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第240章現在,放了她!

在原地短暫的停留之後,他還是堅定不移的來了。

這時候姜南初才發現她鬧了一個大烏龍,來的人根本不是陸司寒,而是許久未見的簡梓佑。

「簡……簡梓佑你為什麼會來這邊?」

「救你。」

簡梓佑笑著說,在收到一條陌生簡訊說南初被綁架的時候,他一開始不信,畢竟陸司寒將她保護的這麼好,但最終放心不下還是來了。

他真的很感激這一次機會,從前簡梓佑沒有為她做過什麼,這一次終於比陸司寒早到一步了。

說不感動是假的,但簡梓佑就這樣單槍匹馬的過來,讓姜南初覺得心裡負擔挺重的,兩人的感情過去了,他再怎麼補償也回不去,萬一他受傷,姜南初能夠補償給他的也就只有金錢而已,而簡梓佑又怎麼可能缺錢。

「哈哈哈,真是好讓人感動的一幕,但簡梓佑她是你的小姨子!」

「你們這對狗男女,還有一點道德羞恥心嗎!」

視頻內的幕後黑手,大聲質問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有什麼恩怨可以沖我來,南初是無辜的。」

「她無辜?不!她一點都不無辜!」

「我會把你加在姜桐兒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加在姜南初的身上!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最愛的女人被人糟蹋,最後死去!」

幕後黑手情緒突然激動起來。

「那你是不是要問過我同不同意?」

倉庫的門再次打開,他同樣是一個人,冷眸微眯,周身散發著極強的氣場,一步一步走來,像是踏在那些人的心尖上。

「老公,我在這裡!」

這一次姜南初絕對不會在認錯人了,她眸光發亮的大聲喊道。

「乖,等著我來救你。」

幕後黑手看到陸司寒過來顯然有些意外,原本以為沒有手機他過來需要費些時間,想不到這麼快。

「看來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幕後黑手很快反應過來了說。

「不管你是誰,放了姜南初,我可以饒你一次不再追究。」

「陸司寒,你是不是太自信的一點,看清楚現在的局勢吧,姜南初在我的手上,應該是你們來求我!」

說話間姜南初已經再一次被喬綁住,完全失去了任何的行動力。

「你敢動她一下試試,我保證這裡所有人都逃不出去。」

「哦?你覺得我會在意這些手下嗎?」

「喬。」

「主人,我在。」

「我討厭姜南初鎖骨上那月亮形狀的胎記,給我一刀一刀的毀了!」

「是!」

喬就好像是一個特定的機器人,他完全不怕惹怒陸司寒和簡梓佑,拿起一把匕首重重的劃在胎記上面。

「嗯~」

姜南初悶哼一聲,她不想讓陸司寒難受,所以強撐著。

「停下來,我警告你們停下來!」

陸司寒怒極想要衝上去,但是他一行動,喬的匕首直接指向姜南初的脖頸大動脈處。

「司寒,沒事的,一點都不痛。」姜南初輕聲的說。

怎麼可能不痛,一片肉就這麼剮下來,她臉色蒼白額頭汗水不斷。

「你們現在所承受的完全沒有桐兒的痛苦多!」

「姜南初你很得意吧,這兩個帝都名媛爭相追逐的對象都喜歡你。」幕後黑手又一次開口。

「我不得意,只是覺得好笑,你這個縮頭烏龜,肯定沒有人喜歡你,所以才會做出這麼多幼稚的事情。」

「好,不要說了,我們認輸,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夠放了南初?」

簡梓佑咬著牙說,姜南初在她的手上,他們受制於人根本不管隨便亂動。

視頻那頭的人停頓了幾秒,隨後輕聲笑了起來。

「我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喬,我記得車后坐有一瓶紅酒吧。」

「是的,主人。」

「我請他們喝酒怎麼樣,只不過有一杯是毒性劇烈的酒,只需要一口,哪怕進了手術室都搶救不回來的那種。」

「姜南初這麼優秀的兩個男人愛慕你,不如我來幫你做選擇,殺了其中一個,那麼一切就都解決了,你說我是不是好聰明?」

喬聽從命令,他去車後座拿紅酒,另外兩個男人拿刀守在姜南初的身邊。

遊戲規則一出所有人都沉默,這太過於殘忍了,不管死的是誰,姜南初這輩子都會生活在痛苦之中。

喬的動作很快,他馬上就拿來了兩杯紅酒。

「兩位想要救姜南初就一人一杯喝下去。」

簡梓佑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在死亡面前每個人都會害怕,而且這概率實在太大了,兩杯看起來一模一樣的酒,完全分不出來。

他是簡家的獨子,將來簡氏都要交給他來繼承,他還有很大的抱負沒有完成,如果真的就死在這裡,豈不是太可惜了。

陸司寒同樣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他也在打量著兩杯酒。

「姜南初看到了吧,這就是男人,嘴上說著愛你疼你,在生命面前你什麼都不算!」

「那是他們聰敏,根本不會被你玩弄,你這個變態!」姜南初咬著牙說。

「到這個地步了還嘴硬,喬,動手吧,雖然我想要找人奸辱姜南初的想法落空了,但是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這把尖刀刺進她的胸口,綻放出一朵又一朵鮮艷的紅。」

「是,主人。」

「等等!」

在喬動手前被陸司寒喊停了。

「怎麼了?」

「是不是喝了這兩杯酒,你真的會放了南初?」

姜南初聽到這句話睜大了眸子,水光立刻溢出來。

「陸司寒,你也瘋了是不是?算我求你真的不要亂來!」

「大人說話,沒有小孩子插嘴的份。」

「縮頭烏龜,我問你呢,是不是喝了你真的會放了南初?」

「當然。」

「好。」

陸司寒從一個男人手中端起兩杯紅酒。

「簡梓佑,你要哪一杯?」

「我……」

簡梓佑垂下了頭,沒錯他不敢,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險。

「陸司寒,我敬你是個男人,但很可惜沒人願意喝另外一杯,姜南初照樣要死。」

「那我就一人喝兩杯。」

兩杯紅酒,當著所有人的面一飲而盡。

「現在,放了她!」 然而,這會兒就算是前世,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原本前世就只是鬼,那種所謂的感應,也只是一種很微弱的能力,這剛纔用了那麼大的力氣,現在也已經有些疲累了。

冷情總裁的前妻 這樣的狀況之下,根本就再也感應不出來什麼了,更何況,花妖的氣息還相當的微弱了。

“我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了。”前世實話實說。

這個事兒,本來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事兒了,那是花妖啊,要是真的不想讓誰跟着,誰還能有什麼辦法?

現在站在這裏的是張昊天和前世,也不是墨衣,這要是墨衣,或許還能有一些辦法,只是可惜了。

一想到墨衣,張昊天就開始研究了,也不知道墨衣現在睡醒了沒有,要是真的睡醒了,那就最好不過了,就可以喊他來幫忙了。

爲了知道墨衣那邊的狀況,張昊天趕緊給周瑩瑩打了個電話。

然而,得到的答案讓張昊天多少有些失望,墨衣根本就沒醒來,甚至,連要醒過來的意思都沒有!

這可怎麼辦?真的就這麼放棄了嗎?

張昊天是真的不想就這麼放棄了,乾脆,直接把位置告訴給了周瑩瑩,讓她幫着周偉光收拾一下東西,然後幫自己送過來。

周瑩瑩也很想跟着過去看看的,但是張昊天說什麼都不肯。

“你啊,還是在家裏守着墨衣好了,要是墨衣睡覺的時候出現什麼狀況,就不好了!”張昊天是擔心墨衣,也是擔心周瑩瑩。

周偉光倒是沒所謂的,並且,他來這裏正好也能幫個忙。

眼看着沙發上還沒有要睡醒的墨衣,周瑩瑩也糾結了。

的確啊,墨衣這邊真的很需要個人看着,別的不說,就說剛纔回來的時候,雖然那些小鬼進不來,但是他們全都徘徊在窗戶外面。

這也就是沒有什麼縫隙的,要是真的有個什麼縫隙的了,別的不說,外面那些徘徊的小鬼,就直接衝進來了。

到時候,墨衣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所以了,先要如何處置墨衣,就全都看他們的心情了。

自己在這裏守着,至少那些小鬼不敢進來,就算是真的有那麼一兩個膽子大的衝進來了,自己也有辦法給他們丟出去!

周瑩瑩把張昊天的話說給了周偉光聽。

這周偉光大概也知道了他們兩個所在的位置,也沒耽誤時間,拎着東西就出門了。

聽到關門的聲音,周瑩瑩心裏一沉,心說,希望他們可以儘快找到花妖吧,不然,這一切可就又要有麻煩了。

整個房子安靜到異常,周瑩瑩甚至都能聽到自己和墨衣呼吸的聲音。

低頭看了墨衣一眼,周瑩瑩開始糾結了。

也不知道墨衣什麼時候才能醒來,他要是不醒過來了,好些個事兒啊,也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

重生好媳婦 就比如現在的這個事兒,要是墨衣是清醒的,他肯定是有辦法找到花妖的,就不至於讓張昊天他們在那邊到處尋找了。

想到這個,周瑩瑩想着,或許自己可以喊墨衣一聲,也不知道自己喊來他之後,他會不會就這麼醒過來了。

這要是真的能喊醒了,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現在就可以去幫着張昊天他們了!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要是不醒,那也就算了,反正事情也已經這樣了,總也不能硬生生的把他喊起來是不是?

周瑩瑩心裏糾結,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喊一下墨衣,這麼喊人家醒過來,是不是不太禮貌?

心裏糾結了好半天,周瑩瑩覺得自己還是去試試看的好,不去試試看的話,自己心裏總是不太放心的。

想明白這個事兒,周瑩瑩朝着墨衣的方向靠近了兩步,伸手朝着墨衣的肩膀上戳了一下,“墨衣,墨衣?”

周瑩瑩的聲音很輕微,看着這個樣子,真的就像是在喊張昊天他們起牀一樣。

第一次戳下去,墨衣沒什麼反應,根本就沒聽到一樣。

等到第二次戳下去的時候,周瑩瑩的心裏就已經沒什麼太多的擔心了,像是理所應當一樣。

然而,這一下戳下去,墨衣的頭,輕輕的晃動了兩下,看着這個樣子,就好像是隨時可能醒過來了一樣。

周瑩瑩喜出望外,想來,墨衣要是真的醒過來了,這也真的是一件相當不錯的事兒了。

可等了好一會兒,也還是沒等到墨衣睜開雙眼。

有了前面的經驗,周瑩瑩的膽子也開始大了起來,又連着戳了墨衣幾下,想要喊墨衣起來。

這一次,墨衣真的睜開了雙眼,只是,這剛一睜開眼睛,周瑩瑩就發現不對了。

原本墨衣是那種黑色的眼睛,就跟正常的人沒什麼區別,但是這會兒,眼球的顏色,竟然變成了那種青紫的,就好像是之前那隻小鬼身上的顏色一樣。

周瑩瑩開始後悔了!

完蛋了!墨衣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還沒徹底的消耗掉那隻小鬼?這要是真的,那這罪過,可就大了啊!

周瑩瑩越想,心裏越是糾結。

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周瑩瑩想要觀察一下,看看墨衣的狀況會是什麼樣子的,等會兒要是還不行,那自己可就真的要趕緊想辦法了!

眼看着墨衣眼球上的顏色像是擴散了一般,就這麼慢慢的蔓延到了整張臉上,周瑩瑩心裏更害怕了。

壞了,自己不會是犯錯誤了吧!並且看着這個樣子,還是個很嚴重的錯誤,這可怎麼辦?

墨衣臉上的青紫擴散的速度似乎很快,當顏色到了耳朵的時候,脖子上也跟着出現了。

周瑩瑩心裏開始更加害怕了,又後退了兩步,周瑩瑩瞪大了眼睛看着墨衣,心裏還在期待着,希望墨衣可以恢復正常,但是現在這個狀況,根本就看不出來墨衣有要恢復正常的意思!

這可怎麼辦?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啊!自己只想喊墨衣醒過來,希望他可以去找找花妖,可以幫幫張昊天他們,爲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周瑩瑩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當她退無可退的時候,猛然想到,自己或許可以給張昊天打電話,看看張昊天有沒有什麼辦法。

要是他有辦法解決墨衣現在的麻煩,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可要是張昊天他們也沒什麼時間,那可怎麼辦?

來不及想更多,周瑩瑩趕緊給張昊天他們打了個電話,帶着哭腔把剛纔的事兒說了一遍。

張昊天也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周瑩瑩好端端的,爲什麼要去喊墨衣起牀?

雖然知道周瑩瑩這是在爲自己還有花妖着想,可這個事兒,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兒啊!

“你在家裏等我,我這就回去。”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張昊天是真的不太放心。

這會兒張昊天擔心的,不僅僅是墨衣,其實還有周瑩瑩。

墨衣是誰啊,那是巨蟒啊!那傢伙的攻擊性相當的厲害的,要是在他不是很清醒的時候,覺得周瑩瑩是有危險的,直接去攻擊了,那就完蛋了。

簡單的跟周偉光和前世說了幾句,張昊天快速的打車回家,路上還不斷的催促着司機,希望他可以儘快帶着自己回去。

周偉光和前世大概也知道了狀況,心裏也是相當的着急的,但是就算是着急,就算是也擔心周瑩瑩,但是也沒什麼其他的辦法了。

總也不能全都回去找周瑩瑩了啊!這邊可還要找花妖呢!

爲了能儘快的回去看看,前世和周偉光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希望可以儘快的找到花妖,也好趕緊帶着花妖一起回家。

周瑩瑩這會兒真的後悔萬分了,因爲墨衣的身上,似乎也全都是青紫色的了,雖然墨衣身上有衣服,還有被子,但是他的雙手是在外面的,上面青紫的顏色,相當的明顯。

還有,墨衣這會兒的眼睛已經開始動了,就好像是已經徹底的醒了過來,只是還沒從沙發上坐起來一樣。

要是墨衣一直是這樣的,周瑩瑩大概也不會太害怕,但是就在周瑩瑩心裏忐忑的時候,墨衣直接僵硬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沒錯了,就是直挺挺的站了起來了,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的彎曲,看着那個樣子,就像是一根木頭,瞬間立了起來一樣。

那雙青紫色的眼睛,這會兒也死死的盯着周瑩瑩,眼睛裏閃爍着一些不明的光芒,看的周瑩瑩心裏越發的害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