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啊~王屋一脈,哥是天縱奇才!”

“呼~我說的不是這個!”江素素嘆道。

“嗯?那是什麼?”小八疑惑道。

接着江素素又走到了小八的面前,蹲下身子,擡頭看着他。

“小八,我這麼跟你說。如果沒有你,也許那個老闆娘就會被那羣鬼魂給殺死!你覺得,她自己會認爲自己的命只值五百塊嗎?”

“嗯?你是說,要少了?”小八疑惑。

江素素聽後又嘆了一口氣,道:“不是要少了,而是咱倆壓根忘記要了。如果事先跟她商量好,就算是要幾千、幾萬、她都不會猶豫的!而你先幫她把鬼魂除了,她也就沒有後顧之憂了,所以纔拿幾百塊錢搪塞你。”

小八聽後愣了愣,說道:“搪塞?我,我覺得還行啊。這些錢,我是要是在山上都不知道要掙多少年!”

“那你知不知道這五百塊錢,連一張飛機票都買不到啊?!”江素素急道。

聽到這兒,小八頓時愣住了。

江素素見到小八那呆住的樣子,嘆了一口氣,道:“唉~這已經不是山上了!外面的世界,沒有那麼簡單!物價也是你想象不到的,唉~算了,這次就當是個教訓,以後慢慢來吧…”

江素素嘆着氣說完,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留下小八一個人,坐在屋子裏,望着那稀薄的五張紅鈔,一陣失神….

第二天。

兩人走出旅店,女人笑臉相送。

外面除了女人的車外,一輛出租車沒有。

進城的方式只有在那山腳下的公交站牌。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兩人走近那站牌,小八不禁間擡頭望了望那山的山頂。

只見那山頂,一片瘴氣,晦暗無光,給人的感覺像是死氣沉沉的。

暮然間,小八在那山頂方向一下子感受到了一股子陰冷的氣息,距離挺遠就在山上,氣息很薄弱。

是鬼魂的氣息!

小八大驚,他知道這茅山是道教上清一脈的祖地,怎麼會有鬼魂敢前去造次?

小八疑惑,接着看向了江素素。

“素素,要不你先回去,我想上山看看!”

江素素聽了滿臉疑惑,道:“我回去?你,你上山幹嘛?”,江素素說着看了那山頭一眼,然後忽然想明白了什麼,一臉笑意道:“呵呵,你是想上去會訪道友嗎?呵呵~” 第536章綠蘿阿姨是苗寶偽造的

中年婦女這時注意到他們打扮不凡,身後停放豪車,看起來十分不好惹。

「哈哈,我剛才就是太心急。」

「苗寶,一向乖巧,突然不見,我肯定慌張,現在再次見到他,難免說話不好聽。」

「既然苗寶已經送回來,我謝謝你們。」

「走,苗寶和我回去。」

中年婦女沖躲在南初身後的苗寶喊道。

苗寶渾身顫抖,沒有半點動作。

「苗寶,你可不要出去幾天,連性格都變野,不要忘記以前睡在你對床的黑豆是什麼下場。」

「大姐,我並不打算將苗寶重新安置在孤兒院。」

「我這次來孤兒院是找人的。」

姜南初說完抱起苗寶,直接朝著裡面走去。

中年婦女的臉色立刻變差,看架勢是來吵架的,地窖裡面的事情絕對不能被發現,想到這裡,她立刻撥打院長電話。

有苗寶指路,姜南初很快來到地窖的入口,這時院長出現。

「原來苗寶這段時間是被你們收養,看的出來你們將他照顧的很好,謝謝兩位。」

「只不過即便我們孤兒院簡陋,也不是隨意什麼人,都可以進來。」

「你們已經將苗寶帶到,現在請離開吧。」

相比較而言,院長的態度比外面的工作人員客氣很多。

但同樣的,她仍舊很排斥南初進入地窖查看情況。

「院長,我聽苗寶說他有一位綠蘿阿姨,被你們關在地窖,我現在需要查看情況。」

「苗寶只是孩子,你怎麼可以完全聽信孩子的話。」

「我們孤兒院是正規的,不可能做出違法的事情。」

院長露出慈善的笑容,不留餘力的勸說著。

「祝林。」

姜南初懶的再去和院長掰扯,如果地窖內沒有所謂的綠蘿阿姨,她願意立刻和院長道歉。

但如果有,孤兒院所有工作人員都討不到好處!

院長以為他們準備離開,結果祝林直接上前踹地窖大門。

「砰。」

「砰。」

撞擊聲一次比一次強烈。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你們和私闖住宅有什麼區別,信不信我現在報警抓你們。」

祝林完全無視院長威脅的話語。

「砰!」

地窖的大門被打開,裡面的空氣格外沉悶。

四人一同進入地窖,苗寶最快衝進去,來到從前關住綠蘿阿姨的地方。

「為什麼沒有,你們把綠蘿阿姨藏在哪裡?」

「你們看看,我就說孩子的話不能全信。」

「尤其是這種被爸媽所拋棄的孩子,他們一般智力低下,又或者是精神世界畸形。」

「所謂的綠蘿阿姨根本就是他偽造出來的。」

「地窖內,我們存放的都是過冬時候的大白菜,土豆,蘿蔔。」

院長笑眯眯的說,對於眼前所出現的一切,絲毫不覺得驚訝。

「南初阿姨,我真的沒有騙你們,我還給綠蘿阿姨送過飯菜的。」

「她就躺在那兒,她的雙眼都看不到東西。」

苗寶委屈的指著大白菜和土豆堆放地。

南初看向附近的環境,四處巡視,隨後來到院長面前。

面對這樣清澈如水的眸子,院長有些心慌意亂。

她感覺她的心思,全都都被姜南初知道的一清二楚。

「院長,對不起,看來是我太過天真。」

「對您的工作造成不便,我很抱歉。」

「沒事,有誤會本來就該解釋。」

院長擦擦額頭的汗說,明明還是早春,她卻熱到不行。

「院長的脾氣真好,其實我有意向捐贈一幢樓給孤兒院。」

「我可以四處逛逛嗎?」

「沒問題,我們孤兒院一向都是光明正大的,接受任何檢查。」

小小的孤兒院,姜南初整整閑逛半個小時。

「這間房是用來做什麼的?」

「是我的辦公室,裡面堆放不少重要文件,幾位不能進去。」

院長眼神閃躲道。

「可是你的辦公室門口有血跡。」

「在地窖,我就知道你在說謊。」

「現在是早春,你怎麼可能還會堆放過冬的食物?」

「院長是把我們當做傻瓜一樣戲耍嗎?」

院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咬著牙,沒想到姜南初年紀輕輕,居然這麼難對付!

院長立刻想要撥打翠蘭的電話,告訴她事情敗露,但是祝林先一步奪過手機。

與此同時,孤兒院門口已經被警察包圍。

姜南初之所以願意和院長耗半小時,其實是在等待救援。

一切準備到位,姜南初來到院長辦公室門口,直接推門而入。

只能說院長實在不是東西,她居然將一名少女直接扔在地上,任由她凍得瑟瑟發抖,奄奄一息。

「綠蘿阿姨。」

「南初阿姨,我沒有騙人,她就是綠蘿阿姨!」

「苗寶,我知道你是好孩子。」

「祝林,立刻將她抱起,我們直接去醫院!」

「至於孤兒院的事情,通知他們,消息不準往外透露。」

姜南初有條不絮的發布命令。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祝林又一次被少夫人的智慧所折服,抱起綠蘿上車后,祝林忍不住詢問。

「少夫人,血跡所在的位置如此隱蔽,你是怎麼發現的?」

「觀察院長的視線,微表情。」

「她非常不樂意我們靠近辦公室區域,言辭閃爍,目光不安,所以我才能注意到。」

汽車已最快的速度抵達醫院,綠蘿滿身傷痕被推進急救室。

姜南初想到苗寶所說的內容,或許綠蘿才是真正的明渠。

但這件事情牽扯的太深。

目前來看,江安顯然非常喜歡翠蘭,沒有十足的把握,姜南初不敢將綠蘿的事情告訴明家夫妻。

再三思考後,姜南初撥打明津顏的電話。

明津顏只比南初大四歲,兩人溝通起來障礙比較少,這次的事情可以先和他聊聊。

明津顏收到南初簡訊,來到醫院,知道所有事情經過後,又是震驚,又是氣憤。

然後立刻前往血液科抽血,準備和綠蘿進行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需要三天後得到檢驗報告,與此同時,南初又得到壞消息。

綠蘿的眼睛似乎被一種藥粉侵蝕,目前已經失明。

如果她真的是明家的女兒,江安和明肅知道,該有多少傷心? “呵呵,如果有的話,算是吧!”

“嗯?什麼意思?”江素素問。

小八嘆了口氣,道:“唉~我感應到山頂上有一個鬼魂,我想上去看看。”

聽到這兒,江素素隻手一揮,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道:“咳~我還以爲什麼事兒呢!還有,我覺得,在你身邊,比自己回去要安全!”

江素素說着,聲調慢慢的壓了下來。

小八聽後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隻身朝着茅山的石階路走去。

江素素緊跟在後。

行走在上山的路上,小八打量着四周。清晨的山上少不了瘴氣,撥開那層瘴氣可以清晰地看着道路兩邊的小型道觀。

每一個道觀裏都供奉着一路神靈。

茅山不算太高,只有三百多米。

但是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道觀,分佈在道路兩旁的林中,足足有一百多座!

即使是氣韻晦暗,但是看起來依舊是道韻十足。

一路直行,小八冥冥感受着,他距離那道陰冷的氣息越來越近了。頂峯的主院就在眼前,而那陰冷的氣息好似並不是從那道院裏傳出來的。

而是來自西邊的山坡上!

小八見狀皺眉,踱步一點一點的摸向了那邊的山坡。

流轉經年 這個鬼魂的氣息給小八的感覺很是特別,別的鬼魂大多都是寒冰陰冷的感覺,而這個是那種來自幽冥深淵一般的“幽冷”,異常的詭異和恐怖。

小八站在山頂,抹開天眼,眼睛綻放着閃爍的金光,朝着西邊山坡遙遙相望。

江素素站在小八的身邊,疑惑的看着小八。

“嗯?你看什麼呢?”江素素問。

小八不答。

只見在他視野遠處的地方,是一座新建的墳地!而在那墳地前,居然坐着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小道士!那幽冷的氣息就是從那小道士的身上發出來的!

那道士身被藍色八卦袍,背上揹着兩把劍,一把桃木劍,一把銅錢劍。

就那樣坐在墳前,對着那墳墓哀思神傷。

小八見狀,眉頭緊皺。

“你看到了什麼?”江素素髮現小八眼神不對,深深地問。

“就是那兒!”小八眼神示意了一下那做孤墳。

江素素看了過去,問道:“那,鬼,就在那裏是嗎?”

小八點了點頭,接着拉起了江素素的手走了過去。

小八一點一點的朝着那人靠近,那人卻絲毫沒有錚動。宛如一座石化了的雕像,就那樣盤坐在那一動也不動。

沒多久,兩人已經走到了那座墳墓前。

小八繞到了那人面前,細細的端詳着他。

看那個少年臉上還稍稍帶有那麼一絲稚氣,看起來實際上只有十八歲左右。此時正坐在那裏,絲毫沒有在意他們的到來。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哎!你在這兒幹嘛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