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天意啊!”

程普仰天長嘆,再次噗通一聲的跪倒,弄得房間中的人一愣一愣的,馬前卒也皺起了眉頭,剛纔程普還說什麼男兒膝下有黃金,怎麼這麼大一會兒的功夫,他就給自己跪倒了兩次了呢?

“程普願意效力在馬先生的帳下,希望馬先生收留!”

這個轉折還真是一百八十度的,連馬前卒自己都愣住了。等他明白過來,連忙一把將程普抓住:

“程將軍,我們軍營中向來都是以兄弟相稱,可沒有這些跪拜之禮,你這個樣子豈不是要折煞我麼!加入我們的軍營也不是你這個加入法啊!”

程普聽到馬前卒在話裏沒有拒絕的意思,呵呵笑了一下,從地上站起來,然後環伺着周圍的兄弟,衝着周圍做了一個羅圈揖:

“各位兄弟,這麼長時間各位陪着我程普出生入死的,我程普無以爲報了。但是我現在已經是對回到江東心灰意冷了,從此打算跟着馬先生等人浪跡天涯。各位兄弟也都各奔前程吧,想要回到江東家中,或者是想要重新到江東帳下爲官的,我程普願意寫下舉薦的書信。但

是主公是否能夠相信我說的話,就不得而知了!”

程普苦笑着說道,恐怕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天底下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程普的書信,對於孫權的可信度如何,還真的沒法估計。

“程將軍,你開什麼玩笑啊,哈哈,你這可不是和馬先生一起浪跡天涯,而是遊走在時間隧道中,這對於我們來說是莫大的機緣啊!只是不知道我們沒有程將軍的本事,馬先生願不願意把我們一起收留!”

“是啊,是啊,看到這些傢伙經過了這麼多年,依舊保持着當年的風采,而我們現在幾乎到了風燭殘年了,哈哈,還真是莫大的機緣!”

一個漁夫朗聲的說道,他的話更是提醒了其他人,在這些人的眼中,遊走在時間隧道,幾乎已經成爲了長生不老的代名詞了,因此所有人的視線中都帶着熾烈。

本來按照馬前卒的想法,只是跟着程普一起出來走走,順便看看外面的情形,可沒想到竟然讓程普等人效力追隨着他們了。

大將和士卒可不是那麼好招攬的,尤其還是程普這個重量級的,就是放在了整個三國時期,程普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苦心尋找三國名將而不得,現在竟然無意插柳了,馬前卒當然是舉雙手歡迎。不過想到了負責剿滅錦帆賊的江東大將,最後竟然和錦帆賊並肩作戰,怎麼着都感到太滑稽了。

馬前卒忽然注意到有幾個人的臉上還帶着猶豫的神色:

“這個不要勉強了吧,不是誰都願意舍家撇業的四處漂泊。”

他的目光正好落在了一個面色猶豫的兄弟的臉上,那個兄弟也注意到了馬前卒的目光,苦笑着說道:

“馬先生想多了,呵呵,實際上我們之所以猶豫,也不是因爲這裏有什麼放不開的,只是心中多少有點不捨罷了。其實我們就是回到了江東,現在已經是時過境遷,家人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模樣。恐怕也沒有辦法融入他們中間了……”

(本章完) 第3102章

不過特別的是,這周圍似乎真的是聖獸城不讓飛行的地方,因為墨九狸發現不遠處就有一條寬敞的石路,看樣子是一路通往聖獸城的!

石路不止一條,估計就是為了讓眾人來到這裡降落,然後通過各條石路入城方便準備的吧!

墨九狸微微挑眉,眼中閃過什麼,覺得這個聖獸城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小鳳直接化成人形,墨九狸拿出兩顆丹藥遞給小鳳一顆,自己吃了一顆,瞬間小鳳就從絕世美.少.女,變成了一名偏偏公子哥,墨九狸也直接變成了男子,模樣看著跟小鳳有些相似,一看就是兩兄弟!

墨九狸和小鳳不僅容貌改變了,而且連身上的氣息也變成了獸族的氣息,墨九狸身上是跟小鳳一樣的鳳族氣息!

換裝完畢,墨九狸滿意的看了眼自己和小鳳說道:「走吧,記住進城后別叫主人,叫我哥!」

「是,哥!」小鳳說道。

對於主人時不時的角色扮演,小鳳還是很熟練的,畢竟自己跟著主人去過太多地方了,雖然沒有時刻跟在主人身邊,但是主人經歷的事情,她也都知道的!

墨九狸和小鳳,直接找了一條後面人少的石路,跟在後面,前往聖獸城!

因為都是步行進程,所以也就沒有人會忽然超過誰了,各個隊伍的速度快慢不同,大致也都差不多,在前面的就始終在前面,後面的隊伍除非跟前面的隊伍差距不大,否則都沒有人忽然超過前面隊伍的!

第二天傍晚,墨九狸和小鳳才來到了聖獸城的城門外,城門是四面大開的,這一點墨九狸沒到之前就已經知道了!

進城也沒有規矩和限制,誰都可以進可以出,就算有城主府,城內也不禁止任何的燒殺事件,總之聖獸城是一個真正靠實力存活的地方!

人少的隊伍進城后,就是在大街上被殺了,也是沒有人在意的!

所以墨九狸和小鳳的速度距離前面一隊二十人的隊伍,始終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入城的時候,剛好走在對方隊伍的末位,不仔細看都會誤以為他們跟前面的隊伍是一起的!

聖獸城內十分繁華熱鬧,主幹道四通八達,路邊商鋪林立,還有許多在大街上擺地攤的!

墨九狸掃了一眼,這些大街上擺攤的,或者是商鋪裡面走動的,全部都是獸族化形的人族,看著有些樸實,沒有人族的精明!

但是一個個實力都十分強悍,至尊七階的人滿地都是,至尊八階和九階的都有,不過沒在明處,都在暗處罷了!

果然,如同傳聞一般,這聖獸城的獸族可能是變異了,實力強的離譜!

這樣強悍的實力,應該是可以飛升到上界的吧,不知道為什麼都聚集在這聖獸城內!

墨九狸和小鳳跟著前面的隊伍,直接來到了一間客棧,他們自然沒有跟著對方進入一家客棧了,而是選擇直接住在對方旁邊的客棧住了下來! 一行人行進在官路上,按照馬前卒的意思是還是要沿着幽州的方向走,曹操的手下可是高手雲集。如果能夠隨便的將曹操的幾個小弟也網羅到自己的帳下,看上去應該是一個不錯的事情。可是其他的人都堅決反對。怎麼說江東孫家和曹操都算不上和睦,想要讓這些人和曹操尿到一個壺裏還是頗有難度的。

最重要的是,現在曹操可是如日中天,這個時候一腦袋鑽進了他的大營中,衆人擔心馬前卒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就是馬前卒自己也沒有十足的信心能夠從曹操的手中溜走,曹操可不是呂布等人,這傢伙把厚黑學可是當成了是一種藝術了,想要忽悠他?非常有難度。另外一點原因也是馬前卒自己心虛。不管怎麼樣,甄洛是讓自己給拐走了。歷史傳言中,甄洛可不僅僅是曹丕的正宮皇后,貌似在之前,曹操也對這個傾國傾城的美女有想法,如果不是他兒子曹丕先下手爲強,弄不好甄洛就要落到曹操的手裏了。拐帶了人家傳說中的老婆,還是距離苦主遠一點安全。

在多方面的考量之下,馬前卒還是同意了其他幾個人的建議,轉投其他的方向去了。

繞道回到他們來的那個深潭,距離就遠了不少。好在馬前卒也沒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就當是旅遊了。

在離開了長江的第二天傍晚的時候,他們來到了一個小鎮子中住宿,這樣的一夥人當然是客棧老闆喜歡的,對於尋常的客棧來說,簡直就是一樁大買賣了,加上馬前卒手上可不缺銀子,因此小夥計客客氣氣的將衆人安排在了客棧中。能夠將程普帶到自己的軍營中,馬前卒看上去心情大好,難得的也闊綽了一下:

“小二,你這個客棧也不大,現在如果沒有什麼太多的客人,我就把客棧都包下來吧?”

“客官,呵呵,你們人數不少包下來小店一晚上也沒什麼,估計你們住下了,也沒有幾間空房了。不過在我們客棧

中有一個房間不能給你們,裏面可是住着一個貴客,呵呵。其他的房間,你們隨便挑!”

馬前卒不是仗勢欺人的人,更何況自己也沒有什麼勢,只不過聽到小夥計這樣說,忽然對夥計口中的這個貴客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貴客?什麼樣的貴客我能認識一下麼?”

“呵呵,這個貴客您還是不要認識的好,脾氣暴躁,萬一要是得罪了您,我們可不好交代。”

十惡臨城 程普手下的這些當兵的,還真是怕軟不怕硬的那種,聽到了小夥計這樣說,一個個都有點躍躍欲試的架勢了。

看到衆人的樣子,小夥計吐了吐舌頭,知道自己在言語中闖了禍了,連忙說道:

“各位,各位,大家都是出來做事兒的,哈哈,和氣就好,哈哈,不要難爲誰嘛,當我剛纔的話沒說,你們先挑房間成不?”

馬前卒點了點頭,他也不想讓程普這些人惹事兒。其實馬前卒心裏也清楚,這些傢伙想要加入到軍營中,自然也和當初孟掌櫃加入他們軍營中時候的情形差不多,巴不得惹出點事兒來,顯示他們的本領,證明自己不是白吃飯的而已。其實根本就沒有必要。

至於小夥計說的那個貴客他是一定要見識一下的,本來在時間隧道中游走,他就想要網絡一些了不起的人才,有了奇怪的人,他不留意纔怪,事實證明,越是這種被稱之爲是貴客的人,越有可能是三國時期的名流。但是讓程普和他手下的士卒們也參與到其中,事情就有些不妥了。

暗自將小夥計的話記在心裏,指揮着手下的兄弟們分房間。而馬前卒緊緊的跟着店小二的後面,等到這些士卒們都選擇好了自己的房間了,也沒有看到這個店小二提出什麼反對的意見來,好像這些人選擇的房間在之前都是空房,而不是他口中所謂的那個貴客的房間。

“小兒,你說的貴客住在什麼地方啊?”

最後就剩下了馬前卒,他看到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在店小二耳邊低聲的說道。

店小二警惕的看了馬前卒一眼,然後也壓低了聲音:

“客官,我就知道你會打貴客的主意,呵呵,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位爺是個脾氣特別暴躁的主兒,下午的時候還和人因爲言語不和直接動手了呢,結果差點弄出人命來。”

馬前卒更加斷定這個人是身手不凡之輩,這個客棧不是特別的豪華,因此那些達官貴人,手裏有大權的人是不會住到這個地方的。在這裏根本不會存在以權壓人的事兒,但是武力爭鬥靠拳頭說話的人,應該很有可能。看着小夥計的半個腮幫子還有點青腫,馬前卒就能夠猜到,大概是因爲在那位“貴客”和人爭鬥的時候,這個夥計也被殃及池魚了,所以纔會這樣小心翼翼的。

放眼在客棧中看了一圈,馬前卒的視線最終落在了靠近牆角的位置有一個非常隱蔽的角門,角門被一個枝繁葉茂的大樹給擋住了,所以如果不留心看,根本就不會發現大樹後面還別有洞天,他笑呵呵的用手一指大樹的方向:

“那邊,呵呵,應該還有院子吧?”

小夥計聽到了馬前卒的話,不由得一陣的哭笑:

“爺,您不難爲我成麼,呵呵,這個院子中的房間也夠你們各位住的了,別去那個院子了,那裏獨門獨院,只有一間房!”

看到小夥計一臉如同吃了苦瓜一樣的表情,馬前卒哈哈一笑:

“成,我就住那棵大樹旁邊的那棟房間,哈哈,還有一棵大樹在旁邊,乘涼方便,沒事兒了,還能爬到樹上去看風景,哈哈……”

小夥計嘻嘻一笑,只要馬前卒在前面的院子中住就好辦,至於他自己沒事兒溜達到了後院,和那位老虎一樣的人物撞上,發生了什麼意外的事情,掌櫃追究下來,也就沒有他什麼責任了……

(本章完) 第3103章

裡面的掌柜的,聽說墨九狸只要兩個房間的時候,看著墨九狸兩人的眼神都是微微一變的再次確認問道:「你們只要兩個房間?」

「哥,我不跟他們住一起,我就要單獨住在這裡!」小鳳直接皺眉的對著墨九狸說道。

「好,就住這裡,掌柜的,我們要兩個房間!」墨九狸這看向掌柜的笑著說道。

「好的,樓上請!」掌柜的這才收回懷疑的視線說道。

小鳳的一句話,成功的讓掌柜的以為墨九狸兩人是不願意跟自己的隊伍住在一個客棧,畢竟這種事情也是常用的,所以掌柜的並沒有懷疑!

墨九狸和小鳳上樓后,小鳳直接跟著去了墨九狸的房間問道:「主人,剛才哪個掌柜的是狐族,果然很容易信我們的話,沒想到狡猾的狐族,也變得這麼好糊弄了!」

「不是因為他好糊弄,估計是像我們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所以他才沒有繼續懷疑!」墨九狸聞言說道。

「恩,也對,畢竟這裡來往的人族真的不少,雖然城中獸族居多,但是我發現人族也不少!」小鳳說道。

墨九狸點了點頭,這一點她自己也看出來了,除了因為聖獸大會來的人外,還有一些應該是聖獸城的原住民,都夾雜在那些獸族中,似乎也能和聖獸城的獸族和諧相處,墨九狸暫時還不明白原因!

之前任海洋知道的也是聖獸城內,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其中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任海洋也只是知道一點,但是卻並不清楚!

雖然滄海城距離聖獸城最近,但是聖獸城卻跟滄海城不來往,不僅是跟滄海城,聖獸城是跟所有城池都不來往的,畢竟靠著資源豐富的聖獸森林,聖獸城不需要跟別人來往也是最為繁華的城池!

就算那些二等城池和一等城池的人,也很想在聖獸城能契約到厲害的契約獸呢!

「主人,我們接下來做什麼?」小鳳在心裡問道。

「先等著吧,還有不到十天就是聖獸大會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恩,不過主人,這聖獸大會是不是有點奇怪啊?獸族為什麼要舉行這樣的聖獸大會啊?」小鳳皺眉不解的問道。

「獸族舉行這樣的聖獸大會確實奇怪,所以我們到時候去看看就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從任海洋的口中,墨九狸得知到獸族大會之所以會引來這麼多人到聖獸城,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獸族大會是高階魔獸擇主的大會!

聖獸大會,是所有聖獸城內等級和實力強悍的獸族們,選擇主人的大會,被選中的人族可以通過戰勝對方,來收服對方契約,也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勸說對方跟自己契約!

但是不管是什麼方式,只要被契約的獸族自願,就算不用馴化,也能成功跟人族成功契約的,當然了契約被反噬的事情,有人族自己承擔,一旦靈魂力不夠強大,被契約反噬受傷還是死了,都跟獸族無關,這也是聖獸大會默認的規矩! 夜風習習,馬前卒最喜歡這種夜晚降臨的時候,在從前的很多經歷中,軍營中的人都喜歡在夜晚中弄出點什麼動靜來,本能的,大家都覺得夜晚是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的最好時間,有時候甚至馬前卒覺得他們軍營已經收到了影子和阿青兩個人的影響,份外的喜歡黑夜。

比如說現在,在其他人都已經要進入到夢鄉中的時候,馬前卒已經悠哉悠哉的走在客棧的小院子中,信步來到了大樹的下面。

繞過了粗大的要幾個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大樹之後,看到那個角門。 命運的軌跡之守護者 看看左右無人,他慢悠悠的走了進去。一隻腳剛剛邁入到角門的院子中,忽然聽到一陣如同打雷一樣的鼾聲從裏面傳了出來。

“靠,難不成在這個院子中住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豬?”

馬前卒在心中暗自誹謗,句在他邁步要繼續向院子中走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急速的腳步聲,有人輕聲的在他的身後召喚着:

“客官,客官,留步啊!”

雖然聲音很輕,可是在這個只有巨大的鼾聲迴盪的夜晚中,馬前卒還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轉身一看,只見一個一身粗布衣裳的老頭輕手輕腳的跑過來。藉着月色看這個老頭好像非常着急,可是又怕自己的腳步聲太響亮了,以至於把其他人驚醒,所以小心翼翼的樣子,給人的感覺頗爲滑稽。

老頭來到了馬前卒的身邊,還向院子中張望了一下,然後向馬前卒招了招手,依舊非常低聲的和馬前卒說話,看得出他對院子中住的這個鼾聲如雷的傢伙非常的忌憚:

“客官,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就是再好奇,馬前卒也不介意在查看個究竟之前先了解一些事情。因此點了點頭,按照老頭的意思從小院子中退了出來。

重新回到了大樹的後面,那個老頭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客官,我是本店的掌櫃。這個小店就是

老漢我開的,只是爲了混口飯吃。”

馬前卒點了點頭,他不明白這個老頭爲什麼要和自己說這些。只聽老頭接着說道:

“白天我看小夥計和你說話閃爍,就知道這小子沒安好心。一定是和你說了什麼有關那個獨立的小院子中的客人的事兒了吧?”

馬前卒想了想,貌似那個夥計說了不少,可是仔細想想,又好像什麼都沒說,他們只是從小夥計的話語中判斷出來,這個房間中住着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老頭看到馬前卒疑惑的表情,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和你是怎麼說的,不過明天我就讓他滾蛋,這小子雖然人機靈,可是也是一個十足的惹事的傢伙。我這麼和你說吧,那個院子裏住的也是一位軍爺,而且是個將軍。手上的本事厲害着呢。白天的時候,爲了爭這個幽靜的院子,和另外的一個人大打出手,把另外一個人給打慘了。事情畢竟發生在我們小店兒中,我們自然也不能坐視不理,眼看着把人打死。所以就讓那個小夥計油泥鰍幫着勸架,結果住在這個院子中的客爺順便也給了他幾巴掌。”

就是這個掌櫃不說,馬前卒也已經猜到了,他已經注意到了那個小夥計臉上青腫的痕跡。

“我們開店的,經常遇到這樣的事兒,可是沒辦法,偶爾捱上個一拳半腳的也是經常的事兒,可是油泥鰍這小子心有不甘。大概是看着你們人多,所以才故意在言語中挑逗,讓你們和那個院子中的客人發生摩擦,然後把那個客人胖揍一頓,幫他出氣兒。所以客爺,我如果是你,就不會有這樣的好奇心,呵呵,聽那個小夥計的胡說八道。大家都是過路人,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看來那個客人很兇的樣子,呵呵,他是幹嘛的?”

聽了掌櫃的話,馬前卒也感到自己有必要管管自己的好奇心了,不經意的問道,實際上在他的心中,

已經放棄了去另外的院子中一探究竟的想法了。

“呵呵,這位客爺,一看您就是個明事理的人,我也不瞞藏你,白天的時候,我和這個客人聊過,雖然他脾氣不怎麼好,可也不是壞人。他是劉備劉玄德的結義兄弟,叫張飛的,據說也是一個很有名氣的人。”

本來去院子中探查究竟的想法就淡了,聽說了住在這個院子中的是張飛,馬前卒立刻徹底的打消了進去見識一下高人的念頭。

他們和劉備關羽張飛三個人可是早就打過交道的,彼此除了矛盾之外,還真的談不上什麼交情。爲了太史慈,雙方几乎當時翻臉。當時的關羽張飛還非常年輕。時過境遷,相信現在這幾個人都已經成長了不少。而且在官渡之戰之後,劉備也將要開始正式崛起,三國形勢逐漸成型。馬前卒還不想在這個時候和張飛等人撞上。

他哈哈一笑:

“哈哈,掌櫃的,你早說啊,早說他是張飛,我才懶得對他有什麼好奇心呢!”

說完衝着掌櫃擺了擺手,然後悠哉悠哉的回自己的房間了。掌櫃看着馬前卒的背影,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

“看來張飛張翼德真的很出名啊,原來他早就知道,害得我白擔心了!”

說完慢悠悠的向自己的房間中走去,他擔心的也就是馬前卒和張飛大打出手,以至於給自己的客棧惹麻煩,現在看到馬前卒已經偃旗息鼓了,心裏也算是踏實了,可是,幾乎就在這個掌櫃剛剛轉身的時候,他可沒有看到,另外一個身影已經悄悄的從樹上跳下來,躡手躡腳的進入到了張飛所居住的院子中。

馬前卒對於張飛好感缺缺,可是程普卻不這樣認爲。畢竟他曾經是孫家的人,骨子裏還是希望孫家能夠發展的更好。路上也聽馬前卒和他說過了關於三國的事情,張飛是劉備的左膀右臂之一,如果其他人,他還真的未必會有多大的興趣,但是張飛正好例外……

(本章完) 第3104章

雖然這樣的聖獸大會沒什麼,但是墨九狸也覺得這樣的事情,有人族來辦就沒什麼不對勁,但是有獸族自己舉行,總是讓人覺得沒那麼簡單!

可是葉雙雙夫妻都說過,這聖獸大會也不是第一次舉行了,已經舉行過很多次了,不過因為聖獸城的聖獸大會每次舉行都是在一個月前通知,因此能夠知道消息並且按時趕來的人雖然多,卻不是那麼多!

畢竟聖獸大會舉行是不定期的,誰都不知道下一次會不會舉行,又是什麼時候舉行的,據說這讓很多二等城池和一等城池的人頭疼不已!

就連遠一些的三等城池的人,也十分鬱悶!

畢竟天空之城的交通工具是傳送陣,幾番周轉來到滄海城,再按時來到聖獸城,時間緊張的恐怖!

可是對此誰也沒辦法啊,之前聖獸大會曾經有幾年舉行一次的,也有幾十年,還有一年舉行兩次的,更是有幾百年一次的,這一次更是足足過了三千年的時間!

對於聖獸大會的時間,可是讓不少想找契約獸的大家族們,鬱悶的都要吐血了,似乎聖獸城就是故意折磨他們似的!

不過,也有些家族後來想到辦法,就是派人常駐聖獸城,然後收到聖獸大會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回去,當然能這麼做的也只有那些一等城池和二等城池的人那麼做,三等城池的人有的是幾個家族聯合派一人常駐聖獸城!

墨九狸對於人族的做法能理解,但是對於舉辦聖獸大會的獸族卻不怎麼理解!

非要墨九狸說一個理由的話,墨九狸覺得很大的可能是那位傳聞十分神秘神獸,也就是聖獸城城主可能是個人族吧!

如果對方是個人族,這一切也就解釋的通了!

舉行聖獸大會,將高階的魔獸讓人族契約,不僅能為聖獸城增加收入,還能快速的解決掉那些可能威脅到自己城主之位的獸族,不得不說是一舉兩得啊!

而墨九狸覺得對方是人族,是因為墨九狸按照自己了解獸族的本性來說,哪怕對方真的是神獸,靈智跟人族一樣,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應該也不會真的想獸族跟人族契約的!

畢竟契約,可是所有獸族本能就抗拒的事情!

如果聖獸城的城主不是人族,真的是神獸化形的話,要麼是靈智真的如同自己猜測比一般人族還高,要麼是有什麼人給他出主意,或者是對方從那裡聽到這樣的事情。

要麼就是對方憎恨獸族,否則,墨九狸實在想不明白,一個獸族是怎麼可能願意讓自己的獸族送上門去跟人族契約的!

而這一切,在沒有見到這位神秘的城主時,也都是墨九狸的猜測,一切都要等到五天後的聖獸大會,才能知曉!

接下里五天的時間,墨九狸和小鳳沒事就出去逛逛聖獸城,把聖獸城的地形也算了摸了個清楚,兩人這還真的不逛不知道,一逛嚇一跳啊!

因為這聖獸城可比墨九狸想象的還要大不少, 程普悄悄的摸到了張飛的窗戶前面,房間中依舊是鼾聲如雷。估計這傢伙今天又沒少喝酒。程普不由得在心中暗笑,劉備怎麼放心讓這傢伙一個人跑出來?

張飛在不喝酒的時候還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猛將,但是當他酒醉之後,想要暗算他,真的是太容易的事兒了,比如說現在,程普已經摸到了他的窗戶前了,這傢伙依舊是鼾聲如雷,沒有任何的反應。

輕手輕腳的推開了窗子,房間中竟然沒有熄燈。燭臺放在牀邊的桌子上,隨着窗戶被推開了一道縫隙,燭光不停的搖曳着,程普的視線落在了躺在牀上的黑大個的臉上,不由得嚇得他魂飛魄散。

шшш⊙тtkan⊙c○

因爲就在他看到了張飛的那張臉的時候,房間中的鼾聲忽然停止了,程普的視線正好和張飛的兩個大眼睛碰撞到了一起。張飛眼睛圓睜着,在燭光的映照中還反着光芒,就好像是在戰場上衝殺中,用噴火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敵人一樣。

“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這是在程普心中的第一個想法,猛的關上窗戶,整個人也快速的後退,幾個箭步就衝回到了角門旁邊的大樹下,背靠着大樹呼哧呼哧的喘粗氣。

等到程普定了定神,發現張飛並沒有跟着跑出來,而且在院子中短暫的寧靜之後,又重新鼾聲大作。程普才終於放下心來,知道張飛並沒有追自己的意思。搖頭苦笑着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