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國的衛士們也顧不了同族之情,咬牙斬殺已經入魔的同族。

手足相殘,父子對陣的悲劇,正在這裏上演。

怒吼,慘叫,哭泣。

血雨沖天。

有些青丘國衛士不忍對自己已經入魔的親戚朋友下手,可是眨眼間便死在兄弟朋友的劍下,或者被感染入魔。

葉知秋心中一片涼意,又問道:“柳煙和夭桃幼藍她們,都在哪裏?”

“夭桃和柳煙,都在壺天大陣裏,守護着狐國最後的地盤。幼藍她……已經入魔了。”青丘國主說道。

“什麼?幼藍入魔了!?”葉知秋大吃一驚。

幼藍那麼乖巧,那麼善解人意,怎麼會入魔?

青丘國主滴淚:“她的確入魔了,此刻正在魔兵陣內,殘殺我們的衛士。因爲她是你的人,是娘娘的弟子……所以我傳下命令,對她網開一面,不得傷害。”

“這怎麼行?我去找她!” 老公,太悶騷! 葉知秋心急似焚,立刻縱起,直撲半山腰的戰場。

青丘國主在葉知秋身後大叫:“大丑駙馬,你自己注意安全,可千萬別入魔啊!”

葉知秋的到來,是青丘狐國的希望。

如果葉知秋也入魔,那麼希望就變成了絕望。

以葉知秋的戰鬥力,入魔以後,豈不是把青丘狐國的人,全部殺光了?

“放心吧,我相信自己的定力!”葉知秋答應一聲,已經去遠。

混亂的戰場上,姚二醜和姜六亥正在廝殺,你死我活。

不用說,這兩個傢伙之中,有一個已經入魔了。

艾澤拉斯之救贖 葉知秋落在二人中間,將他們兩人全部定住,喝道:“你們兩個,誰是魔兵?”

“他是,他入魔了!”姜六亥和姚二醜同時指着對方。

葉知秋頭大,又問道:“你們兩個,誰還認得我?”

“我認得你,你是大丑駙馬,夭桃公主的夫婿!”兩人又同時說道。

臥槽,入魔以後,還有心智?還能認得自己?

葉知秋更是頭大,一時間難以甄別誰是入魔者。

“駙馬,快殺了這個魔兵!”姜六亥和姚二醜又齊聲大叫。

葉知秋忽然靈機一動,笑道:“好吧,我難辨真假,先把你們一起收了,稍後一一審問!”

說罷,葉知秋祭出混沌法天圖,喝道:“天地之髓,陰陽之精。乾旋坤轉,關召星真。十一列曜,與帝同主。混沌浩蕩,一氣初分。開天立地,攝鬼驅精。混沌法天,包羅萬靈!”

混沌法天圖光芒一閃,把姜六亥姚二醜和附近交戰的好幾百人,不分敵我,全部收了進去!

目前的形勢,葉知秋只能先把這些人收了,再甄別出入魔者,和青丘國主協商處置。

收了一批狐國衛士之後,葉知秋立刻捲起陣圖,遁向交戰激烈處。

陣圖屬性特殊,如果處於平展狀態,陣圖裏面的人就可以活動,他們會在裏面打起來的。

捲起陣圖,裏面的人才會被全部定住。

葉知秋利用陣圖大展神通,反覆衝擊遁行,頃刻間,收了上萬狐國衛士。這裏面有入魔的,有正常的,葉知秋無從分辨,全部收了再說。

可是,葉知秋竄了半天,卻一直沒找到幼藍。

“幼藍在什麼地方?有誰看見幼藍了?”葉知秋繼續尋找,一邊大聲詢問。

遠處的山坳裏,有青丘狐國的衛士大叫:“駙馬,幼藍在這裏!”

“來了!”葉知秋應聲而去,落在山坳之中。(5.28日,第一更。)

剩下兩章,到晚上。 “來了!”葉知秋聞聲而去,落在山坳裏。

山坳裏是個小戰場,廝殺更加激烈。

葉知秋掃了一眼,還是沒發現幼藍,急忙喝道:“幼藍在什麼地方?”

刷地一聲,有長劍向葉知秋刺來,偷襲者是一個滿臉污血的人,已經難以辨認全貌。

葉知秋正要反擊,忽然住手,喝道:“幼藍,是你嗎?”

來者正是幼藍。

不過,這丫頭已經瘋了,舉劍直刺葉知秋的胸膛,雙眼血紅,一言不發。

而且幼藍衣衫襤褸污穢不堪,滿頭滿臉都是污血,和以往的清純模樣,簡直天淵之別。

葉知秋打落幼藍的長劍,喝道:“幼藍,我是你師公,你給我醒醒!”

可是師公也不管用,幼藍聽而不聞,撲向葉知秋,雙手成爪,齜牙咧嘴,似乎要把師公生吞活剝了。

別說是葉知秋,這時候就算是幼藍的師父柳雪來了,估計也不管用。

幾日不見,形同陌路。

葉知秋沒轍,只得催動混沌法天圖,將幼藍和這夥正在廝殺的衛士們,全部收了起來。

因爲混沌法天圖可以收人,形勢很快被控制下來。

沒有入魔的紛紛後退,站在青丘國主的身邊。

已然入魔的狐國衛士,大多都進了葉知秋的混沌法天圖。

原本混亂的戰場,漸漸安靜。

青丘國主對葉知秋的手段驚奇不已,問道:“大丑駙馬,你手上那是什麼法寶,把狐國衛士們,都弄到哪裏去了?”

“他們都在,被我收在陣圖裏。關於陣圖的事,等會兒再向國主彙報。”葉知秋來不及詳細解釋,問道:“國主,這裏已經沒事了,我先去壺天大陣那裏,看看柳煙她們。”

“趕緊去吧,那邊也有很多人入魔!”青丘國主說道。

葉知秋一點頭,飛遁而去。

“三界熱惱,猶如火宅。其忍淹留,甘受長苦。欲免輪迴,莫若求佛。若欲求佛,佛即是心。心何遠覓,不離身中。色身是假,有生有滅。真心如空,不斷不變……”

還沒到壺天大陣所在處,葉知秋就聽見了木魚聲聲和梵音佛唱,正是地藏王的聲音。

扭頭看,地藏王正在一座山頭上,敲着木魚,打坐唸經。

經文是佛門的定心咒,用無定梵音送出,聲聞數裏。

葉知秋暗自搖頭,這老和尚迂腐啊,唸經可以降服那些入魔者?

因爲牽掛着柳煙等人,葉知秋也不管地藏王,直奔壺天大陣而去。

陣門外,夭桃正帶着大家,拼死抵擋入魔同族的進攻。

柳煙,王晗,秦毛人和小太歲,全體都在。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葉知秋的鬼童子和千眼鬼王三頭鬼王,還有雪兒的鬼妖徒弟杜月娥,也在這裏。

上次在鴉鳴聻國,大羿引動殺破狼三星雷劫,造成斗轉星移提前爆發,不僅僅把葉知秋震上了無崖山界,更是把鬼王鬼童子們,震得元氣大傷,差點魂飛魄散。

兩個鬼王辛辛苦苦蒐羅的數萬鬼兵,也被瞬間瓦解,死的死逃的逃,所剩無幾。

後來柳雪趕到,帶着大家強衝而出,來到青丘狐國。

柳雪知道大家都需要修養,所以讓她們全體留在青丘狐國,自己獨身去了巫峽。

也幸好大家都留在這裏,這次狐國大亂,鬼王鬼童子們,多少發揮了一些作用。因爲鬼魂之身和狐國衛士們不大一樣,不會被傳染入魔。

“葉郎!”

“師公!”

“老大!”

看見葉知秋,衆人各自喜極而泣,紛紛大叫。

“夭桃,柳煙,指揮那些沒有入魔的,全部退回,看我收服這些入魔者!”葉知秋來不及敘舊,衝着夭桃和柳煙揮手大叫。

夭桃和柳煙立刻點頭,招呼大家後退。

入魔的狐國衛士們,瘋了一樣追來。

葉知秋的鬼王鬼童子們,則上前迎戰,掩護清醒着後退。

“天地之髓,陰陽之精。乾旋坤轉,關召星真。十一列曜,與帝同主。混沌浩蕩,一氣初分。開天立地,攝鬼驅精。混沌法天,包羅萬靈。收!”葉知秋一聲大喝,祭出了陣圖。

光波一放一收,壺天大陣前,入魔者基本上都被攝入了陣圖裏。

“老大,好本事!”

“葉郎,你太厲害了!”

衆人一起歡呼,對葉知秋崇拜不已。

小太歲也走了過來,老氣橫秋地說道:“葉知秋,幾天不見,你長進很大嘛!”

“沒大沒小,葉知秋也是你叫的?”葉知秋一瞪眼,忽然一揮陣圖,把小太歲也收了進去!

這小屁孩沒有規矩,要給他一點教訓。

小太歲措手不及,一聲鬼叫,已經被攝入了陣圖中。

柳煙吃了一驚,上前道:“知秋,你怎麼把小太歲弄沒了?童言無忌,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了,放了他吧。”

秦毛人也眼巴巴地看着葉知秋,眼神裏露出乞求之意。畢竟朝夕相處,這兩個傢伙有感情了,一對好激友。

“沒事,等會兒再放他。柳煙,你們都好吧?”葉知秋一一打量着大家,問道。

“我們都好……不不不,不好,幼藍不好,入魔了!”柳煙點頭又搖頭,語無倫次:“知秋你有沒有看見幼藍?她入魔了,怎麼辦?”

“是啊葉郎,幼藍入魔了……我沒有照顧好她,我……”夭桃更是眼圈一紅,幾欲落淚。

在這裏,夭桃是東道主,幼藍等人是嘉賓,所以夭桃覺得自己有照顧不力的責任。

“彆着急,幼藍在我這裏,我們慢慢想辦法,會讓她恢復正常的。”葉知秋安慰着柳煙和夭桃。

“真的?快把幼藍叫出來看看!”柳煙和夭桃同時說道。

葉知秋看看四周,說道:

“狐國所有入魔的衛士,幾乎都在我的陣圖裏,還有很多正常的,也被我收了進來。夭桃,你立刻組織一片高手,布成一個包圍圈。我慢慢放人,你們注意甄別。沒入魔的,讓他們歸隊;入魔的……該怎麼處理呢?”

想到那些入魔的狐國衛士,葉知秋就頭大。

那些人已經迷失了本性,還能醒來嗎?

夭桃非常剛毅,說道:“我們的措施就是……凡是入魔者,殺無赦,以免全族淪陷。”(7.28日,第二更。) 殺無赦?這個太殘忍了吧?葉知秋眉頭一皺。

柳煙急忙叫道:“幼藍不能殺!”

“是啊,幼藍不能殺!”王晗和杜月娥急忙附議。

她們和幼藍都是柳雪的徒弟,自然有同門之情。

夭桃急忙糾正,語無倫次地說道:

“我沒說清楚,國主已經吩咐了,任何人不得傷害幼藍。我們是朋友,當然不會傷害她。如果傷害她,她恐怕也活不到現在了……更何況,遊覽也是我們青丘族類,我們……自然不忍下手。對那些族人也是,我們都不忍心……”

說着說着,夭桃忽然大哭起來,撲在了柳煙的懷裏。

狐國這次的大亂,幾乎讓所有人崩潰。

同族入魔,你不殺他,他就殺你。他殺你,只是魔性行爲,並無痛苦;你殺他,內心的煎熬和絕望,無以復加!

畢竟都是以前的屬下、朋友甚至親人,有正常思維的人,如何下得手去?

夭桃這兩天,也親手斬殺了很多入魔的同族,內心的痛苦和糾結,早已經到了崩潰邊緣!

柳煙急忙勸慰夭桃,表示理解和感同身受。

許久,夭桃才停止哭泣,依舊默默垂淚。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夭桃你先彆着急,我們想想辦法,看能否讓入魔者全部醒來。一個不殺,是最好的結局。青丘狐國的人,我也看成兄弟姐妹,我也不忍心看到他們入魔以後慘死。”

杜月娥點頭:“師公說得對,大家慢慢想辦法就是了,而且,地藏王菩薩也在這裏,或許他有辦法。”

“是啊,地藏王的定心咒,還是有些作用的!”兩個鬼王也說道。

說曹操,曹操到。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地藏王從遠處的山頭上飄然而來,在衆人面前合掌。

葉知秋稽首施禮,問道:“菩薩慈悲,目前青丘狐國的情況,菩薩有沒有好辦法?這些入魔者,還可以醒來嗎?”

“佛法無邊,普渡衆生,當然是有辦法的。”地藏王說道。

“什麼辦法?”葉知秋大喜過望。

“阿彌陀佛,老僧目前還沒想到……”地藏王說道。

我擦,這不是那我尋開心嗎?沒想到辦法,你還把牛逼吹得這麼響亮?

葉知秋鬱悶地翻了個白眼,心裏想,你要不是地藏王,我非揍得你滿地找牙不可!

柳煙說道:“菩薩慢慢想辦法吧,我們也想想。”

夭桃立刻召集青丘狐國的高手,圍成了一個大圈子,等待葉知秋釋放俘虜。

葉知秋將陣圖打開一部分,開始放人。

無數狐國衛士從陣圖裏放出來,可是落地之後,便開始了廝殺。

好在大家早有準備,立刻將入魔者控制。

沒入魔的,也紛紛歸隊。

地藏王一直在念咒,一邊打量着情形。

半個時辰過後,幼藍也被放了出來。

一落地,幼藍立刻紅着眼睛,殺向了夭桃和柳煙。

夭桃柳煙一起上前,會同杜月娥和譚思梅,將幼藍死死按住。

葉知秋揮揮手:“先把幼藍帶走,我稍後過來查看。”

柳煙點點頭,帶着鬼童子,把幼藍押了下去,進了壺天大陣。

現在的青丘狐國,只有壺天大陣最安全,因爲這裏面,還沒有出現入魔者。

夭桃留在這裏,繼續配合葉知秋的工作。

折騰了兩個時辰,葉知秋才把陣圖裏的狐國衛士全部放出。

夭桃也指揮大家,完成了甄別和區分隔離的工作。

姜六亥和姚二醜也被放了出來。

兩個傢伙也是不共戴天,落地就打。

夭桃掃了一眼,說道:“姚二醜入魔了,姜六亥沒事!”

葉知秋奇怪,問道:“夭桃怎麼看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