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千年古屍將身體伏在夜媚的身上,修長的手溫柔地摟過夜媚的腰肢,細細婆娑着。

夜媚的臉頰閃過一抹緋紅,但隨即便順從地彎了彎眉眼,然後熱情地迴應着千年古屍。

我沉了沉臉,這是要在我的面前上演限制級的畫面嗎?!而且,自己好死不死,找了一個角度這麼好的地方。在這裏,自己都能夠看清楚夜媚的舌頭和千年古屍的舌頭癡纏!

我閉上了眼睛,畫面太美,不敢再看下去。我不停地在心中數着綿羊,用幾百只幾千只綿羊的身影蓋住自己腦子裏的畫面。

最後,我成功了,我的意識逐漸睡去。

就在我的意識沉降到谷底的時候,一聲低沉的聲音喚回了我:“怎麼?累了?”

(本章完) 我睜開眼睛一看,只見千年古屍含情脈脈地看着我,身體與我緊緊靠着,閉着眼睛我都能夠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熾熱與荷爾蒙。

千年古屍俯下身,溫柔地婆娑着我的脣瓣:“你好美!”

然後,千年古屍將他的身體向我靠近,最後與我緊密相擁。感受着他光滑的肌膚,我才知道,原來我的身體根本沒有衣服!肌膚摩挲着,不停地傳來他滾燙的溫度。

我睜大了眼睛,大聲喊叫着:“啊!”

腦中,無數的片段開始閃過。我的腦子裏像是鑽進了無數的蟲子,狠狠地被噬咬着,頭痛欲裂,所有的東西都只剩下了片段。

“啊!”我大口地呼着氣,死死瞪着面前。

然後,我感覺到身邊一具滾燙的身體,他抱在我腰上的手浸溼了我的腿,也將他的灼熱傳到我的身上。

我轉頭看了眼宮洛,只見宮洛的臉上盡是汗水,眉眼痛苦地閉着,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宮洛,你怎麼了?”

我腦海中的畫面消失了。宮洛身上的溫度也逐漸恢復了正常。

我更加疑惑了,上次好像也是這樣,不過,上次的事情我想起來了,就在我就夜媚說話的那一次,我記起來了上次夢見的內容。

我努力回憶着,想着剛纔在夢中夢到了什麼,可是我卻打死都想不起來。

“離我遠點!”旁邊,宮洛也醒來了,極力地甩開了我,站起來,走向外面。

看着宮洛有些狼狽地往外面走去,我趕緊叫住了他:“等等!你爲什麼會這樣?剛纔,你的身體很燙。”

“你不需要知道。”宮洛冷冷地說着,隨即繼續往外面走去。

我不需要知道?我真的不需要知道嗎?疑惑在我腦中久久徘徊着,可我再也記不起剛纔的夢。

最後,我放棄了。因爲我真的想不起一點夢中的事情。

等到時機成熟,該知道的我就都會知道的……這樣想着,我也爬出了病牀。

然後,周曉曉和劉嘉明就帶着晚飯來了。從周曉曉的口中得知,我和宮洛在湖水中被撈起,宮洛死死抱着我,所以最後只能睡同一個病牀。

我扯了扯嘴角。周曉曉的話,讓我記起了湖水之中千年古屍拼命親吻我的記憶,臉上不禁有着一點尷尬。

第二天,根據宮洛安排的行程。我們八點鐘起牀,吃完早飯,準備往山腳村趕去。

山腳村,位於K市最西面的一個極其偏僻的山村,位於山腳,雖然很偏僻,但鄉親們卻因爲賣木頭整個山村發家致富。但是,他們並沒有改造山村,而是頻頻出了山村,在縣城裏買房子定居,最後山村裏只留下了一輩老人婦女和一些孤兒,加上幾個沒出息的青壯年。

“宮洛,我們應該會在山腳村住上幾天,這裏的房間你就先退了吧。”我看着宮洛,認真地說着。

根據資料裏顯示,從今年年初,那個山腳村就頻頻有人被嚇死,死者年齡不限,每個死者都是臉色慘白,面露恐懼

,還有胸膛破了一個口,心臟消失。

這種事情,很像是書中的一種厲鬼所爲。而要收服這種厲鬼,對於我們這些還出不了師的人來說,也不是那麼好對付。

所以,我們或許會在那裏待個幾天。

宮洛沒有理我,只是對着前臺說道:“房間給我留着。”

“是。”前臺恭敬地說着,然後弄了幾下面前的電腦,對着宮洛說着,“您的房間已經續好。”

宮洛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便往外走去。

“給我的房間也留着。這幾天,我要出去一下。”一個性感的聲音從我的身邊滑過,我無意識地擡頭,只見一個金髮藍眼的外國帥哥對着我微微一笑,一身登山裝,再加一個揹包,看上去陽光至極。

他是AllenRice。

外國帥哥再次對我做着自我介紹:“韓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你怎麼知道我名字?”我貌似沒有和他說過自己的名字吧。

外國帥哥對着我微微一笑:“這些事情,只要聽別人怎麼叫你,就能知道了。”

宮洛的臉沉着,瞥了眼外國男人,然後拽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走去,一直到了他的車上,才放開我的手。

我動了動被他抓得有些疼了的手,不悅地說道:“宮洛,你怎麼了?幹嘛抓我手,我又不是不會走。”

“我說過了,別和他走得太近!”宮洛的聲音很眼裏,板着臉,看上去有些憤怒。

我皺了皺眉頭:“我沒有和他走近,是他老是要來搭訕的!”

而且,他兇什麼兇!

我的臉色又是一凜,認真地看着宮洛:“他是不是和鬼有關?!”

我記得我已經問過這麼問題了,但是當時宮洛並沒有回答我。

不知道爲什麼,宮洛的臉上有着尷尬,直接轉過頭不說話了。我的眉頭更加皺了,剛想要繼續追問,就聽到周曉曉的聲音:“沐顏,你就沒發現那個外國帥哥對你有意思嗎?”

我沉了沉臉色:“他第一次見到我就說對我一見鍾情,想和我當朋友。”

他對自己表現得這麼明顯,再怎麼遲鈍的人都會有所發現的吧。

“那你還和他說話?”周曉曉有些費解地看着我。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無奈地說道:“可是,他只是向我打個招呼,我不可能直接甩頭走人吧,那樣不是很沒有素質?”

如果不是覺得那樣不好意思,其實我是挺想甩頭走人的,所以剛纔宮洛抓着我的手離開的時候,我沒有半點反抗。

車子緩緩開動,我本以爲會上高速往山腳村方向開去,結果宮洛在劉家別墅前停了下來。

一個身着休閒裝的清秀男人揹着一個揹包站在原地等待,看到我們的車,走了過來,將揹包放到後備箱裏,然後坐在了副駕駛座。

看着劉嘉明坐在副駕駛座上,我不禁疑惑地問道:“他怎麼也來了?”

劉嘉明聽到了我的話,自己說着

:“我待在劉家這麼久,也要出去長長見識了。”

周曉曉頓時哼了一聲,戲謔地看着劉嘉明:“你不在想,爲什麼你奶奶最愛的不是你爺爺了?”

劉嘉明的臉色頓時黑了黑,看了眼周曉曉,然後正襟危坐在副駕駛座上。

看着劉嘉明的樣子,我突然好想笑,轉過頭偷偷地笑了起來。

“準備好了?”宮洛看了眼劉嘉明,冷冷地說道。

劉嘉明點了點頭,宮洛就迅速地按下了車門,車子以飛一般的速度往高速公路上開去。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車子的左右搖晃中不停地擺動着,就算是和周曉曉兩人綁上了安全帶,重心也還是一直在變着,兩個人一直在碰撞。

我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舒服地說道:“能不能開慢點?”

可宮洛就像是沒聽到一般,沒有說話,也沒有減速。他一個人板着臉,冰冷地樣子像是車子裏的萬年冰霜,讓車內的氛圍降至了極點。

突然,一輛黑色的奔馳從我們身邊越過,駕駛座上,那個金髮藍眼的帥哥帶着他濃濃的鼻音說着:“哈嘍,又見面了!”

宮洛的眼睛頓時噴出火來,俊美的臉龐更是嚴肅了。他抿着脣,果斷地加了油門,車子在高速公路上飛速地奔馳着,迅速地趕超一輛輛的汽車卡車。

我看着面前的場景,感覺自己在玩極速狂飆一樣,不,比它刺激多了,這簡直就是在賽車啊!

“宮洛,可不可以開慢點。你這樣,超速了吧?”我小心翼翼地說着,唯恐他的心情更差了。

劉嘉明也扯了扯嘴角,有些坐立難安:“對啊,你這麼快,坐在副駕駛的我壓力山大!”

副駕駛座,轎車中最危險的座椅。

看着劉嘉明有些怕死的樣子,周曉曉直接白了他一眼,鄙夷地說道:“膽小鬼!”

劉嘉明的臉色一黑,硬着脖子對着周曉曉說道:“哼!你就不擔心?”

“我相信宮洛!”說着,周曉曉看了眼宮洛,眼中帶着一抹深情,然後又轉頭看了眼劉嘉明,吐了吐自己的舌頭。

劉嘉明有些生氣,但是看着周曉曉吐舌頭時的鬼靈精樣兒,他的臉頰又浮現着幾朵紅雲,轉過頭,看向外面。

一看,劉嘉明就結巴地說道:“那,那,那輛車……”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也看了過去,只見那輛黑色的奔馳轉眼間就在自己的旁邊,外國帥哥看上去很開心,還時不時對着我們招手。

宮洛的臉黑到了極點,看到不遠處的站點,宮洛突然減緩了速度,轉移跑道,下了高速。

“到了?”我疑惑地問道。

“再過半個小時。”宮洛冷冷地說道,隨即便轉着圈下了高速。

下了高速,我們又開了半個小時左右的山路,終於來到了山腳村。我們下了車,往村口走去。

“這裏是山腳村嗎?”我問着。

宮洛冷冷地回答:“地圖上是這麼顯示的。”

(本章完) 地圖上是這麼顯示的。宮洛的話讓我有些不確定了。天知道,地圖會不會偶然出錯?!

我看向村裏,只見裏面建造着一排排的土房子,有很多都已經坍塌了,變成了廢屋。

山腳村的村口外,有一座古老的石橋。不少老人坐在橋下,拿着蒲扇,悠閒地扇着風,相互之間說着話。

我看了眼宮洛他們,然後來到了橋下,詢問老人們:“大爺奶奶們,這裏是山腳村吧?”

老人們聽到我的話,轉過頭來看着我,每個人都困惑地嘟着嘴,說着我聽不懂的方言。

我再一次扯着嗓子,一字一頓地喊道:“阿公阿婆,這裏是山腳村吧?”

“啊?!”其中,一個阿婆大聲地對着我喊道,將一直耳朵湊到我的旁邊。

“我問你,這裏是山腳村嗎?!”我再一次喊道。

老太婆似乎聽懂了我的話,極力地對着我搖了搖頭,然後對着其他的阿公阿婆們說了幾句話,那幾個老人們頓時都拿起凳子往別處走去。

我感到有些奇怪,回到隊伍中,苦着臉。

“有沒有什麼年輕人?”我無奈地說道。我不知道那個老人聽懂沒我的話,但是她的表現我是一點都沒有懂。

然後,我們又走進村,找到了一個青年。

“這位大哥,我想問你,這裏是山腳村嗎?”周曉曉對着青年大哥說。

青年大哥用半土話的普通話和我們說道:“這裏是山腳村,你們是誰?”

周曉曉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繼續問道:“那有地方可以讓我們住幾天嗎?我們來這裏有些事情。”

青年大哥很熱心,聽着我們的話,直接把我們領到他家,說是可以讓我們免費住幾天。

我們很感激地點點頭,然後出去,準備在村子裏轉悠幾圈,熟悉一下。可是,我們剛走了兩步路,就碰見了一個不速之客。

他就是那個外國男人AllenRice。

“我們又見面了。我叫AllenRice。你們也可以叫我艾倫。”外國男子又一次自我介紹着。

我愣了愣,滿臉的疑惑:“你怎麼來這裏了?”

“我來這裏旅遊。聽說,這裏是個很好玩的地方。”說着,外國帥哥對着我咧了咧嘴角,“韓小姐,你們怎麼也在這裏?”

“我們也聽說,這裏很有意思,所以來參觀參觀。”說着,我就跟着宮洛往別處走去。

周曉曉轉頭看了眼艾倫,來到我的身邊,輕聲地說道:“沐顏,你說,他是不是因爲你所以來這裏的?”

“那他是一路跟着我們來這裏的?”我扯了扯嘴角,“如果他是跟蹤我們到這裏的,宮洛早就將他甩了。”

剛纔高速公路上的飆車自己可還記得清清楚楚呢,而且當時我也往後看了幾眼,沒有發現那輛黑色奔馳追上來。

“那他來這裏是想要做什麼?”周曉曉嘟了嘟嘴,順手摘了一根草甩啊甩。

我也搖了搖頭,也摘了根草玩弄着,然後看着宮洛:“宮洛,你覺得呢?”

“靜觀其變。”宮洛冷峻地說着,低頭玩弄着他的手機。

周曉曉湊過去想要偷看,卻被宮洛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曉曉只能灰溜溜地回來了。

我看了眼劉嘉明,冷不丁說道:“劉嘉明,你有想過這次的事情怎麼處理嗎?”

被我指名道姓了,劉嘉明轉過頭,自信地笑了笑:“這次的事情很明顯是夜噬鬼所爲。這種鬼,只會在晚上出現,經常出現在落單人的面前。”

說完,劉嘉明着周曉曉。

周曉曉白了一眼劉嘉明,替劉嘉明說道:“夜噬鬼,夜噬鬼,意思就是在夜裏出現,用極致的手段嚇得人半死,然後再吸取他們的陽氣,吞噬他們心臟的厲鬼。這種鬼,能力並不是很強,至少跟雙面鬼,食己鬼比起來要弱,但是他們很能逃,很會躲,所以很難逮到。”

我們一邊走着。一邊看着四周的土房子,很多房子裏都沒有了人影,特別有煙火的房子是聚集在西邊的那一小塊,那裏有二十棟土房,裏面有七八戶住着人。

而東邊,除了我們居住的那一戶青年家,也就只有兩三家老人了。

“爲什麼他們都集中在西邊?”我有些疑惑。

東邊和西邊只有一條大大的寬道隔着,房子的數量明顯東邊更多,但西邊的人卻遠遠多於東邊的人,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宮洛還在擺弄着他的手機,猛然間,宮洛睜大了眼睛,聲音有些顫抖:“這裏,曾經來過兩次道士做法事捉鬼。”

“捉到了沒有?”我急迫地問道,心中不自覺地有些激動。如果他們提早一步將鬼收服,那不就沒我們什麼事情了?!

但是,宮洛的下一句話就直接毀壞了我的美夢:“他們失蹤了。”

“失蹤了?!”我震驚地看着宮洛。

宮洛嚴肅地點了點頭:“不止是他們,這村子裏的壯漢也消失了十幾個。”

聽着宮洛的話,周曉曉狐疑地看着他問道:“宮洛,這消息是哪裏來的,可靠嗎?”

“不相信我?”宮洛冷漠地看着周曉曉。

周曉曉立馬搖頭:“我當然相信你了。只是,我不相信他們。”

周曉曉很想知道宮洛背後有誰,但是看着宮洛冷冽的神情,劉嘉明將周曉曉往旁邊一拉,然後對着宮洛說着:“曉曉只是覺得好奇。宮洛,你以前可一點都不關心這些事情的,現在這麼積極,而且還在背後悄悄組織了這方面的勢力……真的有點不太像你。”

說着,劉嘉明看了我一眼。

我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宮洛:“宮洛,你以前不太關心這些嗎?”

在我的記憶裏,他好像一直都是這樣,並沒有多大的變化啊。

宮洛哼了哼,眼神飄向了旁邊:“我一直都是這樣。只不過,以前很少用到他們而已。”

我點了點頭,然後看着周曉曉:“曉曉,我覺得這也沒什麼。因爲宮洛的幫忙,我們也省了很多事情。而且,你要相信宮洛,以他的智慧,是絕對不會被人算計的!”

宮洛的智商可是槓

槓的,不要去算計別人都算好了,怎麼還會被人算計呢?

我並不認爲,宮洛有這方面的組織不好。相反,我認爲有組織很好,看他最近幫我們多少忙不就清楚了?

我很奇怪,爲什麼周曉曉一直咬着這件事情不放?

周曉曉嘟了嘟嘴,看着宮洛不悅的模樣,終於點了點頭,不再過問此事。

我看了眼劉嘉明,對着劉嘉明示意了一下,然後摟着周曉曉的手臂往遠處走去:“曉曉,我們去問問當地的人,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劉嘉明也是個聰明的,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拉着宮洛的手往對面走去:“我們分頭行動啊!”

就這樣,我們成功分開了周曉曉和宮洛,一面氣氛變得尷尬。

我和周曉曉往西邊走去,沿路看到一個小朋友在玩着泥巴。我趕緊過去,親切地說道:“小朋友……”

那個小朋友一看到我,立馬被嚇了一跳,打了一下我,然後哭着往房子裏跑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