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蔣婉兒開始減肥後,李天霸對蔣婉兒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曾經那個胖成圓球的蔣婉兒,恨得是此刻瘦成閃電的蔣婉兒。

之前因爲獻殷勤,李天霸還和宇文天成、羅光打過架。

現在他們別說獻殷勤了,就連看一眼蔣婉兒,都覺得扎眼。

“夏總,我們都準備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嗎?”一個工作人員走到夏柏明面前,恭恭敬敬地問。

夏柏明點了點頭:“好的!可以開始了!”

工作人員對着門口的保安點了點頭。

保安打開大門,將大廈外面的人全部放進來。

有一些人剛剛進來,居然拿出了榔頭和錘子,衝到一個個展示櫃面前,將展示櫃的玻璃“咔嚓咔嚓”的砸碎了。

還有幾個人對着蔣婉兒破口大罵起來:“蔣婉兒,你這個無恥的女人,居然賣這麼貴的藥,我今天弄死你!”

說罷,這幾個人就衝上了展示臺。 “你們幹什麼?都給我下去!”

展示臺旁邊的幾個保安衝上去,準備阻攔這幾個人。

可是這幾個人兇狠無比,抓住保安就是一頓猛打。

這幾個保安都是退伍軍人,雖然不敢說多厲害,但是對付普通人肯定沒有問題,可是他們居然不是搗亂者的對手。

看到這裏,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他覺得這幾個人有問題。

這些人和其他來參加開業的人不一樣,不像是來買減肥藥的,而且也不是其他醫藥廠家的代表。

李天霸走過去,一腳踹在其中一個傢伙的肚子上。

這個傢伙當即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他想站起來,可是剛剛直起身子又摔在了地上。

其他幾個搗亂者紛紛轉過頭向李天霸撲去。

李天霸翹起嘴角冷笑起來,覺得這些傢伙實在是太可笑了,居然敢對他伸爪子。

只見李天霸出手如電,抓住這些傢伙,將他們全部從展示臺上扔到了地上,“砰砰砰”的聲音接連響起。

看到秦巖這麼勇猛,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既詫異又敬佩地看着李天霸。

其實李天霸這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如果是在唐代,他早就送他們見閻王了。

李天霸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砰”的一聲跳到了那些搗亂者的面前:“說,誰派你們來的?”

這幾個搗亂者低下頭不說話。

“既然你們不說,那我就打電話叫警察了!”秦巖從展示臺上走下來,眯起眼睛看着這幾個搗亂者。

“主人,我估計是馮楠做的!”慕容雪菡悄悄給秦巖傳音。

馮楠?馮楠是誰?

秦巖十分詫異,他根本不認識一個叫馮楠的人,更沒有得罪過這個人。

“主人,事情是這樣的……”

緊接着,慕容雪菡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秦巖。

原本慕容雪菡他們準備辦完發佈會之後,悄悄地幫秦巖把事情解決了,不想讓秦巖再費心。

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馮楠居然又動手了。

聽完慕容雪菡的話,秦巖露出了一抹冷笑。

“李天霸,你給唐小夢打電話,讓她過來把這件事情辦了!”

“好的!主人!”

李天霸拿出手機給唐小夢打電話。

聽說要把他們交給警察,幾個搗亂的傢伙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們其實並不怕警察,因爲被抓住了最多按照治安處罰條例關幾天,到時候馮楠會把他們接出去。

他們以前幹過不少這樣的事情。

社會上就是有些這樣的人,他們也不做太過分的事情,就是打打架砸砸東西,被抓住了也無法判刑,就是關在看守所蹲幾天。

將這幾個傢伙押進保安室後,李天霸也跟着走進去。

剛剛關上門,李天霸“噼裏啪啦”地開始狂打這些人渣。

不一會兒的功夫,這些傢伙就被打的鼻青臉腫。

“大哥,別打了!我們以後不敢了!”

“大哥,你這是動私刑啊!一會兒警察來了你沒法解釋啊!”

“……”

這些傢伙有的求饒,有的嚇唬李天霸。

聽到他們的話李天霸笑了,他沒有想到這些傢伙還挺有意思。

“你們放心,警察來了也看不到你們受傷!”

緊接着,李天霸從身上拿出一個藥瓶,挑起眉毛笑眯眯地說:

“這是吾家主人研製的最新療傷藥,你們臉上的浮腫和淤青只需要抹上這些東西,很快就會好。”

說罷,李天霸拿出藥膏抹在他們的臉上和身上。

不一會兒,奇蹟發生了,他們身上的淤青和浮腫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的對視起來。

“怎麼樣?療效是不是很好?好了,我繼續開工了!”

李天霸揪住這些傢伙又開始狂打猛揍。

每當這些傢伙被打的悽慘無比之後,李天霸就給他們身上塗上藥膏。

當他們的傷勢復原之後再開打。

如此周而復始,這些傢伙接連被李天霸狂揍了五六次。

到了最後,李天霸也懶得打了,主要是太沒有新意了。

如果是給他們上刑,李天霸當然樂意了。

可是這幾個傢伙雖然可惡,但是不像昨天那三個傢伙,還不到李天霸取他們狗命的地步。

“好了,你們就在裏面呆着吧!”

李天霸關上門準備走。

不過就在門剛剛關上的時候,李天霸又想到了一件事情,打開門笑眯眯地說:

“哦!一會兒警察會來把你們帶走。你們記得告我啊!”

說罷,李天霸關上門走了。

搗亂的幾個傢伙差點哭了。

他們身上現在連一點傷痕也沒有,他們怎麼告李天霸。

與此同時,古墓大廈的一樓大廳已經恢復了正常秩序,夏柏明站在臺上正在致開幕詞。

展示臺下面站滿了前來搶購減肥藥的肥男肥女。

其中很多胖子都在二百斤以上。

當夏柏明致辭之後,開始介紹其他的醫藥產品,包括止血藥、消腫膏、消炎藥等等。

其實這次開業的真正重點,不是減肥藥,而是止血藥、消腫膏等藥物。

這些藥物纔是古墓醫藥公司的真正目的。

“夏總,我打斷一下。既然你們的止血藥這麼好,我能不能現場試一試?”

打斷夏柏明講話的人,是另外一個廠家的醫藥代表,他叫於峯。

於峯聽完夏柏明的話,心中不屑一顧。

他們製藥廠在止血藥上,一直是全國的第一名,而且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

他根本不相信古墓醫藥公司的止血膏能好過他們公司。

“這……”夏柏明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這種事情,他不敢自己做決定。

“怎麼?不敢嗎?別以爲你們減肥藥厲害,止血藥也厲害!”於峯冷笑起來。

“對啊!你們公司有膽就讓於代表試一試!”

“沒有錯!無論什麼藥,都是看療效的!”

“……”

其他醫藥公司的醫藥代表紛紛起鬨,想看秦巖的笑話。

秦巖在心中冷哼了一聲,對夏柏明點了點頭。

夏柏明轉過頭對於峯大聲說:“這位朋友,既然你執意如此,那就請上來吧!” 於峯走上展示臺,滿臉冷笑地看着夏柏明,眼中滿是不屑的神情。

夏柏明說:“這位朋友,你準備怎麼試驗?”

“很簡單!當然是這樣了!”於峯一邊說着,一邊割破了手指。

手指被割開一釐米長的小口,鮮血頓時從於峯的手指上流出來,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展示臺上。

臺下的人羣頓時爆發出一片噓聲。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於峯會這樣做。

“你們的止血藥不是很厲害嗎?來吧!幫我止血啊!”於峯挑釁地說。

“這……”

夏柏明在心中苦笑起來,一釐米長的傷口,即便是再好的止血藥也很難止住。

這分明就是挑釁。

臺下的人也都是這種想法。

“趕快啊!你們不會等我的血流乾了才幫我止血吧!”

聽到於峯的話,臺下的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看到夏柏明猶豫不決,秦巖直接走到於峯面前,一把抓住於峯的手,“呲啦”一聲在他的胳膊上又劃了更長的一道傷口。

傷口足有四五釐米長,剛剛被劃開,鮮血就像泉水一樣涌出來,順着胳膊流到地上。

“這點傷口不足以驗證我們的止血藥。這種傷口才可以。”

秦巖將手中的水果刀扔掉,挑起眉毛調侃地說,笑眯眯地看着於峯。

啊?他瘋了吧!四五釐米的傷口可不是開玩笑啊!任何止血藥都無法止住。

除非是先縫合,然後再上止血藥。

懂醫學的人紛紛在心中暗想,覺得秦巖這次玩大了。

於峯也一樣,他覺得秦巖這是在作死。

他忍住疼痛,咬牙切齒地看着秦巖,想看看秦巖怎麼幫他止血。

秦巖將於峯的手腕拿起來,對臺下的人說:“大家覺得這傷口夠不夠長?”

“夠長!”臺下的人異口同聲地說。

“血流的夠不夠快?”

“夠快!”臺下的人依舊異口同聲地說。

“既然傷口夠長,血流的也夠快。你們覺得我能止住嗎?”

臺下絕大部分人都搖頭,他們根本不相信秦巖能做到。

“既然不相信,我今天就給你們好好的驗證一下!”

秦巖胸有成竹地說,但是卻遲遲不動手。

秦巖在等,他要等到於峯流很多血才幫他止血,算是懲罰他跑上來砸場子的行爲。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

於峯的鮮血已經流了一大灘,可是秦巖依舊沒有動手。

“喂!你什麼意思?你到底行不行啊?”於峯臉色有些發白,他想不到秦巖居然還不幫他止血。

“你是不是想把我的血放幹啊?”於峯憤怒地說,眼中滿是憤恨。

“沒有啊!我在等人把藥取過來。”

“嗯?等人?可是你沒有讓人去啊!”

“哎呀!你瞧瞧我這腦子,我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秦巖拍了拍腦門,假裝自己忘了。

“李天霸,你趕快去幫我取藥!”秦巖轉過頭對李天霸說。

看到秦巖假惺惺的樣子,大家都心知肚明,秦巖這是在整於峯。

很多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並且在心裏面鄙視秦巖。

於峯被氣得臉色鐵青,又偏偏不好說什麼。

不一會兒,李天霸慢吞吞地將止血藥拿過來了。

秦巖接過來打開,從裏面拿出一個塑料包,將粉末灑在於峯的傷口上。

眨眼的功夫,洶涌而出的鮮血被止住了。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這怎麼可能?這止血藥爲什麼這麼靈驗!

“怎麼樣?我這止血藥如何?”秦巖笑眯眯地說,擺了擺手中的止血藥。

於峯整個人都呆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止血藥這麼厲害。

“這不可能!這不科學啊!”

“不是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就不科學!”

秦巖揚起眉毛笑眯眯地說,然後將止血藥交給了李天霸。

緊接着,秦巖又從褲兜裏拿出一小盒止血藥,在於峯的面前晃了晃:

“哎呀!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褲兜裏面就有止血藥。剛纔平白無故地讓你流了那麼多血,實在是罪過啊!”

聽到秦巖的話,很多人紛紛搖頭,在心裏面暗罵秦巖雞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