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七八分鐘,搞定晚餐後,張若寒跑到了衛生間裏,飛快的刷好牙,洗好臉,跑到自己的房間門口,輕輕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江娜平躺在張若寒的牀上,靜靜的看着一份報紙。早就把張若寒的房間,拾收的整整齊齊的她,閒來無事,便開始看起報紙,打發掉無聊的時光,等着最心愛的人兒回來。

輕輕的走到牀邊後,張若寒像牀上撲了過去,壓了了江娜的身上,嚇得江娜本能的差點大叫出來。

“娜,是我!”

張若寒握着江娜的嘴說道,要是讓爸媽聽到了江娜的喊聲,保準要罵他,以爲他對江娜做壞事,欺負江娜了!

“若寒,我剛剛真是差點被你嚇了死!!”江娜伸出手來,在自己的胸口上,不斷的拍着。

“呵,娜的個子比小云高多了,怎麼膽子卻比小云還要小啊!!羞不羞啊!”,張若寒伸手向江娜的俏鼻颳了過去。

“膽子的大小,跟身高是沒有關係的!!”江娜辯解道,“我天生膽子就不太大嗎!”

“那爲什麼當初你可以爲了我,差點就把命的都擋上了!!你哪來的這麼大的膽子?”張若寒全力的吻了吻江娜的額頭後說道,如此對自己的江娜,真的是最愛自己的女生啊!

“我是因爲喜歡你喜歡得瘋狂了啊,而且,我從小就發過誓的,一生中,要麼不愛一人,要麼就只愛一個人一生世,就算死,也決不去愛上第二個人!,所以,當時的我真的好痛苦,好難受,怕你不接受我,怕你不能從無比的痛苦中走出來,因此非常衝動的爬上了陽臺!”江娜開始回憶起,當時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

“我的小傻瓜,你真是太傻了,我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去這樣的對我!”張若寒非常感動的看着江娜。

“值,非常的值,因你是我最愛的人,唯一愛的人!所以爲了你去做什麼,我都會覺得值!!”江娜臉出現了最認真的神色,:“如果,可以回到當時的話,我相信,自己必定,還是會那麼做的!因爲沒有了若寒你的世界,是生是死,對我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

“娜!!”

感動的五體投地的張若寒,瘋狂的親吻着江娜,一定要吻她一生一世,給她一生一世的幸福!

……

*******************

今年的春節,是張若寒有生以來,過得最幸福的一個春節。

因爲有最愛的江娜陪在身邊,所以做起什麼事情來,都有着別樣的幸福,別樣的溫心!

依照慣例去姥姥家過年的時候,張若寒大大的自豪了一把!

所有的叔叔阿姨,全都一個勁的不住的誇讚張若寒的福氣真好,竟然能找到如此一個秀外慧中的女孩,做女朋友。

看到江娜就不做想笑的姥姥,更是見人就說,自己外孫的眼光太好了,好得找到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外孫媳婦。

明明已經塞給江娜一個大大的紅包後,仍然咧嘴大笑的老人家,又特地的包了一個紅包,塞到了江娜的手裏,硬逼江娜拿着,說是給孫媳婦的生活費!

真是羨慕死了張若寒的那些沒淡戀愛表弟,表妹,已經婚嫁了的表兄,表嫂們

…..

大年初八的早上,在爸爸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在媽媽千叮萬囑的的話中,張若寒拉着江娜,手牽手的走上了始往合肥的火車。

最幸福、最快樂的年下,已經結束。

等待着張若寒的,便只有那個爲最輝煌的時刻,而發起的最後衝刺了!

…..

cuba全國大賽!!

你就好好的等着我張若寒的到來吧!

…..

****************

大家要是有時間的話,別忘記幫小鬱這個忙,謝謝!

p:///page/ail.asp?bookid=550

鬱郁林中樹2005。7。30 《夢開始於籃球》的論壇,歡迎大家去發書評留意見,謝謝:

p:///bbs

今天是年初八,平靜了七天的浙江挽馬隊訓練館,又恢復了嚮往常一樣的喧鬧!。

“王師傅,新年好啊~”,面帶微笑的趙勇,和訓練館入口處的保安,打起了招呼。

全球戰國 “呵,是趙勇回來了啊,你也新年好,這次回來後,應該不走了吧~”

趙勇的臉上的表情一愣,自己還能夠再回來嗎?

自己可是不告而別的啊!!

“不知道啊,這些等以後再說吧,王師傅,你先忙吧,我先進去了!”

“好的!”

轉過身來的趙勇,向着前方走了兩步,隨手推開了幾個月沒有碰過的綠色大門,走進了訓練館中。

一張張無比熟悉的面孔,正在聚精會神的練習着各式各樣的籃球技巧,看在趙勇的眼裏,不由得令趙勇的心中涌起了一種莫名的激動,

多少個渾汗如雨的日子,自己就是看着這些熟悉的面孔,而渡過的啊?

“大家好嗎?,,我回來了!”

趙勇向着自己的兄弟們,喊出了顫抖的聲音。

自己只是爲了所謂的個人恩怨,去爭一口根本沒有必要爭的氣,而衝動的選擇了離開,選擇了陷入只有痛苦的孤獨世界中,

真的有那個必要嗎?

根本就沒有啊!

“老大?!”

“是老大~”

“是老大回來了~~~”

……

所有的球員們,不約而同的扔下手中的籃球,向着趙勇跑了過去,一個勁的問這,問那,問趙勇現在過得怎樣,問趙勇什麼時候回來,告

訴趙勇,他們在趙勇離開的這段時間,都想死趙勇了!

聽到兄弟們份外真誠的話,趙勇真是感動的說不出話來,只能一個勁的微笑着點頭或是搖頭,好半天后,才一一的回答了所有兄弟的問題



和兄弟們折騰了半天后,臉上開始涌起愧疚神色的趙勇,向靜靜站立在一旁的方作生走了過去。

“教練,我回來了!”

走到方作生跟前的趙勇,向方作生深深的鞠下了一個躬。

方作生原本掛着笑容的臉上,突然冰冷了起來,雖然他的心裏,很高興能看到最愛心愛的弟子回來!可是,出於一個教練的職責,還是讓

他向趙勇冷冷的說道:“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爲你人間蒸發了來!”

“當初您不同意,我去瘋狂的練籃球,去找張若寒報仇!可是,我卻因爲一時被仇恨,緊緊的矇蔽住了雙眼,而沒有聽你的話,偷偷的跑走

了,去找張若寒報仇,真是太不應該了,大錯特錯了!請您願應諒我這一次,好嗎?”趙勇直起了身子,可是仍然拼命的低着頭,萬分自責的

說道。

“知道自己錯了啊?可你把這當這什麼地方了?要來就來,要走就走,還何淡組織記律,還何淡球隊隊規!”方作生越說聲音越大,已經

近乎對着趙勇吼了起來!

他是狠鐵不成鋼啊!

恨趙勇爲什麼不去聽自己的話,非要找張若寒,報什麼仇!?

籃球場上一對一的公平竟爭,論勝敗,何淡仇恨啊!

趙勇這個無比鹵莽的舉動,實在是太令方作生失望了!

“教練,如果您和隊裏的領導,真的沒有辦法原諒我的話,我不會怪隊裏的領導,更不會怪您的!因爲,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滿臉

後悔的趙勇,怏怏的說道。

氣不打一處來的方作生,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看着趙勇,在心裏一個勁的嘆着氣,

趙勇可以說是方作生,一手帶出來的。

在趙勇上小學的時候,一個機緣巧合下,方作生便認識了趙勇。從此之後,方作生便開始,時不時的給趙勇一點指導,直到把趙勇一路帶

進了浙江挽馬的二線隊中。

所以,在這次趙勇的不告而別後,方作生想盡了一切辦法,去替趙勇向隊裏的領導解釋和開脫,幾乎把嘴皮子都磨破了,才使得隊裏的領

導們,爭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沒有去註銷掉趙勇的職業球員資格。

“你們在這裏給我好好的練習,我和趙勇有話有說,都別給我偷懶,聽到了沒有!!”方作生向着自己的弟子們大喊道。

“教練,您和老大慢慢說!我們絕不會偷懶的!!”在副隊長的帶領下,浙江萬馬的二線隊員們,開始有條不紊的訓練起來!

“趙勇,你跟我過來!!”

方作生冷冷的向趙勇說了一句後,帶着趙勇走進了辦公室中……

辦公室中。

在趙勇說出了自己的行蹤後,衝着趙勇發了半天火的方作生,滿臉無奈的看了一眼,臉上滿是悔改之色的趙勇,終於淡淡的說道:“這次

的事情,我已經幫你攔了下來,上面沒說什麼。你還是我們浙江挽馬的二線球員!!”

“教練,您對我真是太好了!~~~!!”,

趙勇的眼角,因爲無比的感動,開始漸漸的紅了起來。

雖然方作生說的輕巧,可是趙勇卻知道,事情絕不是這麼簡單!隊裏的那些錢字至尚的領導們,肯定是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

如果不是有方作生,爲自己花盡工費的攔下了一切,想來自己鐵定是被開除的料!

而且,還有可能,爲這件事情,賠上一筆不少的違約金!

“什麼好不好的,你是我的弟子,我當然會全力的維護你,換作別人也是一樣的!”方作生非常嚴厲的看着趙勇,命令道,“但是,你給我

記好了!只此一次機會,下不爲例!如果再發生這樣類似的情況,你就不要再回來了!回來了,也沒用!這裏絕不會再有你,趙勇的一席之地

!”

“是,教練!您放心好了,絕不會再有下次的!”趙勇把身子挺的筆直筆直的向方作生保證,心中差點就樂上天了。

“恩!”方作生點了點頭,開口問道,問出了一個早就想問的問題:“去安徽後,找到了張若寒嗎?和他打了嗎?”

“找到了,也打了!不過,還是輸了!”趙勇非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說道,:

“他實在是太歷害了,一對一的話,我根本就防不住他,相信他的實力,已經絕不比吉林東北虎的華橋球員古加泥,還有福建sbs的漸大球員

陳寶中等cuba頂級球星們差多少了!”

“是嗎,我想也是!”方作生點了點頭後,非常着急的再次問道:“他在安徽的哪所學校上學?”

“省工院經濟學院!今年安徽地區cuba比賽的冠軍學校!”趙勇說道:“今年,他將和我現在所在的學校合大工一起,代表安徽,參加在合

肥舉辦的第五屆cuba東南賽區比賽,和很多的cuba球星們交一次手!”

“那你這次還是要回學校打比賽吧!”

“是的!教練,隊裏會同意,我去打比賽嗎?”趙勇忐忑不安的問道,生怕沒有機會幫合工大打比賽了!

“這是可以的。cuba本來就是是cba中的各個二線隊球員們,或是極少數的一線隊年青球員們,互相角逐的最初戰場。隊裏,對這種舉動是

非常支持的!就拿你這次衝動的離隊,偷偷摸摸的參加cuba比賽來說,如果事先和隊裏打個招呼的話,經得隊裏的同意,你是可以堂堂正正的

去打比賽的,而不是差點受處分的偷偷摸摸!”方作生看着趙勇,恨恨的說道。

原本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卻因爲趙勇的衝動,而變得無比複雜起來!

趙勇的臉上一紅,傻笑着說:“那就好,正好可以找一個機會,和那些聞名全國的cuba球星們交交手,試試看他們到底有多強!”

“恩,你什麼時候回學校,我們一起過去,我去找張若寒淡些事情!”

“明天吧,明天我們就要開始正式訓練了,”趙勇想了想說,“教練,您是去找張若寒籤商量簽約的事情吧1。”

“是的,所以,明天我們一起坐飛機回去!然後,你帶着我去找他!”

“好的!”

“恩,你先出去吧,一時我會去把你回來了,和你要參加cuba的事情,和隊裏的領導們說一下,然後,明早去你的房間找你!”

“謝謝教練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恩”

推開辦公室的房門,如獲新生的趙勇歡天喜歡的走了出去,順手帶上了房門。

在趙勇的腳步聲完全的聽不見後,雙手因爲過度的興奮,而不停輕微顫抖動的方作生,緩緩的拉開了抽屜,從裏面陶出了那份沉封很久的

職業球員註冊表,用力的砸在了辦公桌上。

“張若寒,我到要看看你小子,還能不能從方作生手心中,再次的溜走了!!”

一聲巨大的怒吼聲,從方作生的辦公室裏響了起來,久久的迴盪在其中………

**************

過完年後,許耀和雷婷便攜手回到了上海,回到上工程學校。

將寶貝兒雷婷,送回到寢室後,面帶嚴肅神色的許耀,懷揣着一份不普通的報紙,向上工院的籃球館,走了過去。

一進籃球館的大門,許耀就碰到了自己在隊中唯一尊敬的隊友,身高一米八七,體重88kg的上工程隊籃球隊長,大四學生嘯子寒。

“小耀,從女朋友家回來了啊。你的那位未來丈母你,對你怎麼樣?是不是把你當寶貝看了!”嘯子寒看到許耀走進籃球館中,不禁的向

許耀打趣道。

“還好了,”心不在焉的許耀快走兩步,走到嘯子寒的跟前,掏出懷中的報紙,遞到了嘯子寒眼前。

“隊長,你看看這個!!”許耀指了指報紙上的一張圖片,示意嘯子寒看一下。

“什麼東東啊,呵!”看到許耀臉上難得露出的正經神色,嘯子寒輕笑一聲,向着報紙上的圖片看了過去!

“啊!!”

看清圖片後的嘯子寒,不禁驚呼一聲,奪過了許耀手中的報紙,向許耀問道:“這張照片是合成的吧!!”

快穿系統:反派大佬不好惹 “合成的??!合成的,我會拿給你看嗎?”

“可是,這也太假了吧,這人好象跳得比你還要高啊!!除了扣籃王王聖淳等少數幾個怪物外,什麼時候又多了這樣的一個人啊!”滿臉驚

訝的嘯子寒,向許耀問道。

“就是今年啊!他是今年安徽地區cuba參賽學校的球員!”許耀的語氣,有點緊張的說道。

“哦,安徽的啊,他們那的實力很平常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打籃球,又不是光會扣籃就行,而是要講究技術,速度,配合等等,很

多方面的內容!不要緊張嗎,你可是我們上工程的王牌選手,上海市的mvp啊,怎麼能因爲報紙上的一個扣籃,而緊張起來?”嘯子寒拍了拍許

耀的肩膀,示竟許耀別想太多了!

“可是,這個人,不光是能扣籃,而且速度快得像一道閃電,技術更是好的沒話說!並且~”許耀的心中一痛,想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

失敗!

“他真的有這麼歷害?並且什麼~~~~,你別說一半的話啊!”嘯子寒開始有點興趣了,如果這人真的有許耀說的這麼歷害,那麼在今年的

cuba東南賽區的比賽上,也許,自己學校的有力競爭對手,又該加上一個了!

Leave a comment