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倩擔憂道:“林羽,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這樣過去太危險了。”

“難道就讓他們把你公司堵着?以後誰敢來上班?”林羽搖搖頭,隨後下了樓,走出門口,就看到幾輛商務車堵着公司大門,好幾個拿着棍棒的人叼着煙在這裏。

馬路上人流量很多,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停下了腳步,對着這裏指指點點。

終於,林羽走出來了,方中信看到林羽身後跟着的李倩,一雙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冷笑不止。

“李倩,你特麼找的是哪個傢伙,把我公司電腦都黑了,把他交出來,你晚上再到賓館裏等着我,我馬上讓孫健老大離開,否則的話,你這公司也不要開了。”方中信囂張的喊道。

“是哪個傢伙褲子拉鍊沒拉好,把你露出來了?”林羽突然走了出去,平淡說道。

方中信眉頭一皺,指着林羽罵道:“好哇,是你小子出的頭!”

“馬上滾開,否則的話讓你好看。”林羽霸氣道。

孫健把煙一吐,罵道:“在我面前敢這麼說的人不多,但是你是最沙比的一個!”

“哦?怎麼?”林羽挑釁道:“是想要單挑還是羣毆,我奉陪!”

林羽的徹底將那些人全都激怒,一個個怒視着林羽,好似林羽和他們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嗷嗷叫的說要教訓林羽。

李倩急聲道:“林羽,要不……我們趕緊跑吧。”

一些員工早就跑的沒影的,而另一些也是人人自危,生怕那些人會找自己麻煩。

沒想到,林羽只是淡淡一笑,直接走了過去。

“一起上吧,免得浪費大家時間!”林羽淡淡的說道。

“麻痹,給我上!”孫健一揮手,只見他身後四個高大異常的男子率先走出。

這四個人正是孫健的四大手下,也是泰拳高手,只見最高個的一個人喊道:“對付這小子我一人足以!”

說完砂鍋般的拳頭就朝着林羽砸去。

一些膽小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恐的閉起了眼睛,而另外一些人則是搖頭苦嘆,暗道林羽不自量力,竟然會招惹如此強者,這不是找死嗎?

不過,面對這麼多人的攻擊,林羽搖搖頭,反手便是一拳砸出,這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出!

“什麼情況!”

全場震驚。

後面的三人不由得止住了腳步,不過林羽並沒有停,他只感覺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就要爆發。

“這股力量到底是什麼?”林羽想不通…… 林羽想不通,不過此刻也沒空想,因爲他很快便來到了這些人的面前,電光火石之間,這些人連衣角都不能接觸林羽一下,全都被打飛了出去。

不遠處的方中信眼睛都看直了,不停地嚥着口水,不可思議道:“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這可是孫健老大手下赫赫有名的四大泰拳高手啊,可是竟然這麼簡單就被打飛了……

孫健看的也是眉頭直皺,不過他還是不急不慌的走了過去,順手還給自己點了一支菸,說道:“小子,你身手不錯,只可惜啊,你遇到了我。”

旁邊的李倩一臉緊張,林羽雖然厲害,但是這個孫健她也早有耳聞,這個人實力可是很強的,幾年前就是市內的散打冠軍,更是前往泰國學過泰拳的高手,他手下的四大泰拳高手就是他教的。

林羽解決了四個人之後,朝孫健看去,冷笑道:“你要親自動手?”

沒想到,孫健喊道:“都給我上,砍死他!”

俗話說,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這麼多人衝出去,手裏還拿着大砍刀,哪怕你是特種兵也得完蛋!

一時間,三十多號人呼拉拉朝林羽圍了過去,這些人手上都拿着棍棒和砍刀,虎視眈眈的看着林羽。

周圍人臉色一片煞白,彷彿都已經看到了林羽會被砍死在當場的那一幕。

不過林羽面對這些人的攻擊,神色依然不變,扭頭環視了一圈,嘴角露出不屑。

“打不過我就想要拿砍刀了麼?”

“別囂張,待會把你雙腿砍斷,看你怎麼叼!”一個叼着煙的壯漢猛然衝了過來,一時間,周圍的人也都嗷嗷叫拿刀砍來。

李倩等人腦子當場當機,他們彷彿都已經看到了林羽被亂刀砍死的那一幕。

一些小女生尖叫的捂起了眼睛,不敢再看。

TFboys之時間契約 沒想到,就在這時,林羽手上金光一閃,跟陀螺似的反手便是兩拳,然後奪過一個人手中的木棍,“砰砰砰”一圈橫掃。

一羣人嘴巴張的老大,因爲他們發現,從頭到尾那些人的武器壓根就沒碰到林羽一點,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一羣人震驚失色。

而剛剛還囂張不已的孫健震驚的菸頭都掉了下來,隨着菸頭落地,他的一羣手下也都躺在地上嗷嗷叫喚,痛苦難受。

林羽朝孫健看去,森冷的目光讓孫健雙腳一顫,顫抖就直接跪了。

“這些人是你的手下吧,你要打我?”林羽一邊說一邊走了過去。

孫健踉蹌後退,臉上擠出笑容,“誤會……這都是誤會噻……”

“找死……”

話沒說完,孫健直接跪了,以頭磕地,“大哥,大爺……”孫健眼睛通紅,渾然不顧自己是黑幫大佬的身份,彷彿一個小學生似的道:“饒命啊,我不是故意的啊……是方中信,他對李倩小姐有意思,所以讓我對付你們,對不起啊……”

孫健哭得稀里嘩啦,鼻涕都出來了,這模樣倒是讓林羽嚇了一大跳,主要是反差太大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林羽摸了摸鼻子說道:“是方中信讓你對付我的?”

“是是是……”孫健連連點頭,朝身邊小弟吼道:“還不把方中信那王八蛋帶過來交給這位大爺!”

很快方中信跟死狗似的被帶了過來,顫抖道:“大大大……大爺!誤會,這是誤會……”

孫健站起來就是一巴掌,“誤會尼瑪!大哥的女人也敢惹,要不是大哥出手讓我回頭是岸,我特麼被你害死!”

不得不佩服這個孫健演的跟真的一樣,而他的話讓李倩臉蛋一紅,心想居然說我是林羽的女人,這不是讓人誤會嗎?

沒想到身邊的祕書感慨道:“李總,你男朋友真帥氣,而且功夫這麼好。”

“是啊,他不會是特種兵退役下來的吧,好牛啊。”

“嘖嘖,是啊,要是是我男友就好了呢……”

一羣花癡女感慨不已,李倩心頭冷哼,真是花癡。

這時候林羽甩甩手說道:“方中信不自量力要對付李倩和我,孫健,你們是他喊來的,要想我不生氣,你自己看着辦。”

這意思就是讓孫健對付方中信唄,方中信得到命令,當即拍着胸脯說道:“大哥儂放心,我這人專門找軟的捏!”

然後拎起方中信狠狠甩巴掌,喝道:“讓你得罪大哥,讓你得罪大哥……”

最後把已經跟死狗似的方中信狠狠踢飛了出去,罵道:“給我狠狠打……”

一羣人一擁而上,響起方中信的慘叫聲。

李倩走過來擔憂道:“這是我公司門口,被人看到了影響多不好。”

林羽心想也是,上去就把孫健踹飛,罵道:“聽到沒有,這是人家公司門口,要打滾遠一點,下次再讓我見到你,弄死你丫的……”

“是是,馬上走……”

哪怕被踹飛,但是孫健還是一點脾氣都沒,一招手,喝道:“開路,走……”

一羣人很快離開,公司的人這才進入公司,對剛纔的打鬥議論紛紛,都說林羽一定是特種兵來的。

李倩辦公室內,她摸着好看的瓜子下巴說道:“據我多年看小說的經驗,你可能是爲國家執行祕密任務的特種兵!”

“特種兵?”林羽心頭一凜,馬上說道:“你確定我的事情能和小說結合起來?”

“當然了!”李倩萬分肯定的說道:“魯迅說的好,生活就是一本小說。”

“不是,你確定這是魯迅說的?不是李大釗?”

“當然是魯迅說的了,我朋友圈看到的。”

林羽:“……”

李倩繼續分析,“小說裏面的很多內容其實和現實很相像的,你看你電腦技術優秀,說明一定經歷過電腦技術培訓,身手又這麼好,一看就是部隊出身,而且上次開車技術那麼完美,一看就是部隊裏面經歷過殘酷訓練的老司機,這樣結合下來,你一定是祕密特工!”

“難道我是祕密特工!”林羽心中一凜,摸着下巴,說道:“我和組織失去聯繫了。”

“是啊,根據我讀小說的多年經驗,你一定是被敵國特工暗算了,然後你頭撞到了哪裏,一下子忘記了自己是誰?”李倩點點頭,“嗯,一定是這樣。” “難道我是祕密特工!”林羽心中一凜,摸着下巴,說道:“我和組織失去聯繫了。”

“是啊,根據我讀小說的多年經驗,你一定是被敵國特工暗算了,然後你頭撞到了哪裏,一下子忘記了自己是誰?”李倩點點頭,“嗯,一定是這樣。”

李倩的話讓林羽心中忐忑,不斷的回憶着以前的事情,可是無論如何都是想不起來。

沒辦法,最終他搖晃了一下頭,說道:“真的失憶了。”

“這樣吧,我帶你去醫院看看?”李倩說道。

“嗯,不過我覺得,要不要去警局看看?”林羽想了想說道:“也許警局裏有我的指紋這些資料呢?”

李倩當即搖頭道:“這當然不行了,你想啊,萬一有人要害你,你一旦去警局報案了,那不就是說明了你在這裏麼?萬一那些要對付你的人跟過來怎麼辦?”

被這麼一分析,林羽覺得也是,一時間糾結不已,“這樣看來,我要尋找組織。”

“嗯,你一定有上線聯繫,你看看自己身上的東西,有沒有什麼隱祕的電話,或者是身份證件之類的?”

林羽說道:“只有一個手機,我看看。”

隨後打開手機,李倩也湊了過來,只見聯繫通訊錄裏面都是:大老婆,二老婆,三老婆,小老婆,內定老婆……除了這些就是一些普通的名字。

看到這些,林羽和李倩臉都綠了。

李倩皮笑肉不笑說道:“看不出來,你老婆還挺多的。”

“這個……那個……可能是組織的暗號吧?”林羽說道:“你不是說小說裏面都這樣的麼?”

“哪本小說裏面的聯繫人暗號是這樣取得啊?”李倩白了林羽一眼,無奈道:“好了,聯繫人太多了,暫時不要看,你先看看手機裏還有其它的沒。”

說完大眼睛又盯了過去。

微信圈裏倒是沒多少人,不過一個羣引起了林羽的注意。

“修真聊天羣……”林羽隱隱之中感覺這個名字有點奇怪,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呵呵,這個羣不會是你們組織的暗號吧?”李倩開玩笑着說,然後點開羣。

裏面的人都在聊天,比如說有人說我境界提高了,很多人說恭喜恭喜。

然後這個人發了個紅包,不過紅包都搶完了,所以輪不到林羽什麼事情。

“這個羣裏面的人好奇怪,名稱也怪,什麼真人,什麼上仙……”李倩歪着頭,“不會是國內的道教羣吧?”

“額,我也不知道。”林羽搖搖頭,他總感覺自己身體裏面少了什麼似的,所以記憶全都沒有了。

“好了,與其我們這樣猜測,還是先去醫院吧。”李倩說着拍拍林羽肩膀,然後拎起包包走了出去。

林羽只能跟了出去。

……………………………………

經過了一個下午的檢查,最終,醫生拿着檢驗報告,面色凝重的看着林羽說道:“現在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林羽和李倩對視了一眼,心頭一凜!

總裁爹地超兇猛 林羽說道:“先聽好消息吧。”

不管怎麼說,有好消息總比沒有好消息強,所以林羽很想知道自己爲什麼失憶。

醫生扶了扶眼睛,說道:“好消息是你身體很健康。”

林羽和李倩都是鬆了一口氣,李倩斜睨了林羽一眼說道:“不錯不錯,不過壞消息是什麼?”

“壞消息是可能我們醫院檢查不出來,所以你身體可能還是有問題。”醫生面色嚴肅,“否則你無緣無故的,怎麼會失憶,你說是吧?”

林羽有一巴掌把這個醫生拍死的衝動。

說了半天,又繞回來了嘛。

“這麼說,我可能確實有病,不過你們檢查不出來?”林羽說道。

“是啊,確實是這樣。”醫生點點頭。

“算了,走吧。”林羽搖搖頭,看醫生這腦殘的樣子,估計是問不出什麼了。

出來之後,林羽就和李倩回到了家裏,李倩嘆氣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你通訊錄裏面一個個打電話過去?萬一能夠找到組織了呢?”

林羽一聽,覺得這是個好辦法,連忙拿出手機,正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敲門聲,緊接着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李倩,開門啊,是我,陳廣,你未婚夫啊,開門……”

“嗯?”聽到這個聲音,李倩面色大變,咬牙切齒道:“竟然是他……”

林羽好奇問道:“是誰?”

“我創業時期的男友,那時候我們要談婚論嫁了,可是他後來劈腿,和另外一個女生在一起了,在我最艱難的時候,還奪走了公司的財產,公司那時候差點就完蛋了。”

“什麼?”林羽說道:“那他爲什麼還過來?”

“我不知道,知道他是什麼人之後,我根本沒和他聯繫了,爲什麼還過來?”李倩咬牙道。

“砰砰砰……”

“倩倩,我可是在樓下看到你進來了哦,而且我這裏可是看到你家裏燈光還亮着,你就在家裏吧?開門吧,我想過了,我還愛着你,我們在一起吧?”

門口的聲音再次喊道。

聞言,李倩大喊道:“陳廣,我和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給我滾吧。”

沒想到,門外的人非但沒走,反而大罵道:“走?你特麼是不是有人了,給我開門。”

“陳廣,當初你離開我的時候你怎麼說的?說孫菲菲纔是你要找的人,你現在憑什麼來找我?”李倩喊道。

“我錯了還不行嗎?”陳廣死皮賴臉道:“我真的錯了,孫菲菲不是個人,竟然揹着我偷男人,還把我的積蓄都騙了,我現在才知道你是我最愛的人,原諒我吧,我們重新在一起,好嗎?”

“滾,我不想見到你。”

DARK時空 “砰砰……”門又被踹了幾腳,陳廣大罵道:“李倩,別給臉不要臉,馬上開門,咱們好好談談,要不然,我要這裏所有人的人都知道我們的事情。”

這時候,林羽直接走了出去,打開門,面色不悅的看着面前一個穿着西裝,明顯經過打扮的男子,說道:“在門口嘰嘰歪歪的,你不累嗎?” “在門口嘰嘰歪歪的,你不累嗎?”林羽淡淡道。

他實在是看不起這個男的,都已經分手了,而且當初還是他最先對不起李倩,現在他女朋友把他給甩了,這小子倒好,還想要再和李倩迴歸,他以爲李倩是煞筆?還是以爲他魅力有多大,李倩還苦**的等着他?

看到林羽,這男的明顯愣了一下,緊接着面露憤怒之色吼道:“李倩,我說你爲什麼不開門呢,好哇,原來你養了一個男人……”

李倩被氣得胸口此起彼伏,指着這陳廣指責道:“我找誰用你管嗎?給我馬上離開這裏,要不然我叫保安了。”

看到李倩之後,陳廣的眼珠子刷的一下全亮了,邪異笑道:“李倩,這段時間沒見,沒想到你變漂亮了許多,當初我真的是走眼了,竟然沒把你睡了就和孫菲菲在一起,算了,那個賤///貨不提也罷。”

“陳廣,你說什麼?你和孫菲菲分手了,關我什麼事,請你離開這裏,馬上!”李倩憤怒的指責道。

陳廣厚顏無恥的道:“好好,我理解你,你現在有了新歡,當然不要我了,我可以馬上走,不過馬上給我三十萬,我馬上離開這裏。”

“你瘋了,我憑什麼給你錢?”李倩因爲憤怒,整張臉氣得通紅,她哪裏會想到這陳廣會這麼厚顏無恥,居然敲詐!

“憑什麼?”陳廣冷冷一笑,“當時開公司,我也是投資了的。”

“可是你中途撤股了,帶着孫菲菲扔了一堆爛攤子走了,另外,你們倆還把公司賬上的錢全都取走了,要不是你們,公司那段時間會這麼困難嗎?這都是你們引起的。”

“這我不管,那錢是孫菲菲拿的,我特麼一毛錢都沒弄到,現在我只要我投資的錢,怎麼樣?”陳廣嘻嘻一笑,“當然了,我其實還喜歡着你的,只要你答應複合,我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不可能。”李倩毅然說道。

“呵呵,既然如此……”陳廣眼中寒光一閃,突然朝着林羽說道:“煞筆,看了這麼長時間了,馬上給我滾,要不然……”

說着,陳廣故意拿出一把匕首,晃在林羽面前威脅:“老子不介意給你放放血。”

“哎呀呀,我害怕啊……”林羽故意道:“給我放血啊,哎呀呀,不要啊,我要不馬上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