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事事的楊暖暖背靠在冰涼的電梯上,她無聊的啃着手指甲。

不管發生天大的事情,楊暖暖只是一個拎包的十八線小助理,她纔不要去操那份閒心。

“你不想一會你該怎麼辦嗎?”

顧栩回頭,看着吊兒郎當的楊暖暖問。

“啊,什麼怎麼辦啊?”

楊暖暖立馬站直身體,一本正經的問。

“……”顧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楊暖暖有時候精靈古怪,狡猾的像只狐狸。

更多的時候,智商都是處於嚴重欠費的狀態……

“你不用擔心,我已經都安排好了。”王心貼心的對顧栩說。

“叮!”電梯穩穩的到達一層。

電梯門一打開,王心率先走出去,然後是顧栩,最後是楊暖暖。

“啪啪。”王心拍了兩下手,十幾名黑衣保鏢,從四面八方衝出來。

“刷刷刷”的來到顧栩面前。

“有了他們護駕,你就不用擔心熱情的粉絲了。”

王心伸手展現她的傑作,她臉上帶着明媚的笑容道。

“恩。”顧栩點頭。

“切,就會裝逼。”楊暖暖看着王心,不屑的撇嘴,心裏默默的吐槽。

“啊!!!!!!”

顧栩在十幾個保鏢的簇擁下,剛走出公司,一道刺耳的尖叫聲就劃破萬里無雲的長空。

“乖乖,這大嗓門。”楊暖暖感嘆道。

“是顧栩,真的是顧栩!”

粉絲三三兩兩的聚集,人羣開始騷動了。

“啊!!!男神,男神,男神!!”

“天吶,我有生之年居然嫩親眼見到顧栩一眼,當真是死而無憾了!”

“嗚嗚嗚嗚,男神~”

“顧栩,娶我吧!”

粉絲們開始騷動了,她們七嘴八舌,各種情緒。

楊暖暖看着一道人牆,爭先恐後的向着顧栩涌去,她來不及做任何思考,她也被顧栩的粉絲包圍住了。

從公司大門口,到停放車輛的馬路邊,目測距離步超過二十米,但顧栩移動的速度比烏龜蝸牛還慢。

他走一步比登天還難!

“咔嚓,咔嚓,咔嚓。”

手機相機齊上陣,楊暖暖的眼睛被閃光燈晃的都睜不開。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被擠到顧栩身邊的楊暖暖道。

“你有辦法嗎?”顧栩輕輕的問。

“啊!!!!!男神說話了!”

“哇噻,偶像的聲音好蘇啊!”

“快扶我一下,我要暈了,男神怎麼可以這麼帥!”

楊暖暖心一橫,她撥開人羣拼命的往人牆之外擠。

她只是個小蝦米,沒有人會攔住她的,雖然一路走的並不輕鬆,但楊暖暖好歹也走出了人羣中。

擠出去的楊暖暖,一頭鑽進了停在路邊的商務車裏。

沒過多久,楊暖暖抱着一堆東西,走遠了。

“顧栩私人物品大派送!”楊暖暖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並沒有人理會她。

楊暖暖非常尷尬,她覺得自己頭上現在一定飛過去了三隻呱呱叫的烏鴉。

“妹子,要不要顧栩用過的紙巾啊?”

靠吆喝拉不來客人的楊暖暖,走到人羣處,她輕輕的拍了一下某個妹子的肩膀神祕兮兮的問。

“你是誰啊,有什麼證據能證明那紙巾是顧栩用過的呢?”

妹子一臉不相信,她質疑的問。

“我是內部人員,我能用假貨騙你嗎。”

楊暖暖把自己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門卡,遞給這個姑娘看,楊暖暖說。

那姑娘看了一眼……

“啊!!!!真的是顧栩用過的紙巾!”

那個姑娘在確認過楊暖暖身份後,她扯着嗓子大叫,並一把搶過楊暖暖手裏的紙巾。

楊暖暖的耳朵發矇,這嗓門也太厲害了吧。

果然人不可貌相!

“什麼,顧栩用過的紙巾?”

顧栩的粉絲聞聲紛紛轉頭,異口同聲的問。

楊暖暖一看這浩浩蕩蕩的架勢,她立馬抱着東西扭頭就跑。

“別跑!”有粉絲追了上去。

這些熱情的粉絲一分神,保鏢立馬手拉手連成一道人牆,顧栩快步的往車輛邊走。

“砰”的一聲,顧栩坐進車裏,車門被人用力的關上。

楊暖暖回頭,看着那輛黑色的商務車開走,她一把把自己懷裏的東西撒了。

顧栩的粉絲們低頭爭搶,楊暖暖溜之大吉。

楊暖暖跑了兩分鐘,回頭並沒有發現有粉絲在追趕她,她便走到了馬路邊準備打車。

不管前方有多少困難險阻,楊暖暖想見女神的熱情,也不會被磨滅的。

市中心很好打車,楊暖暖做上了出租車。

“師傅,去豪庭酒店。”楊暖暖說。 半小時之後,一輛出租車停在了距離豪庭酒店不遠處的路邊。

楊暖暖從出租車裏走下來,她看着前方筆直的紅地毯,以及等在採訪區的許多記者。

“媽呀,居然會有這麼多記者。”楊暖暖喃喃道。

不過轉念一想,今天來這場酒會的有江華卿和顧栩,楊暖暖又釋然了。

畢竟他們二人是當下最火最熱的藝人,且兩個人在媒體圈裏都很神祕,媒體記者對他們有這麼濃厚的興趣,也是人之長情罷了。

楊暖暖懷着忐忑的心情往豪庭酒店走,她雙手握成拳,掌心都是汗。

出來混這麼久了,楊暖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浩蕩的場面。

路邊停着一輛黑色豪華的跑車,車窗也被貼上了漆黑的車膜。

車子靜靜的停在路邊,從車旁邊經過的人,都忍不住伸頭往裏面看,想要一探究竟。

但是路人們什麼都不會看到的……

穿着一聲淡藍長裙的楊暖暖緩慢的從黑車的跑車旁邊路過。

她目不斜視,精緻漂亮的側臉印在那輛黑色跑車的漆黑車窗上。

她睫毛卷翹的如同蝶翼,瓊鼻高挺,下巴小巧精緻。

在楊暖暖從車輛旁邊經過的時候,車窗忽然被人從裏面打開了一道不足一釐米的縫隙。

沒有被打開的車窗,很快的被人關上,一開一合間用時不超過一秒鐘。

“唉!嚇死寶寶了!”車裏傳來一個男人劫後餘生的嘆息聲。

“……”

楊暖暖慢慢往前走,黑色的跑車啓動,車緩緩的跟在楊暖暖身後。

楊暖暖最後停在了紅毯左邊的拐角處,她身邊不遠處就是一羣抗着長槍短炮的記者,對面也是相同的情況。

楊暖暖爲難的左右看了看,除了門前一條長長的紅毯可以進去酒店裏面之外,其他的入口都被封上了。

完了,我肯定進不去了!楊暖暖心裏想。

“快點,快點,顧栩一會就到了。”

兩個身上揹着書包,手裏拿着應援燈牌的女孩,匆匆的從楊暖暖身邊經過。

原來顧栩還沒入場。

楊暖暖聽到她們的話,瞬間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她整理好失落的情緒,四處張望,豪庭酒店大門口處的花壇吸引了楊暖暖。

楊暖暖跑到花壇邊,她腿一擡就站到了花壇上。

顧栩的車到達酒店,工作人員一定能注意到楊暖暖的。

楊暖暖站在花壇上等着自己公司的人注意到自己,黑色跑車裏的人一直在默默的關注她……

等了大概十幾分鍾,楊暖暖終於看到了顧栩的車。

“嘿,我在這呢!”

楊暖暖看到顧栩的車,她開心興奮的揮手道。

一身正裝的顧栩面無表情的坐在車後座上,他雙手疊合,手掌裏似乎有什麼東西。

商務車的副駕駛位上,一個戴着原型黑色墨鏡,頭髮梳的一絲不苟,油亮發光。

嚴錫年紀大約在四五十歲左右,他皮膚很白很白,他紅潤的嘴巴上帶着一絲陰森森的笑容。

“見到我,你似乎很不開心!”

嚴錫透過後視鏡,看着後座上的顧栩道。

他不是在問顧栩,而是肯定的說。

說話間他嘴角的笑意愈發燦爛,一股陰森蝕骨的寒意,在寬闊的車廂裏瀰漫!

“你不覺得你出現之前,應該先徵求一下我的意見嗎?”

顧栩擡頭,靜靜的看着嚴錫問。

“呵呵,我的錯!” 勤奮努力的我不算開掛 嚴錫笑道。

“你爲了什麼而來?”顧栩一針見血的問。

每次他出現,到不會有好事。

“我餓了。”嚴錫收斂起笑容認真的說。

“……”顧栩漂亮的桃花眼,猛然瞪大。

嚴錫想做什麼?

“你不用如此驚訝,我吃飽了就會離開。”嚴錫說。

“我會讓你吃飽的!”顧栩道。

“恩恩,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嚴錫一臉滿足的點頭說。

“我希望你儘快離開。”顧栩說。

“哎呀,咱們之間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生分啊,你忘了我們之間的關係嗎?”

嚴錫陰陽怪氣的看着顧栩說。

“你要是敢再多說一句,我會讓你餓死!”

顧栩認真的說。

“呵呵。”嚴錫陰冷的笑出色。

“心真狠啊,當真是世態炎涼。”嚴錫笑完,連連搖頭感嘆。

“呵呵。”這下輪到顧栩笑了。

一個惡魔居然說他心狠,真是搞笑!

“對對對,就是這樣的笑容。”

嚴錫看到顧栩笑,他連忙轉身指着顧栩的臉說。

“……”顧栩的笑意消失殆盡,他冷冷的看着激動的嚴錫。

“你緊張什麼。”嚴錫嬉皮笑臉的問。

“……”顧栩不語。

“我的意思是,你的粉絲們就喜歡你笑的模樣。”嚴錫說。

“顧栩!”

楊暖暖眼睜睜看着黑色都商務車從她眼前開過,並沒有停下,她着急都追上去。

楊暖暖邊追邊大喊,全世界的人都聽到顧栩來了。

坐在車裏的顧栩聽到楊暖暖的聲音,他臉色不留痕跡的輕變。

嚴錫的聽力比顧栩還要好,他聞聲往車外的楊暖暖身上看。

“嘖,這女娃子可不一般!”

嚴錫咂嘴道。

“是啊。”顧栩順着他的話迴應。

“怎麼着,你認識她嗎?”嚴錫問。

“她是我助理。”顧栩回答。

“好,太好了!”嚴錫興奮的拍着大腿道。

“停車,讓她上來。”嚴錫扭頭陰森森的看着司機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