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姜小白,揮手間,掀翻一臺小汽車什麼的,應該毫無難度,在屍者意志之下,肉身的抗擊打能力,也大幅度增強。

與此同時,在他揮手間,能夠輕易感覺到,他的身上,那青色紋理中,夾雜着一股股力量,流轉他的全身。

他就好似,渾身上下,包裹着一層水一般。

是屍氣,殭屍特有的氣息。

和修士不同,修士以天地靈氣,作爲施展法力的手段,而殭屍,則是用屍氣,轉變成屍力,從而形成自己的獨特力量。

姜小白伸了伸手,能夠輕易感覺到,在屍氣的作用下,一旁浴缸中的水滴,隱隱欲動。

按照陰陽兩極煉屍祕術中的記載方式,他試着催動身上的屍氣,並將其轉變成屍力。

“嗤嗤!”

在屍力的作用下,那一團水滴,頓時散開,猶如無數的子彈,飛了出去。

擊打在浴室之上,將那磚石,擊打出筷子頭大小的深坑來。

好強的力量!

這股力量,已經堪比莊妃用破山劍,凝聚的劍氣了。

好在冥寓裏的建築,本身就很獨特,只是一瞬,就自動恢復,全然看不出半點損傷的痕跡。

仔細研究了一下,將這殭屍之體的構造,研究明白之後,姜小白隨即穿好衣物,出了外面,繼續練習那煉屍祕術。

煉屍祕術,和普通的修煉方法不同,裏面記載的方法,是以殭屍之體,先去那墓地之中,吸收屍氣。

然後再利用屍氣,改變本身的肉身狀態,猶如打鐵一般,將肉身千錘百煉,以便於能夠轉變屍氣,形成屍力。

而姜小白,因爲屍者意志持續時間限制的關係,他並不需要修煉這一步,可以直接跳過。

“殭屍,需要不停的修煉自身,從而提升自身的境界。而我,只需要提升冥寓的境界,便能夠提升殭屍的境界,所以,我用不到修煉。

因此,我只需要不停的熟悉,這屍力的施展方式,便可以了。”

理解了自己的處境之後,姜小白頓時給自己定下了學習的方向,隨後幾天裏,一直在苦修陰陽兩極煉屍祕術。

……

第四天的時候,獄僕過來報告:“主人,雲夢城主讓我向你彙報,說雲夢城的上空,有烏雲集結,似乎這幾天裏,天劫即將誕生了。”

哦?

看來,是黃三爺,準備渡劫了。

姜小白隨即返回雲夢城,畢竟渡劫這種事情,他之前,前所未見,或許,能夠學習一些修行之上的經驗。

通過域門,來到雲夢城,果然,只見頭頂之上,有黑雲籠罩,遍佈雲夢城的上空。

幾天不見,以修煉的直覺,姜小白能夠察覺到,在雲夢城,出現了好幾股殭屍的氣息。

顯然,莊妃已經開始動手了,雲夢城已經有人,被她變成了殭屍。

黃三爺盤膝坐在石臺之上,周身上下,妖氣濃郁,其身後,已經現出一隻黃鼠狼的巨大影子來。

看來,他渡劫,已經到了緊要的關頭。

這時候,莊妃也來到了他的身邊,將目光,落向黃三爺處。

她擡頭,看了看天空:“這隻黃鼠狼,分明不過三階,但其渡劫時,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臨近五階。這傢伙,挺能忍的啊。”

“不止是他,人類世界裏,那些修行的妖,基本都是強行壓制了自己的境界。”姜小白想起之前,那個王夫人和他說過的話,說。

聽到姜小白的話,莊妃問:“如果,這隻黃鼠狼,能夠渡劫成功,那你打算,繼續引進其他的修行之妖,幫助他們渡劫麼?”

姜小白點點頭:“沒錯。”

“可你想過沒有,如果因此,讓人類世界的妖,逐漸變得強大起來,你會不會,破壞天地間一種‘平衡’的規則?”

“平衡規則?”

“沒錯,目前來說,人類世界裏,科技之所以進步,而妖、鬼、包括神等存在,都逐漸被普通人淡忘,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爲平衡。

如果世界上,法術橫行,人類可以長生,那科技,根本用不到這種程度的發展。”

哦?

莊妃這麼一說,姜小白覺得,她說的,似乎有那麼點道理。

“說起來也是,修行者,如果到了一定的境界,飛天遁地,應該是無所不能的,爲什麼在世界上,卻是那麼的少。”

“不清楚。”莊妃搖頭:“至少,在五百年前,修真者,還挺多的。”

“噼啪!”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就見到那烏雲之中,一道巨大的閃電,迎空落下。

天劫,來了!

噼啪!

噼啪!

噼啪!

一雷未落,一雷再起,一時間,足足有四道天雷,從天空之上劈落。

而最大的那道天雷,已經有碗口粗細!

雖然和當初,劈大花的那種天雷,不可同日而語,但碗口粗細的雷電,別說劈血肉之軀了,就算是一棟房屋,只怕也能夠一劈兩段。

但此時此刻,在這天雷落下之時,便見到雲夢城的上空,那石屋頂端,忽然升起一片冰霧。

冰霧席捲,那天雷落在冰霧之中,等穿過去的時候,天雷的威勢,已經削弱了近半!

想必,這就是之前幻石布偶告訴他的,幻石域所擁有的獨特之處:能夠抵禦並吸收天劫的力量了。

而黃三爺,也是咆哮一聲,站了起來,和身後的黃鼠狼影子,合而爲一,形成一個整體,一時間,變得有六七米的高度,向着天劫,硬抗了上去。 天雷激盪。

一時間,整個雲夢城,都陷入雷聲轟鳴之中。

四道天雷,一道比一道強大,眨眼間,第一道天雷,已經落到黃三爺的身上。

黃三爺壓制了境界近百年,再加上有着幻石域的特殊效果,將天劫的威力,給削弱了近半,這前兩道天雷,僅僅只是讓他的身形,矮了矮。

但第三道天雷,卻帶着烈焰焚城的威勢,一落下之後,在黃三爺的周圍,便燃起熊熊烈火,只是一瞬,他就陷入了大火之中。

這火,並不是普通的火,而是天火。

和姜小白的幽冥獄火有些類似,這天火,同樣是直接作用於靈魂,一燒之下,黃三爺的口中,便發出痛苦而淒厲的慘叫聲。

與此同時,火焰熊熊,將黃三爺身上的毛髮,盡數點燃。

一時間,焦灼的味道,立即隨風飄散出來。

火焰還在燃燒,第四道天雷,已經落下,眼看着,就要將黃三爺的給劈成碎片。

但就是這時候,黃三爺猛地一張口,從口中,吐出一顆泛着土色光芒的珠子。

WWW ⊕тт kán ⊕CΟ

那珠子一飛出去,立即攔住了天雷。

只見電芒捲動,天雷的力量,落在珠子上,然後通過珠子,化作一道道的豪光。

再落到黃三爺的身上。

豪光作用之下,肉眼可見的,黃三爺的身上,裂開了一道細紋。

就好像一把剪刀,將他身上,那黃鼠狼的皮毛,給逐漸切開。

天雷的力量,逐漸消失。

黃三爺身上的皮毛,在豪光和火焰的作用下,也消散一空,露出裏面一具精壯的身軀。

哦?

原本黃三爺,是個約麼四十餘歲、看起來十分瘦弱的中年男子,但這番渡劫之後,他的容貌,卻是看起來,年輕了十餘歲,變成了一個壯年。

而且體型,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看起來更加的壯碩。

看來,他已經成功從三階的妖,晉階爲四階了。

周圍的焦灼痕跡,在幻石域的作用下,漸漸淡去,天空之中,也是扒開烏雲見日明,顯得晴朗至極。

與此同時,幻石域的那些石塊,也獲得了肉眼可見的延伸,顯然,天劫近半的力量,都被幻石域給吸收,用來補充並轉化成吞噬雲夢城的力量了。

“給他找身衣服。”姜小白吩咐旁邊的獄僕。

獄僕立即去冰宮之中,選了一套衣物,遞給黃三爺。

黃三爺穿好衣物,活動了一下筋骨,來到姜小白的面前,躬身,行了一個大大的禮,開口稱謝:“多謝姜兄幫助,讓黃某,得以渡劫成功。此恩此情,黃某當永生永世,銘記於心。

以後,姜兄有用得到黃某的地方,黃某必定赴湯蹈火。”

對於姜小白來說,黃三爺對他的感激,其實可有可無。

他真正需要的,是黃三爺渡劫成功之後,回到外面世界裏,給冥寓帶來的名氣。

單憑能夠讓天劫的威力,減少百分之五十這一條,只怕就足以吸收絕大多數面臨渡劫期的存在,前來找冥寓交易了。

姜小白伸手,扶起黃三爺:“恩,我和江家,還算有些交情。再說了,江沐霜受僱於我,所以,黃三爺你別客氣了,當然,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我一定會開口的。”

“那多謝了。”

“幻石布偶,送黃三爺,離開這裏吧。”姜小白吩咐。

幻石布偶領命,當即重新將黃三爺包裹起來,送他前往冥寓。

莊妃這時候,也在一旁開口:“不錯,不錯。你這個幻石域,對於對抗天劫,確實有所效果,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抵禦六階的天劫。”

六階?

“你是要從五階,晉階到六階麼?”姜小白問。

“沒錯。若是達到六階境,那我,就能夠成爲飛僵了。”莊妃說着,看向遠處:“不過,先等等吧,我先把這雲夢城裏的人,盡數變成殭屍再說。”

“夢閣的那些女子,沒人願意離開這裏麼?”

莊妃搖頭:“目前,並沒有人,願意離開。”

姜小白嘆了口氣:“唉。”

本來,莊妃是打算,給那些女子,一條活路的,但她們,始終受到傳統觀念的約束,只怕到頭來,也難逃成爲殭屍的命運。

“這不能怪我。”

三國之巔峰召喚 莊妃說着,目光挑向遠處:“有些人啊,其實,從一出生開始,他們的命運,就已經被註定了。”

她的語氣有些蕭索。

姜小白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她的話,只能靜默不語。

兩人站在遼闊的天台之上,目光所及,盡是一片冰雪之地。

雲夢城,雖然說起來也挺大的,但和這整片冰雪之地相比,那就相當於一個火柴盒和一大棟房屋相比,完全沒有可比性。

在那蒼茫的冰雪之中,也不知,還有沒有其他的區域出現。

正當兩人無言的時候,莊妃忽然“咦”了一聲,伸手一指:“你看。”

不用她提醒,姜小白也見到了:只見那片蒼茫無邊的冰雪之地中,有一團白色的影子,正看似緩慢、實則飛速的移動了過來。

那白色的影子,開始看起來,不過蠅頭大小,但慢慢的,就變到拇指大小、火柴大小、酒杯大小、碗口大小……

等到姜小白和莊妃,已經能夠估測到它的體型的時候,就聽到,雪地中,傳來了清晰可見的碎冰之聲!

那是一隻約莫有十數米高、類人形的巨獸!

巨獸渾身上下,並沒有毛髮,而是長着一種魚鱗狀態的鱗甲,但模樣,卻又有點接近於猿。

如果非要比喻的話,或許可以稱作“長着魚鱗的人猿”?

令姜小白沒想到的是,莊妃居然能夠認出這種生物,並說出它的名字:“雪鱗猿。”

“這是什麼生物?”姜小白很是好奇的問。

“一種在極北冰海之中,生存的兇獸,據說,是雪麒麟和猿猴雜交的後代。世間傳說裏,已經絕跡千年了,也不知怎麼,忽然出現。”

莊妃說着,抓起破山劍:“走吧,咱們出去看看。這雪鱗猿,看樣子,是衝着雲夢城來的。”

“好。”

上門女婿 兩人說着,莊妃率先從冰宮之巔,一躍而下。

姜小白也是施展開屍變之術,變成殭屍,緊隨着莊妃,跳落下去。 兩人落下來,跳到雲夢城的街道上,莊妃長嘯一聲:“雪狼騎士團,全軍集合!”

得到她的命令,那些守護在城中各處的雪狼騎士,立即彙集起來,出現在她的身後。

而云夢城中,其餘的人,也都是察覺到變化,紛紛跑出來。

姜小白和莊妃兩人,堪堪出了城門,就見到那雪鱗猿,帶着狂風呼嘯之勢,從遠處,直直奔了過來,氣勢如虹。

雲夢城的城牆,也不過才十來米的高度,以這雪鱗猿的體型,只需要輕輕一躍,便能夠翻過城牆,進入城中。

“鏘!”

莊妃伸手,一把拔出破山劍,劍氣凝聚成芒,準備應對這忽如其來的兇獸。

“我先攔它一攔。”姜小白說着,一揮手,四階河神蛤蟆精,就被他召喚出來。

同時,之前抓的那隻大黑蛇保家仙,也在他法力的作用下,應手而出,分左右出現。

“攔住它。”姜小白下令。

這一蛇一蛤,得到他的命令,立即飛了出去,迎向眼前的雪鱗猿。

只是這雪鱗猿,從等級來看,早已超越四階,類似於當初百花陣中的陣靈,應該在五階左右,兩個四階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攔住它。

“砰!砰!”

戰鬥的聲音響起。

雪鱗猿揮動巨大的胳膊,一左一右,便將黑蛇和蛤蟆,給同時撞開。

而這時候,姜小白已經從城牆之上,一躍而下,掄開爪子,撲向了雪鱗猿。

他想要試試,在成爲四階冥寓之主後,他所掌控的力量,到底強到了哪種程度。

身影一晃,姜小白已經來到雪鱗猿的腳丫子旁邊,爪子一揮,便聽到“咔”的一聲,雪鱗猿身上的一片約莫臉盆大小的鱗甲,被他應手抓落,掉在了雪地裏。

咦?

這殭屍之軀,看來,強度很高啊,這一擊之威,已經堪比挖掘機鏟一下了。

雪鱗猿的身上,雖然有成千上萬片鱗甲,但鱗甲就如同人的指甲一般,被強行拔落,雪鱗猿,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極端的痛苦。

它大吼一聲,一張口,噴出一股極寒氣息,猶如一片冰雹,對着姜小白,就噴了下來。

這片冰雹砸落,姜小白頓時覺得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近百度,只是一瞬,他就被凍成了一片冰坨。

沒想到,這雪鱗猿,居然還有這樣一個獨特的天賦。

人在寒冰之中被凍住,渾身上下,使不上力,姜小白只能眼睜睜看着雪鱗猿抓起凍住自己的那塊冰坨,然後砸向遠處。

“轟隆!轟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