我必須救人! 兩方城隍印被我祭起,抵抗着老婆婆的羊紐城隍印。

就在這時,我忽有所覺,擡眼望,竟是一股陰風無端刮來,轉眼停在老婆婆身旁。

隨即,陰風化爲一道清瘦的鬼影。

那是一個清末民初教書匠打扮的老頭,禿着前腦門子,後面披肩的長髮,顯然是剛鉸了辮子那時的流行樣式,一營養不良的小單薄身板,外面罩着一套不稱身的長袍大褂,十足的一副故作斯文的窮酸兒。

老頭只衝我這兒瞥一眼,便側臉跟老婆婆低語道:“稟大老爺,通靈教那裏發生異變!過去的鬼差,消失大半——”

通靈教?

我收回城隍印,細聽。

那老頭的話越說越輕,後面幾乎細弱蚊蟲。

我挑了挑眉毛,暗罵忒不是個好東西。

老頭說完,直起了小身板,往我這邊似看非看一眼。

接着,那同樣收回了城隍印的老婆婆,一雙珠黃的眼睛迸發出駭人的冷光。

“老洛,咱們走!”

“小子,老身沒閒工夫跟你還有你的手下胡扯,自便吧!”

撂下一句話,老婆婆跟着那教書匠模樣的老頭,一同跳下藥王山。

我撇嘴,扶起被老婆婆的城隍印壓在地上的王修,也連忙下山。到了山下,老婆婆和教書匠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

根據陰語兒曾經描述給我的路線,再加上我特意記下的東西,通靈教的方向被我大致鎖定。

車上,王修好像放了氣的皮球似的,嘆氣道:“少爺,王修無能——”

我白了這傢伙一眼,“自找苦吃!”

他孃的,我氣憤的不是王修沒能揍服老婆婆,因爲他倆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若不是老婆婆沒有殺意,你這一百六十多斤今晚就得交代在藥王山上!”

王修被我說的慚愧,低頭不語。

Wωω⊕тт kΛn⊕¢ ○

我氣消的差不多,便不再罵他,王修好心,我又怎麼能不知道。

一路走走停停,利用堪鬼術,拘來幾隻小鬼確認路線,終於找到了通靈教所在。

此時,天已經亮了,紅日映紅長空。

前頭一個小土坡上,正汩汩冒着濃密的黑煙。只能隱約看見一些灰黑的殘屋斷垣。

安靜?並且死氣一片!

我一腳油門踩下去,汽車加速衝到山下。

王修休息的七七八八,當先跳下車,走過去瞧。

我也從車裏出來,望着前頭一片破敗焦爛的房屋,盯凝了好一會兒。然後跟王修尋了一圈,發現老婆婆和那教書匠並不在這兒。

默默感應天地五行,我只發現幾點金土之氣存在,幾隻小鬼在遊蕩。

口中唸唸有詞,左手迅速結出堪鬼印。

噗噗幾聲後,那幾只小鬼全部被扭送到我身前。

我盯了衆鬼一眼,指着當中一個問道:“這兒怎麼回事?”被問話的是一個俄羅斯鬼,印象中,或許叫做伊萬。

伊萬說不久前他們還在睡覺時,山頂那邊,也就是通靈教主所在的地方,突然發出巨響。

隨後伊萬就跟其他教衆一樣,拿起武器衝了上去。

結果看見一個銀光閃閃的強壯漢子正跟教主廝打——

後來,那通靈教主啓動了魯巴留下的銀眼,擋下那漢子的一擊,而後逃走。

他們這幾個倒黴蛋,被憤怒的漢子一巴掌全拍死了。

伊萬還說,在我們來之前,還有一個老太婆和一個老鬼來過,轉了一圈,便匆匆離開。

我皺了皺眉,用自有書收了這幾個,帶回去叫小和尚超度。

——

小旅館內。

小和尚了了喂老和尚喝完稀粥,便顛顛兒跑過來,好奇地盯凝着我的自有書,大眼睛一眨不眨,等着我放出那幾只倒黴的死鬼。

我嘿嘿一樂,說道:“了了,看好了!”說完大手一揮,心底念個訣兒,隨即,幾道黑光閃爍,那如同霜打的茄子似的遊魂小鬼,瑟瑟地抱成一團。

小和尚左右看了下,問我還有沒有。

我搖頭說,就這幾個。

而後就看見小和尚盤腿打坐,手中結印。右手放光,左手結金剛拳。

金剛拳就是左手大拇指按於無名指的末節,三個指頭食指、中指、無名指捏牢大指,食指捏在大指的第二個骨節上。右手五指伸開向前探出。

超度鬼魂最爲管用。

手印結好,小和尚寶相莊嚴地唱道:不空無間,光明遍照,即大日如來也——光明轉易,能破,滿願!

隨着小和尚唱出佛經,那伸開的右掌開始放光。

再看那幾只橫死且有業障在身的小鬼,一身戾氣漸漸消融。

驀地,我突然想起,這幾個傢伙被超度之後,還不得有引路小鬼出來帶走?那引路小鬼可都是墓淨司的鬼厲,我若是被發現了,恐怕又是麻煩事。

一念至此,連忙擡起屁股,匆匆離開小和尚的屋子。

回到自己房間,老貓已經醒過來,陰語兒正在照顧她吃飯。

這老貓吃飯也不老實,抓着陰語兒叫她喂着吃。

陰語兒見我進屋,起身剛要說什麼。

我先開口,說謝了,我來喂老貓吧。

陰語兒哦了一聲,開門出去。

“老貓,來,張大嘴,吃一口!啊——”我吹了下熱粥,在勺兒裏晃晃,連粥一起送進老貓張得誇張的嘴裏。

“好了,閉嘴嚥下去。”

“再來,啊——”

一頓早飯吃完。

王修、陰語兒還有老和尚小和尚都來到我的房間。

老和尚帶小和尚過來,是讓小和尚教這個便宜師弟拳術。

王修和陰語兒來找我,是來詢問下一步如何走。畢竟,墓淨司的人已經追到了西藏。

老貓的事,也被老婆婆變卦。

王修建議,我和陰語兒先走。他留下來想辦法,叫老婆婆留下老貓。

我搖頭,說這樣不行。

陰語兒想留下來照顧老貓,說她畢竟是個女人,心細一些。叫我帶着王修離開,王修差不多也算是同階高手——不算那些老不死的或者變態的。

爭了半天,倆兄妹誰也沒說服誰,於是一起把問題丟給我。

我左看看,右瞧瞧,說道:“老貓的問題必須解決,否則我哪兒都不去!”

墓淨司就算再猖狂,卻也不敢太明目張膽。況且,那一翁二像四奉使,已經摺了兩個使者,料他墓淨司也不敢輕易派人來送死了。

“少爺!”

“少仲公!”

兄妹倆還想再勸。我猛地擡手,語氣決絕地說,就這樣吧,別再說了。

王修和陰語兒對視一眼,然後無奈地點頭,說道:“是。” 往後的幾天,我天天守在藥王山。

頭一天,老婆婆沒回來。

只有小齊美在,她吃了我的烤餅,很開心,叔叔叔叔叫個不停。

第二天,老婆婆還沒回來。

我又在石窟寺外做了好吃的,把小齊美樂的不要不要的,小和尚也被我叫過來陪她玩了一天。

第三天晚上,依然未見老婆婆回來,回來的是跟她一塊出去的那個民國時期的教書匠。

這老頭臉色紙白的厲害,披肩的半長頭髮爛糟糟也不剩幾根,手臂也少了一個。

此時,小齊美跟小和尚還在石窟寺廟裏玩。

我站在山頂,抽菸。

老頭敏銳地發現了我。在石窟寺門口微頓,而後,竟然直接飄了上來。

老頭落到我面前,盯了一會兒,那緊繃的麪皮才稍稍放緩。

“燕先生。”

這老頭跟着老婆婆混,也就知道我的身份。只是,我並不是他的大老爺,他便以先生相稱。

“洛先生,老婆婆呢?”

我只知道這老教書匠姓洛,但想必該是日光之城城隍廟的堂下行走。

“大老爺她,誤入了野人山。”

野人山?

我疑惑不已,心說還真有野人?就算有,進去遲來不就行了?

老洛聽我語氣似有不信,連忙說道:“野人山在喜馬拉雅山脈無人區。先生要不信,我帶我去!”

我盯着老頭半晌,嘿嘿笑道:“洛先生,你要求我,直接說!”他孃的,人老奸馬老滑,這老傢伙只說有野人的事,卻不提別的,比如,爲啥這麼急三火四?

那老洛白臉一僵,然後訕訕然,說道:“還請燕先生幫忙!”

我不置可否,扭頭就往山下走。

那受了重傷的老洛連忙跟上。

行至石窟寺廟前,我突然停下,反問老洛,“你知道我的來意?”

“我知道,大老爺已經說過,你是爲了救自己的兄弟而來。”

那老洛能當教書匠,腦袋瓜兒自然夠用,說到這兒,他自個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聲,衝我誠懇道:“燕先生,你若能幫忙找到我家大老爺,這件事,我替你說。”

“不行,這日光說來就來,若等你事後再說,黃花菜都涼快了,我兄弟必須立刻、馬上住進來!”

那老洛“這這”了半天,最後咬着牙說了句可以。

我嘿嘿一樂,這老洛還他孃的挺上道。

我其實說出條件,不過是先禮後兵。

明知這老洛不傻,又擔心老婆婆的安危,八成是會答應,這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就算不答應,他孃的,老子揍的他答應。

看那老洛急得跟熱鍋上螞蟻似的,不難猜出,深入野人山的老婆婆會有危險,所以不會那麼快出來,這節骨眼上,我要是翻臉不認人,老貓照樣在石窟寺廟等日光,誰能說個不字?

但這老洛顯然明白這些,所以,他纔會選擇合作而不是裝逼。

達成共識之後,我便叫老洛趕緊休息,趁待會子時多吸些陰氣,到時候指路還得靠他。

另一邊,我放出魔老五,去給王修等人送信,叫衆人搬回石窟寺廟。

小齊美聽說大家都要回來,樂得跳起來。可一想起老婆婆,又頓時蔫巴下來。

她還不知道,老婆婆進了野人山。

衆人重聚石窟,老貓呆呆地坐在地上,扣着鼻子望着洞裏的中心柱。老和尚護在他旁邊。好歹有一份香火緣,老和尚很照顧老貓這小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