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人已經到我跟前,她手中提着油燈,帶我看清她的面容時,我感覺我心臟裏的血在不停的倒流。

她滿頭稀稀疏疏的白髮,眼睛混濁不清,臉上也掛滿了褶皺,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令人可怕的是,她竟然衣着破爛,看起來似人似鬼。

“你……你不要過來!”我抱着吃痛的手腕驚恐的喊着,我感覺我的手腕好像斷了,好疼。

秦之允去哪了?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這四周根本沒有一個人,他剛剛可是跟我一起掉下來的啊!他這會兒去哪了?

就在我疑惑時,我的手腕被那老人抓住,她的手滿是褶皺,像極了一個枯燥的樹枝,手指又硬又長。我感覺我就像被定住了似的,想要說話卻發不出聲音,想要掙扎,卻沒有掙扎的力氣,怎麼辦?誰來救救我啊! 邪魅總裁的醜寵 嗚嗚嗚。

“來吧!我泡的茶可好喝了。”老人抓住我越過彈簧墊子,隨即朝着一個方向走去,我驚訝的發現這裏好像中世紀的走廊,在長長的走廊間裏,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的門都緊閉着。

我仔細觀察的同時,不禁害怕,心裏想的全都是秦之允,他到底去哪了?

吱呀——

老人推開了一扇門,門裏面十分昏暗,有一個長長的桌子,在桌子上面擺滿了餐具,我害怕的往後縮,可我卻發現我竟然沒有眼前這個看似瘦弱的老太太有力氣。

她將我拽到一個座位上,強行的把我按在了椅子上,而我起身,卻發現我根本就站不起來,我驚恐的看着四周,我真的害怕我旁邊坐滿了嚇人的鬼,陪我一起喝茶。

然而,我身邊沒有什麼嚇人的鬼,我發現牆壁上掛滿了老人的照片,有男有女,一個個都是那種特別瘦,臉上滿是褶皺,眼睛也凹陷的那種形象。

我哭喪着臉,急忙雙手拜,心裏默默地念叨着:“對不起,對不起,打擾了。”

啪——

就在這時,房間的燈滅了,我看着漆黑的四周,頓時一股血脈沸騰了起來,心臟在我的兇口猶如要蹦出來一樣,失去了節奏。

我感覺我自己現在一定面色極其的難看,我怎麼感覺世界末日要來了呢?

嗖——

我被嚇得心提到了嗓子眼,因爲我發現牆上那些擺着照片的遺照上亮起了燈,發着幽綠的那種亮光。

我還來不及害怕完呢,只聽噠噠噠……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近,好像正朝着我走來,我遁聲望去,前方一片漆黑,我豁然發現,我除了脖子以上可以動,其他的地方根本就動不了,PI股像是被強力膠黏在了椅子上一樣。

嘩啦——

茶杯好像被放在我面前了,我垂眸,茶杯確確實實放在我面前了,我欲哭無淚,拿茶杯的人呢?我怎麼沒看到人吶?而且,那個腳步聲是從哪傳來的?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嚇死的時候,我的耳邊忽然響起空洞且沙啞的聲音:“請——喝——茶——”

“啊——”我忍不住尖叫,這一次,我能發出聲音了,於是,爲了緩解這種恐懼,我不停的尖叫。

可就在這時,我感覺我的脖子被什麼東西掃過,是一個細細的,很涼的東西從我的後脖頸掠過,我知道那是什麼,是手指!!

嘩啦啦——

我的對面響起了倒茶水的聲音,我側頭看去,只見眼前一片黑暗,可就是能聽到對面倒茶水的聲音。

秦之允,你在哪啊?我要嚇死了?誰來救救我啊?我低頭,心想着自己撞暈算了。

可是……我的身子根本就不能動,想死都死不了。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滑落,我感覺自己就快要承受不住這種恐懼,我感覺我快要窒息了。

秦之允,你怎麼還不來救我? 嘩啦啦——

在我哭的快要暈了的時候,我感覺什麼東西發出聲響。

擡頭看去,只見我面前的桌子正在劇烈的搖晃着,茶杯也跟着劇烈的搖擺,我感覺茶水好像濺到我的身上了。

地板這時也發出無數個朝我走來的腳步聲,是那種皮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我驚愕的看向四周,看向地面,可是……我根本什麼都沒有看到!!!

“啊!!!”

我尖叫出聲,我感覺自己已經承受不住這種未知的恐懼,哪怕哪隻鬼出現在我對面都可以,最起碼我可以看得見,我也不至於那麼害怕了,可是……

“夏雪!”

我的胳膊被一隻冰涼的手抓住,我驚愕的側頭,只見樑茵茵就在我身邊,她一身紅衣,滿是難受的看着我說:“夏雪,快跑,秦之允就在門外等你呢!”

跑??我錯愕的看着樑茵茵說不出一句話來,腦海中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樑茵茵怎麼在這裏?

“夏雪,你快起來跑啊!等下會出現一羣的鬼魂,你不怕嗎?”樑茵茵焦急的說着,可我怎麼感覺她看起來是很痛苦的樣子呢?

“茵茵,你怎麼在這?”我腦子發懵,看着樑茵茵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然而,樑茵茵卻滿是無奈的看着我說:“夏雪,我的魂魄被秦修文控制了一部分,他今天就是要你和秦之允的命,你快起來呀!”樑茵茵看着我焦急的說着,就差急的直跺腳了。

而我看着樑茵茵,又詫異的低下頭,我忽然看到我的大腿正被無數隻手抓着,撕扯着,可我完全沒有感覺。

“這……這……”我指着自己的大腿說不出來話,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那些手往下拖,而樑茵茵見我這樣,更是一陣着急。

“嗷嗚——”一聲,樑茵茵將我從椅子上提了起來,隨即拉着我……不!準確的說,她是拖着我往門口走。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茵茵,你要幹什麼?”我害怕,畢竟樑茵茵曾經跟我是情敵,而且,她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要殺了我啊?

嗚嗚嗚,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砰——砰——砰——

樑茵茵用力的撞擊着眼前的門,我趁機站直了身子,一雙眼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身後,可除了那些照片,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回過頭之際,我卻看到了樑茵茵眼底嗜血的紅色。

她是怎麼了?怎麼感覺獸性大發的架勢呢?剛剛不是很溫柔的嗎?怎麼這會兒又……

砰——

樑茵茵終於把門給撞開了,她回頭冰冷的看着我,紅色的眼睛發出異樣的光芒,拉着我的手,拖着我往外走。

我嚇得身子往後縮,樑茵茵卻聲音淒厲道:“夏雪!馬上出去找秦之允!馬上離開這裏!”

我看着樑茵茵,忽然覺得她好可怕,我搖着頭,我生怕她會把我推出去,外面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我。

可是,樑茵茵卻流出了血淚,看着我悲慼的說:“夏雪,你快出去找秦之允,你不要忘了,你答應過我,救我的孩子!”

語畢,樑茵茵手上一用力,直接把我給推了出去。

門被樑茵茵絕情的關上,我始終都不能忘記在關上門的那一刻的情景。

我看到樑茵茵眼睛出血,嘴巴對我一張一合的說着:“救我的孩子。”

這一次……我清楚的看到她身後有無數隻手朝她伸去,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我摸着那扇門,忽然覺得好難受。

樑茵茵……曾經對我恨之入骨,厭惡至極,如今……她卻捨命救我,我的眼淚在這一刻決堤,但是我心裏清楚,我現在就要去找秦之允。

回身看向四周,我站在走廊的最裏面,往前望去有無數個房間,秦之允在哪?樑茵茵不是說秦之允在外面等着我嗎?

我回身試圖去打開對面的門,可是,門緊緊地鎖着,我根本就打不開。

我大叫着秦之允的名字,試圖去打開那些一扇扇的門,可是,無論我怎麼都打不開,我忽然覺得好絕望,秦之允到底在哪呢?

“秦之允!秦之允!”我大叫着秦之允的名字,可是迴應我的,只有我的回聲。

吱呀——

在我左邊的一扇門打開了,我側頭看去,只見裏面一片昏暗,但依稀可以看到光亮。

我站在門口仔細的朝裏面看去,只見裏面有一張破舊的桌子,桌子上擺着油燈,發出忽明忽暗猶如鬼火的光芒。

鐺——鐺——鐺——

裏面響起了古老的鐘聲,我沒有數清響了幾次,我只感覺每一次鐘聲都像撞擊我的心臟一樣。

秦之允會在裏面嗎?爲什麼我看不到秦之允的身影?

“秦之允?你在裏面嗎?”我試探性的朝着門口挪了一步。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

房間裏忽然傳來了老式唱機的歌聲,我抓住門框,手在不住的顫抖,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在放歌?

噠噠噠——

一陣高跟鞋踩踏地板的聲音,是從裏面傳出來的。我嚇得急忙後退一步,眼睛卻死死地盯着那個房間。

這時,一個穿着旗袍的女人的身影朝我這邊走來,房間裏昏黃的燈,也伴隨着她的腳步亮了起來。

那女人很美,臉很白皙,嘴脣塗着血一樣紅的口紅。她嘴角掛着邪邪的笑意,一雙眼朝我這邊看來,泛着詭異的光芒。

我嚇得剛要跑,可我發現她好像沒有對我笑,而是坐在了那個桌子旁邊的椅子上,隨手點了一支菸,悠閒的吞雲吐霧起來。

“阿邦,你要我準備的錢都已經準備好了,你是不是應該帶我走了?”女人嘴角掛着笑容,一雙眼瞟桌子後面的方向。

我疑惑的挪動腳步,我很想知道她在跟誰說話,而我在門口,她究竟有沒有看到我。

誰知……就在我挪動腳步的瞬間,女人的眼睛立刻瞄向了我,嘴角掛着譏諷的笑意。她狠狠地抽了一口煙,吐出煙霧時,我看到煙霧中,她的紅脣動了動說:“既然來了,何不進來呢?”

我怔住,呆呆的看着女人說不出一句話來。她是在跟我說話嗎?我疑惑的看着她,不知該作何反應。

“呵呵……”女人發出嘲諷的笑意,對我說:“怎麼?你搶了我的男人,還準備帶着我的錢跟他一起私奔,不敢進來?你就不想看看他現在遭受着怎麼樣的罪嗎?”

我緊張的嚥了口唾沫,看着眼前的女人,我覺得她應該是那種沒什麼殺傷力的鬼吧?不然,她恐怕早就伸出長長的指甲,或者是頭髮,然後把我拽進去了。

“那個……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我指着自己的兇口,看着女人問了一句這麼個問題。

然而,女人卻冷冷的一笑,眯了眯眼睛告訴我:“沒錯!就是你。”

我顫抖着腿,心想着進去還是不進去呢?要是不進去,這女鬼會不會忽然變成厲鬼,然後嚇死我啊?

最終,我還是進去了,因爲我看到女人對我根本不屑。我想,我要是不進去的話,她肯定會對我動手的。

然而……當我走進去時,我看到了秦之允,他此刻正懸空被吊在一根繩子上,繩子的上端是屋頂。

“秦之允!”我大叫一聲,急忙上前,卻被女人給抓住了。

她抓住我的手腕,鼻子裏發出一絲冷哼,嘴角揚起一抹冷笑瞟向秦之允問道:“阿邦,你喜歡這樣的女人?”

阿邦?那不是秦之允嗎?這女人是不是認錯人了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又是幻境? 就在我疑惑間,秦之允開口了,他聲音無力的說:“她是我的表妹!從始至終我跟她青梅竹馬,你何必苦苦相逼?”

秦之允眼神落在我身上時,衝我眯了眯眼睛,這一次,我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在演戲!!!

“那我呢?”女人生氣的看着秦之允,眼神又落在了我的身上,嘴角又是一抹鄙夷的笑容說:“我是歌女,可是你既然有愛的人,爲什麼還要來招惹我?你不能給予我幸福,爲什麼還要傷害我?”

女人將我推倒在地上,緩步走到秦之允的面前,仰起頭,滿眼盡是哀傷的問:“你說讓我給你拿錢,你要帶着我私奔,要躲開徐五爺的折磨,可你做到了嗎?你知不知道爲了酬這筆錢,我費盡了多少心思?”

女人聲音淒厲,帶着絲絲的痛苦,我呆呆的看着她,又看了看秦之允,頓時一臉懵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冒出個女人把他當成阿邦?難道又是幻境?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我看向秦之允,只見他悲痛的看着我,我又是一陣懵,怎麼感覺秦之允這麼愛演戲呢?

“阿蘭,我表妹有身孕了,我不得已纔跟她在一起的,你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你知道一個女人的名聲有多重要,所以……我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是逼不得已的。”秦之允的話讓我好想笑,我是他表妹也就算了,竟然還說我未婚生子,尼瑪——等我回去的,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時,被稱爲阿蘭的女人看向我,眼淚簌簌直流,悲痛的腳步踉蹌後退,最後跌坐在了椅子上。“原來……呵呵,所以,我不能爲你生孩子,你……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愛過我?”

“有!”秦之允不假思索的迴應了阿蘭,我驚愕的看向秦之允,他說什麼?竟然說他愛過?我忍了!

“來人!”阿蘭大叫一聲,隨即便看到兩個彪漢走了進來,他們看了一眼阿蘭,隨即便走到秦之允的跟前,拉着繩子不知道要做什麼。

wωw★ TTκan★ C O

我見狀,急忙起身,看着阿蘭便喊道:“你要是喜歡他,就不應該做出傷害他的事情,要不……你讓他把我送回家,你們倆在一起算了!你別傷害他!”

阿蘭看了我一眼,滿眼盡是嘲諷的說:“你認爲我阿蘭敢愛不敢恨嗎?我見慣了風月場上的事情,我知道他是不得已的,我成全你們,只希望未來……”

阿蘭眼睛落在了秦之允的身上,滿是悲痛的說:“只希望你的記憶裏有我的名字。”

秦之允被放了下來,他看着阿蘭,滿是歉意的說:“對不起,我會記得你一輩子。”

說罷,秦之允急忙朝我走來,可就在我剛要伸手抓住秦之允的手時,阿蘭從秦之允後面跑過來,緊緊地抱住了他的後腰,滿是悲痛的說:“我愛你。”

我咬牙,看着秦之允那一副享受的樣子,真是恨不得殺了他,說好的只愛我一個人呢?

“阿蘭,你……”秦之允蹙眉,像是在尋找着什麼樣的詞彙來應付阿蘭,可就在這時,房間裏閃出一道紫色的光芒,那道光芒極其的刺眼,我急忙用胳膊擋在眼前,目光死死地盯着秦之允不敢離開。

“啊——”

阿蘭發出一聲尖叫,狠狠地推開了秦之允,我急忙上前,抓住了秦之允的胳膊。

“臭不要臉的!你還真是愛演戲,你也不看看她什麼德行?”伴隨着一聲冷嘲熱諷的聲音,紫光漸漸的褪去,只見一個身穿紫色短裙,及腰頭髮的美女站在紫光裏,她臉上稚嫩的模樣讓我懷疑……她是美少女戰士嗎?

秦之允擡眼,一見那美女立刻白了她一眼說:“怎麼纔來?浪費了我多少血你知道嗎?嚇到我老婆了你知道嗎?”

重生豪門:千金逆襲 此話一出,美女冷哼一聲,冰冷的眸子射在了我的身上,上下瞄了我一眼說:“這就是……算了!”

那位美女伸出手指,彈出一道紫光射在了阿蘭的身上,只見阿蘭痛苦的哀嚎一聲,隨即就變了個模樣。

看到她那個樣子,我嚇得差點吐出來。怎麼說呢?原本好看的阿蘭變成了血糊糊的人,他的頭髮垂直於胸前,上面爬滿了白蛆,眼睛也爬出了蜈蚣等等好多我認識的蟲子,樣子極其恐怖和噁心。

“阿邦,阿邦!”阿蘭伸手四處亂摸,在找着阿邦的身影。

而這時,那位美女得意的一笑,看向秦之允便說:“阿邦,你的情人叫你呢!怎麼不去安慰安慰人家呀?”

秦之允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美女,立刻沒好氣的說道:“沐晴,你是想我在慕容瑾的面前說你壞話嗎?”

此話一出,那位被稱爲沐晴的美女立刻冷哼,隨即又是嘲諷的說:“你認爲你和慕容瑾還是一條起跑線上的朋友了嗎?”

什麼情況?我看着沐晴,又看了看秦之允,她們不僅認識,還跟慕容瑾認識?

“秦之允,這位是……”我看着秦之允不解的問着,我發誓,我完全沒有一丁點的敵意,我只是好奇沐晴和秦之允還有慕容瑾到底是怎麼樣的關係。

可是,沐晴對我好像有很深的敵意,冷哼一聲便看着我說:“沐晴!你聾了?沒聽見?嘖嘖嘖,現在的你好遜!跟我比差遠了!哼!”

我嘴角抽搐,看着這位苦大仇深的美女,頓時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怎麼感覺她也認識我呢?難道是曾經她認識我?

“別理她!”就在我琢磨着沐晴時,秦之允立刻低咒一聲,隨即看向沐晴說:“喂!你是要我們看這個噁心的女鬼嗎?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沐晴鄙夷的看了一眼秦之允,隨即嘴角一揚,滿是囂張的看着秦之允問:“秦之允,你告訴我,我漂亮,還是她漂亮?”沐晴的手指指向我,一副挑釁的模樣。

我愣住,我覺得我一定是想錯了,這位美女一定跟秦之允有什麼關係!不然她要秦之允說我和她誰漂亮幹嘛?

秦之允白了她一眼,立刻看着我說:“當然是我老婆漂亮,你認爲我會誇你漂亮嗎?你快點把那個噁心的玩意解決了!”

此話一出,沐晴立刻冷下臉來,不滿的看着秦之允又說:“秦之允,你這樣說話,讓我怎麼幫你?”

沐晴的眼底滿是挑釁,一副要跟秦之允死磕到底的模樣。

而秦之允見狀,當即一笑,摟着我便看着沐晴說:“你非我說你們倆到底誰漂亮嗎?”

“當然!”沐晴不假思索的回答,一雙眼瞄向我,滿是得意。

我看向秦之允,我怎麼感覺沐晴滿是挑釁呢?難道她跟秦之允有過一段情?

“秦之允,到底怎麼回事?”我沒好氣的看着秦之允問着,你要是說你們倆有什麼關係,我非得殺了你不可!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然而,秦之允看了我一眼,隨即一笑說:“夏雪,她有病!我不是她的藥。”說着,秦之允看向沐晴說:“非要我說是吧?我覺得我老婆漂亮!你怎麼不去問問慕容瑾呢?他肯定也誇我的老婆,哈哈!”

秦之允得意的笑着,笑的我一陣懵,他笑什麼?我漂亮不漂亮跟慕容瑾有什麼關係?

然而……當沐晴聽到秦之允的話後,立刻臉色一變,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皮鞭,滿是生氣的瞪了秦之允一眼,隨即便朝着阿蘭的身子打去。

“啊——”阿蘭發出一絲尖叫,隨即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我看向沐晴的鞭子,怎麼感覺她鞭子的威力那麼大呢? 啪啪啪——

秦之允看着阿蘭被消滅,當即鼓掌,一副得意的模樣看着沐晴,我不禁詫異的了,難道他該有的表情不應該是讚賞,或者是驚訝嗎?爲什麼得意?秦之允到底是幾個意思?

“秦之允!”我拽着秦之允,讓他看着我,滿是不高興的模樣問他:“你到底幾個意思?你倆到底什麼關係?你給我說清楚了!”

我氣的直跺腳,心想着秦之允這傢伙到底有多少個妹子等着他?這還明晃晃的給我勾搭上了是不是?

然而……就在我要發狂的時候,沐晴滿是鄙夷的看着我丟了一句:“真是遜斃了!沒什麼事我走了!”說罷,沐晴從我身邊經過。

走?那怎麼行?我一把抓住沐晴的手,滿是不高興的看着她問道:“你先別走,咱們把話說清楚了。”

“說清楚?好啊!”沐晴看着我,一直都是那種嘲諷的笑意。

還不等我開口,沐晴就開口了,她問我:“那我問你,你到底喜不喜歡慕容瑾?你喜歡秦之允的話,那就遠離慕容瑾好嗎?”

此話一出,我頓時愣住,這怎麼扯到慕容瑾的身上了?我看向秦之允,只見他看着一笑,隨即便把我摟在懷裏說:“我老婆自然是愛我的,你想要確定……那你去找慕容瑾呀!問我老婆做什麼?畢竟我老婆美麗大方又賢惠,被人喜歡真的是情理之中。”

“滾!”沐晴惡狠狠的咒罵了一句秦之允後,率先離開了,而秦之允見狀,急忙拽着我的手,跟上沐晴的腳步說:“哎!來了就把我們送出去,這樣算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